Logo
30 一月 2021

ofbabylon(王之財寶)已悄悄的開啟!

Post by zhuangyuan

只是….娘閃閃固然是靜悄悄做足開戰準備,務求在必要時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

可是她也是做夢也想不到….對面那個傢伙也同樣持有gateofbabylon(王之財寶)。

「嘛…..」

看著對面已經再次繃緊了神經的娘閃閃,衛宮士郎很是無奈的皺了皺眉。

因為同時有著掌握了部份空間的法則,以及暫且代管著完全版王之財寶這兩因素的緣故….所以,即使娘閃閃嘗試將行動做得十分隱蔽,但是在她發動王之財寶的那一瞬間,衛宮士郎其實已經隱隱約約的感覺到端倪了。

但是,也正因為察覺到娘閃閃已經動了殺機這一點,衛宮士郎才加倍的煩心啊!畢竟他是回來幫忙救恩奇都的,不是回來和娘閃閃開打啊….

話雖如此..又不可以直接告訴娘閃閃其實自己是從未來而來的…否則要是讓她心存希望日後不去找長生藥的話.歷史不就會被改變了嗎?雖然那兩蘿莉說只要按自己想做的去做就可以了,但是自己也不能太過份啊……?

話說….既然不能告訴娘閃閃是因為可能改變歷史,那麼另外那個就…

「冷靜一點吧,王。我沒有惡意的。」

緊緊的找著剎那間出現在腦中的靈感當救命稻草,然而,為免引起娘閃閃的戒心,卻是要強行將心中的狂喜壓下,裝出一副沒事人的表情。

稍稍的舉了舉雙手以示清白,衛宮士郎緩緩的向前走。有意無意的,剛好掠過了站在旁邊的恩奇都,最終衛宮士郎停了在和娘閃閃僅有五步左右的距離。

「假若暫時還是相信不了我的話…要不,就讓旁邊這位恩奇都小姐拿刀子站在在下的後方指著在下?」保持著看上去人畜無害的笑容,衛宮士郎微微的鞠了一躬,很是落落大方的提出了看似十分有利娘閃閃她們的提議。

然而,在娘閃閃看不到的角度,僅有恩奇都看到的地方,衛宮士郎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瞬間用空間魔法取出了幼閃閃交給他的鑰匙,放了到擺在背後的手然後又將它收回。

「!!!!!!!」

一瞬間,站在衛宮士郎身後的恩奇都的表情便變得精彩起來。

彷佛看到了什麼難以置信的東西,先是呆了一呆,小嘴吃驚的張開了也不自知。隨即便伸出雪白的小手揉了揉眼睛,好像想要確認一下是不是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只可惜,她得出來的結論就只有一個―自己所看到的,並不是夢。

「怎麼了?恩奇都。」

雖說注意力主要都在衛宮士郎的身上,然而還是好好的察覺到好友的表情好像出了些什麼問題。娘閃閃擔心的輕啟朱唇詢問恩奇都…….

p.s.1:這是加更。話說,事實證明,字數又超出預算了….. 「誒?不﹑不!什麼也沒有。」

耳聞好友關心的詢問方驚覺在不經意間自己已將心中所想表露在臉上。恩奇都慌慌張張的向娘閃閃揮了揮手以示自己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問題。

雖然僅只出現了一瞬,但是恩奇都卻確信著剛剛自己並沒有眼花….在眼前這人的手中,持有著由娘閃閃所掌管,本來只應有一條的後備鑰匙!

作為王之財寶的擁有者,其實根本用不著鑰匙,娘閃閃僅需輕輕揮手,王之財寶便會自自然然的開啟…..後備鑰匙顧名思義,真的只是用作不時之需而已。

還記得,在自己問及這條後備鑰匙的時候,娘閃閃更曾經笑言「本來,作為王,在舉手之間便能理所當然的打開這寶庫。雖說當初製作時是抱著以防萬一的想法,然而現在看來卻不免多餘,或許,這條後備鑰匙的作用,大概就只是用來送人而已。如果妳有興趣的話乾脆就送妳吧?畢竟,在這個世上,有資格獲准用手觸摸本王寶物的就只有妳而已。」

雖說到最後恩奇都仍是搖頭拒絕了娘閃閃的好意,然而僅是這第一次的看到這條鑰匙,自己便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

其後,長伴娘閃閃至今,看到娘閃閃無聊時拿出這條後備鑰匙把玩也已經不下十次….若談到對這條後備鑰匙的認識之深,除了娘閃閃本人之外,毫無疑問恩奇都便是最熟悉它的人。

也正因如此…僅看一眼便足以判斷出衛宮士郎手中的不是假貨。可是,與此同時,恩奇都卻也可以百份百的肯定一點―娘閃閃從來沒有將這王之財寶的後備鑰匙交給別人!而現在,這條後備鑰匙應該就在娘閃閃的身上才對!

世上僅有一條,獨一無二….而持有者方面也是從不離身…..那麼,為什麼眼前卻會出現第二條的一模一樣的後備鑰匙?而且雖然原因不明,眼前的衛宮士郎好像不想讓娘閃閃知道這一點….不然,也不會故意的走到了這個位置才亮出鑰匙。

直覺告訴恩奇都必須要弄清楚整件事的來龍去脈…..而從衛宮士郎出手救下自己這一點以及他一直的態度來看,他好像也對自己和娘閃閃沒有什麼敵意….

無故對一個沒什麼敵意的強者不客氣,除了不智之外,大概也沒有更適合字來形容這舉動了。

恩奇都不是蠢人。反過來說,作為神造之物,她的智商比起絕大多數的人都要聰明,而這也正正讓她更多了一個不能對衛宮士郎出手的原因!

考慮到剛剛娘閃閃指出衛宮士郎掌管時間這一點,恩奇都私下有著一個不敢肯定的推測….鑰匙,說不定是由將來的娘閃閃親自交給這人的。而這樣的話,為什麼世上僅有一件的物品卻會同時出現兩件這個問題就可以解答了…

不認為有誰能在娘閃閃的手中強搶這寶庫的鑰匙。就是退一萬步來說鑰匙被搶了,沒有得到正主(娘閃閃)的批准,鑰匙也終究只會是一條毫無用處的破銅爛鐵。

想必,沒有人會花這麼大的勁從一個不可匹敵的人手中搶一條廢物回去吧?故此,假設衛宮士郎真的是從未來而來的話,比較起衛宮士郎從娘閃閃手搶走鑰匙,恩奇都更相信娘閃閃親手交給對方的可能…

強大而沒有敵意,而且很有可能和將來的吉爾關係菲淺…來硬的自然是不行了….

既然如此…那就唯有順其自然,等到娘閃閃不在身旁的時候再問他吧….

「說﹑說起來…既然這位先生都這樣說了,要跟著他的意思去做嗎?」打定主意,裝模作樣的拔出了被拄了到地上的寶劍,恩奇都輕輕的走前了幾步,站到和衛宮士郎只有不過數步的距離。然後靜靜的將目光移到了娘閃閃身上等候著她的指示。

作為娘閃閃多年的好友,恩奇都自然也對她驕傲的性格清楚得很….

或者對於別的聰明人來說,激將法這種東西只是老掉牙的法子。然而,對著習慣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連眾神的旨意也不輕易服從的娘閃閃來說,卻是沒有比這更容易讓她上當的方法。

若果自己的推測成立的話…想必,眼前的衛宮士郎也是熟知娘閃閃的性格所以才刻意這樣說吧?


「哼!作為王,應有的氣度本王還是有的…收起武器吧!恩奇都。」結果,就如恩奇都以及衛宮士郎所料。儘管俏臉上有著一點點的不情願,娘閃閃還是輕輕的向恩奇都擺了擺手。只是,相對地當目光放回衛宮士郎身上時,就好像寫了出來一樣,娘閃閃俏臉上儘是不滿的神色「那麼,現在該你回答我的問題了吧?半人。」

「了解。是說我的來歷吧?」

以不滿換走了部分的戒心….從結果來說,也不知是賺了還是虧了。但是, 唐宮奇案之血玉 ,稍稍整理了一下思路,衛宮士郎便開始了他的忽悠大計。

「在下呢,不是神明,而是專門幫王妳維修寶物的鍛造師啊。」眼也不眨的,衛宮士郎便搬出了之前從幼閃閃口中得知,原本娘閃閃想自己去做的那個職位並按到了自己頭上。

嘛..不過其實衛宮士郎也不完全是說謊的。要是幼閃閃那一天弄壞了什麼東西然後拿去給他修理的話,他還真的會義務的幫對方修理物件。

畢竟鍛造師什麼的,也有分全職與兼職嘛….細節什麼的,略過就好了….

「哈?開什麼玩笑?同樣的話別讓本王說第二遍,本王可不記得麾下的子民有你這樣的強者!」娘閃閃反射性的就挑了挑眉。

若果說是一般的強者還好說,自己說不定還真的會看漏了。但是,掌管時間之餘,還要掌管著空間。去到衛宮士郎這個級數,全力出手的話恐怕都已可以和自己不相上下了吧?這樣的強者自己會發現不了?簡直是天方夜譚!

「不﹑不,在下可沒有說謊喔?」看到娘閃閃的語氣中開始透露著不信任,衛宮士郎慌忙擺了擺手,然後裝出一副無奈的樣子嘆了一口氣「嘛….不過說真的,也難怪王妳會不記得呢….畢竟,都隔了這麼多年了。」

「….說下去。」聽到衛宮士郎談到時間性的問題,娘閃閃明顯的沉默了一下。

老實說…如果衛宮士郎用的是別的理由的話,娘閃閃毫無疑問會立即反駁。

但是,就只有提及到有關時間性的東西,是她唯一不能堅定地反駁的領域……

剩下的,就只有極度模糊的印象…別說準確至每一件事了,就是問她小時候的生活是怎麼樣的她也回答不了….

「那是和現在隔了許多年的時候呢…..那時,我在某一處的街道上遇到了還是小女孩模樣的王。然後隔了一段時間之後,因為看到了在下的能力,王妳就說想把在下招攬為維修寶物的鍛造師了…..」

修飾著詞句選擇性的說出自己和幼閃閃初次見面時(大概五千年後)的事情…衛宮士郎一邊投影出剛剛用來當作箭矢用的黑色寶劍,一邊又將這黑色寶劍分解成原材料…最終,只剩下一塊未名的金屬和一些不知名的粉末躺在掌心。

衛宮士郎輕輕的一吹,粉末飄散到半空之中緩緩散落….隨後,衛宮士郎輕輕的將那金屬塊放到了地上,然後抬起頭來看著娘閃閃。

「想必,以王的全知全能之星,肯定可以看出我這能力並不是普通的複製出偽品吧?除了複製之外…更重要的是可以將製成品的原材料單獨提取出來,又或者直接將他分解回原材料,最終重新鍛造出新的寶物。說得簡單點,就是不需本錢的鍛造師呢。此外也可以改造或強化原有的寶物…..嘛,就是重新鍛造的這個過程的成功率有點兒低就是了…..」說到最後,衛宮士郎無奈的揉了揉自己的頭髮。

雖說一開始的無奈是裝出來的,但是現在這個就是發自內心了…

強化寶具還不要緊,成功率其實也挺高的。但是重新鍛造寶具的成功率還真是低得可憐…..

作為一個基本上不用去搜集原材料的鍛造師,理論上衛宮士郎已經比起其他的鍛造師節省了不少的時間。然而,自重生以來的這麼多年年中,在他手中成功做出來的寶具卻是少之又少。

真的要算的話,大概就只有手中的無名長刀﹑一開始時送給卡蓮的項鏈(已轉贈幼閃閃),其後送給卡蓮用以逐漸治好她體質的護身符,以及前不久送給兩儀式那傍身用(主要針對她老爹和兩儀家的老不死)的手鏈可以說是成功品….而且,還得算上後面那幾件的性質相似,製作時比較駕輕就熟的因素….

說實話…其實他最希望做出來的,是一個能在持有者遇上危險時自動發動七圓環的東西,但是很遺憾,至今他都沒有成功就是了…

「的確….先不論我小時候又沒有見過你,見到這麼方便和實用的能力,比較起治你用偽品之罪,我應該是會傾向延攬你做本王的鍛造師才對…」

用全知全能之星觀察出來的結果,就和衛宮士郎所說的一模樣….隨著衛宮士郎說著話,娘閃閃的臉色也漸漸的和善起來。最終,娘閃閃輕輕的點了點頭以示贊同,剛開始時的不滿也已消失不見。

只是,突然間娘閃閃又好像想到了些什麼,下一瞬間俏臉上又帶上了一絲的慍色。

「但是….既然你現在才出現的話,也就是說,當時你拒絕了本王嗎?」


作為一個相當自傲的王,娘閃閃自然是不喜歡別人拒絕自己的邀請。

杏眼圓睜,娘閃閃狠狠的瞪著衛宮士郎,俏臉上寫滿了這是怎麼一回事,回答不好便給你好看的意思….然而,若果真的要比較的話,比起剛開始時的不信任和戒心,此刻娘閃閃的態度,更多的,只是自尊心高的女孩子被拒絕時的不滿。

看到娘閃閃的態度有著顯著的軟化,就連退到一旁的恩奇都也悄悄的鬆了一口氣…..接下來,只要衛宮士郎不說錯些什麼大概就可以了吧…

「嗯…其實我也不算是拒絕了的。只是….」

「只是?」

「只是…就在王妳開口邀請我的不久之後,我的友人(黑姬)便遭到不明生物(ort)的襲擊….在得王的相助擊潰了那生物之後,我就一直伴隨著友人(兩儀式等)生活了。」

「那你的友人現在……」

「她們….」頓了一頓,衛宮士郎的聲音變得略為沉重起來「不在世上呢(還沒出生)。」

「原來如此……」聽到衛宮士郎的聲音略為變得沉重,理所當然地就誤會了他的友人是過世了,娘閃閃不好意思的別開了臉「好吧…作為王,我還是有應有的風度的。這件事本王…我就饒恕你吧。至於之後….」

「就讓這位先生跟著我們吧?」看到娘閃閃口風顯著的軟化,瞅准機會,站在一旁的恩奇都立即就跳了出來舉手建議。

聽到好友也沒有反對意見了,帶著詢問的眼神,娘閃閃轉過頭來看著衛宮士郎。

「願為王效犬馬之勞。」

忽悠成功!

壓著心中的狂喜,衛宮士郎輕士的鞠了鞠身。

p.s.1:因為想一口氣解決的緣故,越碼越多,結果竟然久違地到達這個字數….. 「這就是…烏魯克城了嗎?」

跨越了近五千年的時光,竟可親眼目睹僅存在於史詩中的傳奇城市..

這…是每一個對歷史有認識的人都想實現,卻又永遠實現不了的夢…..

用盡全力,方可壓下心中立即衝上前觸摸這城市的衝動….心中彷佛有千言萬言想說,但是在不能夠說出的同時,卻也是沒有方法準確的將它形容出來。最終,化作輕輕的一句感嘆,衛宮士郎看著眼前的景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

就在他的眼前,一個象徵著遠古文明的城鎮屹立在大地之上。

作為防禦用途的城牆工整而漂亮﹑淡黃的顏色正好與不遠處無邊無際的枯黃沙互相映襯….遠非日後經歷過時代洗禮而又被各地重視經濟利益的政府所保育過的文物可以比擬,僅是看上去的第一眼,一種異樣的風土氣息已撲面而來….

若果不是因為娘閃閃就在自己的身旁,為了繼續讓她有著美麗的誤會而不能表露太多的感情的話,自己真的能按下心中的鼓噪嗎….這一點,看著眼前的城鎮,衛宮士郎首次對自己的定力抱有如此強烈的疑問….

「怎麼了?雖然的確是本王自滿的城市,但是也應該沒有道理讓你如此吃驚吧…..表情已經出賣了你喔?」正當衛宮士郎在那裡作出心理抗爭之際,娘閃閃的聲音也悠悠的從他的身後響起。

因為看到自己的城市竟然能讓衛宮士郎這個級數的人如此的驚訝而感到高興和自傲…然而,這卻也無阻智力和衛宮士郎理論上相去不遠的娘閃閃從對方的反應中察覺到一點點的違和。

嚴格來說,那個反應並不算十分誇張…但放到了衛宮士郎這種讓人由衷地感覺到靈魂的成熟,光是看上去便知道理智遠超常人的不正常人類上,這不算誇張的反應實際上已是十分的誇張。

那… 重生成娛樂圈大佬 !這份激動的背後,肯定有別的因素混了進去,就好比說….第一次親眼看見一些從來沒看見過的東西?

但是..若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麼之前衛宮士郎說在街道上看到自己這一點不就不攻自破了嗎?

隱藏在心中的疑問再次升起…於是,也不再作多餘的胡思亂想,娘閃閃直接的就去試探衛宮士郎。

「嘛,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呢…..」

就如同娘閃閃能從衛宮士郎的反應中找出漏洞,衛宮士郎又何嘗不能看出對方是在再次試探自己?再次惹起對方的疑心….在心中暗叫失策的同時,腦筋卻是飛快的運轉著。

口中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衛宮士郎半閉著眼睛的裝出了一副無奈的表情,繼續自己的忽悠工作。

「畢竟,在下之前一直和友人隱居在一些相當偏遠(對比起東京等國際大都市而言)的地方,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見識城市的機會實在不多。縱使有數次因著購買生活用品(衣服)等理由而要到市集(三咲百貨公司)一趟時,在下去的也僅是附近的小地方(繼續是對比東京而言),而且就算去了,也只是稍作停留,任務完成就絕不久留(因為可能會被帶到女裝部)…和王的相遇就是在其中一次的購物呢。不過說實話….近距離觀察這樣繁華的大城市什麼的,確實是我自來到這世界(古美索不達米亞)后的第一次。而且….」頓了一頓,衛宮士郎伸出手來扶著額頭「自出來找王以後….這也是我第一次看到城市呢。不免便有了些許的激動…」

「慢﹑慢著!」因著衛宮士郎的說話而吃了一驚,娘閃閃驚愕的看著前者「你是說….這是你出來找我以來第一次看到城市?!!」

「正是。」衛宮士郎輕輕的點了點頭。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