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

Post by zhuangyuan

ps:金魔方杯大賽頒獎結束了,我拿了個三等獎。這幾天旅遊中,5月3返回,5月5繼續加更。

今天的更新送到,大家看完早點休息哈。明天五點起床跟團爬長城==啊啊~~~姐的腿今天都快跑斷了,明天還要繼續……悲催。 六隻小巨龍力量各異,幾乎是一起蛻變成長,卻在往各自不同的方向發展,清靈幾乎可以預料到,在幾百年幾千年後,這些小巨龍的力量有多強,年代的更替,或許那個時候,便是它們呼風喚雨的時代了。

但是現在卻不行,它們還小,若是不能被好好保護起來,隨時都會有被扼殺的可能性。

「六六們,你們先安心的待在這海月島上慢慢長大把,等你們擁有自保能力,可以走出海月島時,我會讓泉泉告訴你們,帶你們一起闖蕩,但是現在還不到時候。」

清靈明確的說出自己的決定,她這麼做也是為小巨龍們好。

被側面反映實力不夠,六隻小巨龍除了小綠之外一個個垂頭喪氣。

泉泉伸長了脖子吵著六隻小巨龍無聲的張了張嘴巴,似乎在用特殊的方法傳遞著什麼消息,不多時,六隻小巨龍便重新恢復了精神,從大到小排成整齊的一隊,面朝清靈,昂首挺胸,站的筆直。隨後同時做出一個姿勢,抬高頭,伸長脖子,長大口……

這畫面……怎麼好像從哪裡見過呢?

清靈愣了愣,對於六隻小巨龍的統一姿勢感到驚訝,但轉眼間,她便知道六隻小巨龍的意思了,那完全是泉泉授權,交予它們的方法!

若是把六隻小巨龍的姿勢換成泉泉來做,那活靈靈的就是它平日里向自己討要丹藥的招牌動作!而這個動作也在剛剛被它無私的傳遞給了它那幫小弟、小妹妹們。

清靈無奈的笑了笑,沒有取丹藥出來,而是從左手手鏈內取出了六株藥性溫和,適用於獸類,可使其強化身體,進化力量的低級仙藥出來,一一塞進來了六隻小巨龍的嘴巴里。

六株仙藥各不相同,各自適合六隻小巨龍使用,因此味道也各不相同,小綠獃獃的把仙藥當作雜草嚼碎了吞服,面無表情。而其他五隻小巨龍有的露出貪吃的表情,而有的卻一臉苦相,想要把嘴裡的東西給吐出來,可是又頂著泉泉的視線,想吐不敢吐的模樣。

其中小紅最為誇張,吃玩仙藥之後臉都有些發綠了……

看著六隻小巨龍吃了仙藥,一個個力量充沛,小籃、小灰、直接昏睡過去,小金、小銀一身力量都使不出,興奮的上下亂跳,而小紅直接被那苦澀色仙藥給嗆的暈了過去,至於小綠,慢吞吞的打了個呵欠,隨即也趴在一片草地上呼呼睡了過去。

「走吧,讓它們好好睡一覺。」清靈轉頭,對著肩膀上的四爪小蛇說道。

泉泉輕輕點頭,轉動小腦袋,在六隻小巨龍身上一一掃過,又無聲的對著小金、小銀兩隻小巨龍交代了幾句,在兩隻小巨龍不捨得目光下,隨清靈一起離開了海月島上。

………………

海月島附近島嶼眾多,珊瑚島上富可敵城,在經濟欣欣向榮的發展之下,同時也帶動了百魚島、金石島等幾座島嶼,在短短的兩年時間裡,海月島附近的這幾座島嶼成為了中域大陸內有名的富饒之地,前來商戶繁多,也和中域多個國家有著良好的交易關係,在小國只見也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

幾天之前,珊瑚島雷家集結了金石島謝家的力量,幾位供奉一通踏上海月島前去一探,來揭開這數百年無人踏入的秘密,可是卻被一隻神秘的灰色爪子給一腳踢了出來!

被踢的正是雷家大供奉塗斗,而且他還是第一個被踢出去,這讓他覺得很沒面子,於是回到珊瑚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再次謀划踏上海月島的計劃。

幾日時間過去了,計劃是定好了,就等實行。他們的計劃很簡單,那就是找高手一同前去,而他們所認識的高手只有一個,那便是清靈!

清靈離開海月島正準備向著仙道學院繼續趕路,忽然接到傳訊的紙鶴,從紙鶴的真元中感應到的消息,是珊瑚島雷家的供奉五隻『瓜果』的召喚。說是遇到了非常棘手的事情,需要清靈出手相助。

究竟是什麼事情能夠讓三個金丹期修真者,兩個元嬰期修真者感到棘手和麻煩?說到底珊瑚島也算是她名下的產業,島上有難必將全力解決。

索性回去仙道學院的時間已經延遲,就算是在珊瑚島上再耽誤個一兩天時間也不算太大問題,清靈就直接打到去了珊瑚島上與塗斗、洪蜀等五位供奉回合。

………………………………………… “杜高飛,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人,居然在左老大的忌日勾結日本人對我們動手,你這個混蛋!”

開口罵杜高飛的是一名血竹幫的大佬,是個四十多歲的大漢。

“砰!”

但就在他話音一落,一顆子彈就打穿了他的腦袋。

不遠處,杜高飛手裏拿着一把手槍,剛纔就是他開槍打死了這名血竹幫的大佬。

杜高飛輕輕的吹了一下槍管冒出的青煙,冷笑道:“識時務者爲俊傑,你們誰還想教訓我杜高飛,我雙手歡迎!”

威脅!

狂妄!

面對着杜高飛的威脅,血竹幫的大佬們個個都臉色陰沉,但也是敢怒不敢言。

他們的手裏都沒有武器,就算有,最多也就拖一個杜高飛墊底,並且會在下一秒被打成馬蜂窩。

所有人都選擇了沉默,他們都很清楚,如果誰還敢出來當出頭鳥的話,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我知道,你們都在罵我杜高飛是個卑鄙小人,都在罵我忘恩負義,不顧兄弟之情,在大哥的忌日自相殘殺。”

杜高飛滿臉陰沉的看着血竹幫的成員們,說道:“我告訴你們,我之所以這麼做,都是被夏紫嫣那賤人逼的!”

沒有回答,所有人都將目光停留在杜高飛的身上,聽着他那憤怒的話語。

“你們都不知道,夏紫嫣這賤人把大哥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全部都送給了葉寒那雜種,你們別看現在是夏紫嫣在掌權,但實際上,夏紫嫣這賤人現在完全聽命於葉寒,葉寒叫她幹什麼,她就幹什麼。”

“你們難道都不知道,一個星期前,夏紫嫣跟着葉寒去了**麼?”

“現在我們血竹幫的所有人,都是葉寒的傀儡!”

“葉寒這傢伙是誰?你們有誰知道他的身份?”

“老子也不知道,他丫的就長的帥一點,和小白臉沒什麼區別,他有什麼資格拿走大哥當年辛辛苦苦打下來的江山,你們說,我有說錯麼?”

“老子雖然和日本人合作,但老子也是不想大哥的江山落入一個小白臉的手裏,而且山口組的人答應我,他們只是要葉寒的命,不會和我們搶地盤。”

杜高飛的話一出,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

一些原本站在夏紫嫣那一邊的血竹幫大佬都皺起眉,不過也只是少數。

夏紫嫣的嫡系都知道葉寒的身份,所以他們的態度很堅決,他們絕對不會背叛夏紫嫣。

“杜高飛,老子早就看出一些不對,但今天聽到你說的,我才明白過來,原來夏紫嫣這賤人不甘寂寞,居然找了一小白臉,而且還把大哥的江山送給那雜種,廢話不說,老子支持你!”

“好,我今天把話說白了,誰支持我的,我認他當兄弟,等我搶回大哥的江山,你們都是元老。”杜高飛一副義正言辭的說道。

“杜高飛,我支持你。”

“我也是!”

一時間,原本站在夏紫嫣這一邊的血竹幫大佬們都紛紛表示支持杜高飛。

而灌木叢裏,夏紫嫣看着這一幕,臉色蒼白,雙拳握緊,骨頭髮出啪啪響。

不過,葉寒看的出來,這些大佬們也不是真正的加入杜高飛那一邊,他們都打着小算盤。

因爲如果他們不選擇誠服,那麼下場只有一個,跟着夏紫嫣一起死。

左毅也是滿臉憤怒,但此時的他什麼也做不了,畢竟他還小,也沒有葉寒那逆天的實力。

夏紫嫣雖然很憤怒,但她還是滿臉歉意的看了葉寒一眼,無奈道:“葉寒,對不起,是我連累了你。”

說着,夏紫嫣的眼裏露出了一絲期待。

因爲葉寒總是能上演奇蹟,而且從未讓人失望過。


說不定在這樣的情況下,葉寒還能做出逆轉。

葉寒笑着搖了搖頭,說道:“沒什麼,我一心想要把血竹幫培養起來,所以你也別自責了。”

不過,看到夏紫嫣那期待的神情後,葉寒收回了笑容。


不僅僅是夏紫嫣,左毅和獨一刀也露出了期待的神情,因爲葉寒曾經所做的一切都讓他們膜拜。

說不定以葉寒的實力,還真能做出逆轉現在情況的事。

葉寒此時真的很想苦笑,如果他自己一個人,要逆轉現在這樣的情況的確不是什麼難事,但現在他要顧忌夏紫嫣和左毅的安全,根本放不開手來對付那些上忍和頂尖的僱傭兵。


當然了,如果被包圍的只有他一個人,那麼他就可以使用念力,將這些人全部殲滅。

想像很美好,現實卻很殘酷。

“師傅,要不你不要管我們,你自己先走吧。”

這時,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左毅開口了:“畢竟這件事與你無關。”

葉寒撇了撇嘴,此時他真的很想一巴掌把左毅拍飛,這都什麼話啊,葉寒當然不會丟下他不管。

雖然沒教過左毅什麼,但身爲他的師傅,葉寒做不到丟下自己的徒弟不管。

曾經遇到危險的時候,龍希也說過這樣的話,但迴應她的是葉寒的一巴掌,然後葉寒揹着龍希,面對着上百名****的圍攻,逃離了危險地帶。

葉寒做不到丟下自己身邊的人不管,而自己一個人離開。

他從來都不會拋棄自己身邊的人。

“葉先生,我去吸引他們的火力,你趁機帶夏小姐和左少先走。”這時,獨一刀開口說道。

“不行!”葉寒皺着眉,拒絕了兩人的提議。

“師傅。”左毅咬着牙,試圖還想說些什麼。

“你給我閉嘴!”葉寒瞪了左毅一眼,沉聲道:“曾經你的師姐也說過同樣的話,但我這個人最大的特點,就是不會拋棄自己身邊的人,所以你們都不要再說了,聽我的安排!”

但不等葉寒繼續說下去,墓地前,那些血竹幫的大佬們都誠服了杜高飛後,杜高飛的大聲的說道:“夏紫嫣,現在的場面你們是不是很不爽,這就是你背叛大哥的下場!”

“還有你,姓葉的雜種,你算什麼東西,就一小白臉,想也拿走我大哥的江山?”

說完,杜高飛大手一揮,冷笑道:“佐木先生,動手吧,不過要留活口。”

佐木點了點頭,用日語對着身邊的忍者說道:“殺光他們。”

杜高飛不懂日語,所以不知道佐木說了什麼。

“我去吸引他們的火力,獨一刀你趁機帶着小毅和夏紫嫣離開。”葉寒看到這些人開始行動,連忙說道。


“不,師傅,我要和你一起,我能行的。”但左毅卻不同意,咬着嘴脣說道。

葉寒皺了皺眉,左手一揮,打在了左毅的脖子上,直接將他打暈過去。

“我和你一起。”看到這一幕,夏紫嫣開口說道:“獨一刀如果帶着我們兩個,他也走不了。”

“我們兩個來吸引他們的注意力,效果會更大。”夏紫嫣一臉平靜的說道。

葉寒沉吟了一下,最終還是點了點頭,“好吧,不過你必須跟在我身邊。”

夏紫嫣點了點頭,沒有反對。

葉寒將左毅交到了獨一刀手裏,沉聲道:“你雖然沒了一隻手,但我相信你依然有能力將他帶走,我們來吸引注意力,你不要回頭,只管跑!”

看着葉寒平靜的表情,獨一刀用力的點了點頭。

“砰砰砰!”

就在這時,槍聲四起,打在了隔壁的幾顆樹上。

“砰!”

又是一槍,一顆***打在了石頭上,頓時散發出刺眼嗆鼻的白色煙霧。

葉寒皺起眉,此時也不顧不上什麼了,連忙脫去外套,對着即將飄來的煙霧一揮。

“呼…..”

葉寒直接揮出了一陣強風,將白色煙霧散。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