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龍十兒這又似威脅又似提醒的話語,讓這些弟子徹底沒了語言,心中紛紛想着“好陰的門主啊……”

Post by zhuangyuan

龍十兒看到弟子們還沒動作,出聲大吼道:“怎麼,聽不懂我的話嗎?”

弟子們哪裏還敢遲疑,慌慌張張的進入了自己給自己雕刻的樹筒裏。

這時候,那幾名剛纔沒有完成任務的幾人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身邊的人繼續任務了,他們拿着自己的軍刺,有些羨慕進入了木桶裏的弟子。

龍十兒至始至終都沒例會他們,對着那些已經進入了樹筒的弟子們說道。

“好了,現在我數一二三,趕緊把你們扣癢癢的小動作做完,我數完之後,所有弟子將不得動彈,否則後果自負!一……”

“二……”

“三!”

龍十兒數完之後,弟子們很聽話的就不動了,四十幾人就像變成了四十多個柱子一樣。

龍十兒這時候纔看了眼邊上有些破壞景象的幾人,有些不耐煩的走到幾人身前,將幾人往後退了一陣。

“你們先讓一讓,讓一讓!”

隨後,龍十兒又回到隊伍的前方,轉過身,左手握着右手,右手伸出兩個指頭,對着指頭小聲的念動口訣:“天爲繩,地爲結,天羅地網,結!”

龍十兒一指天空,頓時,只見龍十兒後方的四十多個圓柱子忽然之間冒出淡綠色的光芒,光芒中還有一種黃色光芒。

這光芒中的光芒就像是網的形狀,在龍十兒最後一個字大聲念出之後,天羅地網忽然間緊縮,緊緊的鎖定了樹筒內弟子們的形態。

只見弟子們臉上紛紛露出驚恐之色,但也沒有出言,因爲他們怕自己出言而觸犯了規則。

這個時候,龍十兒又對那幾個剛纔沒有完成任務的幾人說道:“你們幾個,快過來!”

那幾人指着自己,疑惑的看着龍十兒。

“快過來呀!”龍十兒不厭其煩的又叫了一句。

幾人不明所以的走了過來,這時候,龍十兒又在儲物戒中取出一把香火,對幾人說道:“現在呢,我給你們一個任務,你們把這些香一根一根的點燃,這裏一共有二十四柱香,等這些香全部燃盡之後,你們呢,就把這道符燒掉就好了。”

龍十兒又從懷中將一道黃符交給了幾人。

交代完這些事兒,龍十兒又看着那四十多個樹筒,對他們說道;“你們不必擔心,你們現在呢,也只是動不了而已,從今天開始,你們將每天都要進行這樣的練習,那啥,你們練,我去準備去了哈!”

龍十兒一個瞬移離開了這裏,待會兒他們練習完之後,會有一個時辰的休息時間,按照人界的時刻,那個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在晚上,他們還有一次訓練,每天他們都有三個必做的日常訓練,然後每三十天將會更換一種進一步的方法。

訓練場地非常寬闊,其中有着一座大山,唯一的大山,。山高近兩千米,而在山腰上,有一個巨大的天然山洞。

龍十兒之所以選擇這裏作爲訓練場地,自然有着不少先天性的優勢,而這個山洞,便是其中之一。

加上龍十兒的人力改造,這座大山完完全全的改變了原有的面貌。

龍十兒在一些平坦的地方設有亭子,供大家休息,龍十兒來到山腳下。

擡頭看了一眼這座胸大的山峯,它的邊上很平坦,倒顯得這座山孤零零的。

整座大山,也不知道東南西北哪個方向,有一個一眼就看得出來很特別的洞口。

洞口是圓形的,直徑有着二十餘米,洞口非常大。

不過,此時洞口處不是黑色的,而是冒着不知名的灰色霧氣。

來到洞口的前方,神奇的發現洞口處的灰色霧氣不見了,迎來的,是一種黑乎乎的氣息。

而在洞口的上方,有着五米大小的三個字:“魔鬼洞!”

魔鬼洞,很普通的名字,普通得讓很多人已經覺得沒什麼。

也只有龍十兒才知道,名字的來由,起源於軍隊訓練中一種叫做“魔鬼訓練”的訓練方式。

沒錯,這裏將是鬥龍門弟子們接受訓練真正的魔鬼訓練場地。

進入山洞後,有一個特別大的洞口,裏邊龍十兒早已清理過,足足有着兩千多平米大小。

經過龍十兒的改造,此時,洞中有着不少發着各種光芒的寶石,照亮了整個大洞。

石洞的建設很奇觀,進入這個巨大的場地後,入眼處,是十二個黑乎乎的洞口,洞口只有兩米多高,而且很整齊。

繼續掃視山洞,會發現場地入口的兩邊,也各有一間石門,與那些洞口不同,這兩邊有着石門,而那些沒有。

其中一個石門裏, 暗格裡的秘密

就像啥照亮山洞的火把啊,寶石啊,或者訓練弟子用的鞭子啊等等等等,簡直就是訓練場的百寶庫。

至於另一個嘛……

這是龍十兒出於私心建造的,這是他個人的休息場所,是一個小型的屋子,裏邊有房間啊,有大廳啊啥的,如果再把徐容容公孫薰兒和紫風接過來,簡直就是一個家了嘛!

這時候,龍十兒念動口訣,石室的們打開了,龍十兒到牀鋪上休息了會兒。

其實,今天龍十兒非常的累,爲了個弟子們做好榜樣,他耗費了很大的能量,其實真正的他,還沒有達到將那些動作想做就做的時候。

此刻,龍十兒需要恢復,好在乾坤圈的靈氣非常充足,不過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龍十兒就恢復好了。 而遠處的弟子們,正在忍受着被禁錮的“滋味”。

不過還好的是,乾坤圈不像是自然界,沒有自然界的天氣一說,這裏一般都處於陰天,溫度有着近十度左右。


雖然如此,還是有不少在樹筒裏的自己因爲長時間的緊張和心理壓迫,使得他們臉上溢出不少汗水。

那幾名看着他們的弟子此時臉上露出了笑意。

“還好剛纔我們沒有完成任務,哈哈!”


一名弟子更是很囂張得意的走到一名弟子身前,看着在樹筒子不得動彈,臉色發紅的弟子。

“哼哼,剛剛跟你小子借你的劍用用,你還不捨得借我,這些受苦了吧!”


那弟子欲哭無淚,身子緊得張嘴的力氣都沒有。

不過還好,這羣悠閒的弟子中還有一個好人,他有些厭惡這人的得意,走到這人身前說道。

“好了,你也別得意,小心門主還要處罰我們呢!”

然後看着四十多個樹筒,善意的提醒道。

“兄弟們,大家現在千萬不要動,越動的話天網就會越緊,大家一定要保持體力, 重生之都市仙尊 。”

聽到這名弟子的話語,樹筒裏的弟子們臉色明顯好了很多,他們紛紛轉動自己唯一能夠動彈的眼珠子看着這名弟子。

雖然沒那麼明顯,不過,他們一定是感激的眼神。

隨後,這名弟子對着幾個同樣悠閒的弟子說道。

“那啥,我有些餓了,咱們來換換吧,我們出去找吃的,留下兩個人看守,待會兒我們回來就換你們!”

這弟子一說,那幾名弟子的肚子也叫了起來“咕嚕咕嚕”的,隨即贊同了這名弟子的看法。

“恩,行,我就先留下來吧,你們去找吃的。”

一弟子看看周圍,就像是荒郊野嶺一般,也不知道哪裏纔有吃的,趕緊舉手示意道。

“我也留下,你們去找吃的吧!”

“恩!”這名弟子點了點頭,示意剩下的幾人跟着他走。

過了很久,他們終於找到一些山上的野紅薯回來,於是就在那些弟子前邊挖坑生火烤紅薯了。

隨着時間的過去,紅薯的香味開始四散而發。

香氣飄到那些被禁錮了自由的自己鼻孔中,引來那些人無數想要殺人的眼神。

從進入這裏開始,進行了那麼多的體能訓練,他們又哪裏吃到什麼東西。

已經餓了一天的他們看着別人吃着東西,對他們來說,這是一種折磨,生不如死的折磨。

可是,那幾名弟子哪裏想到這些,拿起自己烤黃了的紅薯,動作慢騰騰的剝皮,那樣子,就像是在故意折磨那些弟子一樣。

弟子們紛紛想到“好啊,竟然敢這麼整我們,哼哼,等我們閒的時候,看我們怎麼整你們!”

可是,現在還不是他們閒着的時候,看着他們手中黃爽爽的烤紅薯,他們的喉嚨咕嚕咕嚕的大嚥着口水。

這樣的情況,一直持續到一個時辰快要完畢的時候,區間,這些弟子只顧吃的,竟然忘記了點燃香火。

足足有着一炷香的時間,當龍十兒準時的來到這裏的時候,發現大桌子上還有着最後一支剛剛點燃的香火,龍十兒眉頭一皺。

畫愛為牢 哎,我算好時間的呀,這會兒剛好一個時辰了吧!”

那幾名弟子面面相覷,他們早已吃完了烤紅薯,剛剛地上挖出的坑已經翻上了新土,根本看不出什麼痕跡。

之後,一名自己大膽的站了出來,微笑着對龍十兒說道。

“門主,沒呢,一個時辰還差一炷香呢!”

“哦!”龍十兒點了點頭,然後掃視一眼樹筒中的弟子們,發現此時他們的皮膚表面全是汗水。

不用想龍十兒也知道,此時的他們,已經對自己的身體沒有半點兒知覺了,恐怕這會兒有人用劍刺穿他們的身體,他們也不會感覺到異樣。

龍十兒趁着這會兒的功夫,對着那幾名樹筒任務沒有完成的幾人說道。

“鑑於你們剛剛沒有完成任務,現在呢,我給你們一個你們必須要完成的任務,限你們在這柱香燃盡之前,找到能夠讓所有弟子休息的地方,要求是,這個地方必須可以避風避雨,至於怎麼辦,那就你們自己想辦法了。”

龍十兒說完,這羣弟子一溜煙的就不見了,龍十兒有些驚訝他們的速度。

“哇,竟然不累!看來以後的訓練程度還得加強啊!”

聽到龍十兒小聲嘀咕的弟子們欲哭無淚啊,心中鬱悶得一塌糊塗“他們那是因爲吃了東西,補充了體力啊!”


龍十兒開始耐心的等着這柱香點完,處於無聊,龍十兒閉上眼,運用神識去查探那些找休息場所的弟子們。

發現他們此時已經來到那座唯一的大山下,此時,他們正在大力建造木屋。

木屋的結構很簡單,也就是選擇那種大樹的旁邊,然後在大樹前插上柱子,然後用借用樹枝和柱子搭上樑。

在木屋的頂上,放上一些樹葉茂密的樹枝,再抱上一堆樹葉放上去。最後試一試堅固程度。

一名弟子輕輕的推了推,搭了半天的茅屋便到下了,有了這名弟子的嘗試。


他們也算是有經驗了,於是又在旁邊插上柱子,然後藉着柱子跟柱子之間,又在上邊搭樑。

五六個簡易的小木屋搭在一起,穩固程度更佳。

他們都是修真者,速度非常快,愣是在一炷香點完之際,建造了四十多個木屋。

不過,此時他們已經累得滿頭是汗了,畢竟,這可是體力活。

想想他們沒有武器,怎麼取的樹枝?那可是他們生生的用拳頭砸下來的呀!

龍十兒看香完了,於是,轉過身對着四十多個樹筒子念動口街。“天羅地網,破!”

隨後,這些淡黃色的網形狀的能量罩消失了,不過,樹筒內的弟子們,卻沒有一個人出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