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鷊擺手搖頭,降落在地面,回頭望了望幾處大樓的位置,那些位置中有反射的光源。

Post by zhuangyuan

在一旁打趣:“兄長,人類在用相機拍照呢!”

“呵呵,隨他們吧,還有這樣的心,只怕是病毒還沒有完全消除”

鷊又說:“現在的世界,病毒的解藥已經漫步全世界,羅剎已經不會大面積再侵害人類,在病毒消失後,叛軍和罪犯自然也能很快消滅,自動投降,至於那些惡鬼神,它們暫時不會有大動作,它們首領的力量還像一隻沒破繭的蛹,需要積攢力量”

“耽誤之急,是幫着**重建家園,將殺戮後的世界恢復”

鷊轉向周圍,見着那滿地的血肉,眼睛紅了,輕語着,那沒人聽見的聲音,可,道人們都見到了,他那自責的神情。

那些數不盡的地上殘骸,血肉,筋皮,凡是走路的地方無不充滿。這一暮暮就像人類的屠宰場,只不過,換成了人類。

這些日子,天氣一直陰沉,不時的下着雨,颳着急促的風。而活下的人們,帶着淚水,痛苦,搬運着不知哪具是自己親人的屍體。

有的躲在街角的一旁呆滯着,有的像瘋了一樣到處找自己的家人,也有的,只是一個個孩子,矗立在慌亂的人羣中間,尋找,曾經那溫柔的聲音,但,那已經不在了。

鷊獨自出來,走在街上。他看到,一個個沒了樣子的面孔。

一個男孩跪在地上,將頭埋在地上顫抖的哭泣,鷊停了下來,卻無法忍受別人痛楚的聲音。因爲,那前面,還有千百個這樣的孩子。

一個鷊倍感熟悉的身影,正晃晃蕩蕩的朝着一個方向走去,一具軍人的屍體。他撿起地上的槍,凝望了半天,猶豫的揣在懷中,順着旁片的小路走去。

“嘭!”一聲槍響。

男孩瞧着那射偏了的槍,又開了一槍。結果,又射偏了,他像丟垃圾一樣丟在地上。

“呵呵,真沒有用,連死都沒有本事,我還能做什麼!···”他半蹲下,趴在垃圾桶上。

鷊早已經在他的身後,那並不是他射偏了。

“活下去,纔是你的意義···”

男孩慢慢的擡起頭,瞧着那聲音的源頭。“是你···”

“小澤,要活下去。自殺,即使死了,難道就會結束痛苦嗎?!如果真是這樣,我早就該死了”

小澤哼笑着:“你根本無法感受我的痛苦,我唯一的親人,眼睜睜的看着他被活生生的殺死,卻無能爲力,我真是廢物!”他扇着自己的臉,狠狠的。

鷊將他的手抓住,注視着他:“你沒有資格放棄你的生命,你更沒有資格說你感受到了末日的痛苦,我,比你承受了更多···”

小澤望着他,沒再說話。他轉身面朝着牆壁,趴在上面,冷冰冰的。淚水,已經哭盡。

“我···該怎麼辦,怎麼活下去···!”

鷊摸着他的頭:“跟着我吧···”

小澤凝望着他的眼睛,呆住了:“你···”

鷊帶些諷刺自己的哼笑聲:“我雖然沒有本事救下更多的人,哼,但是,我想盡力,包括你。因爲,我知道這種痛苦,沒人比我更瞭解你們的遭遇”

二人相望,隨着雨越來越大。 人類的共同基地,早於十幾年前就建下,深於地下二千米,爲防止重大災害的避難所,主要是各國領導人和重要人員,這次各**的實力沒有死傷太多,全多虧地下的建築。

這裏曾經也是控制大組的核心,但這裏一直未受到污染和叛變的影響,精英人員的實力全部保存在此。

基地的第六層的大廳,各國重要的首腦人員聚在一起,商洽着地面的事。

會議前排位置的人,指着屏幕播放的視頻和圖片。

“這些,是近段時間的地面影像”他將視頻的幾處分別暫停,下面的領導人感嘆着不可思議。

“這些,是衛星傳來的圖片,光源從地球的周圍像是打開了空間,瞬間籠罩,在十日後消失。”

“從世界傳來的圖片中,能清楚的看到,很多異能的人都騰空清理着外來的怪物,但是,從各個國家傳來的圖片看,有兩個常見的身影,高大如山,樣子兇惡,卻沒有傷害人類,幫助我們清理怪物。”

“這個人,在光源的十日,雖然看不清臉,但同每一處的異能人聚集的地方,都有與這個人相同的身形比例。經過我們的人員對比數據,百分之八十二是一個人,可以說,這次救援,是他引起的”

這時,其中一國的領導問道:“是神嗎?人類怎麼會有那樣的能力”

“哼,哪有什神,是不是你們哪個國家研究的怪物,引起的戰爭,再由你們結束,這可不好說,某些好戰的國家的歷史上,似乎很願意這麼做!”坐在後面的領導人。

“是不是外星人?”又一領導人問。

剛纔播放着屏幕的人搖頭否定了這些說法:“我們現在無法肯定,但是上面空氣測試卻發現,病毒源逐漸減少,一些人已經意識清醒,不再有偏激的行爲。但是,我們必須找到他,這是重新將世界恢復平靜的辦法”

此時,一個女孩進來,將一個U盤遞給他:“這是剛剛拿到的資料,很重要”

他打開文件,屏幕上現着一張張的照片和個人資料。

“看來,我們找到了···!”

“這,是你們的人?···”臺下的首腦驚歎着問他。

“看來確實是我們的人,這麼厲害的人,我們核心卻一直不知道,被大組隱瞞,呵呵,日後真該修改管理的模式了”

一首腦問:“找到他,我們該是以什麼樣的身份,是上下級的命令,還是合作?”

他也對於這個問題想了想,確實是有必要來面對這樣的事,什麼樣的身份,會決定日後的發展狀態和進度。

“既然他那麼厲害,我們應該以客人接待,同盟協助的方式,給予他必要的絕對權利”

“你要想清楚,他既然能有如此的能力,而世界突然的異變難道說就與他沒有關係,要我猜測,這段日子的世界異常跟他有直接的關係,不可以太過於信任他,否則,覆水難收!”


前排的一位首腦笑道:“難道,不信任他,信任核武器嗎?炸掉世界?!哼,我持贊同態度,比起威脅的武器,關鍵時刻無用的武器,我會選擇試着相信他”

“既然現在局勢好轉,也該將活下來的恐怖勢力一舉殲滅了。除了讓媒體,那些演講家們將牌面控制住,地上**與地下基地的聯繫還是應該處於中斷狀態,我們的國家已經建了一些商鋪,每天裏面的人喬裝客人將位置沾滿,其他進出的人都關閉以前的通道,這會更安全”一位首腦說。

“大家的意見會通過國際會議,在所有國家全都到場時投票決定”

屏幕上播放着一些官員的照片說“這些人都是之前一些國家沒辦法引渡的貪污犯,經查,至少二千四百二十五人和其家眷在這次死亡,那麼,他們涉及的巨大財產全部返還各大國家,用於給受害的人民重建,撫平他們的心”

“這些,是我們的艦隊在遠海附近傳來的照片,圖片上可以隱約看到黑煙處有身影的移動,而且不斷的徘徊多日,我們的武器無法對他們造成傷害,也就意味着,現在的危險依然沒有解除,我們要在全世界範圍內將特訓人員派出,以及培訓的超自然人員,同時,更需要那個人的加入,而且看來,他是在真心的恢復事態的平靜”

已經是黑夜,房屋的周圍,油燈打亮着每一座房屋,火把在每一處角落一直不滅的燃燒。

衆道人聚在一起,凝望着黑暗中,火光配襯的一張面孔。肅寂,沉重。

這次,造成了六百多人的死亡,一百多人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衆人的臉上有着繼續殺敵的戾氣存在,鷊非常熟悉這種感覺,此時的他們,比他更像修羅。

鷊望着大家:“我們的戰爭纔剛剛開始,也許···你們周圍今天所見到的人,你的師父,你的愛徒,甚至是我,都或者將離開這個世界。我們最大的敵人還沒有出面,日後的困難或許比這更加複雜,但是,無論怎樣,希望大家堅持到最後,我堅信着,能讓世界恢復和平”

“修羅王!你放心,我們人類絕對不會放棄任何夥伴,百姓。護衛百姓,是我們 存在的意義,歷代祖師真正的意志,大家,是不是啊!”

“沒錯!不到生命的最後,絕對不會放下手中的武器!”

衆人氣氛高漲,大聲吶喊。

鷊從空間掏出布帛,舉起給道人們觀望:“這布帛,是四千年前,我在人間的一位得道人手中獲得的,也許,它能減少更多的人傷亡,本是想將它列爲禁術燒燬,可,不想再想看到你們白白死去”

“這個術,可以在身體將亡之際,重換肉身”

一道人驚呼:“我聽我們的師父說過這個術,但聽說,已經沒有傳承了!”

“嗯!我也想起,師父講過這個術的傳聞”

鷊接着說:“這個術,就到你們這裏終結吧!以後世界若是恢復平靜,你們不論換多少具肉身,都不要傳給弟子。而且,一定要記住,只能在死亡之前轉移,且與自己有緣分的身體,否則強行入身,你們將萬劫不得超生”

衆道人接過鷊遞下的布帛,那布帛滄桑,古老。 城市大街小巷的重建,已經告了段落,破損的房屋都已經修復好,只是沒有了以往的熱鬧,人氣。


大家的情緒並沒有因爲一些鼓舞振作的話語而重新振作,打起精神。

而此時,地下的基地哪上千國家的主要領導圍坐在一起,屏幕上是世界各地的幾十個中心城市的實時監控。

“我們各個國家的工作雖然都很努力,但,效果很明顯,並沒有轉變他們現有的實際狀況。我們大家都很清楚人民心中的擔憂,他們還是會害怕,害怕重蹈覆轍,國家無法賦予他們真正的安全。所以,今日,我們聚在一起,來看看衆多國家同意的計劃以及採取的方案,通過這次的實驗,就可以看到結果”

世界的主要城市的大街上,那流動的人,低落着。

此時,一陣聲響和光亮,那中央的屏幕上,播放着過去日子中,鷊和道人們的視頻與圖片,尤其是鷊的身影,那張安全可靠的臉。那屏幕上,打着英雄的字樣。

原來,**瞭解到那些光源可以將人類的活動停止,卻無法影響鷊的行動,也就證明他的戰鬥大多數人是不知道的。甚至,人們連危險爲什麼解除也不清楚。

之前的計劃中,國家將此次的侵害歸咎於化學污染的動物變異,可是,人們不願意相信這樣的解釋。

在這種情況下,被大多數國家反對的第二個計劃,就是將鷊的視頻在全世界發佈,讓人們知道世界是真正有一個英雄存在的,存在的,可以護佑他們,讓他們感受安全。但,所有的國家都對於這樣迫不得已的決定有擔憂,那就是人們不再相信國家。

人們不約而同的呆滯在屏幕上,世界的所有人不禁都是如此,彷彿安靜了。那流動的車輛,不再前進,停在路上,看着那畫面,雙瞳放大。

有的掉下眼淚,直到一陣陣呼喝,吶喊聲響起。

“英雄!英雄!”大家吶喊着,含着淚水和激動,他們記住了那張面孔,並將永遠記下。

地下基地。

“看來,你們反對的計劃纔是最可行的,不過,事情有利有弊,那些弊端以後在考慮吧!”

不日,網絡上的各大板塊都是鷊的視頻和圖片,各種評論文章相應而出,神話的,質問**的,猜測身世的,甚至那些曾經見到過鷊的人都接受採訪。

在一個收視率比較高的節目中,十幾名受邀者現場直播的形式接受採訪。

“你們那天見到的這個人,我們的英雄,你們感覺是什麼樣子的?”

這時,大家紛紛拿出那天的手機錄像和照片,現場將這些投影播放。

一箇中年的男人,激動不已,不停的邊說邊比着手勢:“那天,我真感覺我的人生走進盡頭了!我害怕,那些血淋林的血肉,讓我躲在窗邊的角落裏發抖。我一個大男人,我的眼睛都紅了!可就在這時候!對面的空中突然冒起一個人,我家住在十六樓。他渾身黑色的衣服,高挑的身材,面無表情,我看的很清楚,沒有能我記憶那麼深刻的樣子。他那眼睛上發出火焰,將下面的怪物全都燒死了,呵呵,那被燒死的聲音真是令我解癢,看着它們,一個個的化爲灰燼!他就像是救世主的神明,天啊!···真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實發生的···”

主持人問旁邊的一個女孩:“聽說在事件發生前,你見過他?”

女孩點着頭,說:“我以前是青林大學的大三學生,我見過他,他是我們系花的哥哥。那時候,他就已經在我們學校很出名了,因爲他把一個高官子弟狠狠的教訓了一頓,算是爲我們除去一個惡霸,但······但沒想到,他竟是······像是神一樣······的存在!”

網路的各大論壇上:

“請這位來我們這裏吧!我們的房屋現在還沒有完工,能將那些官員丟到怪物嘴裏嗎?”


“作爲無神論者兼科學工作者,我們可以有完美的解釋,解釋什麼呢?他是變異人!————腦袋燒掉了嗎?爲什麼第一次不把真實情況公佈!

“救世主,或許他真的是上天的救世主!”


“公司的防火安全到底是怎麼通過的?爲什麼對面**大樓遇到他的火焰能從牆外噴出水霧,我們的公司卻冒煙了都沒有啓動噴霧?請他再燃燒一次吧!”

鷊的組織大樓外。一輛輛黑色的轎車停在大樓前,在旁邊官員的“攙扶下”,幾個國家的首腦走入組織大樓內部,而鷊,已經等候多時了。他**的端坐在會議室的首位,金小姐還勸他道:“好在都是各個國家的首腦,你去出門迎接吧!很不禮貌”

笑着說:“人王怎麼能與神王相比!”

鷊在各個樓層都加了十幾名幻化的鬼怪形象的守衛。


迎接這些領導的,是綾羅,像以往一樣。不過,那些可畏的鬼神形象一直盯着他們,那身旁的保鏢貼着他們。

鷊曾經核心部門的領導叫手下:“你們不用離我那麼近,我自信爲人端正磊落,若真是鬼神,是不會加害我的!”

這次見面,國家將他們的計劃一條條的與鷊商榷,而鷊的條件也只有一個,人類不準干涉任何關於他的決定,凡是人類自己能處理的問題,不能動用他的人。

對方試探着鷊是否有別的心,但那些小把戲早已經是鷊用過的,而且他也根本沒有什麼他們想像的那種威脅,自然也不用裝,完完全全的袒露。他們也看出鷊確實是一心想恢復世界的和平。

“我們···鷊先生,現在我們的基地,需要培養更多的人來抵抗外敵,希望您能成爲他們的領導,傳授他們知識”

“可以,有多少人”

“現在的話,有兩萬三千人等待您的領導”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