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魔一的慢慢的仰起了腦袋,他的眸子中出現一股從所未有的冷笑,或許是狂笑,

Post by zhuangyuan

「不好,他想自爆,」

秦凡現在也算是知道情況不妙了,要知道,一個魔頭的自爆,這地方可以瞬間化為廢墟,別說能不能出去了,能保住一條小命就已經算的上老天眷顧你了,

他是瘋了么,


秦凡的嘴角一抽,

他還未做出反應,他的腳下便是傳來地動山搖的感覺,

周邊的石壁上,一塊塊山石不斷的滾落下來,

噗嗵,

在這一刻,空間為之變色,一股強大的撕扯力襲來,似乎要把這空間,這星域都給撕裂了,

一抹星光自天邊射來,花了別人的雙眼,

秦凡只感覺自己的視線越來越模糊,他的身子就像是從地面上冉冉升起,這是要去西天么,

別了,我的家人,

他緩緩閉上了雙眼,他的思緒就像是穿梭了億萬個光年,穿梭了無數的漩渦,

……

兩岸的青山高聳入雲,懸崖峭壁,

霧氣繚繞,湍急的流水從高聳的山壁上下奔騰而下,流水匯入溪流,源遠流長,

溪水叮嚀,岸邊的峭石上站著有一女子,

纖柔的玉手在水中不斷的撥弄著溪水,涼意的溪水從她的手掌流過,

只見她身形苗條,肌膚如凝雪,長發披於肩,用一根粉紅色??的絲帶輕輕挽住,一襲白衣,只覺她身後似有煙霞輕攏,當真非塵世中人,

此女只應天上有,人間哪的幾回聞,

「師妹,還不把那幅畫交出來,」

恰在此時,一道驚喝如平地驚雷,接著便是看見,一道曼妙的身影從對面峭壁上滑翔而下,踩水而過,

女子手持一把拂塵,青衣裹體,面若寒霜,但他的嘴角卻隨時隨刻都帶著一股令人發寒的笑意,

她腳踩距離此處不足五丈的岩石上,「凝雪師妹,師父老人家早已經過世了,你還年幼,掌門之位你當不來,」

莫凝雪,距離此地不出十里的縹緲峰上聖女,


在這個地方,若是你沒有聽過縹緲峰,那麼你和白來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區別,

人們都說,縹緲峰上逍遙仙,飄渺仙女絕凡塵,

莫凝雪緩緩的站了起來,稚嫩的面孔上顯出一絲剛毅,她微微開口,「心怡師姐,師父她老人家跟我說過,這幅畫是接管掌門的信物,我們縹緲峰歷來都是出聖女,不與外界男子勾搭,所以掌門之位也必須要由聖女來擔任,」

「我還小,也不想當什麼掌門之位,但是師姐你早已經觸犯門規,和外界男子私生子女,這一點早已經觸犯了門規,今天你也休想從我這裡拿走信物,掌門之位,你當不來,」


莫心怡哈哈大笑,「師妹,不知道師父那老人家給你灌了什麼迷魂湯,那麼冠冕堂皇的話你也信,七情六慾,人皆有之,師父她這個沒人要的老尼姑還不允許自己的門徒動塵心,這算什麼,師妹,你聽我說,就算是天上的玉皇大帝,掌握乾坤造化之主的人他還有私情,何況我們呢,」

莫凝雪不以為然,搖晃著腦袋,「得道求仙不是我們這些修鍊之人嚮往的事情,師父說如果動了塵心境界就會止步不前,」

莫心怡冷冽的打斷道:「這就是放屁,那個沒人要的老尼姑,整一個內分泌失調的樣子,她懂什麼,」

「不要侮辱我師父,」

莫凝雪怒及,怒目相斥,身子如仙女,如輕盈的飛燕般掠了出去,

「你這是要和你的師姐動手嗎,」

莫心怡看著欲要與她動手的師妹,不由的微怒,手掌一翻,拂塵握於掌心,

「斷情,」

莫凝雪迎面出掌,掌一出,一股不入凡塵的氣息傳來,在這樣的氣勢威嚴之下,感覺十分的悲痛,欲語淚流,

掌間,星芒大作,

轟然而出,

白衣如雪,隨風而飄,當真如不如凡塵的仙女,

「師妹,你的絕情殺也算是漲幅很快啊,」莫心怡輕蔑一笑,「就是不知道比上我似水柔情是什麼樣的效果呢,」

旋即,她拂塵一掃,一道流光便是橫掃而過,

與絕情殺截然不同的是,一個斷情一個有情,

相比於斷情而言,有情很難讓人接受,誰願意整天對著一個大便臉,

「似水柔情,塞外飛花,花落花開,四季又一春,」

喃喃念誦,流光不斷襲來,兩道不同的光芒在虛空中糾纏,

對於一個不出塵世的莫凝雪而言,這樣的攻擊妙法,卻讓她有種想要下山去紅塵,和一個男子結婚生子的衝動,哪一個少女不懷春,

噗,

雜念襲來,她越來越不支,「噗」氣血上涌,一口濁血噴濺而出,

……

與此同時的是,一塊石壁上,秦凡緩緩睜開了雙眼,他細細的打量了一番,這自己竟然沒死,

細細的運功,他不禁有些欣喜若狂,因為他感覺此地有無窮的源氣,這難道是太初星域,


細微的打鬥聲傳入他的耳中,秦凡不禁一愣,旋即從石壁上躍下,循著聲音而去, 莫凝雪的不如凡塵,莫心怡的嘗遍人間煙火,

驀地,驀心怡一掃紅塵,漫天銀光,她暴喝一聲,「師妹,難道你真的要和我如此的自相殘殺下去嗎,」

兩人的身體懸浮於空中,而她們腳下的水潭「砰砰砰」的爆炸出一道道波浪,音爆聲不絕於耳,

彭,

兩人又是硬拼了一掌,源力不斷,強大的內力之下,兩人都未佔得半點便宜,

莫凝雪站在一邊的峭石上,面色冷峻,「師姐,這幅畫說什麼都不會交給你的,師命難違,對不起了師姐,」

「既然如此,咱們就手上見真章吧,無須多說,如果你能夠打敗我,我自己自覺的離開,如果你未能打敗我,那麼對不起,那副畫,你不給也的給,」

莫心怡嬌喝一聲,拂塵在手,便欲齊發,

而就在此時,秦凡自一旁走了過來,心中不禁有些疑惑,兩個如仙女般的女子竟然為了搶奪一副畫而爭的頭破血流,自相殘殺,

秦凡開口道:「我說兩位姑娘,這女孩子家家的不應該在家裡學學刺繡,不求琴棋書畫樣樣精通,但也要懂得相夫教子,你說你們兩個人在這裡打的此般熱鬧,豈不是壞了此番良辰美景,」

莫心怡的眉頭微微一蹙,整個人便是急速的向著余亮這邊竄了過來,在余亮面前站定,冷哼道:「臭小子,這裡哪有你說話的地方,還有此乃縹緲峰的地盤,外人休得進入此內,且飄渺峰上杜絕男子,你又是從何而來,來這兒又有什麼企圖,」


飄渺峰,太初星域十二神峰之一,此縹緲峰上當真如不識人間煙火般,雲霧繚繞,當如:

雲來山更佳,雲去山如畫,山因去晦明,雲共山高下,

縹緲峰又被稱作是太初星域的女兒峰?怎麼會是女兒峰呢, 穿越從鬥破開始 ,也不允許宗門的內女子談情說愛,談婚論嫁啥的更是犯了大忌中的大忌,

而秦凡能夠出現在這裡,不知是幸運還是悲催,

秦凡撇了撇嘴,「我說姑娘,你看你印堂發黑,臉上皺紋頗多,一看便知肝火過旺,還是姑娘你內分泌失調了,」

莫心怡大怒,當即翻手劈下,源力暴漲,

「情,義、愛、敬、尊,」

掌心之中陡然擦出一朵火焰色的花朵,這一隻花朵伸出了五個花骨朵,宛如綻放的蓮花,這是五蓮掌,

蓮花,本喻清新脫俗之物,蓮花也被稱之為佛教的象徵,蓮花又被多少文人墨客被冠以: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

似乎他就是象徵的不食人間煙火,但又被莫心怡生生的糅合,情義愛,本就是和蓮花相反的東西,

在這五蓮掌之下,秦凡不禁蹙著眉頭,在驅動體門的防禦之下,他竟然有些支撐不住的感覺,渾厚的氣息壓制而來,一股來自亘古的聲音似在耳旁環繞,在洗滌著自己的腦海,

「師姐,你想要幹什麼,」

正在此時,莫凝雪的聲音再次傳來,

莫心怡收回手掌,轉過身,冷哼道:「師妹,你這麼著急幹什麼,難不成你和這個野小子有什麼關係不是,如果是這樣的話,好似你也沒有權利說我違背師門之約,如此而來的話,那你手中的那幅畫是不是該交出來了,」

「我和他絕沒有任何關係,我也不認識他;我只是覺得我們沒有必要如此的草菅人命,師父曾經說過,人非草木,孰能無過,想必他也是不甚誤入縹緲峰,只要其就時離開,從此絕不踏入峰內半步即可,沒有必要傷及其性命,」

莫心怡突然哈哈大笑一番,「師妹,既然如此,那你何不將你手中的畫交給我呢,我們師姐妹坐下來一起喝喝茶聊聊天有何不可,為何非得兵戎相見,你也說:人非草木,孰能無過,那就當之前師姐做的都是錯誤的,你不能給我一次機會嗎,我入師門比你要早,」

「絕不可能,」莫凝雪搖了搖頭,她依舊是堅定了自己的本心,

在縹緲峰內,每一個接任掌門之人必須是六根清凈的聖女,而一旦動了男女私情的人是絕對不能接任掌門的,所以如果莫凝雪將聖畫交予給莫心怡,那便是違背了祖訓,是該得到懲罰的,

「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多言,拖延時間不是個解決辦法,剛才被這個野小子打擾了,如今再來比過便是,」莫心怡說著便欲拔弩相向,

正在此時,從對面的山峰上縱身飛下一行身著青絲羅帶的女子,他們都是那種出淤泥而不染之色,宛如不知七情六慾、不識凡塵的九天仙女,

她們剛一落下,便就拔劍相向,「孽徒莫心怡,背叛師門,違背祖訓,理應當誅,」

虛空之中出現一道道曼妙的身影,纖柔、細細數來,有七個人,這些人各個都是手持著三尺長劍,劍鋒凌厲,刺破虛空,銀光一閃,便是交織在一起,

「七星連珠,一星舞天下,」

一劍揮舞而下,在這雲霧飄渺的山峰之內,出現一道道虛無縹緲的劍影,就如天女散花般,

「二星舞銀河,」

突然之間,這七個仙女,啊不,應該是七個女子揮舞著手中的劍,劍光交織在一起,就如漫天的銀河一般射了出過來,劍光交匯,一股「主宰蒼生」的氣息襲來,

莫心怡在這些凌厲的濺起之下,竟無半點還手之力,臉色瞬間變得蒼白如紙,沒有半點血色而言,

她看著虛空中的七個女子,冷哼一番,「想不到當初情同手足的姐妹,如今卻是變得爭鋒相對,正是可笑,可笑至極,」

「今日我認栽,後會有期,」說著,莫心怡便是身姿一縱,整個人便是向對面的峭石飛掠而去,

看著如此驚心動魄的一面,秦凡心中產生驚濤駭浪,他現在也是漸漸知道,這就是太初星域,

他急切的溝通識海之中的帝老,帝老一蘇醒過來,便是暢吸一番,「臭小子,沒想到你因禍得福,竟然誤打誤撞的來到了太初星域,想必,應該是那個魔頭自爆產生了巨大的撕扯之力,使得空間的結界鬆動,然後你竟然進來了,也或者你們打鬥的地方便是空間通道,」

秦凡苦笑一番,「據說這裡的人的修為普遍很高,如今像我這般的修為,在這裡不是如同螻蟻一般,在武煉星域之時,便是大勢力為尊,在這個地方不更是如此,如今我還怎麼出去,」

其實,秦凡在心裡還默默的說了一句話,我還怎麼愉快的裝逼,

太初星域當然是每個修鍊之人都想來到的地方,也真因為如此,太初星域才會顯得如此的高大上,而當然依照秦凡這般弱小的修為在這個星域上當真是如同螻蟻一般,這樣對比就像是一個掃廁所的清潔工和一個吹著空調坐著辦公室的CEO之間的比較,

帝老「嘿嘿」一笑,「那你可以修鍊,有壓力才有動力嘛,」

「……」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