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高端戰鬥人員有多少?”**一邊看着衝過來的獸使,對着身後揮了揮手,頓時神農架人馬一擁而上。

Post by zhuangyuan

“保守估計在一百五十名左右,這時擺在明處的力量。”琳娜眉頭皺了皺,接着說道:“據說暗殿還有一羣瘋子,實力更加變態,不過一般他們很少出手,除非……”

“好了,我知道了,”胡力點了點頭,隨意的說道:“剛纔通天塔上那人是誰?”

“米勒,金衣薩滿,通靈四階。”琳娜拉了拉**是手臂,艱難的問道,“難道沒有挽回的餘地了嗎?你知道對上整個獸神殿,整個大陸都不會有你容身之處。”

“沒關係,”胡力無所謂聳了聳肩膀。

“可是,就是唐娜大人出面,事情也無法壓下來,難道真的……”


“你不必多說了,我決定的事,從來沒有反悔過。”**掙脫琳娜的手臂,語氣突然一凜,“有些事情,遲早都要面對……”

“你這是以卵擊石。”

“無所謂……”

“難道你就忍心眼睜睜看着神農架上下因爲你這愚蠢的念頭而傷亡殆盡嗎?”

“我會死在他們前面。”

“你不可救藥……”

“……” 通天塔十三層,獸神殿主祭殿堂。

熊熊的壁火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壁爐旁一張簡單的圓桌旁,四名老者有些出神的圍坐在一起。優雅的銀色器皿中,血紅色的葡萄酒輕輕打着旋,在穹頂上水晶吊燈發出璀璨白光折射下,散發出迷離的色彩。各式古老的浮雕壁畫,在燈光下,顯得愈發滄桑、淒涼。

爲首的老者,一身紅褐色長袍,遊離的金色在長袍上勾勒出幾朵耀眼的火焰圖案。他一隻手輕輕搖晃着銀色器皿中的葡萄酒,另一隻手有節奏的擊打着桌面,發出噠噠噠的聲音。

外邊已經出來激烈的打鬥聲,那老者手指頓了頓,把目光從銀色器皿上挪向一旁,嘴脣微微蠕動起來,“米勒,你確定不是幻覺,真的是他嗎?抱歉,我知道你有夢遊的習慣,總是說自己見到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可實際上那只是夢境而已……”

“伊多夫首席薩滿大人,你看看我的熊貓眼,這是代表了什麼?這代表了嚴重的睡眠不足啊……”米勒打着哈欠,“該死的入侵者,我怎麼會看錯呢,就比如那個漂亮的小凱特,嘖嘖……藍汪汪的大眼睛,真的很美不是嗎?也許我會把它們當成藍寶石收藏呢……”

“好了,我只是確定一下,你是不是又在夢遊而已,”伊多夫皺着眉頭,抿了一口血色液體,“那名九黎貓女,你最好不要動,當然你想死的話,我也不反對。”

米勒打着哈欠,趴在圓桌上不在說話。

“如果真的是他,事情有些麻煩了,”一名金袍老者搖了搖頭,“聖者特意交代過,不要和他產生衝突,對了那個人叫什麼來着?”

“胡力,很怪的一個名字,有點像是遠東的那些黃種人。”伊多夫眉頭皺的更緊了,看着剛纔說話那人,“梅森,你這個健忘的毛病遲早會害死你。”

“這件事應該怎麼處理呢?他也太膽大包天了,明目張膽的夜襲京都也就罷了,居然還把矛頭指向獸神殿,難道他腦袋裏裝的都是大便嗎?”梅森擡手猛的拍在桌子上,頓時銀色器皿中飛濺出血紅的液滴。

“給他一個小小的教訓就好了,畢竟是自己人……”


“維塞利,你的意思是把他打個半死,然後扔回克里魯斯森林?”伊多夫點了點頭,顯然這個建議讓他有些心動。

“那個九黎貓女怎麼辦?他們一前一後的突襲通天塔,恐怕有些關聯吧?”維塞利陰晴不定的看着首席薩滿。

“該死的,我早就說過那個小凱特看起來有點眼熟,”趴在桌子上的米勒突然擡起頭,“我想起來了,是魔技影像……”

伊多夫身體微微一晃,急忙從衣袖中掏出一張畫滿符文的卷軸,緩緩的打開。這一刻,一道立體光幕浮現在卷軸上空。衆人看着光影裏的一男三女,臉色不由得浮現一絲苦澀的笑容。

“聖者說過,他是有可能突破聖階的天才,既然無法將其扼殺,那麼只有交好……”伊多夫艱難的嚥下一口紅色液體,“那名九黎貓女,放了吧,恩?故意造成她逃脫的假象……”

“可是……”其餘三人同時把目光看向這位獸神殿的掌權人。

“沒什麼可是的,只要把他牢牢掌握在手中,九黎遺族那些小丑不足爲懼,或許和咱們通天塔成爲朋友也不一定。”伊多夫眼中突然射出一道兇光,“要真是這樣,那一天也不遠了……”

衆人還想反駁什麼,突然間一股難以磨滅的危險信號在死人心中升騰而起。就在那一刻,輕微的破空聲響起。

四人瞬間面色大變,幾乎同時飛身而起,一臉戒備的注視着窗口的位置。

嗡的一聲,一道紫色光芒在衆人眼前劃過,就在那光芒迸現的剎那,四人同時感覺到自己似乎被一頭餓狼盯住了一般,根本不敢有絲毫的異動。

叮的一聲,那道紫光精準的切破一盞銀色器皿,血紅的液體涓涓流出,看着眼前的一幕,四人後背齊齊嚇出一身冷汗。

“是聖階的力量……”

伊多夫臉色凝重的注視着閃過紫色電流的飛斧,喃喃的說道:“應該是洛里斯出手了。”

聽到這個傳奇般的名字,衆人心頭像是壓了一座無法逾越的大山。

“好在他沒有惡意,或者說,只是一個小小的警告而已。”伊多夫嘆了口氣,“千變、妖姬、聖手,一千兩百年了,他們終於再次出現在人們的視線裏……”

“恩?那個老大,要不要通知唐娜大人,或許只有她老人家才能抗衡快斧聖手。”米勒神情有些慌亂,因爲那盞銀色器皿正是他使用過的。至於對方是不是特意針對他,這位金袍薩滿心裏也沒底。

“米勒,我給你一個小小的提議,或許你應該回去好好補上一覺。”伊多夫瞪了米勒一眼,複雜的說道:“難道你不知道這位聖手追求妖姬大人已經上千年了嗎?只要他出現的地方,妖姬大人躲還來不及呢,怎麼會管咱們的死活……”


就在此刻,一名銀甲武士跌跌撞撞的闖了進來,甚至連基本的禮儀都顧不上,一臉驚懼的衝到四位掌權者面前,“不好了,不好了……”

“辛格爾不要慌張,神會庇佑你的……”

伊多夫收起復雜的神情,一臉輕鬆寫意的揮了揮手,“孩子,有什麼話慢慢說好嗎?”

“他們是魔鬼、魔鬼……敗了、敗了、他們衝上來了……”

“怎麼可能……”

四位大佬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壁爐裏火苗依然噼噼啪啪響個不停,璀璨的水晶吊燈在這一刻似乎失去了奪目的光彩。

通天塔,第一層。

**在美女的簇擁下,笑呵呵的扭着屁股,“我就說過嗎?敵人都是紙老虎,你看怎麼樣。”

“你少得意,這些只是小嘍囉而已,”琳娜有些看不慣**小人得志的樣子,打擊道:“獸神殿真正的精銳是十字聖騎,實力最低的也是野蠻境界的獸士。外邊那些充其量不過是一些外圍的站崗放哨的小兵而已。”

“那些身穿銀色鎧甲,手握十字劍的不會就是十字聖騎吧?”**不以爲意的努努嘴,指着某處角落。順着胡力的手指望去,琳娜頓時有些語塞。

廣場上的哀嚎**聲,依然清晰可聞,對於神農架可以順利解決廣場上那些敵人,芒克公主並不感到意外。神農架兵力構成雖然有些單一,可是這種力量型的華麗組合,着實有些變態。

短兵相接那一瞬間,神農架爆發出空前的戰鬥力。不論是猛如虎狼的鱷魚戰士,還是一臉憨厚的雷霆矮人,哪怕塊頭相對弱小的匹格弓箭手和飛蜥戰士,都要比常規族中要強壯不少。在這種天生的力量優勢下,那些看門護院,只維持日常治安的獸使,就顯得有些蹩腳了。

雖然這些獸使中不乏有通靈二三階的統領,可是數量畢竟有些少,況且在神農架魔抗裝備面前,他們那些賴以生存的附魔戰技瞬間啞火了,並且還承受了元素反彈傷害,這就有些要命了。

當然神農架高端力量陣容同樣豪華無比,香奈兒既然選擇歸來,那麼她御下的三頭暴君蜥蜴自然成了神農架主力肉盾和碾肉機。三頭十米巨獸開路,地獄犬又恢復了戰鬥形態,在配合上僞骷髏王,這樣強悍的組合對上獸使,着實有些欺負人。

不過,當十字聖騎出現後,這種一面倒的局面終於有了好轉。這支聖騎隸屬於暗殿的外邊勢力,這一點琳娜並沒有點明。或許是她對獸神殿存在一點點的歸屬感吧,這位芒克公主還是儘量保留了獸神殿的一些祕密。

榮譽騎士的身份,在獸神殿並不能接觸到太多的祕密,她對於傳說的中暗殿也所知不多,但是每逢暗殿出手,畢然會掀起一場腥風血雨。她所擔心的便是,胡力這次魯莽的行爲,會導致暗殿出手。

激烈的打鬥聲中,刀光縱橫,木屑紛飛,走廊、立柱、浮雕、門窗等處,已經染上一層血色。森然、血腥的場面一時間讓琳娜有些驚呆了。

不時有慘叫的人影從空中劃過,噴灑出一簇簇猶如紅蓮的血腥液體。隨即那些身影重重的撞在大理石地面上,巨大的衝擊力,使得堅硬的地面上佈滿蜘蛛網般的裂紋,向四周星射而去。

大殿內一片狼藉,掀翻的祭臺旁,各種祭祀用的銀色器皿滾落一地,被無數人踐踏的已經看不出原本的形態。四分五裂的石像轟然倒塌,各種精美的飾品已經完全破敗的不成樣子。

琳娜艱難的吸了一口氣,她着實沒想到神農架這羣暴徒破壞力如此之大,只是幾個呼吸間的功夫,整個通天塔一層幾乎被拆掉了一半。

“這樣真的沒法收場了……”琳娜喃喃的嘆了一口氣。

耀眼的綠色光芒在她眼前亮起,琳娜認得,那是香奈兒木系魔技的光芒,御獸使出手了,幾乎同一時間這位芒克公主感到四周的溫度急劇下降,絢麗的藍色光芒筆直沒入激戰的人羣中。

“既然他已經選擇了,那麼就讓我也陪他瘋狂一回吧……”琳娜手臂一抖,黑色劍鞘暮然亮起一道寒光。 伊多夫第一次和胡力見面便是在幾乎成爲廢墟的通天塔一層大殿。那留着光頭的彪悍男人頓時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伊多夫親眼見到那光頭捏碎了一名十字聖騎的脖子,那種輕鬆寫意,猶如折斷一根樹枝般的神態,深深的震撼了這位獸神殿掌權人。

“其實我不喜歡太暴力,但是你應該知道,有些時候只有暴力才能解決問題。”

那光頭衝着伊多夫咧嘴笑了笑,拍了拍手上的灰塵。

伊多夫眼睛微微眯縫起來,大殿內殘破不堪的石柱,倒塌的牆壁,和不斷響起的嗷嚎聲中,那光頭男人輕描淡寫的一句話,顯得是那麼的刺耳。

“或許,我們可以談一談……”伊多夫沉吟了片刻,有些無奈的指了指準備拍碎一名十字聖騎腦袋的鱷魚戰士,“可以讓他們先停下來嗎?”

“抱歉,我覺得他們不應該停下了。反而,我認爲首席薩滿大人您應該閉上嘴巴,恩……永遠的閉上嘴巴,您不介意吧。”

當最後一個音節響起的時候,胡力快若閃電的衝向伊多夫,拳風剛猛有力,啪啪的氣爆聲中,那一雙鐵拳猶如穿透空間一般,瞬間出現在伊多夫的面前。

“大人小心……”

旁邊一名獸使感覺四周的空間似乎凝結了,他暮然回過頭,正巧看見那一雙鐵拳狠狠的砸在首席薩滿的胸膛,強勁的氣流吹散穹頂上飄落的灰塵,首席薩滿大人胸口深深的凹陷下去,而整個身體已凌空向後倒飛而出。

時間彷彿在那一瞬間凝固了,畫面出現了定格,雖然伊多夫身體保持着倒飛的姿勢,可是一切都停止了。

胡力頓時感到胸口一悶,有一種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他清晰看見自己那一拳明明砸在對方的心臟處,可是卻實實在在的落空。

“很不錯的力量,”伊多夫身體詭異的往前一挺,無形的氣浪翻滾,整個通天塔一層順時掀起一股強勁的氣流,所有人都出現短暫的失衡。

**右腳猛的往地面上一踏,大理石地面深深凹陷下去,蜘蛛網般的裂紋在他腳下向四周延伸開來。強大的氣勁兒流過,猶如利刃一般,讓他臉頰傳來火辣辣的痛覺。


“神力盾?”**皺着眉頭,腳下瞬間發力,身體激射而出,快若閃電般的出拳、踢腿,憑藉變態的身體力量和反應速度,呼吸間拳影漫天,身影漸漸變成無數殘影。

伊多夫微微一愣,以他的修爲自然能看出胡力肉身的強橫程度,單憑肉體爆發出來的力量,已經達到了某種極限。他臉色閃變出無數複雜的神色,最終露出一絲苦澀。

“如果不依靠獸神力,或許自己也無法戰勝這個青年人了吧?”他這樣想着,心中竟然生出一種遲暮的頹然感。

薩滿畢竟是元素職業,伊多夫雖然也曾鑽研過無數肉身鍛鍊技巧,可他最拿手的,還是附魔戰技。他手臂虛空一劃,一團亮紅色光芒詭異的匯聚成一朵綻放的火蓮,雙手向前猛然平推而出,洶涌的火浪瞬間席捲而出。

“死亡火舞……”

低沉的聲音響起的時候,胡力已經縱越、轉身,身體在空中蜷縮成一團,腳尖輕輕在一根石柱上一點,接住反彈力,再一次衝向伊多夫。輕微齒輪咬合的聲音過後,便是數不盡的綠色幽芒。

“很難相信一個人單憑肉體竟然可以抗衡元素攻擊,不過這並不能彌補等級的差距,雖然你的暗器不錯,可是……”伊多夫單手一揚,刷的一道火牆出現在身前,“絕對實力面前,一切都顯得是那麼的可笑。”

滾燙的熱流撲面而至,眼看自己便要撞進那一堆火海之中,**冷笑一聲,手腕處的關節狠狠向下一壓,嗖的一聲,一根亮銀色的鋼絲飛射而出,他的身體已急速後退數米。

這時,**手中已經多出兩塊寒氣森然的寶石,對着火牆的方向彈手射了出去。

“不自量力,”輕蔑的笑容剛剛在伊多夫臉上形成,下一刻這種輕蔑便變成了惱怒、屈辱和不甘。

轟的一聲巨響,強烈的爆炸光芒瞬間將通天塔一層淹沒,紊亂的火元素向四周彪射而出。

“冥、火、石……”

咬牙切齒的聲音中,充滿了濃重的怒意,直到此刻,這位獸神殿掌權人真的動怒了。

光芒散去,一臉焦黑的首席薩滿出現在衆人視線之內、他那華貴的金邊紅袍已經出現無數冒着火苗的破洞,一股股黑煙從他鼻孔中冒出,顯得十分狼狽。

強烈的爆炸餘波中,一道道人影轟然撞在大殿內牆壁、石柱上,四處滾落的武器鎧甲乒乒乓乓想個不停。殘碎被掀飛的大理石地面在強大的爆炸中化成飛塵,洋洋灑灑的漂浮在半空中。

劇烈的咳嗽聲、**聲中,一名名戰士艱難的爬起來,驚愕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這一刻,不論是神農架自衛隊,還是獸神殿獸使,臉色都有些慘白。

“雖然這樣有些敗家,不過我希望薩滿大人還是不要動用火系能力,”**吐掉嘴裏的碎石塊,從夢幻戒子中又掏出兩塊冥火石。

吐了兩口血,奧尼爾拎起砍馬刀,再一次輪向呆滯中的十字聖騎,“日啊!你們都傻了?還不JB動手……”

砰地一聲巨響之後,似乎所有人都從驚愕中清醒過來,紛紛拾起武器,再一次纏鬥在一處,彷彿剛纔那驚人的一幕根本沒有發生過。

“琳娜,這就是你給導師的見面禮?”

一直默默注視戰況的三位金衣薩滿齊齊上前一步,緊緊的圍繞在伊多夫身邊,名爲維塞利的金衣薩滿冷冷的掃了一眼人羣中的芒克公主。

“導師,”琳娜低着頭,有些矛盾的看了看胡力,又看看昔日的授業恩師,一時間遊戲不知所措。

早在獸神殿四位掌權者到來之際,琳娜就已經發現導師的身影,由於立場不同,或者說這位芒克公主已經算是欺師滅祖了,所以琳娜對維塞利的到來視而不見,不過現在被導師點出來,她只能無奈的退了下來。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維塞利的語氣有些嚴厲,陰冷的注視着昔日的愛徒。

“可是導師,我們只想救人而已……我真的不想冒犯您……”琳娜有些畏懼的低下頭,語氣卻依然堅定,“對不起了導師,請您出手吧……”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