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順着臺階向下,他們慢慢進入一處寬敞的地下空間,周圍牆壁、頂棚上燈光幽暗,十分陰森,類似於柳原防空洞似的存在,只不過空間沒有那麼大。

Post by zhuangyuan

頭頂是黑沉沉的水泥封頂,腳下是冰涼的水泥地面,兩側死氣沉沉的走廊,藉助於牆壁上掛着壁燈微弱燈光,龍江看到走廊彎彎曲曲,不時會有一個岔道出現。

耳機信號不錯,也不知道咪咪想了什麼辦法,聲音居然十分清晰。

走了也不知道多遠,咪咪叫道:“老大,向左拐第三個岔道口有個小走廊,最裏面是一個白色合金大門,我馬上打開門,裏面有四五個戴口罩穿白大褂的人,你們小心一點。”

龍江拽 了下陽痿手臂,倆人腳步慢了下來。

向左一拐,一扇白色合金門出現在盡頭,在幽暗無聲的走廊內,白門竟然緩緩打開,發出了難聽的格吱聲音,在寂靜的通道內傳出去很遠。

遠遠看上去,顯得十分詭異。

白門裏面燈火通明,幽暗的通道登時大亮,光線刺得龍江舉手擋眼。

裏面也是一處寬大地下室,就像一個大型手術室,無影燈,各種儀器,交錯放置的藥品,整齊堆放在將近十幾個寬大的手術檯周圍。

五名頭戴口罩身穿淡綠色手術服的傢伙,正在靠近門口的手術檯上忙碌,各種儀器發出奇怪的嘀嗒聲。

聽到大門傳來動靜,他們一臉驚愕地擡頭,見龍江和陽痿大搖大擺走了進來,都露出難以置信的驚疑。

“禁區止步!你們是誰,誰讓你們進來的?停止!”

一個戴着眼鏡好像是領導的傢伙叫喚,聲音在口罩後面有些發悶,他的手裏拿着一把帶血的剪刀,幾縷鮮血從上面緩緩流下,滴到了地面上。

龍江和陽痿不管他,繼續向裏走。

一個機靈些的傢伙見勢頭不對,扭頭就跑,向牆壁上的紅色報警開關衝了過去,龍江手指頭一彈,那人膝蓋一軟,噗通摔倒,再也爬不起來。

其餘人一鬨而散,卻跑不過龍江的手指,被快速掠過空氣的閃光“傷”符追上,慘叫聲中一一栽倒。

格吱吱,合金門在龍江身後自動開始關閉。

“這幫傢伙,精神力好弱,老大,你看我的。”陽痿挨個給了他們一掌,耐心地開始征服。

五分鐘後,在陽痿強大的征服功能面前,五個傢伙老老實實捂着受傷部位,規規矩矩站到了龍江和陽痿對面。

“你們在幹什麼?”陽痿看着眼前血淋淋的手術檯,奇怪問。

“摘除器官,**有份訂單,配型成功,十分緊急。”一個傢伙小心翼翼道。

“訂單?器官?”龍江收回了打量四周的目光,這才注意到手術檯上鮮血淋漓的屍體,看了一眼他大吃一驚,手術檯上病人頭上依然有着淡淡的輝光!

他,他竟然是活人!

陽痿也好奇地望了過去,只看了一眼,差點被眼前的慘象薰吐了。 「呃,天天和一隻渾身騷味的蜘蛛睡覺,太噁心了!」黃富搖頭道。

「是呀,這種粉紅狼蛛都和黑寡婦一樣,最後要吃掉你的!」江帆搖頭道。

「還好,我的童子身沒有破掉!我寧願被她殺死了,也比陪她睡覺強!」翁曉偉道。

「哼,既然你們都不願服從我,那我現在就吃掉你們!」粉紅狼蛛珠珠冷酷道,她八隻腳伸開,兩隻巨大鉗子舉了起來,張開嘴巴,發出嘶嘶聲音。

「媽的,拼了!」江帆手一甩,兩支隱形的符飛針發射出去,接著雙掌合一,二元火龍斬擊出。他想用二元火龍斬吸引粉紅狼蛛的注意,然後用隱形符飛針攻擊她的眼睛。

「就算死也要砍掉你一條腿!」黃富御劍沖了上去,攻擊粉紅狼蛛的腿部。

「對,就算死也要砍掉你一條腿!」翁曉偉御劍攻擊粉紅狼蛛另外一條腿。

「哼,不自量力!」粉紅狼蛛八隻腳飛快地彈擊。

砰!砰!砰!三聲響,江帆、黃富、翁曉偉三人被打得飛了出去,粉紅狼蛛也慘叫一甩,「卑鄙的傢伙,你竟然用針偷襲我的眼睛!我要把你撕碎了!」粉紅狼蛛快速沖向江帆。

「休傷我主人!」一聲大喊,納甲土屍從地下冒了出來,手持骨刺迎了上去。

粉紅狼蛛的四條腿一齊出動,納甲土屍只閃過了兩條腿的攻擊,另外兩條腿沒有閃過。

砰的一聲,納甲土屍被粉紅狼蛛打得飛了出去,「你妹的,有本事我們在床上比試,我就把你吸幹了!」納甲土屍翻身爬了起來罵道。

粉紅狼蛛聽出了納甲土屍的弦外之音,「臭殭屍,你把我妹妹怎樣了?」珠珠焦急道,她發現三位妹妹都沒有來,感覺不對勁。

「嘿嘿,你三個妹妹都被我吸幹了,真是太爽了!」納甲土屍壞笑道。

「你,你把我妹妹的吸幹了!我要把你撕成碎片!」紅粉狼蛛伸出四隻腳朝著納甲土屍抓過去。

納甲土屍立即伸出遁地之術,一下鑽入地下,粉紅狼蛛四隻腳插入地下,帶起泥土。接著納甲土屍從粉紅狼蛛的側面露出腦袋,「嘿嘿,你打不到我,有種我們床上比試!」納甲土屍笑道。

粉紅狼蛛氣得呲牙咧嘴,發出嘶嘶怪叫聲,嘴巴里吐出粉紅色的絲網直奔納甲土屍。納甲土屍立即遁入地下,從另一處鑽了才出來,「你妹的,我在這裡,讓你品嘗老子的骨箭!」

納甲土屍拉開骨弓,拔出一根骨箭,吱的一聲,骨箭飛射而出,砰的一聲,射中粉紅狼蛛的腹部。骨箭竟然被反彈回來,這粉紅狼蛛的防禦真夠強悍的!

於此同時江帆、黃富、翁曉偉等人也趁機攻擊粉紅狼蛛,江帆的二元火龍斬,多次擊中粉紅狼蛛夠狠的身上,雖然沒有造成很大傷害,但是也十分疼痛。

「太可惡了,我要把你們撕成碎片!」粉紅狼蛛嚎叫一聲,她的身體開始暴漲,體積瞬間變大了一倍,一隻高大十幾米的粉紅狼蛛吃出現在眾人面前。

「我靠,這粉紅狼蛛變身了!」江帆驚呼道。

「哈哈,我不但要撕碎你們,還要把你們吃掉!」粉紅狼蛛張開嘴巴,一張粉紅色的蛛網飛了出來,鋪天蓋地地朝著江帆、黃富、翁曉偉三人落下。


三人從三個方向閃躲,粉紅色蛛網落空了,江帆喚出了誅妖劍,「誅妖劍,給我砍死這個騷蜘蛛!」江帆喊道。

嗖!一道青光一閃,誅妖劍飛射而出,碰的一聲,誅妖劍劈在粉紅狼蛛身體上,火星四濺,誅妖劍被反彈回去。

嘶!的一聲吼叫,紅粉狼蛛飛快地到了江帆、黃富、翁曉偉三人身邊,四腳齊動,三人被打得飛了出去。

「爆你菊花!」納甲土屍突然出現在粉紅狼蛛背後,噗!骨刺沒入粉紅狼蛛屁屁之中。

嘶!的一聲嚎叫,粉紅狼蛛揮動側面的兩隻腿,納甲土屍被打得飛出幾十米遠,他撞斷了好幾棵大樹。疼得納甲土屍直咧嘴,「我靠,你妹的,老子吸幹了你!」納甲土屍一骨碌又爬了起來。

「哈哈,這回看你們怎麼逃!」粉紅狼蛛八足一彈,跳躍起來,瞬間到達江帆、黃富、翁曉偉三人身邊,再起揮動腳攻擊,江帆、黃富、翁曉偉三人被打飛了出去。

三人剛掉落地上,還沒等三人爬起來,粉紅狼蛛瞬間就到了,「哼,你們都去死吧!」粉紅狼蛛舉起巨大鉗子。

江帆、黃富、翁曉偉三人大驚失色,正在危險時刻,突然樹林里傳了呱呱的叫聲。粉紅狼蛛面露驚訝之色,「哈哈,珠珠,這回你落單了吧,我報仇的機會來了!」

樹林里走出一位身穿綠色衣服的年青女人,圓圓的臉,大大眼睛,粉紅色的嘴唇,「綠蓮!等我解決掉這幾個人,我們再算舊賬!」粉紅狼蛛珠珠道。

「呵呵,你想殺死他們,我偏不讓你如願!」那個綠衣的年青女人笑道。

「你是存心和我鬥了!那我連你一起殺死!」粉紅狼蛛目露凶光,張開嘴,一張粉紅色的網飛向綠衣的青年女人。

緊接著四足齊揮動,對著江帆、黃富、翁曉偉三人攻擊,她想趁著那綠衣青年女子躲閃蛛網的時候殺死江帆等人。

那綠衣青年女人看穿了粉紅狼蛛心思,她呱呱叫了一聲,顯出本體,一隻渾身綠色的蟾蜍出現在眼前。

一張嘴,伸出紅色的舌頭,一下捲住了江帆、黃富、翁曉偉三人,一下把三人拽開了,粉紅狼蛛的攻擊落空了。

「你們幾個快逃走吧,我幫你們擋住她!」綠蓮道。

江帆立即對著綠蓮道:「多謝幫助,這份情我江帆幾下了,以後必還你一份人情!」

「我也不是特意救你們,我這是要存心破壞珠珠的好事!你們用不上還情!」綠蓮道。

「綠蓮,你今天破壞了我辦事,我今天和你沒完!」粉紅狼蛛立即揮動鉗子沖了上去。


呱呱!綠色蟾蜍叫了一聲,立即迎了上去,蜘蛛和蟾蜍斗在一起。江帆立即對著黃富、翁曉偉、納甲土屍揮手道:「我們快點逃走!」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到! 陽痿見龍江呆呆不動,眼睛眨也不眨,心中奇怪,忍不住伸手推了下龍江:“老大,你別傻站着一動不動,我們到底救不救人?”


龍江耳麥不時傳來乒乒乓乓槍聲,越來越激烈,緊接着咪咪“啊”了一嗓子,耳麥中音訊皆無。

“臥槽,咪咪有危險。”龍江扭頭就跑。

“這些人咋整?”陽痿指着地上橫躺豎臥的三十幾名受傷保安,腳步加快,儘管跑步有些氣喘,還是勉強跟上龍江步法。

“不管了,快走!”龍江跑了幾步,突然想起任務提示,又扭頭跑到光頭大漢黃一光身邊,開了雷達,果然,代表黃一光的光點出現在了虛擬屏幕上,顏色是紅色!

保安隊長是任務指定目標,必須殺死!

“老大,你跑來跑去幹什麼,老三有危險,快走啊!”陽痿已經跑到了高高牆壁最裏端那處合金大門處,見龍江站着不動,心裏發急,匆匆催促。

“光頭佬,儘管我們不認識,可是你幹了那麼多壞事,我就代表老天收了你吧!”

龍江左手手指疾彈,傷符大開,五朵顏色鮮豔的光符飛快衝破皮膚阻攔,帶着陰寒兇猛的惡能,噗嗤一聲鑽進了光頭大漢黃一光左胸,立刻濺起了五朵顏色黑紅血花!

蝕骨纏綿:首席嬌妻難搞定 ,刷地變白,嘴巴里吐出了一團又一團黑血,眼睛越睜越大,直到凝固。

“老大,你你殺了他?”陽痿跟着龍江跑出了那扇白色合金門,進入到一處黑乎乎的通道,也不知道方向對不對,憑藉本能奔跑在曲曲彎彎的地下通道內,邊跑邊問。

“不錯,他是任務目標。”龍江見雷達屏幕那個紅色光點消失了,長長出了口氣,邊跑邊道:“老二,還有五個人,只要再弄死五個人,救出那43個,這個任務就算完成。”

“艾瑪,老大,你這幾個任務,每個都弄的人提心吊膽,我特麼都不敢想,我的任務是啥?到時候應該咋整?”陽痿跑的汗都下來了,粗粗如牛般的氣喘聲迴盪在空曠的地下空間裏,幾十米遠都聽的到。

“老二,別想那麼多了,我們哥幾個過一天就高興一天,多收幾個小弟,多攢一分實力,纔是正經。”龍江氣息同樣粗重,好在有善能自動從左手緩緩進入肺部,安撫着急需氧氣的肺泡。

龍江暴力破壞了兩處白色合金門,沿途看到不少標記着“檔案”、“耗材”字樣的房間,也沒有時間去查看,兩人儘管沿着幽暗的通道一路猛跑。

沿途看到不少一米粗的柱子,每隔十幾米就能看到,顯然是承重之用。

幸好岔路逐漸變少,不遠處幽暗的壁燈下,一處如同剛纔下來的階梯式水泥臺已經階遙遙在望。

勝利在望,快出地下室了!

龍江和陽痿大喜,儘管喘成一團,還是互相望了一眼,彼此鼓勵,彷彿又有了無窮的幹勁,不由自主加快了腳步。


不對勁!

突然龍江停住了身體,陽痿收腳不及,一頭撞到了龍江身上,巨大的重量一下壓倒了龍江,兩人如同滿地葫蘆一樣,瞬間滾做一團。

“休!休!休!”前方黑暗異變突起,一陣陣機括聲忽然傳來~!

疾風襲體,一陣飛快如風般的細長東西從兩人頭上快速掠過,射進了倆邊水泥牆壁上,飛濺起泥土崩的到處都是,五六十年代的水泥質量居然不錯,打到身體的碎片依然十分疼痛。

藉助昏暗的通道壁燈,龍江清晰看到,一串排成直線的精鋼羽箭深深射進了兩邊牆壁中,射擊力度之大,半米長的弩箭,僅僅剩餘了一個巴掌大尾巴,留在外面嗡嗡地顫動。

那陣要命的機括聲再次傳來。

“不好,快滾!”龍江大駭,踹了陽痿一腳,借力使勁翻滾,果然,又是一陣“休!休!休!”的聲音,一串精**箭高速穿過空氣,跟着兩人翻滾的身體連續射擊,奪奪有聲,地面同樣留下了一串排成直線的弩箭尾巴。

“咦?”

對面的黑暗中傳來一聲短短的驚異,卻再次歸於沉寂。

龍江連續幾個翻滾,躲到了一處一米寬的通道柱子後面,辛虧沒有聽到死胖子的慘叫,看來陽痿沒有受傷,他急急忙忙開了輝光。

爲了節約善能,應付未來的莫名任務,平時龍江都是關閉輝光,看來這次是大意了。

輝光開啓,前方一切生物清晰呈現,十幾米的水泥臺階倆側黑暗中,隱藏着兩個散發着淡淡金色輝光的人!竟然是金色!金色輝光的濃度一點不次於特種部隊的洪剛教官,和一窩蜂諸位老大身體的輝光也有一拼。

看起來,來人武藝高超,而且手持弓弩,埋藏位置十分巧妙,正好在臺階旁邊的黑暗中。

龍江環視周圍,目光一凝,兩邊黑暗中,居然在前方柱子後面,還隱藏着兩個散發着金色輝光的傢伙,那金色居然比拿弓弩的更濃些。

形勢險惡,龍江縮在柱子後面一動不動,耐心等待。

雙方一時間都默不作聲,誰也沒動,耐心地比着耐力,看誰能堅持到最後。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