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韓峯壓低了聲音,說道:“老炮,你不要說話。我是夢瑤的男朋友,現在有點事,你一定要幫我。我現在開始問你話,如果是的話你就‘嗯’一聲,如果不是就不要出聲。”

Post by zhuangyuan

“現在開始了,你現在是自己一個人麼?”

“……”

“你現在是在家裏嗎?”

“……”

“那你找機會出來一下,然後給我回電話!一定。”說完“啪”的一聲把電話掛了。

шшш☢тт kдn☢C 〇

“看來,他們已經開始在試探老炮了!”

老炮早就覺得今天好像有點不對勁。從來沒跟他有過什麼交情的皮禿頭,居然找他去喝酒,而且一喝就是一下午。還不知從哪兒找了好幾個小姑娘,要給他灌酒,都被他給罵走了。

然後就是韓峯打了這個電話,從他接這個電話開始,不對勁的這種感覺越來越強烈。他預感到很可能是紅衣會內部出了什麼問題,但是還是不動聲色。

韓峯那邊把電話一掛,他也衝着話筒罵了一句:“神經病,淨打擾老子!”

“誰的電話?”皮禿子從老炮接電話,就把耳朵豎起聽,可是說話聲音太小,聽不清楚,不過可以聽清是一個男的打來的。

“只要不是大小姐打來的就行!”皮禿子這麼想,“再說老炮也沒說話,應該沒問題。”

“誰知道是那個王八羔子,他說是打錯了,淨打擾老子喝酒!”

“來,我幫你看看,看我認識這個號碼嗎?”皮禿子藉故拿起來老炮的電話,看了起來。當他看到確實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時,這才放下心來,衝着老炮說:“來,再走一個!”

老炮見皮禿子的表現,氣不打一處來。這他媽分明的是監視,還他孃的說什麼喝酒!這小子肯定又和那個丁疤子在搞什麼鬼,看我到時候查清了,不給你們拉下馬纔怪。

夢老大也是,總是顧忌什麼兄弟情分,他們犯了那麼大的錯誤也只是削減了他們的權力,外加訓斥了幾句。要是別人,早就讓他身首異處了。

那還是幾年前的事情了。丁疤子和皮禿子聯合起來,揹着夢老大成立了另外一個幫派,還把紅衣會的財產和人員不斷的往外轉移。他們在拉攏一個兄弟失敗後,被告發從而事情敗露。

夢老大命其解散那個幫派,歸還財物,把拉來的人馬併入紅衣會。並把丁疤子的財務管理權轉給了王興,把丁疤子和皮禿子的助手都驅逐出紅衣會,說是他們蠱惑二當家、三當家的,這才讓他們犯了錯誤。

其實,誰都知道是夢老大下不去手,找幾個背黑鍋的而已。夢老大也經常跟老炮和小貝說:“這幾個當家人,都是一起和他打天下的,沒有他們也就沒有今天的紅衣會。只要不是太過分,就算了吧!誰沒有點野心啊?”

可是,他們居然不念及老大的苦心,消停了能有半年,就又開始小動作不斷。就連他們這些手下的人都看不慣,但是老大卻說:“沒有確鑿的證據,胡亂猜測會傷害彼此的感情!”

就這樣,丁疤子和皮禿子仍然在紅衣會過着滋潤的小日子,也不斷的搞着小動作。

今天看這情形,他們兩人肯定又在搞什麼貓膩。

“媽的!別讓我抓着把柄!”心裏雖是這麼想,嘴裏卻應着:“來,走!”

說着舉起了酒杯,一飲而盡!

“我說,三當家,今天也喝了一下午了,我不能再喝了!我得回家了!”老炮裝作不勝酒力的樣子。


“哎~,再喝一會兒!要不,給你找兩個小姑娘陪你吧?” “是不是真的?那有小姑娘我就更不能喝了,還得保存體力呢!哈哈哈哈!”

“現在想了吧,剛纔還給人家都攆走了!還得讓我給你叫回來!”皮禿子就是想趕緊讓老炮去跟小姑娘睡覺,那樣他也能騰出手,去幹點別的。只要把老炮纏住,事情就好辦多了。

因爲老炮在紅衣會的根基太深,甚至比丁疤子和皮禿子都深。他們很多的手下,都是老炮一手帶出來的,雖然現在很多都是和老炮平起平坐了,但是對老炮還是恭恭敬敬的。本來是讓老炮做三當家的,但是他卻打定主意只做老大的助手,這才讓皮禿子當了老三。

所以他們能不能成事,在很大的程度上還要看,能不能穩住老炮。只要把他穩住,這事就成了一半!

這時,皮禿子把電話一掛,說:“彆着急,十分鐘就到。哈哈”

“好好!走,我先去房間等着!”老炮說完擡腳就走。

“別急啊!我扶你,你都晃了,看來你是真的有點多了!不知一會兒還能行不?”

“誰說我不行?我再喝一瓶,照樣能把她們搞的求饒!信不信?”老炮微眯着眼睛,拍了拍胸脯。

“走,走!我知道你肯定行,一會你就好好享受吧!”

很快,有兩個看起來只有十八九的小姑娘,推門進來了。皮禿子給她們使了使眼色,然後對老炮說:“兄弟,你先忙啊!我先走了!”


老炮也不理他,只是色眯眯的看着那兩個小姑娘。頭也不回的說道:“給我關上門!”

等皮禿子出去了,老炮對其中一個姑娘說:“去,把門鎖上!”

話音未落,他就朝另外一個姑娘撲了過去,直接就開始脫她的衣服。嚇得她直叫:“哥,你輕點!彆着急麼!”

“哈哈,還不好意思了!快點,哥哥我受不了了!”

“哈哈,你的還蠻大的嘛!來,先給哥吹吹!”

聽着屋裏傳來的淫*靡之音,皮禿子搖了搖頭,轉身離開了。

此時的屋內,老炮把扒光了的兩個姑娘,並排放在牀上,說:“你們都趴着,閉上眼睛!”

她們乖乖的照做了,等着老炮對他們的摧殘。忽然,後腦處突然遭到了沉重的一擊。她們一聲沒吭,就昏了過去。

老炮連忙到衛生間打開水龍頭,拿出電話撥了出去。

“大小姐,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次接電話的是夢瑤。她接到老炮的電話,再一次的失聲痛哭!根本無法交流。沒辦法,韓峯只好再次拿起了電話。把事情的經過和他的分析簡明扼要的告訴了老炮。

“媽的,我非宰了這兩個王八羔子!我馬上就去安排。”老炮接完電話,狠狠的咬了咬牙。“他們肯定有人監視我,不行,我得想辦法出去!”

他又給韓峯打來了電話:“你現在給我買點安眠藥過來,我有用。小心別暴露了。”

不一會,老炮的房門被人敲響了。他打開門一看,門外沒有人,但是有一包東西。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見沒有什麼異常,這才迅速的把那包東西那進了屋裏。

那包裏有老炮要的安眠藥,還有一套衣服,最重要的是有一個飛爪。“看來夢瑤的這個男朋友很細心,也有兩下子!”

這時,電話又響了,還是韓峯打過來的:“你房間的後面沒有人監視,可以從那裏下來,我在酒店旁邊的一個衚衕裏等你。”

老炮馬上給兩個小姑娘灌了點安眠藥,估計睡到後天都醒不了。然後又迅速的換好了衣服,帶着飛爪出來了。這種爬高上低的事,老炮雖然乾的不多,但也絕對是小菜。沒一分鐘的功夫,就從十樓上下來了。

他按照剛纔電話裏說的地方,果然見到了一輛凱美瑞的轎車。

夢瑤見到了老炮,就像見到了救星一樣,緊緊的抱着他。好一會兒,才緩緩的說:“老炮叔叔,你一定要救救我爸爸!”

“夢瑤,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誰也不敢傷害你爸爸。這件事情就交給我處理,你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保護好自己的安全。”老炮安慰了幾句夢瑤,有轉身對一旁的韓峯說道:“多謝兄弟的鼎力相助!這件事情現在就交給我吧!你只要保護好夢瑤就行了!”

韓峯點頭道:“放心吧,夢瑤交給我。如果有什麼需要我幫助的話,給我電話!”

然後幾個人,又把大概的情況分析了一下,以儘量的確保這次行動的成功!然後,老炮開着韓峯他們租來的凱美瑞疾馳而去,這樣也便於隱蔽。

老炮走後,韓峯想了想,還是把夢瑤帶到林小舞那裏住下。他也沒有回宿舍,而是在隔壁又開了一間,這樣萬一有什麼事情,也好有個照應。

…………

其實就在夢瑤遇襲的同時,上品小區的一棟別墅內,也發生了一起爭鬥。

六個戴着頭罩的人,把這棟別墅外面站崗的人,悄無聲息的打暈後,很順利的進入別墅內部。在大門口,雖然也有四個形體健壯的保鏢,但是在這幾個頭罩人眼裏,簡直就是不堪一擊。同樣一聲不吭的就被撂翻在地。

當別墅的主人,發現進來幾個不速之客後,指揮四個貼身保鏢進行反擊。這次兩夥人纏鬥在一起,雖然實力差不多,但是戴頭罩的人多,時間一長也就敗下陣來。

這期間,別墅的主人按下了隱藏在暗處的警報按鈕。但是過了很長時間,仍然沒有人前來增援,這是別墅的主人才感到事情的嚴重性。

如果正常的話,只要這個警報一響,在別墅外面的警戒的人,就會進來增援。而且,另外幾個當家人和自己的助手,都會收到報警信息。這次按下,居然沒有任何反應,說明已經被人破壞了。可是知道這個警報裝置的人,沒有幾個!看來這次是要玩真的了。

這幾個頭罩人把那幾個保鏢,綁起來堵上嘴。又把別墅裏與外界聯繫的電話、網線、手機等等都破壞掉,這纔算完。

別墅的主人,氣的拍桌子大罵:“你們是什麼人,想要幹什麼!” 那幾個人,並不答話,只是把他關進了那間放雜物的屋子,然後把門反鎖上。他們這才放鬆的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讓那個保姆端茶送水的伺候他們。

別墅主人被關進雜物間,一點辦法也沒有。這裏只有一扇門,連個窗戶都沒有,想跑都沒門。他重重的嘆了口氣,道:“唉,真是不該手軟!不該不聽老炮的話啊!”

這個別墅主人,就是夢援朝,夢瑤的父親!

可是他現在後悔,已經來不及了。丁疤子已經讓自己的親信助手老八,帶人包圍了整棟的別墅。除非有丁疤子的命令,否則任何人不得進出。

丁疤子和一個很乾練的老者,正坐在不遠處一輛剛剛提到的新悍馬裏面。丁疤子得意的抽了一口煙,對那個老者說道:“二爺,我們這最關鍵的一步,已經完成。估計那面拿下小丫頭問題不大,只要皮禿子穩住老炮,這就齊活了!”

這時,他的電話響了。

“什麼?那個小丫頭跑了?怎麼搞的,那麼多人……好,好,我知道了!”丁疤子很惱火的把電話一掛,然後堆起來滿臉的笑容,諂媚的對老者說道:“二爺,那個小丫頭跑了!現在我們該怎麼辦?”

“怎麼辦?!跑了,跑了就追啊!那麼多人抓不到一個小妞,簡直都是飯桶!一羣豬!”

“是,是,我現在就讓人去追!”丁疤子說着就要下車去叫人。

“等等!”那位二爺招了招手,又把丁疤子叫回來了,“還有,如果今天晚上還抓不到那個小妞,明天就要把老炮扣起來,還有那個小貝。今天晚上一定要穩住老炮、小貝他們兩個!”

安排完了,二爺這才把座椅放下來,閉上了眼睛。但是他根本就睡不着,心裏不斷的咒罵着那些廢物:“一羣吃貨,吃啥啥不剩,幹啥啥不行的東西!一個小妞都抓不到!要是抓到了,直接就可以解決了夢老大的問題。”

“到那個時候,還怕他不同意?肯定是乖乖的聽我們擺佈。讓他退位他就退位,讓他搬家他搬家!現在可倒好,多費多少勁!”

二爺想着想着,你還別說,還真就睡着了!

丁疤子安排人去追夢瑤,可是上哪去追啊?看來,還得讓自己的女兒丁丁出馬。電話裏,丁疤子和顏悅色的勸女兒:“乖女兒,你就告訴爸爸夢瑤最有可能去哪兒就行!”

“爸,剛纔不是說好了,只幫你一次的嘛!”

“你就再幫爸爸一次,好不好?何況那個夢瑤,也根本沒有去鑽石人間啊!害的我們在那等了她半天呢!不然,我也不會再問你啊,對不對?”

“那你們,真的不是要傷害她吧?那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怎麼會呢?爸爸在你心裏就是那種人嗎?我們找她就是爲了救他的爸爸!”

“好,那我就再相信你一次!”電話這頭的女孩靠在牀頭,手裏拿着聽筒,“這麼晚了,她可能會住在長城酒店,你們去看看吧!最後一次,別再給我打電話了!”

丁疤子放下電話,立馬吩咐:“快,去長城酒店!”

“請問,今天夢瑤小姐住在幾號房間?”一個西裝筆挺的男子,笑眯眯的問總檯小姐。

“您可以與她本人聯繫,我們要對客人的信息保密!”

“我們可是她的朋友,幫幫忙!”

“不是我不幫你,但是我們規定這是不允許的。”總檯小姐擡出了規定。

這時,丁疤子進來了。大堂經理可是認識這位大名鼎鼎的丁二爺,那可是紅衣會的二當家。他連忙迎了上來:“丁二爺,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我們這裏簡直就是蓬蓽生輝啊!”

“哦,楊經理啊!你好!”說着向楊經理伸出手。

楊經理見狀,趕緊雙手握住丁疤子的手,那可勁搖啊!一直晃了有一分鐘。直到丁疤子有點受不了,這才鬆開。

這是何等的榮耀,何等的福氣!紅衣會的二當家和我握手了!那可是紅衣會啊!紅衣會,知道不!那可是中州最大的幫派!我楊浦成何德何能,居然進入了他老人家的法眼,他還記得我姓楊!他還記得!

楊浦成都快激動的哭了!他忘記了自己胸前彆着胸牌呢,只要上過小學,誰都認識!不管怎麼說,還是值得驕傲的,至少在以後的半年裏,他有了炫耀的東西!

正當楊浦成在那激動的時候,丁二爺又開口說話了。

“是這樣,我們大當家的有點事,讓我們來接他的女兒!不知,可不可……?”

“可以,可以!沒問題,沒問題!”楊浦成還沒等丁疤子說完,就忙不迭的回答。然後又獻殷勤的說:“我帶您去!”

“不用麻煩楊經理了,只要告訴我們房間號就行了!”

“不麻煩,不麻煩!能爲丁二爺效勞,那是我的福氣!”說着還做了個請的姿勢。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