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靳蟒高喝一聲,雙手掐動手訣,血光閃耀,頓時他臉上的蟒蛇圖案變得鮮活起來,蜿蜒遊動,向前方撲去。這條蟒蛇迎風漲大,不多時就漲到了數百丈,鐵鞭一樣的巨尾,用力抽擊,落在大陣上,留下一道道起伏的波紋漣漪。

Post by zhuangyuan

後面靳蠍、靳鼠等人,也紛紛出手,操控獸靈攻擊龍虎山大陣。

饒是這些人運足力量,也無法攻破龍虎山大陣。畢竟,這座大陣困擾了他們十天的時間,一直牢不可破!

「哼,一群廢物!」靳斗做足了派頭,擺夠了架子,這才站出來,擺手道:「都閃開,我來破陣!」

巔峰玄皇的氣勢,從靳斗身上毫無保留地散發出來!他臉上的那道古樸符文,也如活物一般扭動,倏忽射出!

符文變化,最終凝成了一頭鐵灰色巨鷹,張開雙翼,向下方的陣法俯衝過去。

與此同時,靳斗大喝一聲,一拳揮出,血光激蕩,一道血色氣柱,貫穿長空!

巨鷹之靈與靳斗的攻擊,同時落在龍虎山大陣之上!這一刻,不管是陣中之人。還是陣外之人,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轟隆!」

一聲巨響,大陣泛起劇烈的波紋漣漪。但在兩股巨力消失之後,漣漪也緩緩消失。

「嗯?」靳斗臉色有些發紅,他咬牙道:「這該死的大陣,怎會這般頑固?」

看到靳斗也沒有破解陣法。其餘十名御獸族人,心中不由暢快之極,只不過受限於靳斗的臉面,不敢表達,只能低下頭,憋住笑容。

「哼,你們想笑的話,就笑吧!」靳斗冷哼一聲,陡然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件黑黝黝的物事,「今日,我必破此陣!」

「這是……」倒吸冷氣的聲音,從十大御獸族玄皇口中響起。

「哼,不錯!這就是我來之前,父親泰王長老賜下的破界錐!」靳斗冷笑說道,「本以為,這小小陣法。用不著這東西……如此看來,父親真是高瞻遠矚啊。」

十名御獸族玄皇又是震驚。又是嫉妒,紛紛說道:「靳泰王長老的確目光如炬,明鑒萬里。」

靳斗笑了笑,猛然將手中的黑色破界錐,擲向空中,隨即一道道印訣。從手中連番打出!

一道道印訣射入破界錐中,只見破界錐的形體猛然漲大,很快就變成了一隻長達十丈、一頭鈍一頭尖銳的長錐!隨著靳斗的印訣繼續打出,破界錐的力量愈發強盛,已經開始快速自轉起來。發出凄厲的嗡鳴聲!

感受到破界錐中傳來的一縷聖威,龍虎山大殿上,眾人相顧失色。

「唉……看來不用擔心玄晶的問題了。」黎玉容一聲輕笑,略微有些苦澀。

「大家做好準備吧,這是御獸族的聖器,護山大陣恐怕抵擋不住,」御玄雨輕嘆一聲,「希望他……回來之後,能為我報仇。」

「我希望公子不要回來,」補衣輕聲細氣地說道,「御獸族和冥族,實力太強了……公子即便回來,也無法戰勝這兩大族群。我只希望,公子在中洲,能安心地修鍊,早日踏上修玄界的頂峰……」

大陣之外,靳斗一聲得意的高喝:「破界錐,去!」

那轉速快得恐怖的黑色巨錐,呼嘯著射向龍虎山大陣!

山下的九龍會成員,紛紛翹首以待,他們幾乎已經看到了龍虎山大陣被破的景象,準備在新主子面前,好好表現一番,多殺幾個「冥頑不靈」的勇者工會成員。

然而,就在巨錐射出的那一剎那,一道流光劃過,隨即有一隻巨大的玄光手掌,硬生生握住了那恐怖的黑色巨錐!

巨錐高速自轉,帶來瘋狂的摩擦之力,但隨著玄光手掌的捏攏,黑色巨錐的轉動越來越緩,最終平息下來。

「是誰?」

「什麼人?」

陣內陣外,同時傳來驚異的喝聲。

那道流光散去,隨後一個挺拔的身影顯現而出,一聲如釋重負的笑聲響起:「呵呵,總算沒有來遲。」

「這……熟悉的聲音,難道是……」御玄雨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公子!」補衣長長地吐了一口氣,幾乎癱坐在地上。

許妤大聲叫道:「哥哥!」

在這千鈞一髮之際,趕到並握住破界錐的青年強者,正是許陽!在許陽現身之後,采籬方才趕到,她的飛行速度,比許陽遜色了一籌。

「父親、母親,小妤,還有你們……玄雨,補衣,玉容……」許陽沒有理會那些御獸族人的瞪視與敵意,微笑說道:「終於見到你們了,真好。」

陣法之中,一向以堅強一面示人的御玄雨,早已潸然淚下。她揮手撤去護山大陣,飛到了許陽身邊。這一刻,什麼御獸族的敵人,都已經不在她的考量之內。因為,她最信賴的愛人,已經回來,她相信,她的愛人會以無敵的力量,將所有的威脅攔下。

不僅是御玄雨,補衣、許妤等人,也紛紛向許陽飛去,一敘離別之情。

許陽這次一去,足足過了六年時間。和當初相比,御玄雨和補衣,都少了幾分青澀,變得成熟而美麗,散發著一種動人心弦的氣質。就連長不大的小妹許妤,也出落成了一個大美人。這六年來,不止是他一個人有了很大變化,大家也是一樣。

「嗯?玄雨、補衣,你們的境界……都攀升到了玄王級?而且是玄王高段?」許陽有些震驚,他記得兩女在他離開之時,尚未踏入玄君境界。

「我們兩人有了奇遇,有時間再告訴你。」御玄雨仰起淚光閃爍的臉,有些驕傲地說道,「許陽,我一定能跟上你的腳步。」(未完待續。。)

ps:第六更~ 「喂,你們這種感人的重逢場景,是不是可以結束了?」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傳來,正是靳斗。他很不忿,從許陽一出現,就搶盡了風頭,讓他一個玄皇巔峰的御獸族貴公子顏面何存?

許陽緩緩轉過身,目光一一掃過靳斗和另外十名御獸族強者。

「看什麼?」靳斗喝道,「快把破界錐還給我!」他心中有些拿捏不准許陽的實力,此人如此年輕,怎麼會擁有他都看不透的境界?

許陽當時為了攔住破界錐,已經開啟了疊加秘術的加持狀態,現在的實力,堪比三換境界的半步世尊!這靳鬥不過是玄皇巔峰,看不透也屬正常。

「靳斗大人,我看還是想族中發訊示警吧……此人的實力異常可怕,我們很難勝過他!」靳蟒在一旁輕聲說道。

「哼,怕什麼?」靳斗說道,「我們這裡有十一個玄皇,還怕他一個三十歲都不到的毛頭小子?他們把大陣撤掉了,正好!給我上,殺死所有敢於反抗的敵人!」

十大御獸族玄皇無奈,只得發出了進攻的命令。但是,下方九龍會的成員們,卻是猶豫不前。

「怎麼回事?給我衝鋒!」靳斗大怒。他卻不知道,許陽當初留下的威名,到底有多強,這些九龍會成員,多數曾經聽聞。現在許陽徒手抓取聖器,這種強橫無匹的姿態,更是為他增添了幾分不可抗拒的威嚴。

「靳斗大人,這些人看樣子,是被這個叫做許陽的人嚇住了,」靳蟒硬著頭皮解釋道,「據我所知,許陽是個了不得的人族俊傑。前幾年前往中洲修鍊,不知為何今日恰好回來了……」

「人族俊傑?」靳斗冷笑,「很好,我倒要看看,這個所謂的人族俊傑,到底有幾分實力?」他一直不信許陽能徒手抓取破界錐。以為許陽是取巧而已。

「你們的廢話說完了?」許陽冷幽幽地開口了。

「大膽狂徒,居然敢這麼說我?」靳斗哼了一聲,「靳蟒,你們給我聽著,去把許陽的家人全部抓起來!至於許陽,留給我處置!」

靳蟒等人答應一聲,心中鬆了口氣,正要邁步前行,卻陡然發現。周圍有一連串的光點閃爍,每一個光點,都是一道符文!

「你們十一個人,誰都別想走了,」許陽慢悠悠地說道,「剛剛在你們廢話的時候,我已經準備好了斷空大陣。在我倒下之前,這座大陣不可能破解。」

「好。好!夠囂張,夠狂妄!」靳鬥氣得嘴唇哆嗦。「你,還有你!都愣著做什麼?他找死就成全他!」

十名御獸族玄皇同時出手,操控各自的獸靈,將許陽團團圍住!靳斗手中印訣連續施展出來,那巨鷹獸靈與他同時攻擊,便相當於兩位巔峰玄皇。同時出手,威力異常強悍。

隔著斷空大陣,御玄雨等人都能感受到,這澎湃的威勢,簡直如同天崩地裂一般!而處於風暴中心的許陽。卻是背負雙手,如閑庭信步。

無數道勁氣撕扯,將風暴中心的許陽撕碎,但卻是漫天粉塵飄灑,撕碎的只是一個假人。

「靳斗大人小心!」靳蟒喝道,然而他自己面前,許陽的身影卻突兀地出現,一記肘擊,搗碎了他的咽喉!

靳蟒目光渙散,身軀斜斜向下墜落。許陽雙手連扯,一股股無形青色勁氣涌動,將靳鼠、靳蠍等兩人硬生生抓過來,沉腰坐馬,兩記大地之拳,轟然揮出!


嗵!嗵!

兩聲悶響不分先後地響起,靳鼠、靳蠍兩人,被硬生生轟爆了身軀,血雨飄灑。

這十位御獸族玄皇強者,境界都不超過玄皇中期,許陽即便不施展疊加秘術,都能輕鬆將其殺死,更何況現在,他處於疊加秘術的狀態之下?打死這些人,就像碾死螻蟻一樣簡單。

「轟……啪!」爆音再起,又兩名御獸族人的頭顱如西瓜一般爆裂開來。

剩餘的五名御獸族普通玄皇,對視一眼,齊齊起了拚命之心!他們高喝一聲,各自的獸靈融入自己的身軀,軀體不斷扭曲,生出了爪、牙、翎羽,變成了半人半怪的醜陋生物。

「萬獸心經中有記載這種寄生獸融合法門,能極大地提升**力量,看起來果真不凡,」許陽平靜說道,「只不過,你們與我實力差距太大,再怎麼掙扎,也無濟於事。」

說話間,許陽頭頂的離火天宮光芒大漲,雙手連拍之下,一道道火印飛出,將五人悉數籠罩。

在赤極天炎的火毒覆體之下,五個半人半獸的御獸族玄皇,只能慘叫著被燒成灰燼。

「只剩你一個了。」許陽拍了拍手,好像是做了一件非常簡單的的事情,平靜地看向靳斗。

靳斗終於知道,他踢到了一塊多硬的鐵板。從許陽表現出的實力看來,他根本沒有絲毫勝算!

「遁符!」靳斗手中光芒連閃,一瞬間捏碎了好幾塊高階符籙,但是斷空大陣的五角星放射光芒,形成一層無情的隔離光幕,將靳斗逃逸的想法完全扼殺。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許陽緩步走去,沉重的威壓感覺,在靳斗的心中蔓延。

「不,不要殺我……我父親是御獸族長老靳泰王,世尊級的高手!」靳斗一邊後退,一邊求饒,「許陽,只要你不殺我,我保證,你們勇者工會可以繼續在瀛洲存在下去,你的家人朋友,都可以得到保全……」

「全都是廢話。」許陽手掌猛地一探,一隻玄光手掌抓出,將靳斗捏在手心之中。隨即一道道蘊含風行法則的玄力,透入靳斗體內,將其力量全數封印起來。

做完了這一切,許陽揮手撤去了斷空大陣,提著靳斗,轉身向御玄雨道:「下方的這些九龍會渣滓,就交給采籬處理吧。」

「得令!」采籬嘻嘻一笑,「是讓他們自相殘殺比較好呢,還是統一去跳崖?嗯,讓我好好想一想。對了,許陽,你為什麼不殺了這個討厭的傢伙?」(未完待續。。)

ps:第七更!小亞沒有食言,懇請兄弟們的支持!加油! 御獸族的十一名玄皇強者,被許陽一人之力,全部擊殺擒拿,而剩餘的九龍會渣滓,都被采籬以音惑之術收拾了。

這一場困擾勇者工會十天之久的圍城大戰,最終被許陽和采籬輕鬆解決。兩人所表現出的實力,也讓所有勇者工會的成員震撼不已,關於前會長許陽,傳奇再現的傳說,又漸漸在瀛洲上流傳開來,這是后話。

龍虎山,真龍大殿。

許陽坐在主位之上,采籬慵懶地斜倚在他的座位之旁。下面御玄雨、補衣,以及西盟等人,均是在座。

「六年多沒有回瀛洲,現在形勢如何?」坐定之後,許陽問道。


「在半年之前,瀛洲降下了一場光雨,結果許多蠻荒種族便紛紛現世。這些種族之中,以御獸族、冥族最為強橫,將其他的許多蠻荒族群,整合到了他們麾下。在異族面前,瀛洲原本的各大上國,根本無力抵抗。現今,瀛洲大陸上絕大部分地域,都已經被蠻荒諸族統領……」黎玉容輕輕說道。

「蠻荒諸族的人數,應該不算很多吧?偌大一個瀛洲,就這樣被全部佔領?」采籬有些難以置信。

許陽卻是心中雪亮:「我想,應該有某些恬不知恥的人族敗類,幫助蠻荒諸族,欺壓自己的同胞吧。」

「說的不錯,」御玄雨點頭,眼中也射出了憤恨的光芒,「本來以蠻荒諸族那點人數,相比於瀛洲人族總數,就像是一滴水融入大海,個體實力再強也不足為懼。但就是有一些狼心狗肺之徒,投靠異族,出賣同族。九龍會的餘孽。便是其中代表,他們還向異族強者進獻『以人制人』的策略,扶植了大批傀儡國家,這些國家的首腦,都是御獸族指定的叛徒擔任。」

「他們遲早會付出代價,」許陽說道。「原本瀛洲各大上國的皇族呢?數十個上國皇族聯合起來,就算比不上御獸族,依靠其祖代傳下來的底蘊,應該也能夠抗衡一二吧?」

「這些上國皇族,本身就不是一條心,結果被御獸族和冥族各個擊破。其中的殘餘力量,便逃到了一些瀛洲隱世不出的強大秘境之中……」黎玉容說道。

「隱世不出的強大秘境?」許陽說道:「你說的,該不會是諸如滄流域、百慕域之類的秘境吧?」

「不是,這些秘境的綜合實力。還比不上一個上國,只能算是中小型秘境,同樣無力對抗強大的異族。真正強大的古老秘境,比如天井秘境、天機秘境,那可都是有傳說中的世尊級強者坐鎮的。」黎玉容解釋道。

「我明白了……不過,這些傳說中的古老秘境,即便有一兩位世尊級強者,應該也不足以對抗異族。」御獸族和冥族。都算是蠻荒諸族中,一等一的強大族群。世尊級強者甚至有數十位!這些古老秘境,又有什麼能力抵抗?

「御獸族和冥族,如今露面的最強者,也只是接近世尊的無敵玄皇高手。那些真正強大的世尊級長老,並未出手過,我們掌握的情報。也查不到原因。」黎玉容說道。

異族世尊不出手,這對許陽來說是一個好消息。只不過,許陽也必須做好敵人派出世尊強者的準備。否則的話,很容易陷入被動。

「邪皇師父哪裡去了?」許陽在大殿之中,並沒有看到洛白水的蹤跡。不由奇怪地問道。


這話問出來,頓時大殿之中一片寂靜。所有人都不發一言,將臉轉向了別處。

許陽心中騰起一股不祥的預感,他聲音微微有些發顫,但仍是鎮靜下來,沉聲問道:「師父他怎麼了?回答我!」

「邪皇大人已經失蹤了一個月……」御玄雨說道,「而據這些圍山的御獸族人說,邪皇大人已經……」

「師父為什麼失蹤?」許陽問道,「是不是御獸族人在追殺他?」

「對……當初我們都還在海雲上國的雲都,御獸族人突襲了海雲院,抓捕勇者工會的首腦。在這個時候,邪皇大人及時出現,將我們給救了出來,送到龍虎山。半途之中,有御獸族的強者出現,邪皇大人將其攔住,並命我們先行撤離……那就是我們的最後一次見面。」補衣低聲說道。

許陽的眉峰皺起,一股氣勢從他的身上,下意識涌動而出!頓時整座大殿,彷彿陷入了深海之底,氣氛沉重而壓抑,實力弱一些的人,連說話都有些困難。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