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霍東自戀的道,然後開始噁心死人不償命的開始用手指扒拉頭髮,還擺了幾個pose,整理了一下丟地上都沒人撿的衣服,直接將對面的男子的怒氣值刺激到了爆棚!

Post by zhuangyuan

鐵拳再次砸來!呼嘯而至,勁力飽滿!

墨文秀俏臉一緊!

嘭!壯漢就趴在了地上!

霍東沒用什麼太血腥太野蠻的動作,僅僅用了一個華麗麗溫柔的手刀砍頸,完事後便拖着男子的身子回了英菲尼迪,然後幫他將車開到了可以被罰款的區域,又返回到了墨文秀身邊。

“四個小時內醒不來,放心吧,走孩子們玩去。”


霍東道。

臉色閃耀着一種陽光的笑容。

墨文秀看的竟有些發癡,而冉冉更是高叫一聲,“乾爹乾爹你真棒!”

“別這麼說,我會驕傲的。”

霍東美美的仰頭伸手抹了一下頭髮,剛擺完pose,還沒來得及散發濃濃的自戀味道,就被冉冉下面一句話,嗆的半死!“鈴鐺說,你教育過他,打架要狠,泡妹要準,難道就是這個意思?”

“……”

我勒個擦!霍東差點倒地。

噗!緊張的墨文秀終於忍不住笑了,笑的花枝亂顫。 進了凌霄殿兒童室內遊樂場之後,兩個孩子便歡快的找地方一起瘋玩了!完全沒享受過這種快樂的鈴鐺,就如變了一個人!肆意的玩鬧起來,身上那種被經歷強加的老成,漸漸消失,迴歸到了一個孩子的本質。

而霍東與墨文秀,自然是待在旁邊看着兩人。

周圍大多都是婦人,而且能領孩子來這裏玩的,大多都是有錢人,自然打扮的不錯,身材養眼的居多,只是霍東卻一改往常白看就狠看的策略,化身成了很正經的乖乖虎,與墨文秀聊着一切輕鬆的話題。

當被無意問道他與蘇蕊的關係時,霍東答的更是巧妙。

“你倆同居在一起?是情侶關係?”


“沒,就是借宿,她把我撞失憶了,盡責而已,我倒是想追她,可能嗎?一窮二白的,我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霍東苦笑道。

“呵呵,你也不錯啊。”

“謝謝文秀姐這麼賞識,這是一個看臉曬車的時代,我這樣沒資本的屌絲,即便曾經有過一些抱負,也早死心了,咱們都是光陰的棄子,未來的信徒,順着命運的軌跡,做着掙扎的空夢。”

“……你好有內涵啊。”

墨文秀聽霍東說完,忽然愣住了,然後忍不住道出了這句話。

殊不知霍東這樣的極品紈絝,爲了泡妞,當然曾經使勁培養過一些文青的氣息,一通2B文藝青年的感慨,再配合有點懷才不遇的頹廢深沉,很是恰當的抓住了墨文秀的同情心。

也讓這位御姐,對他萌生了別樣的欣賞。

甚至有點小小的崇拜……

“有內涵嗎?也許吧,如果有來生,我只想做一棵樹,站成永恆,沒有悲歡的姿勢。”

霍東撇嘴後,隨口道。


“你還喜歡三毛?”

“其實我是一個挺內秀的人,平時喜歡看書,聽聽古典音樂,研究一下哲學與心理學。”

“……呃,原來小東你這麼博學。”

“一般般,個人愛好而已。”

如果人在做天在看這句話是真的,那麼半空定會落下一個霹靂秒了霍東!你特麼裝的還有底線嗎?!霍東輕描淡寫,又無與倫比的裝了一把之後,墨文秀看他的眼神,已經完全變了。

非要用文字形容這種眼神的話,那就是一種擦出了火花的眼神……

霍東心裏爽了!

剛想繼續裝幾次,趕緊完成冉冉的期望,卻不想墨文秀的手機響了,她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便接聽了,隨即秀眉便是皺了起來,等接完之後,立馬站起了身子,朝霍東道:“小東,幫我照看一下冉冉,有點急事,如果晚上沒回來,就讓冉冉先去你家休息吧。”

“好的,沒問題,注意安全。”

霍東略有失望的道。

“嗯,謝謝了。”

“客氣,又不是外人,這可是我幹閨女,早就想睡我了。”

霍東開玩笑道,墨文秀一聽臉色又變得酡紅誘人,起身走到冉冉跟前,叮囑幾句之後,墨文秀先行離去了,而且行色匆匆。許是她經常會因工作這樣半路而走,所以冉冉並沒有過多的幽怨。

而霍東卻真心有些不爽,好不容易使出暗藏的那點文青屬性,創造了這麼好氛圍,就這麼浪費着實可惜,再瞅瞅墨文秀那春風吹彎了楊柳的盈盈小腰,更讓他心裏萬般不捨。


走到吸菸區,點根菸,他抽起了寂寞。

墨文秀此刻開着紅色奧迪前去的地方,是處於濱海區近郊,一個叫做葛家窪的村子,這裏是東海市**執行新農村新氣象,舊村改建的一個大項目,整個村子被轟隆隆的現代化機械推翻後,將要建成一個龐大的社區,周邊三個小村子,將來也要併入這個社區。

本來這個項目是執行的投標,華宇集團旗下的地產公司有幸中標,但後來簽訂合同的時候,東城地產卻橫插了進來,**方面的給的解釋是,這個項目本來就有東城地產的一半份額,投標的是另一半。

遇到這種衙門耍流氓的事,華宇集團即便底蘊不錯,也只能認倒黴。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東城地產做了公關,搞定了衙門的人。

最後一個社區,分成兩個小區,由兩個地產公司承建了,只是東城地產的胃口,似乎不止於此,從這個項目動工到現在,就大小麻煩不斷,背後似乎都有東城地產的影子。

墨文秀剛到現場,就見夜裏通明的燈光下,一羣人正在劍拔弩張對峙着!

正是華宇地產的人,與東城地產的人!

矛盾的起源是一條狹窄公路的使用權,爲了提高工程進度,雙方都想將這條公路據爲己有,提高大型運載車輛的工作效率,在此前華宇地產的人,還花費了不少的人力財力,集中修繕過這條路。

而現在東城地產的人,卻找了一羣當地的痞子,想要佔了這條路,自己用!

墨文秀剛到場,華宇集團這邊人便冷靜了許多,說明情況後,墨文秀想了想,拿過喇叭,朝對方東城地產的人道:“我希望你們主管此事的領導,能跟我面對面協商一下,這條路公用可以,但想要私有,不可能。”

“你這娘們是誰,滾!”

“閉嘴,這是墨總!”

“墨總是誰我不管,再不滾,我現在就敢衝上去非禮她!”

東城地產那邊,有人叫囂道。

“你找死!”

華宇集團這邊的安保人員,也不是吃白飯的,兩者之間的對罵頃刻演變成了雙方的口水戰!誰也不肯罷休!五分鐘後有人拿棍子打了華宇集團的保安,緊繃神經的現場立馬陷入了羣戰!亂成了一鍋粥!

即便墨文秀能穩定大局,但面對一羣流氓,也壓根束手無策!

剛有兩名保鏢想要護着她先行離開,就見迎面走來十幾人,迅速將三人包圍了!然後墨文秀頭上就被套了一個黑布的罩子,被人拉扯着推上一輛車,眨眼消失了。

這一切似乎早有預謀,發生的很短暫,亂哄哄的現場幾乎沒有任何一人發現!

墨文秀在這裏,驚恐的渾身發抖!

想要喊叫,嘴裏便被塞了一團棉布!

……

在凌霄殿兒童室內遊樂城玩了快兩個小時的霍東,剛領着兩個玩累的孩子買完飲料,準備先回蘇蕊家,手機就響了,“小東……我,我被綁架了,快……快拿五百萬來贖我……”

是墨文秀的聲音,驚懼的令人心疼!

霍東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變作了另一個男人的聲音,“地址記清楚,我只說一遍,別報警,否則我會撕票。”

“錢沒問題,人如果出事,你會後悔。”

“現在還輪不到你威脅我。”

對方冷言道,然後說出了一個地址,將電話掛了,霍東的臉色霎時變得凝重!想不到短短一個小時左右,墨文秀就被人綁架了!而且這種時候,她能想到跟自己打電話,顯然是下了無比的勇氣!

是對自己無比的信任!

在她身邊應該沒有其他男人,可以擁有這份信任。

想到此,霍東心裏有種高興,他當然不知墨文秀因爲長相貌美,身價不菲,追逐的富少高官太多太多,但爲了冉冉,她始終沒投入任何一個男人的懷抱,比蘇蕊還警戒的與所有男人保持着一定距離。

由此,關鍵時候,她沒法去求救任何人!

五百萬的天價,也不是任何人都肯就範的,情急之下,只能寄望於霍東,也許她並沒指望霍東能拿出錢來,但她相信霍東能救自己!

時間不能耽擱,霍東編個理由,將兩孩子順路交給二龍幫忙照看後,就借了一輛車匆匆走了。

他並沒有將此事告訴自己哥們,因爲人多,不代表事情就好辦,反而不確定性更多!更危險!行駛到半路,見路邊有一家玩具店,霍東停車走了進去,“老闆,有手槍玩具嗎?”

“有,想要什麼樣的?”

老闆瞅了霍東一眼後道。

“要仿真效果最好的。”

“……提醒你一句話,最好別幹壞事。”

“你想多了知道市委書記嗎?我堂哥。”

霍東眼皮不眨的道,頃刻讓眼前老闆着實吃了一驚,立馬換了一副討好的表情,“哈哈,小哥別生氣,我就是隨口一問,你看這幾個都是仿真度最高的玩具手槍,你挑一下吧。”

沒辦法,人至賤則無敵嗎……

霍東心裏一笑,開始端詳試玩眼前的七八樣玩具,最後挑了一款仿真度不錯的火機,表面看去與真正的手槍一般無二,重量也極其相似,只是扣動扳機之後,飛出的不是子彈,而是火苗,裝壁必備利器。

“你這有鞭炮嗎?”

“有,不過是散賣的那種,沒有成串的。”

老闆解釋道。

“更好,給我來五個。”

霍東道,老闆趕緊給他拿了過來,檢查質量不錯之後,霍東準備付錢走人,而老闆卻是一臉媚笑的道不必了,一點小心意交個朋友,霍東微微一怔也笑了,“好,那就謝了老闆,以後再碰面就是朋友。”

“成,夠意思!”

被騙了的老闆,還一臉的慶幸。

得了一點小便宜的霍東,從此又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只要去陌生的地方吃飯玩耍,便道市委書記是我堂哥,屢試不爽,臉皮厚度,又有了二次生長……

將手槍火機別進後腰,鞭炮放進兜裏,霍東開車疾馳而去! 約定好的地點,在葛家窪拆遷地一處坡地上,原本是一家釘子戶,最近才被說動簽了拆遷合同,所以他家的二層小樓,此刻還未被重型機械搗碎成一地廢墟。

雖沒有電,但這棟小樓內,還是能看到隱約的光亮。

離此三百米左右,霍東就挑了一處偏僻的拐角處,將車子熄火停了下來,而後一個人沿着最陰暗的角落朝前迅疾而去。他速度很快,腳步很輕,也就三分鐘左右,就到了小樓跟前,藏身在了一大塊牆體殘骸的後面。

小樓門口有四個馬仔抽着煙守着,手裏還掂着鐵棍。

沒有後門,院牆不是很高,霍東略微一想,就在兜裏掏出了一個鞭炮,然後將引線搓開,抖落了裏面包裹的硝粉,又從新捻成了原來的樣子,塞進牆體殘骸的一個角上,霍東掏出手機點燃了引線。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