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雷浩嘿嘿一笑,又說:“無極山七十二洞,洞洞相隔甚遠,且洞極深,身在洞中便似與世隔絕。時日久了難免悶得慌,恐怕小師弟會受不了。”

Post by zhuangyuan

離聽了微微一笑,也不去想受得了受不了,只道:“受不了了就逃出來。”

“瞧你鬼機靈!”雷浩沒好氣罵了他一聲。

此時太陽已經漸漸刺眼了,途徑廚房,離的肚子咕嚕咕嚕一陣叫,纔想起還沒吃早飯呢。雷浩在廚房叫了一陣胖叔也沒人應,嘀咕了一陣,倆人便很自覺地取了幾個饅頭,一邊吃一邊聊着些七七八八的事。

霍二少,該離婚了 ”雷浩嚥下一口饅頭,“回去準備準備。”

離點了點頭,發現有些哽,嘴裏包着一大口饅頭,順手拿起一個碗到鍋裏舀了大碗水,咕嚕咕嚕往下灌,好不容易纔把那該死的饅頭嚥下去。頓時感覺舒暢了不少。

……

和雷浩分別過後離徑直回了房間,想起雷浩讓他收拾收拾,環顧四周發現沒什麼可收拾的。簡單打包了兩件衣服便躺在牀上想起心臟旁的那個小人兒。不禁自言自語道:“這小東西竟然和我長得一抹一樣!”一邊驚歎於隱世界的神祕,一邊又爲此有些擔心起來。

“不想了!”想了一陣兒,越想心裏越亂,索性不去想了。翻身盤腿而坐,開始修煉起來。 時光悠悠,不知不覺間離在無極洞中已經修習半年有餘。雷浩每隔幾天便會送些吃食來。八長老每隔十天也會來洞中一次,詢問離的修煉情況,另外也作一些必要的指導。半年中離每日除了吃飯睡覺其餘時間全花在了修煉上。自從進入二隱境界以後修煉上的進度便慢了許多,雖然半年過去了,但他的修爲卻並未精進多少。按八長老的說法,照現在的進程來看,想要突破二隱境界進入三隱境界起碼還要花上一年時間。這半年來他發現他的身體又蒼老了許多,面部增加了兩條皺紋,每次修煉過後更加疲憊不堪了,總要用更久的睡眠才能補足精神。心臟處的那個小人一天天變得活躍,他能明顯感覺到小人正在貪婪地吸食他的生命力。

這日深夜,熟睡中的離猛然睜開了眼睛。從那雙眼睛裏射出一道綠色的光芒,異常詭異。

他的身子想彈簧一樣從牀上坐起來,翻身下牀,一道綠芒閃過,在原地留下一道殘影離已經在無極洞外了。他立在洞前,綠色的眼睛掃視四周,四下無人,萬籟俱靜,只有不知名的蟲鳴聲從草叢中樹林裏傳來……

他的臉上泛起淡淡的笑容,他動了動嘴脣,發出一連串讓人毛骨悚然的奇怪聲音。

“崑崙……妖皇大人還會回來的。”

聲音剛落,一個縱躍,離的身影便向崑崙山而去,不一會兒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雪域之中,冷冷的月亮剛從一朵烏雲後露出臉來。蒼的房裏燭火搖曳,老妖從一處陰影中無聲無息走出來。

“開始行動了。”老妖的聲音低沉而恐怖。

蒼點了點頭,右手一揮,在他們二人不遠處便出現了一個圓形的法陣,懸掛在半空中。那法陣不斷旋轉,待它穩定下來,離在夜色中疾行的身影出現在法陣中……

三清殿後殿一書房中仍亮着燭火,遠遠可見在兩個人影在屋裏踱步,顯得非常焦急。離屏氣靠了過去,把耳朵貼在了牆上。只聽屋裏那二人道:

“蒼山那羣邪魔歪道真是欺人太甚!”


另一人哼了一聲,道:“要真是蒼山那羣人乾的,倒也不足爲懼。”

“你是說另有其人?”

“我也不大肯定,按照他們的手法來看和蒼山有很大的不同……想來想去‘暗’的嫌疑最大……”

那人嘆了口氣道:“‘暗’?早聽說這羣人來無影去無蹤,手段殘忍。沒成想欺負到我崑崙頭上來了!”那人憤憤不以。

房內突然沉默了下來,燭火搖曳,不知過了多久才又聽房內傳來對話的聲音:

“你明日帶上些弟子去尋找失蹤弟子的下落。活要見人,似要見屍。另外好好查查這‘暗’到底是何方神聖!”說話那人估計是一掌拍在了桌上,屋內傳出一陣桌椅破碎的聲音。

只聽另一人應了一聲道:“是。”

話畢,燭火搖曳了幾下熄滅了。腳步聲響起,方纔對話的二人一時間沉默無語。

耳朵貼在牆上的離眼睛閃過綠光,一個閃身躲在了一陰暗處。這時門吱呀一聲開了又關上,走出兩個年紀在五十上下的人來。其中着白衣的對另一人說了些什麼,擺了擺手那人便退下了。白衣人一個人靜立了一會兒,也離開了。

呆在黑暗中的離一個閃身不遠不近地跟在那白衣人後面。只見那白衣人徑直到了一處僻靜的小竹林,在那小竹林中早有一個六七歲的孩子在等他。那孩子見白衣人來了,立馬上前行了一禮,叫了一聲師傅。

白衣人親暱地摸了摸那孩子的頭,道:“玉峯,還記得師父交代你的事嗎?”

那被稱作玉峯的孩子便是掌門門下弟子周玉峯,白衣人便是崑崙掌門白劍秋!

周玉峯聞言,點了點頭道:“弟子不能忘。”

“那就好。”白劍秋轉過身背對着周玉峯負手而立。

之後白劍秋低低對周玉峯說了些什麼,離離得太遠聽不清。說罷白劍秋法訣一捏一柄紫色仙劍豁然出現在他手中,山風吹過,揚起他的衣袂,月光下,竹林中,白劍秋動身舞劍,周玉峯在一旁目不轉睛盯着,將所有劍招一一記下。待白劍秋演示完畢,周玉峯便隨意拾起一隻樹枝練習起來。白劍秋不時指正他錯誤的或不到位的地方。直到月色西沉,白劍秋才離開那片小竹林。


離面色冷峻,白劍秋離開不久他便化作一道綠光趕回了無極洞中,躺下,閉眼,沉沉睡去。 離的第一反應就是趕快離開這個是非之地,然而因爲好奇他又想留下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幾乎在一瞬間離當機立斷,閃身躲在了一灌木叢後。離剛矮下身,大地劇烈顫抖着,各種獸吼聲猶在耳前,震耳欲聾!離偷偷往灌木叢外望去,這不看還好,一看差點沒嚇丟了魂。老虎、豹子、獅子、山豬……林林總總上百種成千上萬只野獸就像一隻萬人軍團鋪天蓋地而來,吼嘯聲陣陣!林間樹枝上幾百只猴子盪來盪去,吱吱叫着;天空中,無數不知名的巨型大鳥盤旋翱翔,頓時間遮雲蔽日,天空暗了不少,如黑夜即將來臨一般!

“怎麼突然間來了這麼多野獸?”離驚出了一聲冷汗。對於二隱境界的離來說,尋常野獸一隻兩隻當然不用懼怕,就是幾十只上百隻要收拾掉它們也是輕而易舉,但是成千上萬……這就難說了,這麼多山野猛獸一齊衝上來可不是好玩的,即使飛行逃離那頭頂的大鳥也不是好惹的傢伙。

離正思索間,只見成千上萬的猛獸奔騰而至,根本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如果不趕快跑,怎麼死的都不知道!說時遲那時快,半點猶豫也沒離拔身就跑。他速度雖快,但身後的猛獸也好不遜色,離根本沒辦法將他們甩開。更要命的是,爲首的幾隻好虎好像看到了他,嘶吼一聲,猛撲上來。

離只覺身後勁風陣陣,背脊一涼,身體往旁側移開些許,總算避了開去。但這一避讓速度不由慢了許多,身後三隻老虎越到了離的前方,凶神惡煞地擋住了去路。身後“千軍萬馬”瞬息即至。不用多想直接幹掉前方的攔路虎纔是上策!離眼裏寒光閃過,整個身體騰起耀眼的白色光芒,右手一揮,一道可怕的氣勁向前方三隻猛虎掃去。三隻老虎來不及躲開,生生被白色氣勁掀開數丈,跌落在地!說時遲那時快,離瞧準這個空隙,身似離弦之箭飛射而出,意圖逃脫猛虎的包圍。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頭跌落在不遠處的老虎似乎不甘心,翻身爬起,身體後躬,後腿發力撲至,虎口大張,咬住了離的衣襟!


好險!

慢一步就被這老虎給咬傷了!

離轉身,手掌凝聚力道一掌往那老虎頭部劈去,頓時老虎頭顱碎裂,血漿四濺!連一聲哀嚎都來不及發出就一命嗚呼了。

吼吼吼……

老虎們見同伴被眼前這個人類殺死,幾乎是異口同聲地嘯了起來。不知是憤怒還是哀傷!一陣長嘯過後,山林間突然安靜了,成千上萬的野獸停止了奔跑,靜立在原地。風吹煙塵散!

靜默中,大約上百隻老虎已經將離團團包圍!離驚出一身冷汗,一邊道倒黴一邊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吼……

一身哀嚎從身側傳來,離側身望去,只見一隻有些年邁的老虎在舔舐着方纔那死去的猛虎,低低吼嘯着,彷彿在嗚咽。年邁老虎圍繞着死去猛虎的屍體緩慢行了三圈,一陣低吼之後突然猛吼一聲。包圍着離的上百隻老虎像是接受了什麼命令一般,一齊撲向中央的離。

這下壞了!

離的哪裏見過如此陣勢!雙腿不受控制的發抖。

“冷靜!冷靜!”離口中默唸着,眼見老虎撲至,離已經沒有選擇了,心一橫,大喝一聲“拼了!”手捏法訣,以掌爲刀,橫劈豎砍,一會兒工夫又已經又三頭老虎死在他的手下。這時老虎們似乎紅了眼,攻勢更加迅猛,有時他們一齊撲上來離根本應付不了,連閃躲都不行,只好找準一個方向凝聚氣勁,橫掃出一個缺口趁機逃出。

然而每每衝出包圍圈,那羣老虎就像陰魂不散一般,迅捷地又圍了上來,讓離不甚其煩。

“殺出一條血路!”

離雙手迅捷結着法印,結印完畢,大喝一聲:“大爆炸術”

話音剛落,四周罡風四起,飛沙走石!不一會兒,只見天空之中一個太陽大小的發光球體從天空之中加速墜落,所過之處空氣都在震盪!

轟隆轟隆!!!

光球墜地,正砸向離身體正前方的二十多隻老虎!

煙塵蕩起,氣勁以落地點爲中心擴散開去,方圓數丈的樹木倒的倒,斷的斷,一片狼藉!離自己都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這大爆炸術是前不久離按照蒼給他的那本書上記載兒修習的。現今他修行尚淺,全然不能發揮出大爆炸術的威力。他原想把擋住前路的老虎震開就心滿意足了,沒想到竟然有這般威力,驚訝之餘心裏更多的卻是竊喜。

不知過了多久煙塵散開,被光球砸中的地方出現了一個直徑一丈左右的圓形深坑,二十多隻老虎血肉模糊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離心裏暗叫一聲機會來了,心念電轉,化作一道白光衝逃而去!

逃出不遠,離聽身後傳來百獸齊嘯,隨即那種“千軍萬馬”的踏地聲響震耳欲聾。

野獸追來了!

離的心裏不害怕肯定是騙人的。但害怕又有什麼用呢?此刻離的心裏只想着一個字,逃!能逃多遠逃多遠!能逃多塊逃多快!他還沒有自信到能獨自面對成千上萬的野獸。這麼多野獸,每一隻踩他一腳,他的身體就成一團肉泥了。

離在林間前急速穿梭,獸羣在後窮追不捨,吼嘯連連。按理說,以離的二隱境界的道行, 都市無敵仙尊 ,卻也不能趕上離。如此,獸羣和離一直保持着一丈左右的距離,誰也沒能將這個距離縮短或者拉長。

之前在與虎羣搏鬥中離便發現這些老虎似乎與普通的老虎有些不同,它們的身體似乎比普通的老虎更加強健,行動更加敏捷。至於爲何如此,離卻說不上來,心裏疑惑不解。

正胡思亂想,突然,前方草木消失,赫然一道懸崖斷了前路!離心裏大駭,回頭望了一眼,只見獸羣鋪天蓋地而來,斷了所有退路!這才真是前有懸崖後有追兵!

怎麼辦?

離不知何時捏緊了拳頭,手心一陣發燙,溼漉漉的,全是汗。

獸羣從不遠處停了下來,緩慢向離靠近。離一步一步往後退,不知何時已經退到了懸崖邊上,腳下碎石滾落下去,離趕緊停住了腳步。眼角餘光瞥了一眼身後的懸崖,懸崖下一片深淵,灰濛濛的,深不見底!要是從這裏摔下去,粉身碎骨無疑。心臟砰砰跳着,不禁一陣後怕,慶幸自己及時收住了腳。離驚慌地注視着前方逼近的獸羣,只見獸羣停在半丈開外,以虎羣爲首,呈月牙形將離重重圍住,令其沒有可逃之路。那隻年邁的老虎緩緩走從虎羣中走出,在獸羣前方來回踱步,低低咆哮。然後它對着離大吼了一聲,後面的虎羣也跟着吼叫,繼而其他的野獸也開始咆哮起來,聲勢震天!令人毛骨悚然,心生怯意。

既然無路可逃,就只有拼命了!

離咬緊牙關,一股戰意從他身上蔓延開來。身體微微顫抖着,卻高昂着頭顱!

讓狂風驟雨來得更猛烈些吧!

殺!!!!

右手伸出,凝氣成劍,斜劍指大地!

衣袂無風自動,兩隻眼睛冷芒閃過,殺意升騰。喊殺聲盪開,離化作流光衝入獸羣,揮舞氣劍,直刺橫斬斜削,劍光如雨。一時間百獸齊嘯,紛紛向離發動了進攻。一會兒工夫,離的衣衫被鮮血染頭,就像一個惡魔剛從血池離出來一般,鮮血順着他的頭髮,衣襟,劍尖滴下,血腥之氣瀰漫着整個空間! 離在獸羣中浴血奮戰,野獸殺了一批,另一批又撲了上來,就像一個永遠也不會結束的噩夢。離漸漸感覺體力不支,揮

劍速度遲緩了不少,力道也不如開始的時候。他喘着粗氣,望着黑壓壓一片的野獸,心生絕望。

要死在這裏嗎?

不!!!!

離一腳踹飛一隻野獸,突然他感覺肩頭一沉,繼而一陣鑽心劇痛從肩頭傳來。轉頭看去,赫然一隻老虎撲至,兩隻前腳

按在他的肩頭,鋒利的爪子刺進肉裏,鮮血直流!老虎來勢兇猛,離措手不及被老虎撲倒在地。他翻身一滾,那老虎追至

張口就往他脖子咬來。說時遲那時快,離慌忙將手中氣劍前刺,正好刺中老虎腹部。那老虎怒吼一聲,還欲撲上來,離哪

裏還給它機會,翻身爬起,氣劍斜斬,老虎頭顱軲轆落地,鮮血噴涌,在空中劃出一道完美的弧線,鮮豔而悽美!

離來不及喘氣,兩隻老虎並着三隻叫不上名的野獸從正面攻來。兩隻老虎一前一後以迅雷不及眼耳之勢撲來,離避開了

衝在前面那隻,卻被後面那隻老虎撲倒在地。這時後面三隻長角的叫不上名的野獸埋頭衝來,看那樣子是要用頭上的長角

刺穿他的肉體!

棄妃傾世 。眼見着三隻野獸衝過來

他卻無能爲力。怎麼辦?怎麼辦?這下他真害怕了。瞳孔急劇收縮,咬緊的牙齒間滲出血跡。在三隻野獸衝至身前之際,

離大吼一聲,猛地揚頭,一頭和老虎的腦袋撞在了一起!

鮮血直流!

老虎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撞給撞暈了,離顧不得頭部的疼痛,雙臂用力,硬是將老虎舉起,擲出,恰好撞在一隻衝來的野

獸的長角上,腹部被刺穿,掛在了長角上。抓住着間隙,離縱身越開,險險避開了另外兩隻野獸的衝撞。

好不容易可以鬆口氣了,這時天空中俯衝下一隻巨型大鳥,離迅速反應過來,急速躍開。和獸羣的戰鬥中離沒顧得自己

所處的位置,不知何時他已經臨近懸崖邊緣,這匆匆一躍,卻是跳離了地面,直往深淵下墜落而去……

急劇下墜,使離身體裏的血液往頭上涌,加之方纔與那老虎互撞確實撞到不輕,離感覺一陣眩暈襲來,迷迷糊糊中似乎

聽到有人在叫他。

“小師弟!!!!……”

是雷師兄嗎?

他不知道。只聽凌冽的風聲在耳邊慘叫,身體加速下墜,墜向無窮無盡的深淵,墜向沒有盡頭的黑暗……

突然間他看到紅娘在哭,木魚和尚在哭,虹在哭,雷浩歇斯底里地叫喚着他的名字……他的眼角溼潤了。

別了,我愛的人!

別了,愛我的人!

他的眼睛閉上了,一團可怕的黑暗將他吞沒,什麼也不知道了。

……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