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雪柔不用這樣。我只是提醒你一聲,並不是不相信你。”風逸急忙打斷離雪柔解釋道。

Post by zhuangyuan

“我知道了,風逸哥哥。”離雪柔甜甜一笑率先爬了出去。


兩人從神水王蛇的腹中出來後風逸便將如何淬鍊神水王蛇的步驟盡數告訴了離雪柔。

“雪柔,就按我剛纔說的那樣,將你瞭解的‘道’轟擊在這玄獸的軀體上,從上到下,認真的清除雜質,你就想着,要用你的‘道’來渡化這神水王蛇。”

風逸頓了頓接着道:“這神水王蛇的內丹雖然已經消亡,但殘存在軀體內的玄氣對提升你地玄境界、修煉道術依然大有裨益。而我只需要這玄獸的肉身來助我淬鍊筋骨,到時候我的肉身就宛如這神水王蛇這般堅硬如鐵,連天玄小成的強者都難以轟破。”

“風逸哥哥你說怎樣做,雪柔便怎樣做。”離雪柔對着風逸宛然一笑道。

“好!那我們就開始把!”

風逸神識一動,試着將萬界圖從身體裏召喚出來。

在這深水裏運行不了充足的玄氣,風逸把希望放在萬界圖中。

他要帶着離雪柔和這神水王蛇的殘骸一起進入萬界圖內凝練肉身! 萬界圖雖然已經與風逸滴血認主,但風逸的境界還不能催動它。只能試着與它建立心靈上的聯繫,與它溝通。

風逸蜷腿成打坐之態,默默運起玄氣,將自己的意念灌入萬界圖中,試圖以此來讓萬界圖將他們包裹進去,不受這無盡之海法則的限制。

“嗡——”萬界圖似乎聽到了風逸心中的請求。微微的震動了一下,便從他的胸膛裏嗖的一聲飛了出來。

在兩人的上空不斷旋轉起來。

越轉越大,最後竟然放出一道極其柔和的白光將兩人以及那神水王蛇一起籠罩在內。

“別怕。”風逸給了離雪柔一個安慰的笑容,牽起她的手一起飛向了萬界圖。

一陣耀眼的白光過後,風逸只覺得天旋地轉,身體不斷的收縮扭曲,然後恢復自然,落在了畫卷之上,如履平地。

“這裏是?”離雪柔還未從驚愕中回過神來,喃喃道。


“這裏是萬界圖內。是我剛得的大奇遇。我們進了這萬界圖,就不用擔心玄氣渙散,可以專心煉化神水王蛇了。”風逸解釋道。

“嗯…這裏的氣息好悠遠古樸喔。彷彿已經歷經了億萬年一般…”離雪柔怯怯道:“我有點害怕,這股氣壓迫的我心驚肉跳的。”

“慢慢就好。”風逸自然的點了點頭,當初自己看到的時候也是這種感覺,等他看完了幾千個文明史後已經被這些文明、道術所深深吸引,談不上害怕恐懼,只有無盡的惋惜與悲哀。

。過了一會兒,離雪柔的內心終於再次歸於平靜,卻問出了個讓風逸無法回答的問題。

“風逸哥哥,世人都會死,我們修道者也會死,那究竟是什麼能得長生,永垂不朽呢?”

風逸愣了愣,然後答道:“神仙會隕落,諸神也會消亡,就算我們身處的這片天地也會有走到盡頭的一天。我不知道什麼會永垂不朽,也不知道什麼能超越諸神,我能關心的是讓自己能夠活的多長久一些,並且爲自己的‘道’而不斷努力、奮鬥。”

“風逸哥哥,你說的這些話好深奧,我只明白了一點。”離雪柔撓了撓後腦勺有些羞澀的道。

“現在感覺怎麼樣?”

“已經好多了,玄氣也恢復了九成。”離雪柔自信道。

“好,那我們就開始了。”

風逸雙手虛空一託,。藉助萬界圖的力量將神水王蛇懸浮在空中。

此時在萬界圖中風逸的實力又更上了一個層次,這萬界圖可是風逸滴血認主的法寶,身處其中自然受到萬界圖的加持之力。

“雪柔,快運起玄氣,用‘道’之力來凝練!”

“好!”離雪柔一點頭,手中複雜手勢一結,像是在祈禱,又像是在召喚。

“雪墮若水,清天無極!”離雪柔眼神利芒一閃,在神水王蛇上空頓時飄起了鵝毛大雪,將其全部覆蓋在冰冷的雪中。

之後,在玄獸下方的虛空中慢慢浮現出一汪清池,水猶清冽,卻是滴塵不染,那掉落的雪絲,融入水中直接消失不見。

“竟然是若水虛影,這清天道果然不同凡響。若是修煉到大成,引出上善若水河,傾潑於世間,可洗滌修者心靈,蕩盡世間罪惡。是一種無上救人之道。”風逸咂了咂嘴,讚歎道。

佛家真言說,若水乃是一種修佛者必經的劫數,若心有不純,或是道意不堅者渡不過這若水河。會掉入若水中,灰飛煙滅。

上善若水說的便是,當心靈已修成一種無天、無地、無人、無我的真態,便可凜然與若水之上,斷三千凡劫,紅塵因果皆化爲一瓢虛影,獨飲而下,立地成道。

這清天道,與創造萬界圖的那位大能一樣都是心繫蒼生的慈悲之人,想以此道來渡化世人,走向正義,是光明之術。

風逸也沒有想到,這模樣如此清純的離雪柔會有這樣宏大的願想。

不一會兒,神水王蛇體中一些烏黑的雜質,甚至心靈中的一些邪念都化成一攤攤黑水順着雪槽流入若水之中,被淨化、洗滌。

那若水也從原來的池塘般大小變爲了湖泊般大小。

一道道清新之氣不斷的從若水中傳出流入離雪柔的身體裏。

清澈中充滿無盡光明聖潔的氣息不斷從離雪柔身上傳出,洋溢在風逸兩人周圍。

那神水王蛇中的雜質不斷減少,最後流出金黃色的骨髓之血。


離雪柔的洗滌已經深入骨髓!連骨髓之中原本黑色的骨血都去除雜質留下金色的精華部分。

“好,該到我了。”

“玄氣之海!”

三十個玄氣之海早已整裝待發,此時風逸剛一運用便盡數流入離雪柔身體中。

離雪柔頓時感到一股溫和的氣息流便自己身體的每一個角落,像是被人撫摸般的溫柔舒服。

臉上微微有些羞怯,但清天道的光芒卻越來越盛,神水王蛇下方的若水也漸漸從一片湖泊化爲了一道小河的虛影。

“吞噬之力!”

風逸運起吞噬之力將神水王蛇的骨骼盡數吞噬、煉化,頓時他頭頂上隱約出現了一道道虛影,一幅幅畫面恍如三太凡天曆史的重演,從風逸眼中劃過,一絲天地大道的氣息飄然而下,進入了風逸的神識中。

隱約之間風逸覺得自己已經快要突破了,差的僅僅是一絲的領悟。

雖然已他經有着玄君般的意志,但那畢竟不是屬於這片天地的,是屬於修真界的,再以以前的道來修現在的身,根本無法徹底融合。就算在必要時,連逍遙道,風逸也會決然捨棄。

他現在來到這個世界,這個世界的一切就是他所要爲之奮鬥的一切。他是這個世界的風逸,只有着地玄小成,在爲生命而努力勇敢活下去的風逸,而不是高高在上,一代天驕的易風。

來到這個世界,一切都必須從零開始。悟‘道’也不例外。

逍遙道只能用來借鑑,不能視爲唯一。

這個道理一想通,風逸的心境頓時又上了一層樓。

“那一絲領悟就等待機緣好了。”風逸沒有絲毫沮喪,再次幫助離雪柔煉化這神水王蛇。

在接近凝練了兩個時辰之後,神水王蛇殘骸、肉血皆化,唯有那堅不可摧的神皮還漂浮在虛空中。

此時的神皮不再是那條讓人噁心的獸皮,而是經過清天到淬鍊的無上真皮。

通體成白玉之色,純潔無瑕。防禦力卻比以前高了數倍。

“風逸哥哥,以我現在的實力還沒辦法將這神皮煉化。”離雪柔臉上隱約見了些汗珠,轉過頭來對着風逸道。

“本來就沒打算將它煉化,我要把它練成一副皮肉盔甲,增強我的肉身!”風逸的話讓離雪柔震驚了起來。

“這可是很困難的,不僅自身要承受刮皮之苦,最重要的是要有無上的力量將這副神皮轉移到你身上。”離雪柔擔心道。

風逸手中玄力一轉,三十個玄氣之海再次流出玄氣融入離雪柔體內。

“我自有分寸,你注意不要分神,不然我就慘了。”

“萬界圖!”風說完便大喊一聲,萬界圖之力再次加持風逸身上,助他將身體之皮褪去。

“嗯——”這扒皮之苦可不是常人能承受得了的,風逸重重的哼了一聲,頭上已經滿頭大汗。

萬界圖之力化作一道真火從他腳面的皮膚開始燃燒,不一會兒風逸端坐在地面上已經成爲了一道火人了。

若是不那眼睛還時不時的透發出痛苦之色,還以爲他已經死了。

離雪柔緊閉着眼睛,不忍看他,把身心皆投在這淬鍊神皮上。

“好!雪柔收起道意!”風意急忙大喊道。

離雪柔清天道一收,那神皮立刻由玉色轉爲了白色,最後轉爲肉色!

“就是現在!”風逸心神一緊。

“陰陽之力,扭轉乾坤!”

頓時一道陰陽之海中的玄氣盡數而出將神皮緊緊的包裹住,然後扭曲、伸張,挪移到風逸的面前,同樣從腳上開始慢慢的覆蓋在風逸表面。

最後完全融合在一起。

當最後一道皮肉融合的那一剎那,風逸直接倒了下來,被離雪柔抱住。

擡起如嬰兒般細膩白皙的手,風逸可以想象自己臉上的樣子。

對着一旁還沒回過神來的離雪柔苦笑道:“這下真的比小白臉還小白臉了。

離雪柔噗哧一笑調侃道:“小白臉又怎樣,看着養眼。哈哈!”

“額…”風逸翻了個白眼不知道該說什麼。

別看風逸現在輕鬆,剛纔要是時機稍微拿捏差了一分,他這幅皮毛絕對不會像這樣柔滑。

換皮是一件非常危險的事情,萬個中都不一定成功一個。

若不是風逸有離雪柔的若水淬鍊出神皮的雜質,就算換皮成功雜質太多肉皮表面會潰爛,到時候得不償失。

有萬界圖加持退除肉身之皮,有陰陽之力扭轉乾坤,再加上他敏銳的判斷力,纔將神皮轉移到他身上。

要知道,這神皮瞬息之間便會變了顏色,沒了肉身的皮,不一會兒就會萎縮,失去作用。

若不是他當時判斷時機準確。

現在不是太蒼白,像個病人,就是太黑,不倫不類的。

那樣,他今天就算不死也不敢出去見人了。

現在還好,雖然柔了點,嫩了點,但還是能看的,最重要的是它的威力仍在。

從此之後只要天玄小成強者不動用自身‘道’之力轟擊他,就攻不破他的肉身。

玄獸的優點就是防禦高,生命力強,風逸現在具備了這兩大優點。就算他放開承受地玄強者的最強攻擊,最多痛兩下,並無大礙。 離雪柔拉着風逸欣賞了一會,越看越順眼。

“啵!”踮起腳尖在風逸臉上啄了一下,臉蛋通紅,學着風逸的口吻道:“口感不錯。”

“你在幹什麼?”風逸老臉一紅,儘量離她遠些,這妞越來越有當女色狼的潛質了。

“當初你就是這麼親我的,而且是嘴,我現在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罷了。”

“我那哪是親你,是救你好不?”

“我不管,反正你親了我…”

風逸有些可笑的搖搖頭,對於這個青春靚麗的少女,他現在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她望着自己的眼神充滿純潔,倒搞的他像個大灰狼似的。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