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隔着兩三米的距離,霍承翔望着這會兒梗着脖子對自己發火的顧盼,終於暗暗地鬆了一口氣。

Post by zhuangyuan

雖然看着不大高興,但至少說話了。

瞧見他臉上的神色輕鬆了不少,顧盼也意識到了什麼。

她開口說話了!

從昨晚醒來,家人跟朋友都在不斷地跟自己說話,可是不知道爲什麼,她越想要開口,就越難。

直到赫敏說了一句:盼盼那件事情已經過去四年了,你不要再這樣折磨自己。

顧盼才恍然大悟,原來她又把自己關了起來。

爸爸來的時候,顧盼也是急紅了眼,可是無論怎麼努力她只能乾着急,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後來爸爸走了出去,是顧盼用紙張寫了一句:我要看心理醫生的。

後來外面發生的爭吵她不是沒有出氣,但是顧盼並沒有制止制止,她不願意自己這樣下去。她還有念念要照顧,還有父親要孝順,還有許多心願沒有完成。

想到這些,她的眼眶溼潤了。

不管今天霍承翔的目的是什麼,至少他幫了自己。

“霍承翔你走吧!今天的事情謝謝你……”

似乎想到了什麼,顧盼耷拉着腦袋不再看霍承翔。 霍承翔眉尾一挑,看着失落地低着頭的顧盼,抿了抿薄脣,將門再次帶上原路返回,直到走到了她面前一步的距離才停下來。

“你……你幹嘛?”顧盼一臉戒備的往後仰,生怕霍承翔做些什麼。

“我不幹什麼,就是想跟你好好聊聊!”霍承翔見她一臉戒備還有那有些嫌棄的眼神便輕笑一聲:“我又不會吃了你,畢竟這裏是周子睿的家。”

顧盼眼睛微眯,眼裏透着一股促狹,一臉看破他的小心思的樣子:“誰知道呢?你們男人總是嘴巴說不會,不可能但是身體卻很誠實。”

說着她意有所指地掃了一眼霍承翔,最後視線停在了他的腿間。

那似笑非笑的眼神中,帶着一絲深意。

“顧盼!”霍承翔瞪了她一眼,咬牙道:“你往哪裏看!”

顧盼卻吹了一聲口哨,慢悠悠地收回自己的視線:“也就那樣,又不是沒有看到過。”

轟隆一聲,仿若被一道雷打中一般,霍承翔難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顧盼。

這要是以前的顧盼,可是從來不敢在他面前說這樣的話。

甚至只要他稍微說了一句什麼讓人臉紅的話,她都會面紅耳赤的落荒而逃。

“能耐了?”霍承翔勾了勾脣角微微傾身捏着顧盼的下巴,迫使她擡頭看着自己。

“哼,我這是依葫蘆畫瓢!”顧盼甩了一下腦袋沒能擺脫霍承翔禁錮着自己下巴的手,她皺着眉頭:“疼!”

“哪裏疼了?我看看!”霍承翔蹲了下來直接坐到她身邊,那張棱角分明的臉猛地靠近,鳳眸微眯仔仔細細地觀察着顧盼的下巴。

“沒人告訴你女人的牀不能隨便亂坐嗎?”顧盼猛地推開他。

霍承翔注意力全在顧盼的下巴,一時沒注意還真的被她大力地推着往後仰。

其實,他反應極快完全不用摔倒的,可是看到顧盼眼中的那一抹得意時,霍承翔吸了一口氣乾脆將錯就錯直接摔到了地上。

“嘶,真沒良心!”霍承翔倒吸一口氣睨了顧盼一眼。

顧盼噘了噘嘴瞥了他一眼:“碰瓷這種事情你要是認第二還有人敢認第一嗎?”

霍承翔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你啊!”

顧盼瞪了他一眼,異常嚴肅道:“我纔不會跟你似的。”


“現在氣消了?”霍承翔鳳眸微眯認真地看着顧盼。

“就你?還不值得我爲了你多長几條皺紋!”顧盼白了他一眼:“你不是說有話要說嗎?不說就出去,我要換衣服吃東西。”

“嗯,換吧!換完了我帶你出去吃,邊吃邊聊。”霍承翔嘴裏這樣說,人卻坐在原地不動。

海賊之B叔無敵

“你還是先說,看着你我吃不下東西。”顧盼擺擺手往後一靠決定繼續窩被窩。

還真是會享受就顧着她自己舒服,完全不顧自己還坐在地板上。

霍承翔開始懷疑自己這一趟是不是不應該來了,爲什麼他總感覺顧盼好得有點速度,有點神奇。

一點也不像赫敏他們說的那麼難搞定?

難道說,這本來就是一個挖好的坑,然後他心甘情願的,眼巴巴地求着他們讓自己跳進去,還自己親手把土給埋了?

顧盼見霍承翔盯着自己發呆,便對着他打了一個響指:“嘿,還魂了!”

霍承翔只覺得眼前一晃收回了思緒,他定定地看着顧盼:“實話實說,你這次真的病了?”

“假的!”顧盼嗆了一聲:“我就爲了讓你來這裏給我道歉,說一些有的沒的給我添堵的,所以假裝昏迷這麼久,故意讓我爸爸跟朋友還有念念擔心的。”

“顧盼!”霍承翔只覺得心頭一堵,呼吸都要不順暢了。

他不過是問了一下,顧盼就跟吃了槍藥似的。

顧盼瞥了他一眼:“我知道我名字好聽,你不用一直喊聒噪!”

霍承翔被她這樣自戀的言語鎮住了,也不知道她這次到底是受了什麼刺激,言辭竟然比回來的時候還要激烈許多。

“我們好好聊聊,不要像現在這樣說話不然不出三句可能會打起來。”霍承翔很有自知之明。

此時的他已經算是很有忍耐力了。

但是,顧盼卻喜歡跟他對着幹。

她往後一靠雙手環胸,見霍承翔依舊一臉審視沒有開口,這才伸出一隻手:“請賜教。”

霍承翔抿着薄脣,沉思片刻沒打算跟她掰扯現在她的態度。

“你那天爲什麼突然那麼討厭我?”霍承翔問完便盯着她的脣看,身側的手一些出汗了。

“哪天?”顧盼狀似一臉茫然。

霍承翔睨了她一眼,冷聲道:“黎若生日那天。”

“哦……”顧盼恍然大悟,歪着腦子想了片刻之後,答道:“沒什麼看到髒東西了。”

“嗯?”霍承翔不解。

“你什麼時候走!”顧盼轉移話題。

“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我不走。”霍承翔站了起來往前一步。

“我不是回答了嗎?看到了髒東西了心情不好。”顧盼擰着眉心有些不高興了。

“髒東西?”霍承翔尾音微微上揚,爾後又補了一句:“什麼髒東西?”

顧盼神祕一笑:“你不會想聽的。”

“我希望以後我們之間可以坦誠相待,所以就從這件事情開始吧!可以麼顧盼?”霍承翔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不要生氣。

“成交!”顧盼這會兒已經開始餓了,一點也不想跟他拖延時間:“不過你能保證跟我說的句句都是實話嗎?”

霍承翔頷首:“既然答應你了肯定能做到。”

顧盼打量了他片刻之後便開口道:“The end of love. 爲什麼在黎若手上,我記得那是你視若生命的東西,連我不小心碰一下都要大發雷霆,說什麼不在意她,和她沒關係還不是把那麼重要的東西送給人家了。”

“你在吃醋!”霍承翔傾身異常篤定的看着顧盼,眉眼直接沒有怒火反而因爲她這一連串地詰問瞬間被她順毛捋了。

顧盼眸光一閃這才發現他不知道什麼時候又坐到了牀上來,還靠她這麼近。

“你在吃醋,不是生氣!”見她發呆霍承翔輕笑一聲又重複了一遍。

顧盼聞言立馬就炸了,她一把推開一臉得意的霍承翔,怒目圓睜道:“我纔沒有,你才吃醋了,你全家都吃醋了!”

“你心虛了!”霍承翔不怕死地又紮了一刀。

“誰……誰說我心虛了?” 誘妻入懷:帝少心尖寵

“我說的!”霍承翔指了指自己,眉眼帶笑。

“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心虛了?小爺我就不是那種心虛的人。”顧盼從牀上跳了起來,居高臨下一臉不滿地看着霍承翔冷聲道:“你少在這裏顧左右而言他,老老實實的回答我的問題。” 霍承翔看着眼前這個和炸了毛的貓一樣的顧盼,眼底的笑意弄了許多,這樣的她纔想小時候的那個小姑娘。

他清了清嗓子:“我兩隻眼睛都看到了,還有那東西本來就是黎若的,我只是物歸原主而已。”

“那是你眼瞎了,我纔不會心虛!”顧盼惱得揮了揮手錶示自己的不滿,可話說了一半她又停了下來:“等等,你剛剛說了什麼?”

霍承翔見她終於安靜下來願意認真聽了,再次清了清嗓子:“那東西本來就是黎若的,我這是物歸原主。”


顧盼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地打量着霍承翔許久,爾後後退許多步自己躲到了角落裏,一臉戒備地伸出手做了一個止步的動作。

“你……霍承翔你離我遠點。”顧盼一臉失望地睨着他:“沒有想到你是這樣的男人,你喜歡人家直接表白就好了,裝什麼深情玩什麼睹物思人。可怕……太可怕了!”

“顧盼!”霍承翔咬着後槽牙,深呼吸好幾口氣,才勉強不讓自己對她發火。

“喊我名字也沒有用!我對你很失望,真的!你既然愛人家到那種地步,今天就不該來我這裏的。”顧盼又恢復了往日的疏離,看着霍承翔:“你走吧!我們以後不要再聯繫了。”

“說完了?”霍承翔冷着臉!

顧盼瞄了他一眼,果然如此,都惱羞成怒了。

即便這裏是周子睿的家,爲了不連累他人,顧盼還是乖乖地點了點頭。

“那好現在換我說,說完了你還是那樣認爲那我就不再打擾你了!”霍承翔黑着臉,鳳眸盯着顧盼:“你聽好了,我只說一次那手鍊是黎若的沒錯但是卻是她哥哥黎銘用生命換來的,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也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之一。對我來說那不是一根項鍊,那是黎銘,這樣你能懂?”


霍承翔說完就抿着薄脣不再言語,他的視線一直落在顧盼的臉上等她的回答。

然而,顧盼就只是一直匪夷所思地看着霍承翔並未言語。

她沒有想到這中間竟然有這樣的曲折。


兩個人之間的氣氛緊張了許多,顧盼張了張嘴還是沒忍住問他:“那麼你爲什麼對黎若那麼好?即便知道我不喜歡她也要爲她爭取角色?”

“我答應過黎銘要替他照顧好黎若,這次的角色是我最後一次幫她了。”霍承翔頓了頓:“如果那時候我就知道她是那樣的人,絕對不會輕易出手幫她的。”


“現在後悔也沒有用了!”顧盼搖了搖頭,突然之間也爲那個死去的黎銘覺得不值得。

他用生命換回了愛之終結,他那個視若珍寶的妹妹卻是踏在哥哥的鮮血上,四處炫耀她的優越感。

這會兒顧盼也能明白爲什麼從她回來到現在,不管什麼時候,發生任何事情,總是聽到黎若把哥哥掛在嘴邊,霍承翔以及他身邊的那些人總會在聽到黎若提起哥哥這兩個字的時候,神色複雜最後對她妥協。

以前,顧盼只是覺得黎若是個心機婊。現在反倒覺得她是一個可憐蟲,自以爲哥哥的死是尚方寶劍,卻不知道那是一把雙刃劍。

霍承翔他們爲了對黎銘的承諾不得不善待她。

可一樣的,他們也因爲黎銘的死,心裏對黎若是有怨的。

“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已經做的很好了,沒有必要爲了黎若傷神。”顧盼停了一下又道:“我不是對她有偏見,純粹是個人見解,如果我是黎銘的話,情願你對不起與我之間的承諾,也不願意你去幫她那樣的女人。”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