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陳柏輝倒是沒有說話,另外一個比較瘦弱的人倒是站了出來,笑道:“柏輝,人家瞧不起我們,不如讓我來會會他!”

Post by zhuangyuan

瘦弱男子看着李白,獰笑一聲,道:“我叫王蛇。”

wωω ⊙ttКan ⊙¢○

“我叫李白。”李白淡淡的說道。


李白話音不大,卻足夠讓周圍的人聽得清楚了,一開始衆人還不知道李白是誰,可是當有人說李白就是那個廢了殷俊的人之後,衆人才恍然大悟,這個傢伙,就是那個李白!

殷婷婷神色驚訝的看着李白,她沒想到這個人就是那個廢了自己哥哥的李白,想到自己那個還在醫院裏躺着的已經如同死人一般的哥哥,殷婷婷的神色就變得複雜起來,這個傢伙,還真是到處惹事呢。

“婷婷,等下你就看好了吧,這個傢伙肯定會被陳柏輝他們給教訓一頓的,也算是給你們殷家出了口氣。”

殷婷婷聽到閨蜜的話,淡淡一笑,心裏卻有些期待起來,不知道這個人在面對龍騰七子的時候,是否也能像面對自己哥哥的時候那樣,那麼強勢!

……

“不要浪費時間了,你們一起上吧。”李白走到一旁的樹上,隨便折下來一根樹枝,指着陳柏輝七人道:“你們也不要做自我介紹了,想要讓我記住你們,打過我再說,我從來不會記着手下敗將的名字。”

狂妄!囂張!

這是衆人對李白表現出來的態度的看法,實在是太狂妄了,面對龍騰七子,這個傢伙竟然隨便折了一根樹枝當武器,而且還說不屑於記住手下敗將的名字,這完全就是在打龍騰七子的臉啊,太不給面子了!

“好,很好!”王蛇冷冷一笑,對陳柏輝道:“最初你說他狂妄自大,我還不信,現在我才知道,他比你說的還要狂妄!”

“動手!”陳柏輝也是怒氣衝衝,腳下一蹬,地面頓時爆開,整個人都如同一輛人形坦克一般衝向了李白!

陳柏輝雖然塊頭很大,但是速度卻一點都不慢,步伐同時很穩重,正面硬剛,李白也不見得就能硬撼過他。

李白輕輕閃身,躲過了陳柏輝的撞擊,而另一邊,腳踩蛇步的王蛇已經如同一條隱藏在暗處的毒蛇一般,突然露出了自己的獠牙,朝着李白的脖子咬了過去!

面對王蛇的蛇手偷襲,李白隨手用手中的樹枝擋了一下,卻讓王蛇臉色一變,身形驟然後退,他有一種感覺,如果剛纔他不閃開,李白那一下絕對可以打斷他的手指!

“這個人,不簡單!”王蛇此時也冷靜下來,開始認真對待李白。

“怎麼,不打算一起上嗎?”李白看到只有陳柏輝和王蛇兩人動手,不由得笑了起來,這些傢伙還是死要面子啊,不肯拉下臉來圍攻他。

砰!

陳柏輝一拳轟在地上,李白從容躲開,陳柏輝衝着李白怒吼一聲,道:“你就只知道躲躲藏藏的嗎!有本事,和我硬撼一拳!”

李白冷笑一聲,道:“你先能夠摸到我的衣角再說這些話吧!”

正當李白說話時,身後忽然有勁風傳來,李白側身以樹枝抽了過去,“破掌式!”

聽到李白的輕呼聲,那雙掌拍向李白的男子臉色微變,想要改變身體方位躲避李白手中的樹枝,卻是沒有辦法,只能硬抗!

噗嗤!

這人悶哼一聲,身形被李白擊退,在地上連連後退了數步才停了下來,神色驚疑不定的看着李白,道:“獨孤九劍?”

獨孤九劍!

衆人聽到這人的話,神色都變得古怪起來,這個傢伙竟然說獨孤九劍?這個李白該不會用的是小說裏的功夫吧?

說話之人將獨孤九劍的名字喊出來之後,也感覺有些不好意思,他剛纔聽到李白喊出“破掌式”的名字,而他有擅長掌法,被李白以樹枝危機劍擊退之後,這才下意識地驚呼出聲,以爲李白用的是獨孤九劍,現在想想,他怎麼可能會小說裏寫的劍招呢,簡直就是笑話了。

“沒錯,就是獨孤九劍。”李白淡淡一笑,道:“這是我根據小說裏的形容,自創的劍招,就叫獨孤九劍,一根樹枝,就足夠我收拾你們七個人了。”


“你很強,但是這並不是你瞧不起我們的理由!”龍騰七子之首,龍傲寧目光陰沉的看着李白,他最初是有些敬佩李白的,可是現在見面之後,他反倒是想要給李白一個終生難忘的教訓! “我從來沒有瞧不起任何人,倒是你們瞧不起我而已。”李白神色十分淡定的看着龍傲寧,笑道:“如果當初你們龍騰看得起我,會縱容四大世家對我出手?”

龍傲寧憋在心裏的怒火被李白一句話給澆滅了,他張了張嘴,卻無言以對。李白說的沒錯,當初確實是龍騰做的不對,縱容了四大世家對李白的出手,現在這件事情被李白這個當時的受害者提出來,身爲龍騰一員的龍傲寧只覺得顏面無光。

號稱古武界秩序守護者的龍騰非但沒能守護古武界的秩序,反而縱容了勢力強大一方的肆意妄爲,現在苦主出現了,他們反而再三挑釁,這件事情不管放到哪裏去說,都是龍騰的理虧。

“但是我們已經在彌補之前的過錯了!”龍傲寧沒話說了,但是身爲龍騰七子排名第二的於劍卻忍不住叫了起來。

“呵呵。”李白冷笑一聲,道:“那請麻煩你告訴我,你們的彌補在哪裏?是賠償我精神損失費了,還是管了我醫藥費?難不成是口頭表揚我了?”

“你……”於劍也沒話了說,李白沒說錯,龍騰所謂的彌補,就只是對李白釋放了善意並且打算邀請李白加入龍騰而已,至於其他方面,卻是隻字未提。

一向習慣了高高在上的龍騰,怎麼可能向李白這樣一個在他們眼中看來乳臭未乾的小傢伙道歉,他們就算做錯了,那你也得認了!

龍騰身爲國家在古武界的代表,已經霸道慣了,結果碰到李白這樣“不服管教”的傢伙,就傻眼了。

“還打不打,不打我可走了。”李白目光平靜的看着龍傲寧,他這次來就沒打算和解,這龍騰七子是很厲害,但是他也不是吃素的!

“當然要打!”陳柏輝怒喝一聲,他纔不管那些彎彎繞繞,反正李白得罪了他,他就要打得對方服氣了爲止,就這麼簡單。

“不打了。”龍傲寧淡淡的開口,陳柏輝還想說什麼,卻被龍傲寧一個眼神給嚇住了,他看着李白,神色有些無奈道:“李白,我想和你好好談一談。”

“沒空。”李白翻了個白眼,笑道:“你讓我和你談,我就和你談,豈不是很沒面子?”

龍傲寧想了想,道:“我爲之前的事情向你道歉,現在,我可以和你談一談了嗎?”

“大哥!”陳柏輝聽到龍傲寧向李白道歉,頓時瞪大了眼睛,震驚的看着龍傲寧,他不明白龍傲寧爲什麼要向李白道歉,這個傢伙,他憑什麼!

龍傲寧擺了擺手,對陳柏輝道:“你給我閉嘴,回去我再收拾你!”

李白衝着龍傲寧笑笑,道:“想和我談什麼,去那邊吧。”李白指了指不遠處的一塊空地,朝着那邊走了過去。

……

“我希望你能加入龍騰。”龍傲寧對李白說出的第一句話便如此直白,開門見山的邀請李白加入龍騰。

“理由呢?說實話,我並不信任這樣一個差點害死我的組織,哪怕它是官方的。”李白淡淡的說道,他對龍騰沒有好感,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他也沒想過去遮遮掩掩。

“你可以聽我把話說完。”龍傲寧嘆息一聲,頗爲苦澀的看了李白一眼,道:“其實有時候我挺羨慕你的,你沒有什麼顧慮,可以想幹什麼就幹什麼,我卻不行,我代表了龍騰年輕一代的面子,做事瞻前顧後,要考慮的東西太多了。”

“大家都知道,龍騰是古武界的秩序守護者,聽起來很厲害的樣子,可是龍騰真的可以做到令古武界聽從號令嗎?表面上大家都很聽話,可實際上呢,整個古武界依然以四大世家和三大隱世家族爲首,所謂的秩序守護者,只是一個笑話罷了。”

“龍騰的成員大多數來自古武界當中的散修,或者是那些出自小門小派的古武者,龍騰以修煉資源吸引他們加入龍騰,成爲龍騰的一份子,但是這樣的事情不僅僅是龍騰在做,四大世家和三大隱世家族可以提供給那些散修和小門派古武者的資源要比龍騰更加的豐厚,因爲龍騰的功法傳承是無法和那些世家相比的,這方面差太多了,有想法有天賦的人都被那些世家的功法給吸引去了,而留給龍騰的,除了少數一心爲國的人之外,就只有一些歪瓜裂棗,久而久之,世家越來越強,而龍騰卻日漸衰落,直到現在,龍騰這個所謂的古武界秩序守護者所能保持的,也只有表面上的面子了。”

李白聽到龍傲寧的話,心裏微微有些驚訝,他沒想到龍騰竟然會這麼慘。

“龍騰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的,雖然龍騰勢弱,但是權力極大,有權力的地方,自然就免不了一番勾心鬥角,有的人認爲龍騰可以賦予古武世家維護古武界秩序的使命,讓古武世家代替龍騰來執行這些事情,而龍騰要做的就是總掌大局,這些人被稱作世家派,還有一部分人認爲龍騰應該自強,培養出自己的勢力,依靠自己的力量來幫助國家維持古武界的穩定,而這些人則是被稱作龍騰派。”

“我們龍騰七子,就是龍騰派辛苦培養出來的年輕一代的佼佼者。”龍傲寧說到這裏,忽然苦笑一聲,道:“也許你不知道,龍騰派幾乎傾盡資源,也只是培養出來我們七個人而已,而四大世家聯起手來可以拿出來的和我們實力相當的年輕代表,卻足足有將近二十人,這樣巨大的差距,還真是讓人看不到希望。”

李白聽到龍傲寧的話,想了想,道:“上次和四大世家一起找我的那個人,應該是世家派的吧。”

龍傲寧點點頭,道:“沒錯,上次的事情是世家派做的,但是因爲世家派也是屬於龍騰的一部分,我們無法去否認這一切,而之所以龍騰會對你釋放善意,卻僅僅止步於此,也是因爲世家派認爲將你拉攏進入龍騰會惹得古武世家反對,所以一直都在阻撓龍騰派接觸你,我們能夠向你表達出我們的善意,已經是我們能夠做到的極限了。”

“你們龍騰派的日子,一定很不好過吧。”李白有些同情的看着龍傲寧。

“不瞞你說,確實很難過,所以我們纔將我們七人僞裝成瘋子,讓那些想要找麻煩的人心有顧忌,不敢亂來。”龍傲寧笑笑,道:“世家派擁有從四大世家挑選出來的精英弟子,實力很強,而龍騰派卻只有我們七個人,所以即便是在龍騰之中,我們的話語權都非常的小,因此我們才希望你可以加入龍騰,幫助我們打壓世家派,讓龍騰成爲真正的古武界的秩序守護者!”

李白聞言想了想,最終還是搖了搖頭,道:“抱歉,恕我不能幫你。”

“爲什麼!”龍傲寧有些不甘心的望着李白,他把事情說得這麼明白了,爲什麼李白還是不肯幫他?

李白看着龍傲寧,解釋道:“我不是什麼大英雄,也沒有什麼崇高的理想,如果我選擇加入龍騰去幫助你們打壓四大世家,那麼當有一天四大世家對我身邊的人出手的時候,誰能幫我呢?”

“我不是一個人在戰鬥,我身邊有我喜歡的女人,有我的家人,而我的家人都是普通人,四大世家如果想要製造一場車禍,或者簡單的事故讓我的家人永遠的離開這個世界,我想,這很簡單。”

龍傲寧說了這麼多,李白也只是可以做到和龍騰之間的誤會化解而已,這並不代表李白就要加入龍騰,去爲龍騰和古武世家作對,不論怎麼說,古武界再怎麼吵翻天,依然還是在國家的掌控之下,既然如此,李白又何必去趟這渾水呢。

“真的不再考慮一下?”龍傲寧還是不甘心,李白如此強,如果可以幫助他們的話,絕對時一股巨大的戰力!

“抱歉。”李白搖了搖頭,道:“如果以後我改變了主意,那我會找你的。”

至少現在,李白打算悠閒的度過自己的大學生活,而不是摻和進這樣爭權奪利的事情當中來。

……

兩人的交談最終不歡而散,而龍傲寧也帶着自己的人離開了,沒有再去找李白的麻煩,陳柏輝臨走時看着李白的目光極爲複雜,最終也只能化作一聲無奈的嘆息。

“都是一些可愛的人啊。”李白笑笑,對謝雲道:“龍騰究竟已經落魄到了什麼程度?”

茅山鬼王 :“龍騰派很落魄,但是世家派卻過得極好,完全就是兩個極端。”

世家派有古武世家的支持,日子自然是過得悠閒而且輕鬆,但是龍騰派卻因爲堅守最初的理想,只能辛苦的拼搏奮鬥,努力掙扎度日,培養出這龍騰七子所消耗的資源,已經是龍騰派幾十年來積累下來的全部資源了。

“還真是辛酸。”李白不再多問,知道的多了,也不是什麼好事情。

謝雲其實也想勸李白加入龍騰派,但是他知道李白有自己的想法,故而也沒有多勸,只能希望李白可以自己想通,身在古武界,沒有人可以置身事外,得到逍遙。

……


下午,在蘇柔幾女的帶領下,一大羣人浩浩蕩蕩的殺到了商場之中,瘋狂的購買了一大堆的生活用品,直到三輛車被塞滿,蘇柔她們纔不得不意猶未盡的停了下來。

回到家中,幾女又是一番佈置和打掃,畢竟在未來幾年,這裏將會是她們在京城的落腳點了,當然要用心,至於李白,則是非常愜意的躺在沙發上看着電視,喝着冰鎮的飲料,享受的看着三女如蜜蜂般忙碌的身影。

等到大功告成之時已經是傍晚時分,做飯的任務自然就落在了李白的頭上,看着李白在開放式的廚房裏炒菜的身影,三女的心中都覺得有些幸福,這就是他們以後的家了。

“雯姐,你說,小白中午吃飯時說得那些都是真的嗎?”蘇柔看着李白的背影,忽然害羞的低頭對趙雯問道。

趙雯聞言也是有些羞澀,這件事情她雖然已經期待了許久,但是當真的來臨時,她還是有些激動的。

“是真的。”趙雯點點頭,道:“我感受過,小白的實力已經是先天后期境界了。”

“你們在說什麼?”陸傾城好奇的看着兩女,她們兩人在一旁嘀嘀咕咕的,倒是勾起了陸傾城的好奇心。

蘇柔看着陸傾城,很是得意道:“傾城,你的優勢將要蕩然無存了。”

“沒錯!”趙雯點點頭,道:“我們又回到了同一個起點上,你的優勢沒了!”

“什麼意思?”陸傾城有些不解,優勢?她有什麼優勢?

“就是……小白他功法大成,已經可以和我們……你懂的。”趙雯用一種十分憧憬的眼神看着李白將一盤菜擺在桌上,她馬上也要變成李白的盤中餐了呢,想想真是羞澀呢。

陸傾城終於明白了蘇柔和趙雯說的是什麼事情,也明白了她們爲什麼會說自己的優勢已經沒有了,她冷冷一笑,道:“你們想多了。”

“什麼?”兩女異口同聲的問道。

“聽沒聽說過熟能生巧?”陸傾城淡淡的說道:“有些技術,不是你們這些新人可以掌握的,所以,我還是有優勢的。”

蘇柔和趙雯目瞪口呆的望着陸傾城,這種話,真的是陸傾城能夠說得出來的?

“吃飯了,快來吧。”李白打斷了三個女人的聊天,四菜一湯已經擺在了餐桌上。

……

晚上,陸傾城早早的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打算修煉,卻怎麼也靜不下心來,無論以前表現的怎麼坦然,可是真的和別人分享同一個男人,她還是感到微微有些難受,哪怕是她是後來者。

“李白,你這個混蛋!”陸傾城咬牙切齒的想着,躺在牀上嘆息一聲,心想,如果最初和李白認識的人是她,那該有多好。

另一邊,蘇柔的房間裏,李白俯身親吻着蘇柔的脣,心中的情緒卻複雜而激盪,他從小就夢寐以求的女孩,如今終於要完完全全屬於她了,可是自己卻不能完整屬於這個女孩,無論從什麼方面來講,李白對蘇柔,都是心有愧疚的。

所以這第一次,李白想要給蘇柔最完美的體驗。 第二天一早,容光煥發的蘇柔面對趙雯那一對黑眼圈而且氣色不佳的樣子頗有些過意不去,以爲是趙雯昨晚因爲自己和李白在一起,所以沒有睡好,故而她小聲對趙雯道:“雯姐,你不要着急,今晚就讓小白陪你。”

趙雯搖了搖頭,幽幽的看着蘇柔,嘆了口氣,道:“我並不是在着急這個,而是在想一個問題,你說,昨晚究竟是你們兩個太賣力了, 還是咱們這新家的隔音不太好?真的是……唉。”

蘇柔捂臉敗退,實在是太丟人了。

終於,因爲趙雯的關係,李白他們又在京城留了一天,當趙雯第二天早上起來看到蘇柔的黑眼圈時,她滿足了。

一行人和謝雲謝寧兄妹二人在機場告別,然後登上了回家的飛機,當天下午,便回到了闊別已久的益都市。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