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陳幸連忙道:“沒事,小敏,你先去忙,我呢好好看書,好好的想你就可以了!”

Post by zhuangyuan

張珂敏再次笑道:“真的嗎?我希望你每天晚上睡覺的時候只能想我噢!”

陳幸連忙道:“那必須滴!”

張珂敏笑了笑,最後再次和陳幸告別後掛斷了電話。

陳幸隨後鬆了一口氣,剛剛不開心的心情一掃而空,讓他感覺非常舒爽。

眼下也沒事情做,先去解決溫飽問題!

陳幸打了尹飛電話,想約他出來吃飯,結果尹飛告訴陳幸,早上接洽了孔凡到來,和團隊正在商量策劃。

陳幸隨後無奈嘆氣,只能選擇一個人去吃飯。

再次來到‘痕敏餐廳’,陳幸好奇的在樓下打量着這個餐廳。

痕敏餐廳位於最繁華的商業街地段,擁有極大的人流,每天來往的客戶都是爆滿,這裏不接受預定,只有高端VIP或者交了十萬塊押金的人才能預定。

這是陳幸來的路上用手機百度搜索到了,但是這裏餐廳的法人不叫周痕,所以陳幸也很疑惑,爲什麼叫痕敏餐廳,難道是巧合?

陳幸不相信有那麼多巧合,但是這些謎題他只能自己想辦法去解決,他不想每次都依靠尹飛來幫忙,要成長起來,自己首先要學會想問題。

陳幸嘆了一口氣,知道此時也想不明白,隨後立即朝着餐廳走去。

剛推開門,迎面而來的卻是準備離開的李廣華。

陳幸與李廣華四目相視,沒有說任何話。

而陳幸同時也注意到,李廣華的身旁緊貼着一個美女,那張臉陳幸記得,是李茂丹,李茂丹嘴角那微小的黑痣給了陳幸很深刻的印象。

李廣華此時冷聲道:“請讓開!”

陳幸突然笑了笑,隨後側身讓出道路。

李廣華很疑惑陳幸爲什麼笑,但是他此時不想和陳幸有什麼言語的交流。


在白天的時候他接到了何文的電話,所以他知道了一切,當時李廣華憤怒的把自己最心愛的水杯給砸了,這是他人生第一次失手,他憤怒不已。

但是同時李廣華也非常害怕自己的照片再次被其他人拍攝到,所以李廣華不確定陳幸手裏到底有沒有關於他的照片。

李廣華拉着李茂丹離去,就在下樓的那一刻,陳幸突然說道:“李副主任,我想起一個故事,不知道你現在有沒有興趣聽!” 當聽到陳幸的話之後,李廣華的心裏突然莫名的咯噔了一下,他變得緊張起來,手心不自覺的冒出了汗。

一旁的李茂丹察覺到了李廣華的變化,看到李廣華的神色十分緊張,她疑惑不解,爲什麼李廣華這麼緊張,而且是一種害怕的感覺。

畫面一度靜止下來,李廣華的心跳迅速加快,他自己都感受到自己心跳的聲音了,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

陳幸回過頭來露出一副笑容,盯着李廣華。

李廣華突然感到一陣眩暈,身體不穩定了搖擺着,好在李茂丹及時發現,立刻扶住了搖搖欲墜的李廣華。

隨後李茂丹再也忍不住的低聲問道:“怎麼了?有什麼好害怕的嗎?”

害怕!

這兩次字突然刺激着李廣華的神經,他曾幾何時會害怕?


都是別人害怕李廣華,哪有他害怕別人?

何文多麼驕傲的人,還不是最後被他設計進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裏,現在都一直聽從他的話。

李廣華緊捏了拳頭,強行壓制住心中的恐懼,隨後心跳的速度慢慢降下來了。

李茂丹在一旁疑惑不解,爲什麼不走,爲什麼要聽陳幸講故事。

李茂丹認識陳幸,但是也就知道這個名字,因爲追張珂敏的事情和當衆親吻陶小娟的時候才讓她注意到,而這之前她真的不知道她班上還有這號人。

李廣華此時也顧不得李茂丹的心情,隨後擡頭望着陳幸冷笑道:“哼,你想說什麼?”

陳幸一直保持着那淡淡的笑容,隨後指着餐廳說道:“進去慢慢說,這個故事,我相信你只想一個人聽!”

李廣華剛剛平復的心情在聽到陳幸這句話之後,變得再次崩潰,他的內心緊張不已,但是他強忍着沒有表達出來,但是身體是無法控制的。

李廣華今天穿着很休閒的白色T恤,此時已經被汗液浸透,李茂丹怔怔的看着李廣華,她不明白,今天李廣華到底怎麼了,剛剛還和自己有說有笑。

(該死,他到底想說什麼?)

李廣華捏緊了拳頭,但是他不敢在這個時候發作。

“請吧!”陳幸做出一個請的手勢之後,不理會李廣華是否答應便先走進了餐廳,找到了那個雅座,舒服的坐了下來。

陳幸很自信,他相信,李廣華一定會過來。

而在門口的李廣華內心掙扎片刻後對李茂丹說道:“今天你先回去,我有事情,晚上在聯繫!”

李茂丹不解的問道:“到底怎麼了?你們發生什麼事情了?他好像就是在急診科那天的那個人吧,你們到底怎麼了?”

此時的李廣華顯得十分煩躁,他沒有心情去和李茂丹解釋,語氣不由得提高了許多。

“別問了,先回去吧!”

說完後李茂丹一愣,她是第一次看到李廣華對自己發脾氣,隨後心情變得十分不好,自己明明是關心他,但是卻被阻攔。

李茂丹沒有說話,準備離開。

李廣華意識道自己語氣不好,隨後又叫道:“別生氣,晚上告訴你,你先回去!”

而李茂丹並沒理會,徑直離去。

李廣華嘆了一口氣,不想再去解釋,現在自己的事情比較重要,馬上就要宣佈自己升掉命令了,在這個節骨眼上他不想出事。

再次踏入餐廳,李廣華掃視四周後,很快鎖定了陳幸的位置。

他大步走向陳幸所在位置,隨後坐在了陳幸的對面。

這是陳幸第一次面對面和李廣華正面交談。

李廣華在來的路上再次調整好了心態,此時沒有旁人,他不在害怕被人知道。

重新恢復氣勢了李廣華,此時氣勢洶涌,冷冷的盯着陳幸。

陳幸端起了剛剛點的咖啡,喝了一口,隨後嘆道:“李副主任,我想你很好奇,我爲什麼要和你說故事?”

李廣華冷冷道:“別廢話了,有什麼話儘管說,別耽誤我時間!”

陳幸笑道:“你業務很繁忙啊!”

言語間,陳幸不在稱呼他爲主任,而是直接用‘你’字,這無形之間將兩人的位置強行拉到一個水平線上。

李廣華滿臉寒霜,隨後略帶怒氣的語氣說道:“快點說,我沒有功夫和你耽誤!”

陳幸笑道:“好,我給你開始講這個故事吧!”

此時李廣華不屑的眼神收了起來,他很好奇陳幸到底想和自己說什麼。

“話說有一隻狐狸想要戲弄一隻鴨子,它就過去跟鴨子說,你想像天鵝那樣飛起來嗎?鴨子高興的點頭道說想,狐狸便對他說如果你想飛,你就跟我來,隨後狐狸帶着鴨子來到一個危險的懸崖邊。”

陳幸一邊說一邊觀察李廣華的表情,那一開始凝重的表情突然放鬆了,而陳幸卻內心冷笑一聲,隨後繼續說道:“狐狸對鴨子說,你看,前方一片仙雲,你只要跳上去就可以飛了;鴨子很聽話,沒有多想就按照狐狸說的毫不顧忌的從懸崖邊跳了下去!”

“結果……鴨子死了,找到屍體的時候,鴨子已經粉身碎骨了!而狐狸非常得意,它繼續逍遙着活着,因爲沒有人知道是它騙鴨子跳崖自殺的。”

陳幸說完後冷冷的看着李廣華,而李廣華此時也回過神,感受到陳幸的眼神。

隨後李廣華不屑的笑道:“你說了半天想表達什麼?”


陳幸的聲音變得十分冷酷,他死死的盯着李廣華說道:“鴨子是陶小娟,而誰到底是那個狐狸呢?”

當‘陶小娟’三個字冒出來後,李廣華的心裏再次變得沉重起來,他剛剛以爲陳幸什麼都不知道,但是現在他依舊感受到陳幸那股強烈的殺意。

同時被陶小娟這個三個字嚇的不輕,他已經快忘記這個人了,這個人讓他有一段時間充滿着噩夢,是他害的陶小娟跳樓的,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責任,但是他不會去承擔這一切的。

他馬上要當副院長了,他絕對不能讓別人抓住他的把柄,想到這裏李廣華心裏突然有了一個想法:如果陳幸也死了,那就沒人知道這個祕密了。

陳幸繼續冷笑道:“故事講完了,狐狸是誰,我相信你自己明白!”

說完陳幸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餐廳,留下李廣華一人呆在那。

李廣華冷冷的看着陳幸離去的背影,隨後拿出了手機打開了QQ…… 陳幸沒有了心情去吃飯,他說完了那些話之後同時也暗暗下了決心,他絕對不會讓李廣華逍遙法外。

陳幸不知不覺的來到一個廣場,這裏距離餐廳已經很遠了,這個廣場陳幸從來沒來過,所以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了。

陳幸無奈嘆氣,準備打個的士回去,隨便點個吃的。

然而遠處傳來了一陣吶喊聲音,陳幸隨後被吸引了過去。

當陳幸看到的時候,被嚇了一跳。

不遠處的廣場上一羣胖子在不停的跳動着,身體不停的扭曲着,似乎在跳某種操。

(減肥操嗎?)


陳幸忍不住想着,這裏居然有這麼多胖子,他咂舌道:“少吃點不就可以了,何必這麼辛苦。”

然而這羣胖子並沒有聽到陳幸的話,而陳幸也很好奇的往前走。

越靠近的時候陳幸就發現喊口號的似乎是一名女子,而且聲音很甜美,像綿羊音一樣。

陳幸突然有了興趣,隨後圍觀了上去,頓時看到領頭的是一個身材極其勁爆的美女,穿着運動服,那性感的馬甲線讓陳幸都忍不住讚歎,居然還有這麼美麗的女子。

然而這件運動服似乎和別的衣服不一樣,一般秀性感身材的衣服,幾乎整個腹部都會露出來,上身有運動胸罩擋住就可以了。

然而面前的這個美女上身胸罩不僅擋住了乳-房,還遮擋了部分上腹部的位置。

陳幸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這個美女,然而他還沒看多久,一個帶着帽子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拍着陳幸的肩膀。

“朋友,對不起,我們在錄像,拍攝視頻,你擋住我們鏡頭了!”

這時候陳幸回頭望去,才發現不遠處有一羣人拿着各種拍攝設備,頓時明白了,這是在拍攝減肥操的視頻。

不遠處坐在椅子上的中年男人朝着陳心內這邊叫道:“副導演,你幹什麼吃的,還不將人趕走,剛剛拍的好好的,一下子又要重拍了!”

面對那個男人的怒吼,陳幸很不爽,但是一想到別人在工作,突然被打斷,心情自然不爽,隨後也理解了。

帶帽子的男人立刻把陳幸拉到一邊,隨後衝那邊揮手示意。

陳幸面帶歉意道:“對不起啊,剛剛我在不遠處沒注意到你們在拍攝!”

帶帽子的男人笑道:“沒關係,正好他們也拍攝累了,休息一下!”

隨後帶帽子的男人繼續說道:“如果你喜歡,可以去買CD看喔?請多支持!宋慧英健身減肥特輯!不跟你說了,我先去忙了。”

帶帽子的男人不等陳幸的反應,離開返回了拍攝現場。

而因爲陳幸突然打斷,讓所有人都暫時坐在地上休息,唯獨那個女人沒有,她很熱情的跟着這羣胖子打着招呼,不停的在鼓勵他們。

那些話陳幸都隱隱約約的聽到了,隨後無奈搖頭。

要是減肥操能減肥,世界上早就沒有胖子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