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阿牛又拿起塗好的A4紙又往廁所裏跑。徐狼又看見了,他扯長了嗓子大喊:“牛啊,我都說了A4紙太硬,你不聽我的,現在好了,發現一張不夠用,再來拿一張是不是!”

Post by zhuangyuan

阿牛瞪了徐狼一眼。“你才用A4紙擦屁股呢!你全家才用A4紙擦屁股呢!”

阿牛急匆匆的跑到廁所,把褲頭一解,把塗好的A4紙一放,把褲子一拉。哈哈,A4紙上塗好的兩個黑色圈圈恰好擋住了那兩個破洞,和黑色褲子混在一起還真很難發現。哈哈,我阿牛真是天才啊,這下好了,問題解決了。

阿牛得意的走出來,抖了抖。感覺有點不對勁,怎麼回事!阿牛對着鏡子一看,草!移位了!那兩個黑圈圈不能完全罩着那兩個破洞了。如果說第一次白花花的,那是洋氣,第二次黑漆漆的那是土氣,現在,一半白一半黑的,不土不洋,難看死了。

方案失敗!革命尚未成功,同志還需努力。阿牛把褲頭再次解開。“媽的!”阿牛罵了一聲:“這麼頻繁的解褲頭,老子都快變成鴨了。”沒辦法,該解的還是要解,阿牛把A4紙拿出,嘟嘟的又跑了出去。翻箱倒櫃,找一下有沒有袋子,A4紙會移動,沒法固定,得想辦法將它固定啊。

終於,阿牛在抽屜最底層找到了一個透明的塑料袋子。那是給小喜兒買漫畫書帶回來的。“大小適合!”阿牛拿着袋子,A4紙和黑色水筆向廁所跑去。經過徐狼時,阿牛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大罵:“徐狼,你給我閉嘴!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巴!”

徐狼很無辜的看着阿牛,呢呢喃喃的說道:“我沒想說什麼啊!真是的!”

阿牛跑到廁所,把A4紙往袋子裏一放,解開褲頭,再把袋子的兩頭往皮帶上一系,固定好,這樣,在袋子裏的A4紙就不會上下移動了。“哎!”阿牛邊穿褲子邊嘆氣,真是折騰死我了,要是再弄不好,我要吐血了。

阿牛照一下鏡子,黑色的褲子上印着兩塊不太黑,但看不清楚什麼東西的東西在那。“朦朧美!”阿牛給自己整出的玩意取了一個響噹噹的名字。“嗯,不錯,差不多收工了!”阿牛有點小雀躍。

有袋子護着,不怕側漏,夜裏翻身還能安心睡得好,做男生精彩不停!阿牛真爲自己的創意嚇了一跳。現在好了,可以大搖大擺的走了,走兩步,再走兩步。

阿牛大步向前踏去,這一腳邁得好開啊。可是,哎呦喂,腳還沒落地阿牛就感覺疼痛難忍了。怎麼回事呢,原來袋子容易褶皺,褶皺處刮在屁股受傷的地上就像是刀片刮過一樣火辣辣的疼啊!這種情況,哪裏還可以走路啊。

“草!計劃又失敗了,惹毛了老子,我把褲衩也脫了,在大街上轉一圈!”一次不行,兩次也不行,阿牛火了,不弄了,沒那麼多精神!阿牛有點激動,解開褲頭時用的力氣大了點,噗嗤一聲,褲頭上的一顆鈕釦掉了下來,在地上打滾,一路向前,人倒黴喝口水也塞牙縫,阿牛目瞪口呆的看着這顆鈕釦滾下去,最後,鈕釦在角落裏打幾個轉轉後熄火了。

“連你也造反了!”阿牛火冒三丈。他掏出A4紙,撕成幾片,扔進馬桶,用水一衝,“去你媽的!”阿牛再把袋子解開,撕了幾下,袋子韌性比紙好,撕不開,阿牛把它揉了揉,扔進垃圾桶。“去你媽的!”

忙活了半天,什麼都沒做好,還把褲頭鈕釦弄散了。阿牛提起褲子,把皮帶繫緊了一節,幸好還有一根皮帶,要不然慘大了。阿牛重新照了照鏡子,白花花的屁股在那裏迎風招陽。“不順眼,我阿牛都這麼大的人了,真是要被你氣死啦。”阿牛把皮帶一拉,褲子嘩啦啦的掉了下來。阿牛這回發狠了,拿起黑色水筆對着自己的屁股一陣猛塗。“這回總可以了吧!”阿牛破口大罵:“這回總可以了吧!”

最終,阿牛把屁股塗得黑漆漆的。“被自己的屁股折磨得半死,我阿牛永遠會記住這天的!”這件事給了阿牛一個慘痛的教訓,讓他明白了一個道理。屁股就是屁股,臉就臉,臉是拿來丟得,屁股是用來藏的,你要是把屁股當成臉,臉當成屁股,那你就要遭罪了。

阿牛把褲子一提,大步走出廁所。

“不用再進去了吧!”徐狼弱弱的問道,同時在他那把破木吉他上輕彈了一下。

“關你什麼事呢!”阿牛沒好色給他。

“哎,上個廁所也折騰了這麼久!”徐狼又輕彈了一下,發出一個清脆的音符。“有時間也不是真沒浪費的啊。”

“這關你什麼事呢!”阿牛學劉碧的樣,給了他一個超級大白眼。

阿牛走到小喜兒旁邊說道:“小喜兒,你阿牛哥這樣不太顯眼吧!”阿牛轉身,給小喜兒看了看。

“嘻嘻!”小喜兒笑了起來:“已經好多了,阿牛哥,你真有創意!”

“哈,小喜兒,我現在回家了。”阿牛說道:“如果大小姐問的話,你就說我受傷了,褲子也破了個洞,回家養傷換褲子去了。”

“你幹嘛不自己說啊!”

“呃,小喜兒,我和大小姐今天不對眼,見面就吵,還是避避吧!” 挺着個受傷的大屁股,阿牛好不容易回到家。一進門,阿牛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衝進衛生間,打開洗澡用的花灑,將塗得黑漆漆的屁股洗乾淨。阿牛撫摸着着,輕輕的揉着,時不時用水沖洗着。水順着阿牛臀部的弧度,沿着結實健壯的大腿,一路下滑。嘿!這場面還挺香豔的。

“我這輩子都不會對你這麼好了!”阿牛對着他的屁股說道:“你就好好享受一下吧。”

十多分鐘後,阿牛換上了乾淨的衣服,把那條破了兩個洞外加掉了一個鈕釦的褲子直接塞進了垃圾桶。

他跑到市中心,先給小喜兒買了二十本漫畫書。阿牛隻答應給她買三本,但是小喜兒看得比較快,一口氣多買點,分批次給她。買完漫畫書後就來到化妝品的**櫃檯準備買香水。

王姐說要買最貴的。阿牛看了一下,差點沒把自己的眼睛看瞎,好貴啊,阿牛都數不清後面有幾個零了。就是把阿牛這賤人賣了也買不起,悲哀啊,屌絲的命不值一瓶香水錢。最後,阿牛買了兩千塊一瓶的。本想買一千塊錢以下的,但想起王姐那嘟嘟嘟不斷上漲的氣勢,阿牛把心一橫,選了個兩千的。這價格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王姐這貨應該不會有意見吧!


阿牛買了三瓶香水,一瓶是給王姐。另外一瓶是給大小姐的,今天和她鬧了一場,孝敬孝敬她,讓她明白,我阿牛心裏時時刻刻都是有她滴。再另外一瓶是景田的,她也是我阿牛的媳婦啦,我怎麼可能會把她忘記呢。

買完這些。阿牛就跑到藥店去了,精挑細選,半個小時後,店小二一臉笑容的恭送着大包小包的阿牛出門。“慢走,慢走,這是我們的VIP卡,有空常來!”店小二把阿牛當成大客戶了。

接着,阿牛到百貨市場買了二十幾個大大小小的瓦罐,一個熬豬腳的不鏽鋼圓桶,這個圓桶可大了,能一次性熬製上百個豬腳,也能把阿牛整個人都裝下。阿牛不單買了這些,還買了二十個煤氣竈。“兄弟”一個帶着北方口音的店主對着阿牛說道:“買這麼多,你這是打算開火鍋店,刷羊肉呢!”

阿牛笑着回答:“這麼個大熱天,誰會吃火鍋啊,我這是要把自己給煮了!”

“呵呵!”店主憨厚的笑了笑。“小夥子,你還挺幽默的,來,我來給你幫個手!”

哎!阿牛嘆了一聲氣,爲什麼我說真話的時候沒人相信,說假話的時候你們卻信了。我阿牛以後是該說真話還是說假話呢!你們太過分了,把我阿牛逼得都不知道怎麼說話了。

東西太多,出租車司機看見就躲得遠遠的,阿牛連續攔了好幾輛都沒成,沒有辦法,阿牛找了一搬家公司。

回到家,阿牛立馬定製了二十幾瓶煤氣。一切準備就緒。阿牛打開廚房,將裏面的蜘蛛,蟑螂什麼全部都轟了出去,住這麼久,房租也沒和阿牛分攤一下,該出去了。阿牛將剛買來的瓦罐,煤氣竈一字排開,把廚房變成一個煉藥廠。

開火,濾水,按順序加入藥材,中和毒素,精華融合,提煉。阿牛在廚房裏手忙腳亂。最後所有精煉的藥材都倒入了那個能一口氣熬製一百個的豬腳的不繡圓桶中。兩個小時過後,阿牛脫掉褲子,衣服,光溜溜的跳進藥澡中。

熱水燙到了屁股上的那兩塊傷疤,阿牛痛得哇哇直叫。“大小姐,你這個婆娘!害死我了,待會練好功,一定要拿着你的圖片好好的蹂躪你一番!”屁股受了傷,原來幹什麼都不方便。但藥澡還是要泡的,忍忍吧,阿牛一副衰樣,慢慢的坐了下去。


阿牛集中精神。他要去見老李。“前輩師傅,您的天才徒弟忍不住又來看您了。”這句話,阿牛超喜歡,每次找老李時都要說。“師傅,我按照您的方子把藥熬製出來了,您幫我檢查檢查,看有什麼遺漏。”阿牛第一次嘗試用藥澡來練功,不知道行不行,各方面都要謹慎在謹慎,打通絕脈這玩意危險重重,一不留神,說不定自己就掛掉了。

“我來看看!”老李走出來,看了看圓桶中的中藥水。“色澤幽暗通黃,氣味升降勻稱,屬於一等藥水。阿牛,不錯,你熬製中藥的水平提高了很多啊!”老李稱讚。


“那是!也不瞧瞧我是誰的徒弟!”阿牛的尾巴翹上了天,阿牛這貨太聰明瞭,表揚了自己的同時也拍了老李的馬屁,一舉兩得。“你怎麼又給自己臉上貼金了!”老李瞪了阿牛一眼。“沒什麼問題,只是,沒有問題本身就是個問題啊,因爲,你剛開始練習,可能適應不了,藥力還是打薄點爲妙。”

“謝謝師傅關心!”阿牛聽到老李說沒有什麼問題後放心了。“師傅啊,我還是不要打薄了,藥力濃厚練得才快呢,要是打薄,那我還不如直接坐到空氣裏練呢。”

“你啊,真是不知死活!”老李沒好氣的罵了阿牛一句。“我不管你了,練功時,把那個油差叫上,讓他看着你,也好讓我放心點。”

“那是自然”阿牛點了點頭。“話說,沒有他在,我還真不敢冒這個險!”阿牛說完,就去找油差了。

油差正在比武場舞刀弄槍。阿牛給他倒了一杯酒。“油差大哥,休息一下吧。”說着,把酒壺遞了過去。油差這武夫把烈酒當水喝。“阿牛老弟,你來了!”他接過酒,咕咚咕咚的喝起來了。

“油差大哥,我又要來麻煩你了。”阿牛開門見山。“我從師傅那討到一個方子,如果成功,可以很快的積累內勁。”

“哦,還有這樣的方法。”油差擦了擦嘴上的酒跡。“阿牛老弟,你的鬼點子真是多啊!”

“呵呵”阿牛笑了笑。“一切準備就緒,還請大哥在一旁協助我,如果有什麼異常情況發生,大哥一定要及時叫醒我!”

“那個自然” 油差點了點頭。“阿牛老弟,我們開始吧。”

按醫術理論,萬物均由氣化,這些藥澡是阿牛精心熬製的,應該能夠提供充足的氣體纔對。每一種藥材對人體既有好處又有壞處,但阿牛相信,老李師傅的這個方子一定把藥材的壞處降到最低了。

鎮邪!阿牛進了鎮邪之境,在他所能感知的世界裏,一切都變成了氣體的狀態。這一大桶藥水變成了由濃密氣體組成的厚厚的雲層,阿牛身處在雲層之間。他開始運轉吐納之術,果然,氣體很容易就吸入到了體內,沒有費多大力氣,其效率起碼是以前的十倍。

吐納之術,一吐一吸才能轉化一絲內勁,但在藥澡裏,濃濃的氣體不斷翻滾着,有種源源不斷,不會頹靡之勢。阿牛將兩百多個穴位同時打開,就像是一個貪婪的臭蟲張開自己最大的嘴巴盡全力吞噬着。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阿牛被藥澡燙得全身通紅,他額頭上隱隱有汗水泌出。

油差盤地而坐,睜着他那雙比牛還大的眼睛仔細觀察着阿牛的狀態。一旦發現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他會用能把牛振暈的嗓門叫醒阿牛。

練功狀態下的阿牛腦裏飛速旋轉,他在控制,轉化着不斷涌進身體的氣體,氣體進入丹田,開始和自身融合,阿牛覺得這絲氣體不陌生了,有了一絲親切感,似乎氣體變成了一個個小球,自己走到哪裏它就會跟到哪裏。

這種感覺太奇妙了,模糊不清卻又真實存在,阿牛用心去感受着,漸漸的,阿牛不再用鎮邪控制,而是用這種親切感去呼喚。他的腦裏空濛蒙的一片,氣體變成了潮汐能隨着他的意識潮漲潮退。

有趣的事情發生了,這些失去鎮邪管束的氣體非但沒有亂竄,而是很有規則的流向下一個穴位,進行更加深層的融合。兩百多個穴位就像是兩百多條小河,它們都按照某種不可逆轉的規律匯入像大海一樣的身體裏。這一刻,阿牛轉化內勁的速度已經達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高度。

沒有受外界震動的藥水像沸騰的開水一樣洶涌澎湃,充滿藥力的幽暗通黃色澤漸漸得變得像水一樣清澈。阿牛兩百多個穴位上都有一個小型漩渦,那是轉化速度過快形成的。

油差看着阿牛這幅模樣,一開始露出了擔憂的神色,本想叫醒他,可是,阿牛並沒有出現失控的跡象,相反,他臉上呈現出一種前所未有的光芒,他彷彿不是在忍受着練功的痛苦,而是在享受着什麼。

“這是…”油差震驚了。“絕對不可能!這種狀態…”油差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是,當時繼續觀察下去時,他終於確信了。“這是武者夢寐以求的空靈之境!真的是空靈之境!阿牛老弟他…他怎麼能夠…”油差仰頭望天,眼裏有喜悅,也有寂落。“阿牛老弟,他只是一個剛剛踏入武學之人,爲何能夠進入空靈之境…我等一生追求,都無法如願,這到底是爲什麼!天意啊,天意…” “呵呵!”阿牛躺在牀上,對着牆壁上的一個坑傻笑。經過一場巔峯對決之後,他體內的躁動終於停息了,製造這個坑的罪魁禍首長處了個包,下面的鐵棍也變成了軟麪條。

阿牛帶着勝利的喜悅沉沉睡去,第二天醒來時,竟然還掛着笑容。這貨,做出這麼變態的事情來還高興成這樣,實在無語了。

昨天一身的中藥味,連蚊子都不敢靠近。也不知道今天好了沒,自己的鼻子又刺激過度聞不出來了,怎麼辦呢。阿牛衝進衛生間,先用洗衣粉洗了一遍,這下總可以了吧!再用清水衝了三遍,再用沐浴露塗遍全身,特別強調一下,是全身!浪費了半個游泳池的水後,阿牛終於裸體出浴了。

煉化了二十萬絲內勁的阿牛天庭飽滿,神采奕奕,無形之中,增添了男人的魅力,這下更吸引美女們的注意了,不單是美女,最好來幾個少婦。憑着阿牛能把牆壁弄壞的本事,完全沒問題。

阿牛出門上班,這回他並沒有打出租車,而是擠了回公交車。阿牛爲什麼要這麼做呢,因爲公交車上人多啊,他得看看他一身的中藥味散了沒。在公交車這麼狹小的空間內,看看其他人的反應是很容易知道。阿牛這心思…

他坐上公交車。表面上裝着若無其事的樣子,暗地裏觀察着旁人的反應,心裏想着,如果有氣味趕緊給個反應啊,我也好大聲說出那句早已準備好的臺詞:對不起,一宿沒睡,剛剛給我奶奶熬完藥,我奶奶…我奶奶…哭泣的表情!阿牛想,我這個樣子,即使氣味熏天,大家也應該不會罵我了吧。

阿牛準備的這句臺詞怕是用不上了,因爲其他人除了一臉睡意,沒有其他反應。這就是說,氣味消除了。太好了,自己不再是臭蟲了!阿牛這樣想。其實啊,臭蟲都有一個光鮮的外表,阿牛這貨也是一樣,即使身上沒有臭味了依然是個臭蟲。“我可憐的奶奶,你不用吃藥了。”

怎麼回事,平時上班,就算再堵,二十分鐘足夠了,現在走了三十多分鐘還沒到。奇了怪了!阿牛懷着這種心思坐了十多分鐘後,終於憋不住了。站起來,對着售票員問道:“XX站怎麼還沒到啊!”

售票員看着他有一會沒說話,估計是懶得說,後來,估計是不解氣,於是大罵:“你耳朵長着是幹嘛的,每一站我都會報站,已經過去好幾個站了,你還好意識問!”話說,阿牛可是個月光族,有多少錢花多少錢的那種,自己高興就好,平時出門都是打的士,很少坐公交車,今天別有用心的坐了一回,結果,坐錯站了,也算是罪有應得吧。

阿牛被罵得一愣一愣的,這個母夜叉也太不給帥哥面子了吧!阿牛推斷,她一定被帥哥甩過。木有辦法,我可憐的奶奶,一車子的人都看着我呢,其中還有幾個看得上去的美女,我不能丟了場子。我可憐的奶奶,這回咱們不吃藥了,打打針行吧。“對不起,一宿沒睡,剛剛陪我奶奶打完針,我奶奶…我奶奶…”哭泣的表情!奶奶,我是您的親孫子咧,今年給你多燒點紙錢。

阿牛深情演繹,效果那是槓槓的。一車的人同情的看着阿牛,不善的看着那個售票員。人民的立場在此時高度統一。人家心情焦慮,一時間沒有聽清楚,有什麼好叫的嘛!大家你一言我一言的開始數落售票員了。售票員自己也是一臉愧疚,急忙說道:馬上就到站了,你趕緊下車吧,到馬路對面坐車。前後態度千差萬別。

“好”

公交車到站了,阿牛心裏偷笑着急忙下車。這個時候正是上班的高峯期,上車的人和下車的人擠到一起,阿牛和一個女子撞了個大滿懷。“不好意識!”阿牛急忙道歉。女子回頭,對着阿牛輕輕的笑了一下。她的樣子小巧玲瓏,清純可愛,她的笑容甜美溫人,像冰糖雪梨劃過心田。

這個女子!這個女子,有點面熟!阿牛確定以前見過她,但一時間又想不起來是誰了。阿牛一直目送着這個女子上車。“她…她…”公交車已經開走,阿牛望着公交車的尾巴還在努力的回想着。“怎麼想不起來了!”鬱悶的阿牛無意間看到了站牌處的垃圾桶,腦裏靈光一閃,一下子,所有的記憶都涌上來了。“終於想起來了,她就是那個小偷!把我偷得精光的小偷。真是冤家路窄啊!竄到這條路上活動了。”

“嘿嘿!”阿牛笑得聳了聳肩。“兩年前被她害慘了,這下,真要好好的作弄作弄她!”阿牛回想起她微笑的樣子。“真是女大十八變,比以前更加水靈了,胸部也比以前更加大了。撞上去應該比以前更加舒服了吧。呃,不得不承認,她是個九十分以上的美女!貌似當年賭氣時說過,要讓她懷孕的,這事要不要兌現呢!”

阿牛望着沒了影的公交車。心想,今天,不知道哪個人要走大運了。

要不要追上去!阿牛想了想,還是算了。既然知道她在這一帶活動。那遲早都能教訓她,還是趕緊去公司吧,要遲到了。

阿牛來到公司已經是八點二十多了。王姐在那裏梳頭髮,噼裏啪啦的擦出了火花,猛吧!嘴裏還不時打着哈欠,估計也是剛來。

“姐姐”阿牛甜甜的叫了一句。“別再梳妝打扮了,你就是個美女胚子!用不着打扮的。”

王姐擡頭看了阿牛一眼。“我說是誰的嘴巴這麼討人喜歡,原來是你啊!”

“可不是我”阿牛笑着說道:“我給你帶東西了,姐姐。”

“哦,什麼東西!”王姐把梳子一放,兩眼看着阿牛。“快拿出來啊,故意吊姐姐胃口的人都趴在了地上!”

“那是,那是”阿牛一聽心裏磣得慌,趕緊把香水拿出來,雙手恭敬的遞上。“請笑納,這是XX公司出品的新款香水,在XX全球首發,氣味淡雅幽香,純而不濁,最適合姐姐你這樣的美女了。”

“真的!”王姐被阿牛說得心花怒放,拿着這瓶香水左看右看,一副愛不釋手的樣子。“阿牛,多少錢啊!”

“兩千塊錢!”阿牛眯着眼睛回答,還是有點自信的。

“多少?!”王姐聽到價錢後,立馬回頭,看着阿牛,眼神變得凌厲起來。

“兩千塊錢!”阿牛感覺有點不對勁,但還是硬着頭皮重複了一遍!


“才兩千塊!你等等啊。”王姐說着從包裏掏出了一瓶香水。“阿牛,你看看,這瓶可是8888元買的,你還好意識送我兩千塊的!呸!”王姐朝地上吐了口水。接着,她脫掉鞋,打開阿牛的香水,往她臭腳丫上噴了噴。

阿牛氣炸了。這個八婆,不要可以明說,用得着這樣嗎,欺人太甚。阿牛心裏已經扇她好幾巴掌了,可是手上卻一動不敢動。哎,太受傷了。兩千塊錢啊,這就樣沒了!

阿牛悻悻的走進辦公室。兜裏還有兩瓶香水沒送出去,看樣子不用送了,不洋氣,不上檔次,免得再受打擊了。阿牛總算明白,以其給王姐買化妝品,還不如給她買一鍋粥呢。

“阿牛哥,你來了!”小喜兒打着招呼,她可是一直在等阿牛的。阿牛知道她心裏想什麼,走到她旁邊,朝四周望了望,沒人,趕緊把香水拿出來,將整個紙袋塞給了她,紙袋裏是三本漫畫書。小喜兒麻溜的接過紙袋,往桌子底下一扔,然後若無其事的繼續和阿牛談話。“阿牛哥,姐姐說,要你去一下她的辦公室,她有事情要跟你談!”

阿牛一聽,心裏有點慌,昨天還和她吵架呢,該不會今天又要吵一次吧。“小喜兒,你可得跟哥說實話,大小姐今天心情怎麼樣!?”

“挺好的,蠻高興的呀。”小喜兒輕飄飄的說道。“早上起來還唱了一個哥哥短,哥哥長的情歌呢!”

“哥哥短,哥哥長”阿牛重複了一句,心想,我肯定是長的。“這就好!”阿牛鬆了口氣。“她若晴天,一切安好!”

阿牛用手將自己的嘴巴擠彎,弄出一個大笑臉,然後走進伊美女辦公室。“大小姐,你找我!”

“阿牛,你來了,坐!”伊美女今天穿着一件黑色的長裙,胸前有像波浪一樣的花邊,看上去比較端正的那種。“阿牛,你上次拉到一個單,給公司帶來近四十萬的利潤,其中有百分之五十是你應得的提成,你要繼續努力。”

“提成!百分之五十,這麼多!”阿牛有點驚訝。“大小姐,我們不是有錢了嗎!我不用繼續努力了吧。”

“我有說過這話嗎!”伊美女大大的眼睛轉了轉,一副回憶的樣子。“好像沒有吧!”

她是真忘了,還是假忘了。不敢是真是假,阿牛什麼都不敢說!既然她說沒有那就是沒有吧!“好,大小姐,我會繼續努力的。”

其實伊美女是明白裏揣着糊塗,她記得自己說過那些話。只是開這家公司是爲了隱藏她們的身份,收入不能全是虛假數據啊,總得要幾筆真實的吧。俗話說的好,三分真七分假那纔是真假,既然阿牛願意去拉單,而且一出手貌似很不錯的樣子,那就讓他去折騰好了。

“阿牛,我給你買了點東西!”伊美女說着從她包包裏拿出了一隻藥膏。“給,擦一擦吧,好得能更快些。”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