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十二月 2020

錢蠟匠聽到後,吆喝一聲:“驚雷三聲震日月,掃乾坤,驚魑魅,收魍魎,河神發威咯。”

Post by zhuangyuan

說完去解掉了小舟,我們上週繼續往上而去,路上陳文跟我說了去找那屍蠟老衣的緣由,他說我身上的人皮雖然不招活人喜歡,但是卻很招鬼魂歡喜,晚上的事情就是一個佐證,在解決掉人皮之前,就得去找一件染了屍蠟的衣服穿上,讓鬼魂以爲我身上的鬼氣是衣服傳出的,不至於找上我。

行了一日,路上吃了些乾糧,至傍晚時分,錢蠟匠擡頭看了看天上斜陽,說了句:“還有太陽,應該能過惡靈鬼洞。”

“惡靈鬼洞是什麼?”我問。

錢蠟匠加快了速度往前,邊搖槳邊說:“英魂河水衝出來的一處山洞,穿山而過,當初的晉綏軍屍體都被衝進了山洞裏面,現在還整?排列在山洞裏面呢,那山洞叫惡靈鬼洞,在太陽下山之前,裏面不會有什麼動靜,但是隻要太陽落山,就不能進去了,會被裏面的惡靈當成敵人處理掉。”

難怪他要加快速度,往前搖了大約二十分鐘,一處九十度拐彎後,見到了穿過山體的洞口,洞口直徑約莫兩米,呈圓形,我說:“這哪兒是水衝出來的,分明就是人鑿出來的。”

錢蠟匠轉身對我說:“莫說話,莫看水,害怕就閉着眼睛。”

說完將小舟搖進了這洞口,洞中很不規則,兩米的直徑算不得寬敞,有些狹窄或者低矮的地方,我們不得不彎腰經過。

不過越往裏面越寬,視野也開闊了起來。

而就在此處,洞口傳來一陣陰風,吹得我們衣服簌簌作響,小舟不進反退,錢蠟匠奮力搖動了幾下,臉色煞白:“完了,太陽落山了。”

“那就退出去。”陳文說。

錢蠟匠搖頭:“桑植縣本地的人把這裏又叫做鬼門關,進入此門沒有退路,不能走了,下船躲着。”

說完將小舟劃到了河牀邊上,他將纖繩栓在河邊石頭上後,帶着我們在這寬敞之處穿行起來,這裏怪石嶙峋,山體間有不少的裂縫,他直接帶着我們往旁邊一處裂縫走進去,並說:“這些裂縫下面很深,掉下去非死即傷,一定要小心。”

我和陳文跟上,這些石壁上有些漆黑,被人焚燒過,而且裏面有些異味,剛好錢蠟匠照向下面,在裂縫底部,看到了無數雜亂的白骨。

陳文這會兒說:“這些是土匪,躲進山裏不好追捕,剿匪的人都會在外面燒火,活生生把躲在山體裏的土匪嗆死,這樣死的土匪怨氣重,不過不要搭理他們就是。”

我恩了聲,錢蠟匠說:“年輕人知道的挺多。”

陳文笑了笑,繼續往前。

我行走在中間,看着下面的屍骨,少說也有百十來人,死在這些夾縫中,連收屍的人都沒有,倒也挺可憐的。

這條夾縫走完,卻是一處極大的天然山洞,處於山體之間,漆黑一片。

到了之後,錢蠟匠從背後包裏取出一些破衣服,綁在木棍上點燃照明,說:“本來今天就可以到了的,算錯了時間,在這裏歇一晚上,早上再趕路。”

這裏有木櫃子,有牀,有布,有桌子有椅子,這明顯是以前的土匪窩,因爲除了這些東西,還有整?排列在這裏的屍骨。

錢蠟匠點了一把香插在了那些屍骨面前,說:“各位兄弟,打擾打擾,明早離開,不要見怪,他日取香參拜。”

我和陳文也上去行了禮,畢竟是來了別人的家,跟別人打聲招呼是必須的。

我問:“這些屍體怎麼都整理好了?”

錢蠟匠說:“以前也有人來過這裏,幫着整理的,不要去碰他們,趕快睡,晚上輪流守夜,也不要出去。”

“你說的晉綏軍的屍體呢?”我問。

錢蠟匠詫異反問:“剛纔你沒看到?”

我搖搖頭。

陳文說:“就在這裂縫出口的對面,釘在石壁上,已經發黑了,這裏光線差,看不到正常。”

我哦了聲,然後和陳文把土匪窩的牀收拾了一下,躺在了上面,這洞子裏面倒是挺乾淨的,也沒水汽,更是一處不錯的藏躲之地。

躺了會兒,身上的那清平公主的胭脂盒動了起來,我拿出來,揭開蓋子,裏面金蠶蠱立馬就飛了出去,往旁邊另外一條裂縫去了。

陳文也看見了,說:“跟着它,金蠶蠱五感比人類敏感,它應該發現了什麼。”

我和陳文馬上起身,跟着金蠶蠱往另外一條裂縫擠進去,這條裂縫只有二十多公分寬,就算是側身,我們也是很費力才擠進去。

進去點燃符紙一看。

這裏是一間大約九平米的小山洞,在山洞的正中間,一口黝黑的棺材特別顯眼,金蠶蠱這會兒就停在了棺材上方。跪求:mobixs ?x|||||雖然不痛,但是身上幾個洞卻是真的,趴下去之後死活也站不起來了。[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不過也正好能碰到張笑笑背後的繩子。解開她之後,她馬上將我背了起來,說:“陳浩,我送你去醫院。”

我笑了笑:“算了,扶我走吧,我怕把你壓矮了。”

張笑笑身材偏瘦,她揹着我雙腿搖搖晃晃的,還真怕她一個不小心把她自己的腿也給弄折了。

出門張嫣馬上迎了上來,見我身上的槍傷大驚。

我這會兒掏出手機給張嘯天打了一個電話,沒大會兒,張嘯天就趕了過來,第一個關心的竟然不是捱了幾槍的我,而是看着張笑笑手腕上的捆痕。滿眼殺意:“誰幹的?”

張笑笑本想說,但是想到什麼。搖搖頭說沒事兒,然後讓張嘯天開車送我去醫院。

我擺手說不用:“照顧好你妹妹吧,現在弄得好像她成了我妹妹似的,動不動還得我保護她。”女臺團才。

之後然張嫣扶着我,一瘸一拐離開了這裏,返回趙家別墅,沒有驚動任何人,躺牀上剪開了衣服。 朱門毒後 看着自己腹部的幾個槍眼,伸手按了按,始終沒有感覺。

“這難道真的已經成了屍體?”我有些疑惑,畢竟死豬不怕開水燙,死人也一樣如此。

張嫣急得不行了,端水幫我擦拭傷口,然後幫我包紮,連藥物都不上。我也沒阻止她,只是默默看着她滿臉焦急忙進忙出。

當她俯身時,我準備伸手過去觸碰觸碰她,卻有一滴清涼液體滴落在我手上。

“你哭了?”我問。

張嫣不肯擡頭,搖頭說沒有。

我伸出雙手捧着她精緻臉蛋,她已經淚痕斑斑了,這樣還沒哭,那什麼纔算是哭?

“我又不痛,你哭什麼。”我故作輕鬆笑了一聲。

張嫣淚水掉得更甚了,我忙幫她擦去了臉上淚水,卻不知爲何,按捺不住心中情感,情不自禁將她攬入了懷裏。

張嫣被我這動作驚呆。卻沒推開我,我抱了將近十秒鐘後才說:“咱們來玩兒談戀**的遊戲吧。”

張嫣馬上掙脫了我,默不作聲給我清理起了傷口。

我一直默默注視着她,漸漸睡了過去。

次日醒過來的時候,見張嫣正趴在牀邊瞌睡,顯然她昨天也累到不行了,我坐起來打量了她一陣,然後本來準備湊過去在她臉上親一口的,不過她卻突然醒了過來。

一臉呆滯看着我,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我剛纔準備幹什麼,不過她卻斷斷續續會所:“對不起,我……我睡着了。”

我尷尬一笑:“剛纔你臉上有髒東西,我想幫你看看來着。”

之後起牀走路,身體還是發虛,但是可以自己行走了,不過速度比較緩慢。

我沒想到竟然恢復得這麼快,如果是平時的話,恐怕早就沒命了。

打電話給陳文,陳文得知我的情況之後,跟我說:“這是你爺爺的手筆,他恐怕很早以前就準備把你培養成現在這樣了。想想你四娘ぴ你爺爺自己,再看看你,他們兩個是試驗品,你是成品。”

我四娘已經死了,但是最後卻活了過來,甚至連陳文都看不出她有什麼問題。

我爺爺變成了行屍,也在慢慢恢復靈性。

而我是從人直接變的,跟他們兩人有些不同。

“我這,是個什麼原理?”我問陳文。

陳文回答說:“你爺爺和你四娘算是行屍,你應該算是個真正的陰陽人,不屬於陰間,也不屬於陽間的人。”

陰陽人這詞兒怪怪的。

不過爺爺把我培養成這樣做什麼?

我問陳文,陳文讓我去問我爺爺,他說他也不知道。

掛掉電話之後出去,趙銘直接遞給我一張報紙,我接過來一看。

標題是:著名企業家張家利昨夜被槍擊,送往醫院後不治身亡。

看到這消息,我馬上就愣住了,我竟然殺人了。

趙銘對我說:“小鈺接手的這個案子,也不知道那個開槍打他的人是誰。”

“趙小鈺又去上班了?公安系統裏她可是死了的呀。”我說,心裏卻有些惴惴不安,要是趙小鈺查到我頭上怎麼辦?

趙銘回答說:“這個解釋解釋就好了。”

張家利的訃告已經傳遍了奉川縣,晚上在張家舉辦葬禮,到時候趙銘也要去。

趙銘問我:“你去參加張家利的葬禮嗎?”

我想了想說:“去一下吧。”

畢竟是第一個死在我手下的人,不管他做了什麼,總有一股罪惡感,去給他燒燒香,也算是消去一些業障。

趙小鈺一直在局子裏,晚上六點鐘左右,我和趙銘一同趕往了張家別墅。

張家外面已經停滿了車,可見張家利的死,有多麼轟動。

趙銘在奉川縣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自然能輕鬆進去。

進去看見這別墅裏面站了不少警察,我心說不對勁,不過還是留在了這裏。

張嘯天也在,見了我,帶着張笑笑走了過來,張笑笑見了我之後,滿臉沉痛說:“昨天謝謝你。”

我說:“節哀,他不值得你這麼悲傷。”

張笑笑恩了聲。

張嘯天之後讓張笑笑先到邊上去,讓我跟他進入了別墅的一間空房間。

“叫我來這兒做什麼?”我問。

張嘯天轉過身問我:“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我想知道我有沒有殺錯人。”

“張家利是你殺的?”我詫異無比。

張嘯天點點頭:“是!”

我心中的負罪感這才少了一些,點頭說:“你沒有殺錯,不過我想知道,你手上已經沾染了多少鮮血了?”

張嘯天哼哼笑了兩聲:“我從來沒記過,我第一次殺人是十三歲的時候。但是到現在爲止,我從沒有覺得自己做錯了。”

我寒毛倒立,我十三歲的時候還在玩泥巴,他都開始殺人了。

這果然是我不能比的。

跟他說了幾句話,張笑笑推門進來找我們,張嘯天收起了臉上的冷血,換成了普通大哥模樣,走了出去。

我之後也跟這出去,出去趙銘已經上完了香。

我也上前點香,插上香之後準備離開。

“攔下他。”一直坐在張家利棺材旁邊太師椅上的張洪波開口說話。

綜藝之另一個世界 這裏面的警察馬上上前將我牽制住了。

張洪波再發號施令:“把他帶到家利棺材前跪下。”

我看了一眼張嘯天,他正面對我嘴角微微翹了翹。

我明白了,張嘯天準備把這件事情推到我身上來了,我掙脫了這幾個警察,看向張洪波:“說個理由,我爲什麼下跪?”

張洪波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身上氣勢十足,讓人膽寒。

“你知道是爲了什麼,今晚你就跪在這裏,明天家利下葬,你葬在他旁邊。”張洪波說。

我冷笑了兩聲,讓我跪我就跪,還準備拉我去活葬,這裏可是法制社會,誰敢這樣來?

沒搭理他,轉身往門外走,但是這些警察卻全都拔槍指着我,我心裏咯噔一下,暗罵一句,他們還真的敢開槍!

張笑笑一直在拉張嘯天的胳膊,讓他想辦法。

張嘯天笑了笑,撥開前面兩個警察走了過來,到我面前時湊到我耳邊輕聲說:“只能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你幫了我妹妹兩次,我欠你兩個人情,但是你幫他三次,就很危險了。我絕對不會讓我妹妹對你產生情愫,所以只有對不起你,這一次,一定要除掉你。”

我呵了聲,張嘯天隨後退開,這幾個警察又死死將我包圍住了,我不能移動半分。

我環視了一下,忽然轉身將張洪波卡住,掏出槍指着他的頭:“張老爺子,得罪了。”

張洪波卻只是冷冷笑了兩聲,我正要挾持着他走出去,卻見他的後腦勺上突然開了一隻眼睛,再一看,竟發現他後腦勺上竟然有一張虛幻的人臉,那眼睛,正是人臉上的。 在街上四處一打聽,董昭的府第就在三台建造處的附近,頂著九月的太陽,董祀大步向目的地走去,一路上盤算著如何在陌生的同姓官員面前打開局面,這是從未有過的挑戰。

想要結識一名位高權重的官員,必須先提與之有同等身份甚至官階更高的人才會引起對方的注意,無獨有偶,董祀將蔣乾的大名報到門衛處。

「既是蔣干先生推薦來的,又與我家大人同姓,禮應進去通稟一聲,只是我家大人政務繁忙,冒然去打擾…」官家聞訊出來之後,細細打量了來人一番,見其穿著官差服飾,必然不會太窮,於是不免想趁火打劫一番。

「那是,這件事確實是麻煩您了,這點小意思還請收下!」董祀是個機靈人,只要對方一開口,便知道想放什麼屁,於是從懷裡掏出不多不少的份子錢。

「果然是內家人,在此稍等,我馬上便來!」管家掂了掂手上的錢串子,又朝兩側門衛使了個眼色,意思他們的酒錢稍後會給,別想使絆子。

進去大概一盞茶的工夫,管家笑盈盈地走出來。

「怎麼樣?」董祀伸直腦袋問道,他可不想剛使的銀錢打了水漂。

「大人說見見,不過你還要在裡間過道等上半個時辰,董大人打一起床便忙到現在,一時抽不出空來接待,還望海涵!」管家往前一擺手,有請道。

「太好了,多謝!」董祀又從懷裡掏出錢來,這是行內規矩,辦事之前一半,事成之後另一半。

「小心高門檻!」管家拿了錢,服務相當周到,拐彎抬腳的地方都能事先通報,像是自家的管家一般。

進得府去,果然被帶到豎滿紅柱子的廊間,圍廊的中央是座荷花水池,裡面有不少金鯉魚來回遊盪,時不時猛然一竄,像是在逗遊人開心似的。

董祀自然是無心欣賞它們,心裡想著等下見到董昭該如何言詞。

正坐立不安間,卻見有兩名相貌出眾的待女抱著煎藥用的罐子跨步進入廊間。

「請問兩位姑娘,董大人是否生病了?」董祀見沒別的人,於是壯著膽子攔住兩人。

待女們被外人突然擋住去路,驚嚇之餘,見此人相貌和藹,笑臉相迎,想必只是出於對主人的關切罷了,於是朝其低身一下。

「想必你是遠道而來的客人吧,對我家主人不甚了解,這些罐子是用來煎藥的,煎的卻並非冶病之葯,而是養生滋補之湯!」其中一個待女撲噗笑出聲來,覺得眼前這個人怕與不怕的樣子有些搞笑。

「多謝故娘提點!」董祀愣了愣,遂敢忙將擋道的身體讓開。

養生? 毒舌寶寶童養妻 這兩個字眼他並不陌生,董家世代相傳的技藝之中便有養生之法,只是在這亂世,學這些的用處不大,不過今天似乎能派上用場,董祀不猶得心花怒放。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