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鈴鈴鈴~~~~~

Post by zhuangyuan

綁在雙手雙腳上的**鎖鏈依然無法取下,在水中碰撞發出輕微的響動。

「死——!女惡魔之眼!!」憤怒的咆哮在後方響起,卻無法穿透猶如湛藍色的水牆。魔王莉莉絲獸的最後一波追兵,妖女獸與喪屍撒旦獸領銜的一小隻軍團在非常巧合的狀況下與光明獸在黑暗之海巧遇。

瀑布!

藍色的海水在虛擬層維度的束縛下宛如一大塊流動的藍色寶石,激蕩的水幕從維度的不穩定點噴射下來,形成數百米高的壯觀瀑布,以此替補黑暗之海的虧空。

紅色的女惡魔之眼爆射出的紅光擊穿了脆弱的維度界限,將海水炙烤得灼熱無比。

「駕~!」光明女神獸駕馭著魔馬,躲開了這次攻擊,同時催促魔馬進行反擊。

暗影衝擊(shandowimpact)!!!

在海水中燃燒的地獄烈焰猛然爆裂開來,形成一圈狂猛的衝擊波,瞬間擊垮維度界限,橫掃這些自不量力的完全體。妖女獸以及她的同伴頓時被噴射出來的巨量海水衝擊。

趁此機會,光明女神獸勒馬返身,雙手平舉,展現出她全新的武器——斯卡伯勒之公平(scaboroughfair)!

由墮天地獄獸x的雙槍「最後的晚餐」異化而來的紫金色槍械,在極具金屬質感的槍管上刻寫著精美的數碼銘文。斯卡伯勒之公平(scaboroughfair),本是由斯卡伯勒集市而來的一首七十年代英國老歌,一首由情歌打造而出的反戰歌曲,象徵公正與和平。(其實是蓓優尼塔的武器來著~~哇哈哈哈)

美妙的輪廓,柔和的曲線,金色的秀髮如瀑布般披散,寬鬆的白色紗裙在海水中搖曳。天鵝般的脖子優雅的抬起,筆直的雙臂,銳利的目光,光明女神獸身上依稀能看到那個桀驁不馴的墮天地獄獸x的影子。

只是此時的光明女神獸神色無悲無喜,清冷而聖潔,精緻到了極點,光明到了極點。

砰砰砰砰~!

雙槍斯卡伯勒之公平(scaboroughfair)不斷噴吐帶著魔法陣的冰冷子彈,這些鋼鐵鑄就的彈頭化作一道道金色流光撕裂大海,於急速奔流中的瀑布射殺對手。

金色閃光(goldenflash)!!

妖女獸、喪屍撒旦獸等等黑暗數碼獸紛紛被這金色流光擊中,化為金色的碎屑,在黑色的海床上飛散。

「你逃不了~!」

綠色的月亮徽記在黑暗之海上急速升起,魔王莉莉絲獸的聲音遠隔千里傳了過來。

腥紅血爪(nazarnail)——!!!

如玉的手掌乾枯而猙獰,尖利的黃金指甲撕裂海水轟動一聲撞入虛擬層。

不能讓她抓住**鎖鏈!

光明女神獸雙手急揮,長長的**鎖鏈在強大的力量帶動下被拽回後方,然後光明女神獸微微閉眼,讓心緒平靜下來,星屑般的金色光點旋轉著在她身邊升起。

「靜~世~之~光(staticlightoftheworld)!!!」

由金色而轉化為白色的聖潔之光彷彿一縷清輝升上高天,恍惚間成為了世界的中心,每一絲白光都在緩緩流動,平靜地與暗黑之魔女的黃金指甲相觸。

沒有爆炸,沒有對抗,魔王莉莉絲獸的白玉手掌停住了。

「可惡!」魔王莉莉絲獸的手掌還在掙扎,散發著清冷幽綠光輝的月亮徽記狂閃,卻始終無法擺脫光明女神獸的聖輝。

哼~光明女神平靜的眼眸中流露出一絲嘲諷。她的戰力原本就是七魔王中排在前列,獲得x抗體后雖然被大罪之門拒絕,但實力尤在爆裂模式之上,更別說後來她在x抗體之上又摸索出了新的爆裂模式。如今雖然因為能量屬性逆轉而實力大跌,卻也不是區區魔王莉莉絲獸可以對抗的。


更何況,這段時日在**鎖鏈的束縛下,光明女神獸可算是被強迫清心寡欲,終於領悟了一點神聖光明之真義。如今,她已經逐漸適應了這個新身份。當然,最重要的一點是,在**鎖鏈的限制下,她不得不戒貪嗔痴之毒,保持冰心不動的心境,降低**鎖鏈的敵意,才能躲過魔王莉莉絲獸的追捕。

聖潔十字(holycross)!!!

光明女神獸雙臂張開,以身象徵十字架上之基督,聖潔的十字光芒貫穿魔王莉莉絲獸的血爪,完全擊潰了魔王的這次攻擊。

「走~!」光明女神獸微微一笑,拍了一下馬脖子,魔馬前蹄高揚,四周的海水立時發生了奇妙的變化——神馬都是浮雲(anyisnothing)!!

彷彿完全沒有阻力般,魔馬踩著地獄烈焰在大海之底急速穿行,很快就沒入深邃廣袤的海洋深處。

「混賬——!!」黑暗之海邊緣,維度交界之處,遲來一步的魔王莉莉絲獸憤恨地用紫紅色指甲在維度交界處一劃,整片大海無限量的海水頓時猶如決堤般潰涌如黑暗之海中,形成一條寬度達到數百米的巨型瀑布。以瀉莉莉絲獸心頭之恨。「我可是不會讓妳好過的!」

進入數碼世界,算是暫時擺脫了魔王莉莉絲獸的追捕,光明女神獸的逃亡之路卻也不是那麼一帆風順。在她進入超深海后,就再次遇到了麻煩——掌管超深海的尼普頓獸居然想要留下她!

「笑話~!」光明女神獸冷笑,就憑尼普頓獸也想留下自己?

就在光明女神獸皺眉冷哼之際,她手腕與腳腕處的**鎖鏈開始收緊起來,四根有著神秘聯繫的鎖鏈在拉扯著光明女神獸的四肢,要束縛她的行動——**鎖鏈會隨著她的情緒變化調整限制的力度。

「吾乃尼普頓獸,操縱全體海生數碼獸和深海的海洋之神!」身披藍數碼合金製成的鱗甲,手持長槍王者銳刺(king』sbite),尼普頓獸的賣相還是絕佳的。

自古代人魚獸走後,尼普頓獸立刻就發現了這個擴張的好時機,它的深海神殿(abysssanctuary)一舉成為網路的海中最大的聖地,一統海洋!

可以說它在海洋中的對手就只剩下暴君國度的混沌海龍獸和它的深海軍團。雖然尼普頓獸在海中以超光速般的移動而自豪,這速度還要超越鋼鐵海龍獸,但在混沌海龍獸面前,它的優勢就不那麼大了。再加上暴君國度實力異常強大,又與奧林匹斯十二神交好。尼普頓獸不會去自討沒趣。

但光明女神獸的出現卻讓它看到了希望,尼普頓獸的見獵心喜既是想要收下兩名究極體手下,也是某種和光明女神獸看對眼了……

可惜,尼普頓獸的目標選錯了,就註定了它是一個悲劇。它引以為豪的速度在專精速度的魔馬面前沒有絲毫優勢,尤其是在技能狂暴穿梭(rampagethrough)之下,任你再如何超光速般移動也是枉然。

若不是光明女神獸對尼普頓獸產生了怒意,導致**鎖鏈開始發威,他甚至能在三招之內解決這個志大才疏的海洋之神。

「三重衝擊(tripleimpact)!!」斯卡伯勒之公平(scaboroughfair)的咆哮徹底擊潰了尼普頓獸的必殺技旋渦貫穿(vortexperate),就連它的王者銳刺(king』sbite)也被打飛到不知哪裡去了。

不想多做停留的光明女神獸騎著魔馬狂飆而去。然而當她膚一登上陸地,一聲劇烈的爆炸便彷彿幻聽般鼓動著她的耳膜。

「這是……」究極天使獸隕落了,光明一方法律與秩序的權柄空了出來。同時七魔王的氣息在大陸上席捲而過。也只有同時與兩方都有著深層聯繫的光明女神獸才能在一剎那感知到這些東西。

「七宗罪之暴食!」熟悉的感覺讓光明女神獸游移不定,但最終她還是決定去看一看,「繼承我的那個傢伙,是不是真的有這個資格!?」 天使國度,受八神嘉兒的「小光神力」與湯島浩的數碼之魂雙重影響,沙悟凈獸終於超越極限究極進化為巨龜獸。雖說是犧牲了金屬身體甲殼的強度,使全身擁有電子束髮射口的巨大改造型數碼暴龍,可並不意味著巨龜獸的防禦就真的弱到哪裡去了。實際上,巨龜獸那身紅色甲殼的防禦力甚至勝過某些特異方向的數碼合金。

受了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一鐮刀,僅僅是在巨龜獸那龐大的軀體上造成了一道不長的小傷口,在小光神力的補充下,根本沒有對巨龜獸造成絲毫影響,它一站起來就向神聖天女手·墮落形態發動了強攻。

尖鼻、雙臂、尾巴、膝蓋,乃至甲殼上半塊之間的氣口,全都是巨龜獸的發射口,貫穿這些發射口放出無限量的超高速水流——メガトンハイドロレーザー!!!

激突的水流在地面砸出數個巨坑,成功迫退了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或者說是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自行退讓了。

果然如此!

觀察到八神嘉兒變化的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心頭一沉,暗自嘆息。剛才就算沒有巨龜獸的阻擋,她也肯定不會真用鐮刀砍下八神嘉兒的脖子。但恆常性的應激反應證明此事再無迴避的餘地。

恆常性也立刻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有著限制且走上另一條進化道路的人工智慧畢竟不能完全理解智慧生物的思維方式。星星點點的光芒出現在八神嘉兒身後,如星空般燦爛。

八神嘉兒仰頭,注視著浮現在自己周圍的光點,被這異常美麗的一幕吸引,不知不覺,沉浸了進去。她的目光也漸漸變得獃滯起來——恆常性終於從幕後走上了前台。

「為什麼拒絕我,聖龍獸?」八神嘉兒,恆常性目無表情,用無神的雙眼看向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加入我,你將成為數碼世界的女神。」

「伊古德拉希爾,果然是你!」對於恆常性會知道自己的身份,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並不感到奇怪,「不要妄想用嘉兒的樣子來迷惑我,龍之領域與你的仇恨綿延數個世代,我是不會向你屈服的!」

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的指責沒有讓恆常性產生任何異樣。她條理清晰地闡述道:「我並非伊古德拉希爾,吾名為『恆常性』,意即『體內平衡』,乃是數碼世界原初之時一片混沌之時,數碼世界在其本身『進化』的必要性而產生的保全系統。吾監視世界均衡,並在暗之力過剩增加時做出阻止。」

任恆常性說的天花亂墜,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都不置可否。在數碼世界之初就爆發的關於「要成為一個怎樣的世界」的戰爭要遠遠早於神聖天使獸城時代,甚至在urd層誕生之前。因此火之壁與恆常性的誕生也是非常久遠的。但恆常性的空前活躍卻是在神聖天使城時代之後,從urd層四聖獸時代到被選召的孩子到八神太一他們出現,作為恆常性的手足使用的人型數碼獸「代理者」,也就是玄內這批人可是發揮了巨大的作用。事實上攫取了urd層的大權。

伊古德拉希爾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掌握了篡奪了這個保全系統吧。

「我不管你是什麼,我不允許你傷害嘉兒,更不會讓你對龍之領域不利!」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冷聲道,同時揮舞著巨鐮殺了上來,與巨龜獸戰成一團。

恆常性與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的對話把湯島浩弄糊塗了,而巨龜獸此時拋下湯島浩獨自戰鬥,全身張開炮口,360°一齊掃射出電子束的巨型焰口(jumbocrater),看上去竟更像是恆常性的搭檔數碼獸。

八神嘉兒的神秘變化也吸引了太刀川美美,跟隨陸峰,更加見多識廣的太刀川美美很快從剛才的對話里琢磨出了一些不好的信息。她可是知道數碼世界的水油多深的。

基路比獸則暫時放過了花妖獸,來到重傷的神聖天女獸·核心形態面前。「神聖天女獸,我不會再犯上次的錯誤了,我會親手把你送往黑暗區域!」

面對基路比獸手中的血色閃電,神聖天女獸·核心形態知道自己在劫難逃,下場甚至比自我犧牲的究極天使獸還要慘——她的資料會被基路比獸送入黑暗區域,然後在那裡墮落成黑暗數碼獸!

聖潔十字(holycross)——!!!

不好!

基路比獸心頭狂震,警兆轟鳴。命運裝甲的警告開始應驗了!

突如其來的聖潔光輝直擊張狂的基路比獸,猶如利刃切割豆腐般輕易地撕裂了它的身軀,黑色的莫名物質洋洋洒洒飄散入空中,將世界襯托成一片黑白。

「機會~!花妖獸!」通過自身經歷,太刀川美美直接猜測八神太一和城戶丈一定就在基路比獸體內!

花妖獸急速飛向基路比獸右腹的創口:「看我的!死亡藤蔓(killervine)!」從脖子延伸出去的藤蔓在極短的時間裡就將基路比獸捆成了粽子,然後再給它紮上幾針毒刀(poisoncutter)當做麻藥。可基路比獸哪裡是那麼容易被人制服的!

「找死!」大吼一聲的基路比獸掙斷了藤蔓,帶毒的葉片似乎也沒起到什麼效果。花妖獸最終被基路比獸一巴掌扇飛了,太刀川美美只能沮喪地捂臉。

刺——!

基路比獸難以置信地看著插進胸口的金色光焰,神聖天女獸·核心形態趁著花妖獸束縛基路比獸的短短一瞬刺出了伊甸園標槍(eden『sjavelin)!

「太一~!能聽到嗎?」一片混沌的黑暗空間里,幼年版的八神太一從昏沉中醒來,他腰間的神聖計劃不停地發出滴滴聲。

「這是?」神聖計劃之間可以相互感應,八神太一知道同伴們又來救他了。「阿丈!」

「真的能出去嗎?」斜靠在莫名物質上的幼年版城戶丈說出心聲,但這信心明顯不怎麼足。

「一定能!」八神太一的身體微微晃動,彷彿在粘稠的液體之中隨波逐流,一隻手捏住了神聖計劃。

這邊的異動也影響了恆常性的發揮,或者說通過恆常性,真實了解了八神太一與城戶丈的狀況后,八神嘉兒的意志強行奪回了身體的部分控制權。

「救出哥哥!」


強烈的意志抵觸著恆常性的掌控。

交換。

冰冷的訊息在數據構成的身軀中傳遞。

「必須救出哥哥!」

交換。

恆常性的要求冷漠無情,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

……

……

「只要你幫我救出哥哥,我就成為你的容器!」八神嘉兒最終選擇了退卻。

星——

恆常性轉身不再關注巨龜獸與神聖天女獸·墮落形態的戰鬥,而是揮手打出一片星光飛向基路比獸。

「你殺不了我!」基路比獸打退了偷襲的神聖天女獸·核心形態,將插在胸口的核心形態的神聖標槍拔了出來。


暫時失去了武器,神聖天女獸·核心形態不得不將目光轉向剛才那個重創基路比獸的人。

高高的焦土坡上,一個騎著魔馬的欣長身影映入眼帘。

「好奇特的搭配~」渾身充斥著純凈的光明力量,其聖潔甚至不輸於基路比獸為墮落之前。但偏偏她卻騎著一匹燃燒著地獄烈焰的魔馬。還有那人背後的灰色羽翼也不太符合天使型數碼獸的外貌特徵,倒是更像墮天使型數碼獸。

來人自然便是光明女神獸,而這時恆常性打出的星光也飛進了基路比獸體內,在它右腹的黑色創面上顯出兩點寒星。

「那兩點光芒便是八神太一與城戶丈的所在!」

恆常性的話讓湯島浩和太刀川美美心頭大喜,也就顧不得八神嘉兒的異常了,畢竟她人還站在這裡不是嗎?

「巨龜獸!」看到花妖獸已經再次朝著基路比獸撲過去,湯島浩也連忙命令巨龜獸。巨龜獸在反覆遲疑后終於向著基路比獸而去。

重傷的神聖天女獸從核心形態退了出來,她悲切地看向四周,原本的森林之國,現在的天使國度核心區域已經幾乎全毀了。即使再怎麼不願,她也必須去考慮以後天使型數碼獸的存續問題了。

趁著光明女神獸將目光轉移到魔王死亡獸身上,神聖天女獸決定趕回她的神聖城堡,那裡是天使國度最後的火種。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