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那老翁臉上的表情更是古怪之極。他雙眉深鎖,鼻子高高揚起,嘴巴緊緊的抿着,雙眼直勾勾的瞪着站在他面前的白水道長。他的臉上,有着三分詫異,七分不敢相信。

Post by zhuangyuan

詫異的是,那包袱中居然是白水道長的人頭。不敢相信的是,白水道長此刻分明活生生的站在他的眼前。

“你… …你究竟是誰?是人是鬼?”老翁用沙啞的嗓音顫抖着問道。

如今,屋內衆人當中,也只有站在那裏的白水道長還是一臉的自若。甚至,還面帶着笑意。

“我?我自然是人。”白水道長冷冷道。

那老翁倒吸一口涼氣,不由得的將目光轉移到地下的那顆頭顱之上,他喃喃道:“那… …那這又是誰的首級?”

“正如你所看見的,你覺得是誰的首級?”白水道長反問道。

那老翁重新看向站在他身前的白水道長,道:“你… …你的… …”

白水道長忽的冷冷一笑,道:“對,就是我的。”

話音剛落,那老翁只見一襲斗篷徒然劈頭蓋臉而來。

不由分說,他立時催谷起內力,向着半空之中的斗篷便是一掌。

斗篷立時爲內力所盪開,飄向一旁。

此時,那老翁忽覺腦後罡風大作。猛然回頭,只見,白水道長此際正站在他的身後。

老翁足下一點,倒飛而出。

白水道長也不追去。一個翻身,已解下了原本背在背後的兵器——朱雀三飛。

“朱雀三飛?”老翁驚道。

白水道長沉掌一翻,朱雀三飛便像一條毒蛇一般向着那老翁席捲而去。

但見,那老翁就地一滾,以避開了朱雀三飛的矛鋒。

白水道長一擊不中,立時發力,將矛收回。他旋身屈膝,朱雀三飛二度擊出,直掃那老翁下盤。

那老翁雖年歲老邁,動作卻迅猛異常。

他滾勢才止,便已縱身躍起。

“你不是白水道長,你更本不會使朱雀三飛,你究竟是誰?”老翁忽的叱問道。

白水道長冷冷一笑,甩手便將朱雀三飛扔在了一旁,冷冷道:“原來老先生的身手如此了得。看來,你在湖心亭的自裁和死亡都是苦肉計啊?”

老問一驚,雙眉不由得一挑,道:“你… …你是洛刀?”

只見,白水道長緩緩的揭下臉上的人體面具,露出了一張精緻冷峻的臉龐。


這世上,長相精緻的男子比比皆是。可若要生的如此冷峻,卻只得洛刀一人。

此人不是洛刀還會有誰?

“洛刀… …真的是你?白水道長已遭了你的毒手?”那老翁顫抖道。

“老先生此言差矣。白水道長主動爲難與我,如今死在在下手上。又怎能說是遭了我的毒手呢?要怪,也只能怪他咎由自取。”洛刀道。

“你… …想不到,白水道長矛法如神,竟也未能將你拿下。”老翁咬牙道。

洛刀渡開步子,緩緩道:“老先生,隱藏的夠深的。你在湖心亭假死,爲的,便是將我引去朱雀堂吧?”

那老翁死死的盯着洛刀,道:“老夫原以爲白水道長定能將你殺死,沒想到… …沒想到… …”

“沒想到白水道長非但殺不了我,反而白白丟了性命。而且,機緣巧合下,更被我發現了天機堂的祕密。我說的對嗎?玄武堂堂主?”洛刀冷冷的問道。

那老翁直把雙眼眯成了一條縫,陰沉道:“你已猜到了我的身份?”

“東方青龍,西方白虎,南方朱雀,北方玄武。天機堂實則分作四堂,白水道長便是其中的西方朱雀。而你,應該就是北方玄武。”洛刀道。

“好,洛刀果然有着過人之處,難怪主上要急着除掉你呢。”那老翁道。

“你家主上是誰?爲何三番四次的陷害於我?如今又要你等來殺我?”洛刀問道。

老翁詭異的笑道:“等你下到陰曹地府之時,再去問閻王爺吧。”

“就憑你?今日你若不道出事情的原委始末和你家主子名諱,我便血洗你這玄武堂。”洛刀朗聲道。

老翁忽的飛身後退,邊退邊道:“主上又怎會在乎這小小的玄武堂,這樣的地方你拆一個老夫便能再建一個。”

洛刀虎目一瞪,喝道:“既然如此,那我只能將你拆了,看看老先生是否也像玄武神獸那般不滅不死。”

洛刀剛開口的時候,足下便已動了。話說到一半的時候人已翩然躍起。當他將這整句話說完之時,已然到了那老翁面前。

老翁雖在倒退,可他退的卻沒有洛刀進的快。

片刻之間,洛刀的掌已壓上了那老翁的面門。

此時,兩雙孔武有力的臂膀忽的擒住了洛刀的手臂。他攻勢一止,那老翁赫然趁勢又退出了幾尺。

但見,那兩名青衣漢子此際正一左一右擋在了洛刀身前。

洛刀雙目徒增精光,暴喝一聲道:“螳臂當車,自不量力。”


那兩名青衣漢子或許知道不是洛刀的對手,可二人依舊紋絲不動的鉗住洛刀單臂。

頃刻間,但見紫芒一現。兩名青衣漢子只覺自洛刀手臂上直迸發出比任何兵刃都要鋒利的氣息。割的二人掌心生痛。

“滾!”洛刀大喝一聲。內力又憑的強上幾分。

那兩名青衣漢子立時不敵,雙雙被震的倒地不起。

那老翁見勢不妙,便想掩身避走內堂。

洛刀眼疾手快,箭步上前,已搶在那老翁身前。

老翁一驚,自腰間旋掌而上,拍向洛刀。

洛刀雙臂一架,已擋住了此掌。隨即,他雙掌一分,已靠上了那老翁的雙臂。

那老翁剛要發力掙脫,便覺手中一陣痠麻,已然爲洛刀所擒。

此時,帶洛刀進來的老漢和那黝黑的啞巴見主子被擒,已知大事不好。躡手躡腳的便想逃出屋去。

“走不得!”洛刀喝道。

忽然,一陣罡風掠過。二人但覺喉中一痛。便雙雙倒在了地上。

只見,他二人的咽喉處皆被利刃劃開了一道口子。血,正不住的向外噴涌着。

“來的正是時候。”洛刀道。

這陣罡風夾雜着一道人影直向着那老翁襲來。

霎時,只見一雙明晃晃的刀劍齊齊的砍向那老翁背門。 他的精神意識和心靈信念,哪怕原本再怎麼堅定,被木白的神意火焰日夜焚燒十三年,此時也到了即將崩潰的邊緣。

「考慮好了嗎?」木白的身影懸浮在這混沌級吞噬族戰士身前平靜詢問,「你沒有第二種選擇。在我這幻術空間中,除非是我願意放你出來,否則我還可以把你直接封印,讓你的餘生將在這永恆痛苦之中渡過。」


那混沌級吞噬族戰士剛剛站起身,聽到木白這話,心靈最後的防線徹底崩塌。他無法想象餘生都在這永恆痛苦之中渡過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折磨,雙腿彎曲下來,噗通一聲,下意識跪拜在木白身前求饒道:「至尊大人饒命,我願意成為至尊大人的僕人,畢生為至尊大人效勞。」

木白滿意一笑,隨手一揮,「起來吧。」


那混沌級吞噬族戰士便感覺身體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包裹住,站起了身子,心裡大鬆口氣,只要能夠擺脫這無盡的折磨,讓他背叛王他也心甘情願,小心詢問道:「偉大的至尊,您有什麼吩咐是我可以效力的?」

木白微笑道:「這次我需要利用你的身份潛入明月神宮,解救出明月至尊。只要事情辦成,我不會殺你,還會給你不少好處。」

混沌級吞噬族戰士這才明白木白進入無盡疆域的目的,連點頭道:「請至尊大人放心,我知道明月至尊被關押的地點,但是那裡有很厲害的吞噬神陣防護,除了幾位次神王大人,一般人是難以靠近吞噬神陣的。」

「哦?」木白臉色微喜,笑道:「你只管帶我去明月神宮,等到了那裡,我再教你怎麼做。」

「是。」混沌級吞噬族戰士點頭。

木白這時候化作一道金色流光,直接鑽入這混沌級吞噬族戰士的胸口,將肉身化作一顆金色光球,潛伏在他腹部,小心隱藏好自己的氣息,這樣混入明月神宮,絕對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你放心,我只是隱藏在你體內,不會傷害你。」木白傳音道。

那混沌級吞噬族戰士見到木白這舉動先是一驚,隨後聽到木白的話,這才安心,點了點頭,就見眼前的幻術空間像玻璃一般龜裂粉碎,一切景物消失,又回到了原本無盡疆域的虛空之中。

此時,他仍然盤坐在黑色巨龍吞噬獸背上,只是這吞噬獸也跟自己一樣陷入了幻術空間中,眼神獃滯,身子停滯在虛空一動不動,像一尊活雕像。

混沌級吞噬族戰士朝身後看去,他那些同伴的情況也都一樣。

就在這時,他最先感覺到身下那黑色巨龍吞噬獸的身子略微一陣顫動,雙眸泛出一陣幽暗紅光,從幻術空間中內解脫出來,只是它的精神意識和心靈顯然跟他一樣,被木白完全控制住,神態說不出的恐懼敬畏。

周圍那些吞噬族戰士和吞噬獸也都陸續從幻術空間中醒來,跟這混沌級吞噬族戰士和黑色巨龍吞噬獸一樣,已經淪為木白掌控的僕人。

木白在施展這真龍瞳術的幻術神道奧義進行攻擊時,可不只是單獨針對這混沌級吞噬族戰士,另外的吞噬族戰士和那些吞噬獸們也在同時受到木白分身而出的神意攻擊,讓他們徹底屈服。 (大蛇要工作了,無奈寫文的時間只能減少了。7月1日起,每天保底一更,偶爾兩更,請各位讀者朋友理解見諒。※更新時間放在每天的早上6:00!敬請期待!)

只見,貝朗手持一雙刀劍,身法帶風,已然殺到北方玄武面前。

殺氣滔天,北方玄武猛然回頭,不由得一怔,驚呼道:“是你?”

“是你”二字衝口而出。也就在此時,洛刀忽覺北方玄武體內竟有一股堅韌異常的氣勁,如山洪爆發一般噴涌而出。

這霸道的氣竟勁硬生生逼得洛刀放手。

洛刀手中一痛,立時喝道:“快退!”

“退”字乍出,便聽得一陣兵器相交之聲。貝朗手中的一雙刀劍已重重的砍在了北方玄武的背門之上。

一碰之下,貝朗面露詫異之色。他只覺,手中兩柄削鐵如泥的神鋒,此際便像是砍中了堅硬的頑石。竟無法再進半分。

“喝!”

暮然間,北方玄武大吼一聲。一道金芒立時從背門破體而出。

貝朗直被這金芒晃的睜不開眼。只消他身形一慢,北方玄武已轉身過來,奮起一掌,正中貝朗胸口。

貝朗只覺胸口一痛,一股霸道的氣勁破體而入,直絞的他五臟六腑氣血翻騰。

就在他慌神之際,北方玄武的第二掌已緊接着迎向了上來。

貝朗中掌在先,雙臂又有舊創還未完全恢復。如今,若是再中一掌,實是性命堪憂啊。

電光火石之間,一雙泛着紫芒的肉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北方玄武一掌格開。

霎時,紫芒翻飛。紫氣四散還聚,一道道紫色刀芒如風似電般極射向北方玄武。

北方玄武定了定神,紮起馬步,擺開架勢,手中捏了個決,如一口銅鐘般儼然站定。

洛刀見狀,也是一驚。當今江湖上還沒有人面對他的刀芒敢不閃不避的。

頃刻間,數十道刀芒已盡數插在了北方玄武的身上,直將他射成了一隻刺蝟。

貝朗大喜道:“洛大俠,中了!”

洛刀不喜反憂,皺着眉頭道:“沒中,一刀都沒中。”

聽罷,貝朗不禁一臉疑惑。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