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那歌聲很柔美,讓我不敢相信是從那種兇狠的生物所吟出的,不過伴隨着那樣輕柔的曲調,我還是覺得胸臆之中,有好多東西在澎湃。

Post by zhuangyuan

大腦彷彿被控制中了一般,無數的畫面,不由自主地浮現出來。

容祁每一次救我的場景;容祁每次與我在牀榻間的纏綿;容祁因爲簪子而不信任我……

心中不可抑制的悸動,伴隨着一點苦澀,和不甘,彷彿浪潮,要將我吞沒。

不……

舒淺……這是歌聲帶來的幻覺,快點醒來!

我的理智不斷地提醒着自己,可我幾乎無法控制胸臆中的情緒。

就在此時,我突然覺得身體一沉,整個人重重地跌落到冰冷的礁石上。

屁股上的疼痛,衝散了腦海裏的幻像,我整個人一下子清醒過來。

我擡起頭,就看見容祁正跌在我身邊,俊逸的臉上,滿是痛苦的神色。

“容祁!”

我嚇壞了,趕緊撲到他身邊。

耳邊依舊是綿延不絕的歌聲,越來越響亮,越來越高亢。

我趕緊死死捂住耳朵,生怕自己又陷入方纔的幻覺之中。

而我眼前的容祁,顯然已經徹底被那歌聲控制了心神,平日裏總是淡漠的眼眸之中,此時竟滿是迷離之色。 該死的!

我應該想到的,我捂着耳朵都被控制成這樣,容祁他直接聽到這個歌聲,肯定比我受到更多的影響。

我狠狠地捏了自己的大腿一下,劇烈的疼痛才讓自己徹底清醒起來。

我爬到容祁身邊,就發現他手死死地抓着礁石,掌心都已經出血,臉龐緊繃,彷彿在忍受巨大的痛苦。

我從未看見過容祁這樣,我徹底被嚇壞了,趕緊走過去死死地捂住他的耳朵。

“容祁!快點醒來!那都是幻覺!不要被控制!”

我的大喊,終於引起了容祁的注意。

他擡頭,緩緩地看向我。

深不見底的黑瞳,彷彿被不知名的情愫所淹沒,痛苦之中隱含着激動和掙扎,閃爍出我從未見過的神色。

我一愣。

下一秒,容祁薄脣微張。

“婉婉……”

我的身體僵住。

容祁他在幻覺裏,看見了那個婉婉?

我還來不及反應,容祁眼底所有剋制的情感彷彿在一個瞬間爆發,他驀地抓住我的肩膀。

他是那麼用力,我覺得自己的肩骨幾乎都要被他捏得斷裂。

“婉婉!你總算回來了?”容祁朝我怒吼,“怎麼了!九百年了!你終於不再躲了?”

他的面容因爲痛苦而扭曲,但黑瞳的最深處,卻是無法遮掩的喜悅。

我的心來沒有的抽痛。

他是將我認成婉婉了嗎?

一種難以言喻的挫敗感,如同海嘯,擊垮我的心。

“我不是婉婉!”我強忍住淚,回吼,“容祁你特麼的給我清醒過來!”

可容祁彷彿只是聽不見我說話一般,陰鬱的俊龐,不斷靠近我,咆哮道:“葉婉婉!你爲什麼還要騙我!我的命都給你了!你還想如何!”

傲嬌總裁:甜妻漫漫追夫路 我如遭雷劈,全身的力氣在剎那間被抽空,呆坐在陰冷的礁石之上。

葉婉婉。

容祁的那個婉婉,真的是葉婉婉?

葉家的女兒,葉凌的妹妹,葉婉婉?

還有……

什麼叫做,我的的命都給你了!

難道容祁當年之所以會莫名其妙地在和葉家的爭鬥中死去,是因爲葉婉婉?

推衍娘子:狀元相公不信邪 我的大腦一時之間完全無法消化那麼多消息,整個人無從反應。

可容祁,還沉浸在幻覺的瘋狂之中。

他見我不說話,更加霸道地禁錮住我的腰,不由分說地低頭,狠狠吻住我!

脣上那個冰冷又強勢的吻,如此熟悉,可卻讓我痛苦得渾身戰慄。

不!

不要吻我……

不要在把我當成葉婉婉的時候吻我!

心裏所有的不甘和委屈,在鮫人悠揚而又魔性的歌聲下迅速發酵,在這個瞬間開閘,擊垮我所有的僞裝和自我欺騙。

幾乎是沒有擠過思考的,我揚手就朝着容祁的臉頰揮下。

啪!

清脆的聲音彷彿將四周悠揚的歌聲撕裂,我看見容祁的臉頰被我打紅,迷離而又瘋狂的神色,也一下子清醒了些許。

我忍住眼眶裏的眼淚,更用力地捂住他的耳朵。

“容祁,你醒過來沒有?剛纔都是幻覺!”我流着淚吼道。

容祁黑眸裏波濤洶涌的情愫,終於一點點褪去。

彷彿纔看見眼前的我一般,他眼底閃過訝異,低聲道:“舒淺?”

此時的容祁,已經恢復了平日的淡漠和冷靜,彷彿方纔的激動,只是一個意外。

一個只屬於葉婉婉的意外。

我的心微微抽疼。

舒淺,你到底是怎麼了?

他失去理智時,你心痛;他恢復正常,你還心痛。

你特麼到底在期待什麼?

我強壓下心裏奇怪的感受,對容祁道:“你剛纔被鮫人的歌聲迷惑了,我們快走吧。”

容祁這才注意到,我的手死死捂着他的耳朵,自己都沒有捂耳朵。

他不由微微蹙眉,將自己的手覆在我耳朵上。

冰冷的手,觸碰到我發燙的耳朵,我覺得身體彷彿有電流涌過。

“你自己也該小心。”他低聲道。

鮫人的歌聲隱約地在耳旁淺唱,我的大腦又有些恍惚,胸臆中壓抑的情感,彷彿要再次決堤。

就在我即將淪陷的剎那,容祁臉色突然一冷,側首看向四周圍繞着我們的鮫人。

“我本不想和你們這羣臭魚爲敵,但你們自己要作死,就別怪我無情了。”冰冷的話語從容祁的薄脣裏吐出,殺意傾瀉。

我嚇了一跳,容祁就驀地抓住我的手腕,將我的手,覆在自己耳朵上。

“在這裏乖乖等我。”

他低聲說了句,就起身。

欣長的身形在站在礁石之上,鬼氣澎湃,四周的鮫人嚇得不由自主地後退,歌聲都開始顫抖。

容祁卻不給他們多一秒驚慌的時間,只是驀地擡手。

剎那間,四周的海水劇烈地涌動起來!

我震驚得瞪圓眼睛。

我知道容祁很強大,但似乎從未看他傾盡全力地出手。

看來這一次,他是真的火了。

那些鮫人想要抵抗,可巨大的潮水之中,他們的身形立馬被衝散。

歌聲戛然而止,他們慌張地掙扎想要潛入海里。

可容祁這脾氣,既然出手,哪裏會輕易放過他們。

他手起手落,潮水突然行程巨大的漩渦!

那些鮫人,明明是海的子女,但此時此刻,卻深陷在漩渦之中,無法抵抗。

不過剎那,他們彷彿被無形的手給丟出海面。

唰唰!

無數血肉的聲音響起,我嚇得幾乎驚叫出聲。

只見那些鮫人,竟被容祁丟掉了尖銳的礁石上,彷彿被魚叉插住一般,那些礁石直接貫穿了他們的身軀。

鮮血爲撲鼻而來,剩下的鮫人滿是憤怒,但在容祁強大的實力之前,根本不敢動彈。

容祁不再理會他們,只是將臉色慘白的我橫抱起,足尖一點,躍出礁石圈。

回到房間裏,我看見容祁一個人坐在套房的陽臺上,看着月色發呆。

修長的身形懶洋洋地靠在陽臺的沙發上,肆意隨性,卻帶着一股說不出的魅惑和性感。

我有些發怔。

胸臆之中,彷彿有什麼洶涌的情感不斷傾瀉而出,幾乎要將我吞沒。

容祁似乎注意到了我的來到,微微側臉,“回來了?”

“嗯。”我靜靜地走到他身邊,坐在沙發離他最遠的地方。 藉着月光,我看見容祁的臉色特別蒼白,肩膀上的襯衫還破着口子,露出裏面血淋淋的傷口。

我一怔。

我差點都忘了,方纔他被李千畫傷了,還動用了那麼多鬼力對付那些鮫人,估計現在很虛弱吧。

想說關切的話,可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

容祁沒有注意到我欲言又止的表情,只是看着我,臉色微沉。

突然,他伸出手,一把拉住我的腕子。

我嚇了一跳,身子一傾,就被他拉到了懷裏。

“你沒事坐得離我那麼遠幹嘛?”容祁低頭,蹙眉道,“怕我吃了你?放心,我還沒那麼言而無信。”

我掙扎地想離開容祁的懷抱,可無意間碰到他肩膀上的傷口,他悶哼了一聲。

我嚇了一大跳,立馬不敢動了,着急道:“你沒事吧?”

容祁的黑眸筆直地注視着我,片刻才低聲道:“沒事。”

“爲什麼不給你自己療傷?”我看見容祁肩膀上傷口,雖然已經結痂,但還是形狀可怖。

“我無法給自己療傷。”他淡淡道。

我愣住。

容祁可以在瞬間恢復我的傷,卻沒法給自己療傷?

不過想想也是,如果修爲厲害的鬼魂,能夠給自己的肉身療傷的話,鬼魂們也不會這樣小心地保存自己的**了。

“那該怎麼辦?”我擔憂道。

容祁又看向我,“其實有一個方法可以迅速地爲我療傷,但某人卻不願意。”

“什麼方法?”我趕緊問。

容祁挑起眉,語氣突然曖昧起來,“陰陽交融。”

我臉騰地紅了。

“放心。”容祁淡淡開口,“我沒有逼迫你的意思。”

說着,他摟住我的肩膀,讓我整個人背靠着他,躺在他的雙腿之間,頭靠在他結實的胸膛上。

“白天的時候,我聽酒店的人說,今天晚上會有煙火。”容祁冰冷的下巴抵在我的頭頂,驀地開口。

我一愣。

“真的嗎?”

彷彿是回答我的問題一般,只聽見咻一聲,天空之中,突然劃過一道金色的痕跡。

砰,天空裏炸開一朵璀璨的花火。

我呆住。

竟真的有煙火。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