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那我們走吧–”李揚微微笑了一下,他知道冷雪鷲這句話絕對是假的。

Post by zhuangyuan

但,他卻依舊願意聽到。

“好。”冷雪鷲點首,她的確不會再去關心與安辰有關的一切事情了。

而她也再也不會爲了他而流淚了。

與李揚一起走出超市,冷雪鷲看到警車帶着安辰鳴着警笛呼嘯而去。

“他承認調戲了我,他應該會被判刑吧?”冷雪鷲不自覺的產生了這樣的心理活動。

但當她意識到自己又在關心他時則狠狠的捶了捶自己的的腦袋。

自己怎麼就這麼不爭氣呢?

“嗡–”

而就在此時,冷雪鷲的電話則被閆妮震響。

“親愛的,你怎麼這麼久才接我的電話?”冷雪鷲接通開電,閆妮便劈頭蓋臉的衝冷雪鷲吼道。

“還敢說我?是不是你把我的事情告訴了安辰?”冷雪鷲微微蹙眉有些不悅。

“是啊,我是說了。不過,我也瞭解到一個事情,你沒有被別人****,只是被拍了****而已,安辰正在想辦法把底片搞到,然後徹底銷燬。”閆妮對着冷雪鷲激動的說道。

“什麼?你怎麼不早點說?”閆妮的話令冷雪鷲的腦袋嗡嗡作響。

“我有一直在打你的電話,但是一直沒有人接啊。”閆妮嘟囔道。

“……”冷雪鷲想起來,其實剛剛安辰在推翻超市貨櫃的時候她有感覺到自己的手機在震動,但當時她根本沒有心情去接電話。

這麼說,難道又是自己錯怪安辰了嗎?

不,這根本不可能!

如果他真的做了卻爲什麼不告訴自己?

他一定又是在演戲給自己看。

再說,安辰的話可能會是真的嗎?

“好吧,我知道了。”想到這裏,冷雪鷲苦笑一聲淡然的對閆妮說道,或許她現在已經不再需要事實的真相了。

被人****了也好,被拍了****也好。

她已經不再相信安辰了。

一個絕情到說不認識自己的男人,她真的已經不再相信他了。

而他,也絕對不會好心到要幫自己取底片的。

因爲他對她的身體早已經厭惡了。

“當然是真的了,安辰呢?你讓安辰接電話?他是不是已經找到你了?”閆妮聽冷雪鷲的口氣有些不對,她迅速問冷雪鷲。

“被警察帶走了。”冷雪鷲苦笑一聲淡然的說。

“你說什麼?”閆妮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說他被警察帶走了。”冷雪鷲重申。

語氣淡定到似乎安辰真的與她只是陌生人。

“怎麼回事?”閆妮要跳起來了。

“他調戲我!”冷雪鷲回答的淡然鎮靜,好像安辰真的調戲了他一樣。

“你這個傻女人,你會後悔的。”電話中的閆妮一聽便立即對冷雪鷲吼道。

“閆妮,我累了,你不要再說了,我跟他已經完全沒有關係了。”冷雪鷲說完便不耐煩的掛了電話,她需要好好的理一下思路,難道她是真的只是僅僅被人拍了****嗎?

不行,這件事情她一定要找千子問個明白。

“安辰,有人來保釋你了,你可以走了。”隨着看守所鐵門“哐啷”的一聲悶響,警察打開房門對安辰說道。

安辰微微一笑從凳子上站起身,這次他是準備把牢底坐穿的。

籃壇K神 只是沒有想到千本的本事還真是大,他只是纔在裏面呆了兩個小時的時間,他便已經把自己搞出來了。

千本真是比安少天還要疼安辰這個兒子啊!

走出看守所的大門,安辰便看到千本的加長林肯正停在看守所的不遠處。

“親愛的,你受苦了。”看到安辰,千子迅速從加長林肯車上下來向安辰迎面而來,她對安辰的親暱猶如她與安辰從未發生過不愉快一般。

“在裏面呆着可要比陪在你的身邊舒服多了。”安辰甩開千子想要挽上他胳膊的手而後冷笑道。

“你想要我將我們的事情的告訴爸爸嗎?” 盈盈蓮步 千子在安辰的耳邊低吼。

安辰的話顯然已經嚴重傷害了千子的心。

“隨便。”安辰一幅無所謂的樣子。

“沒想到那個女人竟然親手把你送進了監獄,看來你的情況並不好。”千子努力將自己的火氣壓在心底,她對着安辰強顏歡笑道。

此時,她天真的以爲這個時候正是安辰心靈最爲脆弱的時候,也或許是能夠將安辰這座冰山徹底融化的時候。

邪君的七夕皇妃 “你是在興災樂禍嗎?”安辰冷笑一聲挑眉。

“我不是這個意思。”千子的好心竟然被安辰當成驢肝肺,這讓千子覺得心中不是滋味。

“那就閉上你的嘴。” 漫漫仙路奇葩多 安辰根本不想多講一句話。

他的神情看起來特別的嚴肅。

當然,任誰被心愛的人指控遭到調戲心情都不會好到哪裏去。

“你的父親也到了祁連市。”千子很想閉嘴,但此時她卻更多的想要刺激一下安辰。

她對安辰的愛早已經到了變。態的地步。

早已經由最初的愛慕到了想要將安辰佔爲私有財產的強烈佔有慾心理。

“呵,是你通知他的嗎?”安辰挑眉,這個女人什麼時候才能辦點好事,讓自己不再討厭呢?

“不是……”千子立即否認,但卻又沉吟片刻後吞吞吐吐的說道:“但……但他是我父親請過來的。”

“有其女必有其父,我不意外。”安辰譏諷千子,沒想到她竟然準備與千本利用安少天來向自己施加壓力。

“他現在也在車上。”千子並不竟外安辰的譏諷的語氣。 因爲,她早已經習慣了。

但這次,她是真的不知道千本會做出什麼樣的決定。

“你不妨直接告訴我,你們讓他來幹什麼?”安辰與千子之間的關係似乎已經到了白熱化的程度,他們之間除了譏諷便是不屑。

“我不清楚。”千子沉吟道。

“千本不是最疼你的嗎?”安辰再次冷笑着反問千子。

“但這次我是真的不清楚爸爸的真正目的。”千子糾結的說道。

爲什麼她的誠意提醒也會遭到安辰的諷刺呢?

自己在他的心目中到底不堪到了什麼程度?

“奸詐之人能有什麼善意的目的!”安辰薄薄的脣抿起,他刻薄的說道。

“安辰,你不能這麼侮辱爸爸,他已經又爲安氏集團無償注資了三千萬元,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千子的小臉微紅,父親在她心目中的形象何其高大,安辰怎麼詆譭自己都無所謂,但他卻不能如此侮辱父親。

“那麼他一定是又有了什麼新的大陰謀。”安辰冷笑一聲譏諷道。

上次千本無償在爲安氏集團無償注資二千萬的時候,安少天便把自己賣給了千子。

這次千本肯出資三千萬元,他一定更是來者不善。

“安兒!”此時,安少天也已經從加長林肯車上下來。

他冷眼瞪着安辰,一幅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爸!”安辰冷聲喊了安少天一聲爸,神情竟是比安少天更冷幾分。

“好了,都上來吧!我們一起去吃飯。 ”此時,加長林肯的車窗被搖下,今日的千本身着一襲黑色的日本和服,雖然少了平日中的精明與算計,但卻多了幾份令人敬仰的肅穆。

他並沒有因爲此事而責怪安辰,但他的目光也始終從未正視安辰。

這讓安辰隱隱感到有些不安,日本人向來只是在鄭重的場合纔會身着和服,今天千本的神情看起來格外莊重。

難道這個老狐狸真的又策劃了一場陰謀嗎?

“千子,鄭重的場合一定要穿合服的,爸爸爲你準備了一套,等到了酒店你去換上吧。”路上,沉默的車廂中千本突然對身側的千子說道。

“爸爸,能告訴我是因爲什麼事情嗎?”千子謹慎的問千本。

今天的千本讓她有些看不透。

“你只要聽爸爸的就好。”千本一直陰沉而肅穆的表情終於在看向千子的時候方纔露出了一抹慈愛的笑容。

今天,他一定要送給自己的寶貝女兒一件特別的禮物。

“爸爸–”千子挑眉,她現在就想知道千本到底要做出一個什麼決定。但當她看到千本衝她擺擺手,示意她不要再問的時候方纔將自己想要問出的問題嚥到了肚子裏。

而後她將目光看向安辰,卻發現安辰的神情中除了譏諷以外便再無其它。

而安少天的神情則像千本的神情一樣顯得肅穆無比。

他甚至對千本很忌憚,千本沒有開口說話,他便一直沉默不語。

還好,車子很快停在了一家五星級酒店的門口。

這種令人感到憋悶以及窒息氛圍便很快結束。

“安兒,爸爸所做出的任何決定都希望你可以理解。”在走進酒店提前預訂好的豪華包廂之前,安少天故意落下幾步對安辰略有歉意的說道。

“你到底想說什麼?你與千本之間究竟做了什麼交易?”安辰沉眸,他剛纔的那份不安感越來越強烈。

“安兒,忘了那個女孩子吧!你們根本不合適,今天她還親自把你送進了警察局。”安少天看起來欲言又止,最終他將話題轉移。

“你不要轉移話題,你只想知道你究竟答應了千本什麼要求?”安辰衝安少天低吼,他們之間的關係剛剛有些緩和,他纔剛剛改口叫他爸。

所以,安少天最好告訴他千本今天晚上究竟想幹什麼?

“安兒……”安少天擰眉,此時他是絕對不能告訴自己與千本之間的交易的。

他知道以安辰的脾氣這件事情當真會觸怒他的底線。

“少天,你們進來吧!”而正在安少天略微有些爲難之際,卻聽包廂內的千本正在喚自己。

“好的。”安少天趕緊應聲,此時的千本就像安氏集團的大財神,他根本得罪不起。

看到安少天進入了包廂,安辰則擰眉片刻後也跟了進去。

而此時,安辰則發現千子已經換上了日本的和服向包廂走來。

不得不說,身穿粉色和服的千子在穿上和服以後比任何時候都顯得端莊和大方。平日裏的大波浪捲髮被整齊的梳於腦後挽成一個蝴蝶髮髻,整個形象與電視中那些善良、柔弱的日本女人格外一樣。

“來,我的千子,到爸爸這裏來。 ”千本向千子伸出手慈愛的笑道。

“是的,爸爸。”穿上了日本和服,千子在向千本行了日本的禮節以後則像個乖乖女一般坐在了千本的身邊。

“少天,今天我們兩家聚在一起吃頓便飯,我感到很高興。”千本說道,他臉上的笑容看起來有些冷峻。

“是的,我很榮幸能夠與千本先生一起共進晚餐。”安少天立即笑道。

他看起來有些拘謹。

而安辰則一直冷冷的望着安少天,沒想到一向冷峻、嚴肅的安氏集團的前任總裁竟然還會有如此小心謹慎的時候。

豐盛的晚餐很快開始,寬大的餐桌只坐了千本、千子、安少天、安辰四個人。

由於千本與千子也算兩個中國通,他們對中國的文化以及飲食也格外喜愛。

餐桌上擺滿了各種雍容而名貴的中式菜餚。

晚餐進行了二個小時,千本與安少天一直在聊着工作上的事情。

而安辰卻知道,今天千本能夠請安少天以及自己吃飯絕非只是談工作和吃便飯如此簡單。

這頓飯極有可能也是傳說中的“鴻門宴”–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少天啊,千子與安辰訂婚也已經有些時日了吧?”果然,在飯至七成的時候,千本終於將談話拉向了正題。

“有兩個月零十三天了,爸爸。”聽到千本問話,千子依偎在千本的身側故做甜蜜的說道。

“是的,千本閣下。”安少天點點頭,他禮節性的對千子的話加以肯定。

“恩,千子與安辰已經認識了十年,或許已經到了……”千本說此話的時候將目光故意轉向安少天身側的安辰,看安辰一直低頭吃飯沉默不語,千本臉上的神色有些不悅,但爲了千子,千本卻很好的將自己的不悅掩藏起來繼續說道:“……他們該結婚的時候了。”千本的語氣很淡定,如此重大的決定便因爲他的一句話而被輕易下了最後通牒。

“爸爸–”千子的表情因爲千本的話顯得格外驚詫。

她手中握着的筷子狠狠的抖了抖。

她迅速將目光轉向安辰,她看到安辰陰沉的眼底明明在向自己透露兩個字:騙子。

他肯定不會相信她不知道此事的。

“好了,酒至七旬,兩個年輕人留下來談談吧。”千本留下一句話便要與安少天淡定離去。這種時候,在猜到安辰有可能會當場拒絕的情況下,千本決定將這件事情速戰速決。

“千本先生,請等一下。”

果然,安辰站起身對千本說道。

“安兒,今天千本先生已經累了……”安少天迅速出聲制止安辰,這種時候安辰是無權提出反對意見的,千本先生的臉上已經有些怒意了。

而整個包廂內也此時立即被渡上了一層怒拔劍張的嚴肅氛圍。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