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那天的風很凜冽,它們吹過一米多高的雜草像哨子一樣發出響聲,天上開始傳來滾滾的雷聲,暴雨似乎就要來了。星雲還在哭泣着,這時他彷彿聽到馬車外的草叢裏有“唰唰”的聲音,透過被風捲起的布簾,他看到有雜草被割斷隨風捲上天際。

Post by zhuangyuan

“你們這些畜生。”昊天叔叔忽然咆哮着躍下馬車,幾個獸人從草叢裏一躍而出,身後拖着明晃的短刀。

“昊天叔叔。”星雲叫喊着。

“星雲,別停下,快跑!快跑!”


他不知道馬車跑了多久,只記得馬車一顛,繮繩斷開了,整輛馬車都翻了,而星雲也從車裏甩了出來。

他腦袋被摔得發懵,眼前一片模糊,最後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獸人的巨大身影,另外還有一個歪着頭一臉好奇的獸人小腦袋,然後他就昏死了過去。

星雲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只聽到耳畔傳來嘩嘩的雨聲,他嗅到一股稻草稈的味道,彷彿自己是躺在一個柔軟懷抱。

“媽媽。”星雲不禁喊了一聲,忽然天空中傳來一聲霹靂將他從睡夢中驚醒,星雲猛然坐起來,瞪着驚恐的眼睛。

“你醒了。”眼前是一個小獸人,圓圓的腦袋棕色的皮膚,頭髮像枯草的顏色一般向後高高束着,嘴邊下顎的兩顆尖牙露在外面。

“你…你是誰?”餘魂未定的星雲怯怯地看着這個獸人,外面的暴雨打溼了整個草原。

那個小獸人跳起來高昂着胸脯手臂交叉着說:“我乃風嵐族的勇士風嵐,哈哈哈,你們這些人類臣服於我吧。”

“風嵐族的…風嵐?”

“哈哈哈,害怕了吧。”

星雲皺着眉頭,他只是覺得讀起來很糾結。

這時候忽然門打開了,一股氣流卷着清新的空氣襲了進來,一個高大的獸人面帶冷酷出現在門口,一進門就對着風嵐的頭狠狠一個暴慄,然後拖着他向外走去。

“爸爸,啊啊,很疼的…”風嵐捂着腦袋被拖走了。

星雲從稻草堆裏站起來走到窗外,天空上是黑壓壓的烏雲,閃電像撕裂天際的惡龍在其中奔馳。

夜晚的時候,星雲又夢見碎葉城,夢見那些猙獰可怖的獸人,父親倒在了血泊中,昊天叔叔對他大喊着“星雲,快跑!快跑”。

星雲又一次驚醒過來已經是清晨了,能感覺到清爽的空氣打着卷兒穿過門縫鑽了進來,鳥兒在外面“嘰嘰喳喳”叫着。

這時風嵐的父親走了進來,手中拿着打着環的繩索,他一把拉過星雲把環套在了他的雙手上,然後牽着星雲朝外走去,星雲只好站起來跟着。

外面已經是晴天,經過暴雨的洗禮後整個草原都煥然一新。風嵐的父親把繩索交給風嵐,風嵐回過頭嘻笑着說:“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們的奴隸了。”

星雲擡頭看看他,然後沒有一絲話語地低下頭,輕輕啜泣着苦澀的淚水。

“一二一二……”風嵐得意地牽着他向前邁着步子。

他們一路都在順着風而行,沒有方向,沒有目的。一直到正午時纔在一棵枯死的大樹旁停下來休息,好動的風嵐就拿起樹幹比劃,他邊揮舞邊喊着:“先來一個橫掃千軍,然後一個劈山裂石,敵人就全部倒下了。”

星雲在旁看着他的這番表演大笑起來。


風嵐眯着眼看着他,心裏很是爽,於是走過去對星雲說道:“站起來。”

星雲只好站起來,風嵐大喊一聲:“橫掃千軍。”然後揮動木棒朝他襲去,星雲一俯身躲開。


“好小子,有兩下子。”風嵐又大喝一聲,“再看招,劈山裂石。”他又舉起木棒朝着星雲劈去,星雲雙手撐地,向後一個後馬撅,正踢到風嵐胸口,但是風嵐卻紋絲不動,反而是星雲被彈飛了。儘管風嵐和星雲是一般年紀,但卻已經有十七八歲的人類少年那般強壯高大。

風嵐得意地笑笑,舉着木棒大喊着朝星雲衝去,星雲見大勢不妙,嚇得舉起被捆着的雙手擋在眼前,卻覺雙手有電流亂竄,還發出“哧拉哧拉”的火花之聲,然後他雙手之間猛然竄出一道白色光束直接打中風嵐,風嵐慘叫一聲,整個人都被打飛了起來撞在樹上摔倒在地。

“風嵐…”星雲看到被打飛的風嵐驚慌失措,他也不知道爲何自己會有這種力量。

這時風嵐的父親走了過來,星雲擡頭看着他陰霾的臉,忽然他的嘴脣動了動,“人類。”他舉起手臂對着星雲狠狠甩出一巴掌,星雲被這強有力的手掌打翻在地,嘴角流出鮮血。

隨後風嵐被父親抱起,他趴在父親寬厚肩膀上看着倒在地上流淚的星雲,心裏很是愧疚。 “我兒郭超在哪裏?”白毅看見衆弟子一臉駭然,連忙再次大聲喊道。

這不張揚還好,誰知這一聲喝下衆弟子立馬醒悟,再次看了看石碑之上的排名,再次看向白毅則是一副欽佩與不可置信。

“當真第十名了!”

“第十名白辰!!”

“這記憶之碑要變天了!郭師兄他···”

“只要你敢跪,我便敢喊!”這句話再次浮現衆弟子的心頭,紛紛看向郭超。

郭超站在原地,雙目渾濁、頭皮發麻,身體顫抖,那心中的震撼與恨意難以想象,他頓時揚天咆哮了一聲,看都不看四周一眼,向那試煉之地猛然衝去!

“這小子徹底激怒了郭師兄!”

“郭師兄要再次試煉,只要名次超過白辰,或許還有挽回的餘地!”

“真是太不可思議了!這白辰竟然從六百多位直接晉升到第十名,這無疑給另外九位驕子造成了不小的壓力!”

“查,給我查!我倒要看看這白辰究竟是什麼來路,居然如此強橫!”

就在這時,一位身穿青色衣衫神情略有不滿的青年,看向白毅冷哼喝道,站在他身旁的皆是穿着白色衣衫的弟子。

這青年乃是這記憶之碑的第九名,名叫高華,此時此刻看到此景,他內心不安,這白毅表現的越是強勢,他也越感到危機,這白毅從六百多位一下子晉升到第十名,這就說明了白毅就是一批黑馬,實力不容小視。

“白師兄!我叫王富貴,今日一戰令我刮目相看,我決定從今日開始就徹底跟隨你!”

“白師兄!!我叫劉大錘,白師兄的英姿颯爽我等可是瞧見了,我也要跟隨你!”

“白師兄!!!我叫杜子筒,您也收我爲小弟吧······”

衆弟子震愣了片刻,便一擁而上,紛紛圍在白毅的身旁,一時之間衆弟子紛紛示意要跟隨白毅,這白毅算是新晉之人,此時不巴結,待有了跟隨者之後定然不會再接觸其他的弟子,因此衆弟子連忙開始巴結!

白毅站在人羣之中,一臉尷尬,然而站在一旁的唐偉此刻大爲不滿,立馬扯開嗓子連忙喊道。

“都讓開,我可是這白辰的師兄!你們要想成爲跟隨者,就要先得到我的同意!”

衆弟子再次一愣,看了一眼唐偉再次看向白毅,白毅心中暗笑,連忙點了點頭,這才衆弟子又猛地衝向唐偉,紛紛示好。

最强兵王 ?他將目光鎖定到了這石碑中的第一名,嵐瀟兒!

數個時辰過去了,郭超終於從試煉之地中走了出來,他雙眼之中一片血絲,看向白毅更是渾身一顫,緊鎖眉頭,一副癲狂之情。

“不可能,不可能!!”

他連聲喝道,看了一眼石碑,轉身再次衝向試煉之地,這一幕衆弟子不禁倒吸一口冷氣,感到一股莫名的悲哀,這是優勝劣汰,埋沒了多少弟子心中的熊熊烈焰!

“罷了,這郭超已然癲狂我看今日他會不斷的試煉,拼命的想在做着第十名,如此我也沒必要在留在此地,我的目標是這記憶之碑的第一名!”白毅看了看四周,心中想到,隨即轉身離開,回自己的庭院。

“這唐偉估計要忙一陣了,如此也好,我依舊清淨!這衝刺第一名,我的修爲就必須要達到二重天,否則這靈力恐怕無法支撐我做數萬的題目!

趁這寒冬,不如就修煉寒冰訣,讓功法再進一步!”

白毅想到這,連忙端坐庭院,身處大雪之中,開始修煉起了寒冰訣!


數日後,整個外宗都如同炸開了鍋般,沒有一個弟子不在討論這白辰與郭超一事!

“你聽說了嗎?那郭師兄原本是記憶之碑的第十名,如今殺出了一個白辰,直接擠掉了郭師兄的位置!”

“不單單是如此啊,我知道這二人還有賭約,一個要跪下磕頭,一個要喊對方爸爸,結果白辰贏了,那郭師兄卻發瘋了一般拼命試煉!但是試煉了數次均爲超過白辰!如今這白辰還是第十名!”

“哼,我可是目睹了一切,你們都只知道其一,不知其二!這從頭到尾還要從唐偉說起,這唐偉纔是導火線!事因唐偉被揍,白辰才提着羅江四人反其道而行,於是郭超白辰二人對峙了起來,這纔有瞭如今試煉之事!”

“不得不說,這白辰還真是深藏不露!如今獲得第十名依舊低調,還讓那唐偉處理任何事情,如此沉得住氣,我看他定力非凡啊!”

“不說他了,現在郭師兄估計要氣炸了!名聲與實力都敗在白辰手中,我看這二人的仇恨算是結下了!那郭師兄血氣方剛,爭強好勝,如今吃了這麼大的虧,定然不會善罷甘休的!”

“看來這些日子,我們外宗要不太平了······”

白毅獲記憶之碑第十名不僅僅是灰衣弟子震驚,就連外宗的宋長老與大師兄嚴律聽到這消息也是震撼不已,那記憶之碑的前九名雖都還未有大的動靜,但都紛紛私下還是打聽白毅的來歷。

“高師兄,查到了!這白辰來自一重天的秦家,隨着晉升而來到二重天,是嚴大師兄帶其進入宗門,聽大師兄說他天賦極高,是個潛力股!其修爲築基境一重天大圓滿,但是可以力敵築基境三重天的修爲。

那郭超與其交過手,雖只有數招的來回,但卻不分伯仲!這次排名晉升到第十名是他第二次進行試煉,第一次試煉就已經從千名達到六百二十六位!

現居住在南亭苑,與唐偉一同居住,這白毅不管世事,任何事情都交給唐偉來處理,他與郭超的矛盾也產生與唐偉!

郭超看不慣唐偉與白辰用催芽來賺取靈石,從而教訓了一下唐偉,沒想到這白辰極爲護短,性格剛強,直至事情發展到如此!”

“什麼?這第十名僅僅是他第二次試煉?此人天賦極高,偏偏還修爲還不俗,這等人物決不能讓他起來,否則整個外宗都要變天了!

你們趕緊派人暗中監察這白毅,我要知曉他日常都在幹些什麼!”高華大聲喝道,一臉陰霾,聽到了這番話高華心中的危機無限又放大了數倍。

“是!”

“白師弟啊!白師弟!白···”

唐偉興高采烈的回到庭院,他看見四周氣溫極爲寒冷,這股寒冷異於常溫,彷彿來自地獄深處一般,竟有一股攝人心魂之感,在看庭院,冰渣入柱,舉步艱難!

股股寒流更是如風一般,在四周盤旋,所到之處皆凝爲冰渣,唐偉心中駭然,低頭一看,腳下不知何時也凝聚出了冰塊!

唐偉心中一驚,連忙運轉靈力掙脫開來,後退百米,心有餘悸,他知曉白毅在庭院修煉功法,但是沒想到這功法竟如此狂暴,餘威竟也有如此之力,若是實戰難以想象!心中再次感恩嚴師兄將這白辰賜給了自己,自己有今日的風頭也都源自這白辰!

數個時辰之後,白毅緩緩睜開了雙眼,看了看四周,竟發現四周寒氣不散,陰冷不已,就連屋舍都結上了一層厚厚的冰渣。

“還是本命神通厲害,這神通在配合雷之祕法將成爲我最大的殺手鐗!”

“唐師兄!唐師兄···”

“白師弟啊,我在這兒呢,看見你在練功我就沒去打擾了,我也等候了數個時辰,不得不說你這功法也是非比尋常啊!”唐偉一臉笑容,緩緩而道。

“隨便練練罷了,你何事找我?”

“哦,對了,我向你彙報結果,自從你獲得試煉之地的第十名,我們現在麾下有灰衣弟子百位之餘,更有白衣弟子三十二位!這可是不小勢力了!”

“哼!要麼不囂張,一旦張揚便要做到人人敬之!唐師兄,你向外散出話,就說我從下月開始,每月晉升一個名次!下月我就成爲第九名,超過高華!這一個月內,你都不要來打擾我,下月月初你隨我一同再去試煉之地!”

“什麼?一個月晉升一個名次?這···放眼整個外宗也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啊!白師弟只要你能晉升到第九名,你就能成爲青衣弟子!享宗門待遇!”

唐偉有些激動,這一個月晉升一個名次聽起來極爲狂妄,要知道這石碑前十的弟子,哪一個不是經歷風雨的,這積累的草木豈是一般人能超越的?但是唐偉信了,這親眼目睹了種種經歷,內心也是完全服了這白毅,這白毅能說出這番話,定有所準備!

“好!就這樣了!”白毅點了點頭,並沒有詢問這成爲青衣弟子的待遇,便立馬回到屋內,繼續修行,他這成爲第十名還未全力以赴,這超越第九名高華也絕不是誇誇其談!如今他要做的便是全力修行,讓自己的修爲以最快的速度達到築基境二重天!

這唐偉將這一消息傳給麾下百餘位的弟子,這些弟子聽到這話無不是紛紛震驚,再次炸開了鍋,這消息瞬間傳遍了整個外宗!! 「砰!」

紫色劍芒如摧枯拉朽一般,直接將雷電巨網劈成了兩半。

楊恆看著劍芒慢慢消失,心中還未來的及鬆口氣,空中的雷電突然合二為一,再次織成一個網狀將朝著他壓了過來。

「哼!我還以為你有多強呢,也不過如此!」鼠猛看到雷網已經飛到了楊恆頭頂,臉上出現了一抹譏諷的笑容。

楊恆直接飛沖而起,讓所有細小的雷電將他的身體全部包裹住,然後運轉去「雷源練體神訣」,將這些雷電全部吸入體內。

「滋滋…」

一絲絲細小的雷電同時鑽進了楊恆的身體,有如一根根的細針,讓他感覺又麻又癢,時不時發出低沉的嘶吼聲。

「你…」鼠猛看到楊恆被這麼多雷電攻擊安然無恙,立即就變得目瞪口呆起來。

這些雷電的威力他自己最清楚了,即使是他自己被攻擊到,也肯定會重傷。

而楊恆卻一點事都沒有,那隻能說明楊恆的身體要比他強悍很多倍。

「他的身體最少應該淬鍊到了神體吧。這可要比我們這些凶獸種族的修士強悍很多啊!」猿均看著還在吸收雷電的楊恆說道。

「看來通天猿一族想要施展覺醒擎天棍這種天賦,還真的要有極其強悍的身體才行。」猿峰低聲喃喃道,他也很難想象楊恆一個人類修士如何把身體練到這個地步。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