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那一定是家族族長哈博比的大房子,大人您瞧,從樹樁的大小上,可以分辨出戶主的地位和財富來,樹樁越大,說明它下面的屋子最大最寬敞也最豪華,據我所知,藍精靈族中,地位最崇高的家庭非族長哈博比莫屬了。”魯勞斯又湊上前來向林柏解釋道,這原本就是他的份內工作,畢竟林柏腦子再好使,也不可能在短時間內將莫桑尼亞國內大大小小五十六個族羣的生活習性及族長信息什麼的都背個全吧?

Post by zhuangyuan

“魯勞斯,你身爲外交部長,難道從未到過藍卡亞島來?你可別告訴我,你連藍精靈的族長都沒有拜會過吧?”林柏置疑的瞥了他一眼,問道。

這位穩坐外交部第一把交椅長達三十年之久的老官員尷尬得有些手足無措起來,連着後退了兩三步都不自知,低頭諾諾回道:“回大人,當……當然是見的,以前也曾經來過兩三次,只不過因爲一些特殊原因,待的時間都不長。而哈博比……哈博比……據說原來的族長老哈博比兩年多以前就已經去世了,現在接任的是他的第三個兒子,啊!我們也稱之爲哈博比,這是身爲族長的榮耀。”

“廢話少說,告訴我現任族長是個什麼樣的人就可以了。”

“這……這……”魯勞斯急得個滿頭大汗,他怎麼好意思告訴神使大人,過去來這裏的光榮傳統?他又怎麼能告訴他,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現任族長哈博比,自從與美索不達米亞國達成戰略伙伴關係後,他們對自身國境內的其他種族早就持放任態度,除了催討稅款及供奉品外,幾乎看都懶得看這些鄉巴佬一眼。

就在外交部長口齒不清之時,大樹樁那頭終於有了動靜,地裏開了個縫,過好一會兒才鑽了個腦袋出來,四下張望着,當他看清楚嚮導的存在時,便問道:“啊!是你啊!老亞爾佛,一大早過來有什麼事兒嗎?瞧今天這太陽好的,恐怕時間也不多了吧?”

不知道是不是距離太遠的原故?林柏發覺自己居然看不清那人的長相,依稀只見個藍色身影在光照下晃動,似乎整個身子都已經從地底下鑽了出來。

“走,我們看看去。”說着,他就帶頭領着一羣人過去了,正巧這時那藍人兒也跟在名叫亞爾佛的嚮導後頭朝這裏走來,而他的身後,又跟着三、四個藍人兒。

待兩夥人面對面站定時,林柏這纔看了個仔細。老天!難不成傳說中的姆指姑娘是真實存在的?這是林柏腦子閃過的第一個念頭。只見眼前站着的那個小人兒整個身長不過自己半截手臂那麼長,深藍色的皮膚,湖藍色的毛髮,留着一把大鬍子,那鬍子有別與矮人那樣的朝氣蓬勃,而是十分有條理的,雖是如此,也佔了大半邊臉,着裝倒是很整潔的。

“歡迎!歡迎!不好意思,不知道有客人來訪,什麼準備都沒有。”藍精靈人的說話語氣也比矮人們斯文有理多了,只是林柏不明白他們的眼睛爲什麼都讓人有睡眼朦朧的感覺,這太陽……

他擡頭看了看天,太陽已經高高掛在頭頂上,灼眼的陽光照得人有些晃眼,就連人都覺得有些燥熱起來,汗珠子在背上成了形。

藍精靈族說的話跟人族是一樣的,林柏能聽懂,但由於還不太瞭解他們的脾性,不好說話,就讓魯勞斯交涉去了。

一夥人就這麼站在太陽底下聽着那族長絮絮叨叨些有的沒有的,其實好像也沒過多長時間,就見那天氣越見越炎熱,那太陽越見越猛烈,魯勞斯這頭着急的還沒把話給說清楚,他與哈博比兩人都開始在頻頻擡頭望天了,險些之外還有那嚮導也一樣,這會兒林柏也瞧出個不對勁來。

“大……大人……”魯勞斯一邊摸着額頭上豆大如珠的汗水,一邊扭過頭來朝林柏說道:“您瞧這天,熱的,藍精靈族長您也見過了,他對您的新政也有了一定的瞭解,我們……我們是不是該先回去了?”

林柏也被熱得快不行了,但總覺得對方的態度有着敷衍的嫌疑,更何況,精靈族人的體形實在有些出乎意料之外,驚訝之餘,他心中還冒出一計來,正想着找着切入的辦法呢,怎麼能這麼快就走了呢?卻不想,那族長居然也開口說話了。

“是呀!趁早還是快回去吧?再過會兒,就要來不及了。”

“什麼來不急了?”衆人愕然。

“魯勞斯,你這是不是有什麼話瞞着我沒說全?”林柏怒目而視。

“不!沒有,大人,小人絕對不敢有所欺瞞,只是沒想到您會在這個貧瘠的地方待這麼長的時間,其實,其實原是不重要的。”

“什麼不重要?”林柏厲聲問道,嚇得其它人都有些膽怯。

“其實,其實大人,這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兒……”

“大人,看樣子您對我們藍卡亞島的氣候變化還不夠了解啊?”藍精靈族長接下魯勞斯的話頭說道,語氣中還隱約帶着冷哼的味道。“我們這裏一天之中僅有十份之一的時間晴好,十二點鐘之前,氣溫將漸漸升至五十度左右,過一點太陽下山,溫度遽降,到了下午傍晚,就變成了早晨十分的溫度,隨着時間溫度繼續持續下降,至凌晨十二時,室外溫度將會接近零下十度。天天如此,月月如此,年年如此,四季也不會有任何的變化。這,就是奇妙的藍卡亞島,就連矮人族都不願意生活的地方。”

“竟然有這種事?”不容得林柏懷疑,這天的確是越來越熱了,熱得他連呼吸都有些困難起來。

“大人,我看我們還是先船上去吧?”魯勞斯勸道。

林柏擡頭看看天,猶豫了半會兒,就這麼半會兒,氣溫就又升高了幾度,他只好無奈的邀請藍精靈族長一起上船相商,不想卻被一口回絕了,而理由卻簡單無理得過份。

“實在很抱歉大人,我們的午飯時間就要到了,然後是午覺,傍晚的時候我們還有活兒要幹呢,您瞧,我們的生活已經夠艱難的了,實在沒有多餘的時間……”

熟知藍精靈作息的嚮導及魯勞斯覺得平常,但以林柏爲代表的其他人則不這麼想了,就連林柏自己都覺得有被忽悠的感覺,心裏不爽。

下頭那些隨從也都是些會察言觀色的,一瞧上頭那位被頂撞了,哪裏還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把人綁走,也不理會突然從地底下冒出來的,面色不善的藍色小人兒們。可惜儘管手中拿着武器,他們又能有什麼法子呢?力氣不夠人家大,力格又沒人家強壯,只能眼睜睜看着族長被人擄走,直跳腳。 這是離開藍卡亞島後的第三天,儘管魯勞斯念在過去藍精靈族人曾私下裏給了他不少好處的份上,曾試圖爲被擄的族長哈博比說了不少好話,卻仍是沒有能打動林柏,這在其它人看來,是不可思議的。

神使大人的心情看起來還不錯,顯然並沒有因爲哈博比的冒犯而發脾氣,甚至還在當天與藍精靈族長祕密長談過,至於談話的內容,至今仍未有人知道,誰也不敢去違背神使大人的意願。

最後他們肯定是談崩了,雖然看不見神使大人的表情,但從他下令繼續前往下一個目的地,並且沒有將族長放回藍卡亞島的行爲可看出,哈博比被軟禁了。

憑良心講,最初的時候,林柏的確沒有要禁錮藍精靈族長的打算,可自從見到他們的形貌後,他就認定這些身材矮小的小傢伙們正是間諜的最佳人選,這可是天生的才幹,不好好利用,實在太可惜了。現在國家正是用人的時候,力量的流失也是可齒的,他又怎麼可能輕易放過?

原本以爲藍精靈應該會比矮人族長好打交道,至少算得上是通情達理的人,應該可以說得通。誰想到,看似這麼斯文有禮的傢伙,脾氣卻又臭又硬,性格還很中庸,又膽小又怕死,還滿腦子想着安逸的日子,可據手中的資源顯示,藍精靈族早在幾個月前就已經告別他們一日N餐的幸福生活了,外界的戰亂並不是沒有影響到他們。

不可否認,藍卡亞島特殊的氣候環境的確很適合一些奇花異草生長,除了少部分耐寒耐熱的植株在地面上生長外(例如林柏等人看見的那些綠草,其實都不是普通的草本植物。),其餘大部分更稀有的,被魔藥學科的魔法師們視爲草藥中之極品的植株,都是在地下洞穴中生長,由藍精靈們日夜悉心培植而成。

這些寶石級植被同時也是藍精靈族的主要經濟來源,當然還有些那湖泊中的淡水也是資金來源,但現在莫桑尼亞國儼然已與外界斷了聯繫,哪裏還能正常買賣?原本囤積的大量食物也被消耗得七七八八,藍精靈族人又都不是會節儉的傢伙,享受美食安逸慣了,未曾想過有一天缺衣斷食的日子該怎麼辦?

任林柏磨破了嘴皮子,道理說盡,哈博比仍舊絲毫沒有誠心合作的打算,沮喪之餘,他也摸透了這些個小藍人兒的脾性,心裏暗自有了打算,第二天就帶着藍精靈族長一起拜訪了另一部族,樹人族。

樹人族傳說是大陸中最爲古老的種族之一,也是最長壽的一族,據說他們的平均年齡都在兩千三百歲以上,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林柏曾經從撒萊那堆古籍中對這個種族有過一些瞭解,比如說他們定居的這個大陸上偏僻的一個小島的真正原因,還有他們睡一覺的時間可長達百年之久,打個呵欠可以再睡上個百年,噢,再有就是他們說話及做事情的速度,還真是不敢恭維。

“大人,我再一次的懇求您離開……”普勞斯一邊戰戰兢兢的在遮天蔽日的樹林裏張望,一邊對前方正奮力穿過糾結在一起的茂密荊棘的林柏說道。

他們已經在這個樹林裏走了大半天了,而此時正是烈陽當頭照的中午,這樹林裏卻暗得就像黃昏時分,越往裏走,樹木越高大,別說樹人,連只兔子都沒見着。

“大人,我不知道您對樹人的歷史是否有過了解,我……我想,他們一定不會高興見到我們的,更……更何況打擾他人休息是……是……哎喲……是極不禮貌的行爲。”

林柏沒有理會他的言語,只自顧自的走着,他的肩膀上正坐着那個被拐來的藍精靈族長。普勞斯話中之意他自然是知道的,樹人對人類素來無好感,如果說精靈族的法典中嚴令不允許族人傷害任何生命,是出於天生的憐憫心的話,那麼樹人對植被的愛護正如同對待自己的同胞一樣。

在樹人的眼中,樹木花草也同樣是有生命的,但人類卻爲了一己之私一再砍伐,爲此,在海神創世之初,各種族與樹人之間曾經發生過一場轟轟烈烈的戰爭。樹人非但體積身高上都佔盡優勢,並且還擁有一個普通人無法想像的武器——趕神鞭。

這趕神鞭也不知道這樹人是從哪裏得來的?據說是附有魔法的一個神器,當樹人們揚起神鞭時,掀起起的巨風如同一場風暴,由此可見當年的戰爭是何等壯觀。不過就算樹人再高大,他們手中的神鞭威力再大,畢竟是寡不敵衆,整個大陸所有樹人集合在一起,包括男女在內也不過百人之多,再想想那如同螞蟻一般多的人類及其它種族的總和又是多少人?最終的結果是可以預見的,樹人慘敗,給人類可讚頌的詩章中又增添了璀璨的一筆。

話說樹人是性格孤傲的羣族,大戰後他們僅剩下十人不到,卻仍在抵抗,有着寧死不屈的傲骨,立誓要戰鬥到最後一刻,拼死揮動着手中的神器。最後,父神波塞冬看不過去了,現身調停,這才把樹人們的血脈給保存了下來,否則,樹人將成爲一個傳說的種族了。

爲了使樹人與人類之間不再有紛爭與矛盾,海神把他們安置在了這裏,這座小島上,千百年來,這裏就成了樹人安身之所。但從此,樹人與其它種族之間的樑子算是結下了,想要勸說他們加入到人族的戰爭中來,如簡單就是天方夜譚。


其實林柏原本就沒指望些什麼,他總不能對手下人說,之所以堅持要到這座島上來純粹是爲了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吧?不出所料,樹人們果然對人類不太感冒,都躲着不肯出來呢,他極度懷疑在這些盤根究底的老樹中,就混雜了樹人在裏面,可有關樹人的記載實在不多,使得他也不是很確信,看看時間,也差不多,該是打道回府的時候了。

眼瞧那位藍精靈族長兩眼冒光的樣子,林柏暗忖着這趟尋找樹人之旅也不算是沒有收穫的嘛!至少除了滿足了自己的好奇心之外,還有一個人也有了新的想法,只是不知道這位族長大人腦子裏想着些什麼罷了,不過自打那天之後,哈博比就再也沒有吵嚷着要回去,大家猜他是不是受到了什麼剌激。


只有哈博比自己最清楚,一輩子都未離開過藍卡亞島的他,第一次見識到了外面世界的新奇,原以爲自己生活的故鄉條件惡劣是理所當然的,其它地方也差不多如此,他們藍精靈人的生活再安逸不過了。但現在,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了,在他看來,那座物種繁多的樹林給他帶來的震撼實在太大了。

據他的觀察,那個小島似乎並沒有智慧種族居住,而那些植被卻能自然生長的如此茂盛,與他們每天都要辛苦培植相比較起來,實在讓人難以置信。他暗下決心,跟着這個自稱神的使者的傢伙再四處逛逛,見見世面的同時,也順便爲他的族人物色一個新的安居之所,雖然之前那座樹林就不錯,但也得貨比三家嘛!

所以到了第三天,包括哈博比再內的所有人都對將要接觸的部族充滿了期待和膽怯之情。

這是座巨人所居住的島嶼,除了那位維多莉亞皇后外,再沒有人類到過這裏,這裏的巨人也被特例免除上繳稅款的義務。

溫疫是否有侵害巨人的家園無人知曉,但無論他們是否經歷災難,這座島的自然環境本身就不太理想,到處都是石頭山及兇殘危險的野獸。林柏一行人剛到這裏就遭遇一羣類似犀牛長相的野獸攻擊,不過有亞斯蘭在,這些‘小東西’正好當做美味的午餐了。

外交部長魯勞斯以不熟悉巨人生活習慣等種種藉口沒有隨同跟來,幸好先前所羅門法師曾經提醒過林柏,巨人的生活習性比較特別,他們晚上是絕對不會出來活動的,當他們坐下來靠山而眠時,那體態就如同另一座大山一般,不過他們雷霆般的呼嚕仍輕易就暴露了他們的行蹤。

巨人族是性格暴虐的一族,古怪多變、桀驁不遜,尤其在他們睡覺時,千萬不要去打擾。白天顯然是拜訪他們的最佳時機,帶上禮物,如果沒有足夠份量的肉食,那麼最好選擇一些實用的魔法武器或防具獻給首領古戈。

古戈是巨人首領的統稱,事實上,他們會經常換首領,倒不是說他們有多民族,多友愛,多平等,僅僅是因爲好戰而已。大多數巨人都懼怕人類魔法師,許多年前曾吃過不少虧,因此寧願躲在這個島上也不願意離開,否則被整個魔法工會通緝將會是十分可怕的事情。

對於巨人而言,島嶼的面積有限,食物更有限,巨人數量的膨脹也讓他們頭疼不已,食物不夠分配,永遠都不夠吃似的,餓肚子使他們脾氣暴躁,常常會被一點點小事暴跳如雷,最後演變成一場大混戰,總能死去幾個人,當新的首領產生時,食物似乎又夠分配了,因此他們樂此不疲的自相殘殺。

要識別誰是古戈不是什麼難事,按所羅門的說法,被一羣大塊頭圍坐着,而他身邊又坐着幾個巨人女人的,那個最醜的傢伙就準是他。

可惜林柏一行人可沒有這樣的好運氣,當他們好不永遠找到巨人的窩時,那裏正一團糟,誰也無法從混戰中同樣醜陋的巨人中分辨出誰是古戈來。他們躲在一座小山的後面,伸頭小心的張望着,那裏頭足有三、四十個巨人之多,似乎沒有分幫結派之說,男男女女,彼此撕咬、攻擊,有些手中甚至還有狼牙棒,相信我,那狼牙棒足有兩個藍精靈這麼高,這可把我們的哈博比族長大人給嚇壞了,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比這更可怕,更巨大的大塊頭。

“瞧!大人,那個巨人的頸項上串成的東西,好像是頭骨?”

“是頭骨。”林柏的視力比較好,早就看出來了,不過那個頭骨的形狀有些奇怪,不太像是正常人類的,他懷疑恐怕是獸人或半獸人什麼的,難道在他們之前已經有人捷足先登,拜會過巨人首領了?

“大人,我們,是不是先離開會好些?”就連最勇敢的戰士面對這噩夢般的場面都有些膽怯起來,巨人揮掌夾帶的風呼呼掛過他們的臉,那號叫聲連大地都在顫抖。

“是啊!我們還是快走吧!再不走,就要變成肉菜了,沒看見他脖子上掛着東西麼?那就會是我們的下場。”哈博比死勁拽着林柏有衣領,瑟瑟發抖,生怕掉下去死無葬身之地,其實他連塞人家巨人的牙縫都嫌太小。

“別急,再瞧會兒,這或許正是個機會。”

“機會?什麼機會?您瞧,左邊那個,眼睛噴火的那個,噢,我猜他一定會是下一個古戈,瞧瞧他那副嘴臉,天!太可怕了,如果是我的話,一定不會發瘋去招惹他的,萬一他也想像前任古戈那樣,弄些頭骨什麼的來做裝飾品,我們必定一個也逃不掉。”

“那我們就讓他當不成古戈好了,前任古戈沒有接受來訪者的意見,必定是與之鬧得不愉快,而他現在又正好處危機之時,我們下去幫他,相信應該能搏得他的好感吧?”

“跟巨人打交道?我可不認爲這會是個好主意?”

“唔……有道理,這些蠻不講理的傢伙,翻起臉來,也夠嗆。”

“是啊!是啊!”


緊接着是一連串附和的聲音,看樣子大家都被這些兇殘的巨人嚇得個夠嗆。

“可是這麼好的戰鬥力,白白浪費實在太可惜了,想想,讓他們去當搬運工的話,一定很適合,我們正需要這樣的人啊!現在可不是挑三揀四的時候。”林柏爲難的說道,一邊盯着下面的動靜,腦子又飛快的轉動起來。

巨人的戰鬥終於接近尾聲,不出所料,新的古戈又產生了,舊古戈的頭顱被砍了下來,高高的懸掛在一根木頭上,不知道要被用來炫耀多久?戰場上塵土飛揚,橫七豎八的躺着好幾個巨人,一動不動,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新古戈命人將巖洞裏的火種取了出來,準備遷移到新的巢穴中。林柏知道,巨人性格古怪,一但取代了前任的地位,無論如何是不會在前任的地盤待下去的,他會將一些與自己不合的巨人殺死或打個半殘,以免日後給他添麻煩,並且也保證了新隊伍的溫飽問題。他們離開後,那些廢物將會被留下,沒有火也沒有糧食,他們身上的血腥味將會吸引那些野獸到來,奄奄一息的傷殘人根本不會有還擊的可能性,新古戈的拳頭可以保證,他們絕對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陽。

林柏等人直到再看不見巨人隊伍的身影后,才從山坡上爬了出來,這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去,氣溫也開始降低。從懸崖峭壁中下來,費了些功夫,林柏倒還好的,只是其它隨從都是肉體凡胎,兩條肉腿畢竟沒魔法那麼方便,以至當他們好不容易下到山腳底下的峽谷時,天已經全黑了下來。

躺着的三具屍體的血液已經凝固,月光下,數十隻野狼正在啃食天上掉下來的美食,難得可以美美的吃上頓飽,卻不想突然又跑出了幾個大活人來。它們不約而同的停下啃食的動作,綠森森的眼睛忽閃忽閃的瞪着闖入者,從牙縫中發出低沉的咆哮以示威脅,就算是強如林柏也不免毛骨悚然。

像是藐視闖入者的體型一般,數十隻狼將他們團團圍住,擋在林柏前面的一個隨從爲了顯示自己的勇猛,怒吼一聲朝其中一頭狼衝了過去,只見那頭狼側身一閃勉強躲開了,而後面一隻狼卻趁機撲向他,爪子劃傷了他的肩膀,血口子正潺潺往外噴血水。血腥味及短暫的勝利剌激了狼的野性,另一側的幾匹狼居然十分有協作精神的朝受傷的那名海盜撲上去,嚇得他反身還回到自己人的保護圈,卻無法衝出重圍,而他的夥伴們也被其它的狼糾纏着,在那些狼不斷髮出淒厲的嚎叫聲後,山谷裏迴響起陣陣迴音。

大家心裏都十分清楚,這些狼是在呼朋喚友,找援助來了,不過多時,將會有更多的狼向這邊涌來,他們不過區區五個人,其中還有一個矮小的藍精靈,形勢對他們不利,極有可能成爲狼羣的新鮮美食。 黑壓壓的烏雲遮擋了月光的洗禮,冷風吹過赤壁夾縫,發出如同鬼哭狼嚎的嗚咽。在這沒有星子的夜空底下,幾個人類正被圍困在一羣飢腸轆轆的野狼圈中,黑暗使得野獸的視覺異常清明,相對而言,不幸的,卻是人類。

三面懸崖絕壁的下方,詭異的一幕正在上演,無形的球形氣場將四個人類漢子及一個小巧玲瓏的藍精靈牢牢護住,而這個透明球體之外的每一寸土地都被狼獸佔滿,如此這般已經僵持足有一個多鍾。

額頭上的汗珠子正大滴大滴往下落,如果不是憑藉林柏自身雄厚的精神力底子,換個人來,恐怕也沒辦法撐上這麼長的時間。不是他誇口,就這麼個魔法屏障,讓他再撐上六、七個鍾都沒問題,可他更清楚,別說六、七個鍾,就算是十個鍾這羣吃飽閒着沒事幹的狼也都陪得起。

不能再這樣耗下去了,心裏這麼告訴自己,卻是一籌莫展,正在施放這樣中型屏障魔法的他,沒辦法同時再施放其它大規模攻擊魔法。如果冒險暫時停止屏障魔法,不用腦也知道,就憑他們幾個人薄弱的戰鬥力,不等他的攻擊魔法成型,所有人都得被狼羣給撕碎不可。現下的情況是,即不能分心念咒喚出亞斯蘭,情勢又沒有危及到能自動讓其它契約人趕來救援,只能靠自己了。

也算是難爲這個年輕人了,身邊多一個魔法師都沒有,身後有一堆的後援團卻又動不了,施咒時最忌憚分心,偏偏他還得轉動腦子想脫困的辦法。眼前周遭的狼越來越多,狼羣在狼王的指揮下,自發分成攻擊小隊,十幾只一組向屏障發出自殺式攻擊,被反彈回去後又換下一批,實在太恐怖了。讓它們這樣下去,魔法力將會消耗得更快,時間再長些,就是林柏也得吃不消。

正在這時,遠處飄過的一陣風吹散了久積不去的陰雲,居然讓月光露了臉,野狼不知是情境所致還是其它什麼原因,由狼王帶頭,一隻兩隻都仰頭髮出悠長淒涼的嚎叫。而狼羣的外圍,那幾個巨人的屍首彷彿動了動。

微弱的月光下,林柏不敢確定,畢竟要相信巨人怪會起死回生的確讓人匪夷所思,可他們確實是有了動靜。先是轉動頭顱,接下來坐立起上身,動作機械的四下張望了好一會兒,才遲鈍的恍然大悟過來。

狼羣被這突變驚得哄亂騷動起來,雖然僅有三個巨人甦醒過來,並且還是遍體鱗傷,但他們給野狼們造成的壓力、氣勢顯然都要比那幾個人族強大許多倍不止,這從狼王第一時間將矛頭對準巨人怪方向就可以看出來。

狼王的威脅就是林柏等人的救星,至少暫時是,圍攻的壓力很快得到緩解,一看到狼羣的注意力被分散,林柏抓住時機迅速解開屏障魔法,企圖喚出亞斯蘭,希冀獸王之王的神威能震懾一下這些低級生物。

那一頭巨人與狼羣之間的生死搏殺已經開始了,別看巨人塊頭大,但與矮小而兇殘的野狼交起手來卻也佔不上什麼便宜。一腳雖能踩死一大片,可遲緩的動作卻給敵人逃出昇天的空檔。又由於高度的差距及剛受過重創的原故,只見那巨人被耍得個團團轉,一次又一次摔倒,一次比一次摔得慘烈,嚎啕聲不斷,山體都在顫抖,卻是奈何不了那些野狼。

不管怎麼說,亞斯蘭,獸王之王總算被喚了出來,儘量代價是重傷兩個自己人,就連林柏的腿和側腰也因躲閃不及被抓傷,可不管怎麼說,總算是脫困了。

亞斯蘭的出現的確快速扭轉了局勢,狼羣在片刻的騷動後,奇蹟般的蔫了下去,似乎受到什麼無形的壓迫,很害怕的樣子,基本有幾隻不濟的嗚呼一聲,直挺挺的倒下去。上百條狼除了狼王外,每一隻都低下了剛剛還兇悍的頭,四肢伏地,瑟縮發抖。唯獨狼王,勉強站穩了腳跟,卻也已經發不出聲來,威風掃地。

反倒是那些受了傷的巨人怪不分敵我,也不被亞斯蘭的雄風威懾,竟然見人就打,尤其是裏邊瞎了半隻眼的那位,看他半邊臉皮開肉綻,算是毀了,眼珠半拉子掛在外頭晃悠,血早已經乾涸,卻也夠嚇人的。不知怎的,他就認準了亞斯蘭,窮追猛打,甚至隨手抓起幾隻狼往半空中的黑豹扔去,那力道,可不是蓋的,好幾只砸出去就沒影了。

這可把同樣兇狠的亞斯蘭給激怒了,空中一個定身迴轉,俯衝而下,免費贈送巨大的豹爪一隻。也不知道是不是瞎了隻眼視網出現偏差,那個巨人怪居然也不躲閃,就這麼結結實實的被踩個正着,龐大的身軀呈大字深深陷進了地裏,造就了一個具有一定藝術價值的大坑來。

那巨人怪竟然也沒死,掙扎兩下顫顫悠悠的爬了起來,人也蔫了下來,呆若木雞的直挺挺站在那裏,茫然且惡寒的望着那隻軀體幾乎與自己同樣巨大的黑豹,深怕它再發威。不僅是這個獨眼巨人怪,其它的幾個也老實起來,欺軟怕硬這似乎是大多數種族都存在的現象。

林柏放下了手臂,慢騰騰的收起魔枚,很滿意的拍了拍亞斯蘭的腿,沒辦法,這丫的個頭實在有夠大的。不愧是跟自己最久的座騎,行事作風都對自己的胃口,知道什麼是自己想要的。說實話,就憑他和亞斯蘭連手,要殺光所有的巨人怪也不是什麼難事兒,也沒把那些個狼放眼裏去。可現在不是正資源稀缺麼?能留着用就別浪費了,他是這麼想的。

再瞅瞅那沒死絕的三個巨人怪,傷的可都不輕的,算他們命大,要不是狼羣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幾個活生生的人族身上,他們早就被啃乾淨了。

外交部長魯勞斯格下又沒跟來,又沒人會說巨人語,林柏只好硬着頭皮上去了。由於亞斯蘭就在他身旁護法,狼羣自動自覺的讓出條道來,那三個巨人又驚又懼,卻也不敢動,當林柏試圖用魔法爲他們治療時,更是恐懼到了極點,雙手在半空中揮舞,嘴裏嘰裏呱啦急切的在說些什麼,那聲音像打雷似的。

正當大家都一籌莫展之際,一直躲在林柏身後的藍精靈族長哈博比這才探頭探腦的走了出去,看那神色怕是被嚇得不清了。

“他的意思是,請求你不要傷害他們,他們願意服從……”

起初因爲藍精靈的聲音太小,沒人聽到,見沒人理會自己,面他實在受不了巨人怪那粗糙的大嗓門兒,只好拼命的墊起腳去拽林柏的袖子,引起對方的注意後,再一字一頓的,說道。

“你會聽巨人語?”林柏詫異的望着他,轉念一想,又問道:“會說嗎?”

一下子變成注目的焦點,哈博比臉刷的一下,紅了,點了點頭道:“會。”其實他何止會說巨人語,大陸上的大多數語言他都有一定的涉及,平日裏閒着沒事,就愛看書,藍精靈的壽命又不是一般的長,藍卡亞島的閒暇時又最多,不知不覺就學會了一大堆東西,只是從來沒有走出來看看世界,都埋沒在肚子裏了,大部分藍精靈空有滿腹知識,卻從來沒派上什麼用場。

“那你去跟他們說,先讓我給他們療傷。”

“你……你要給他們療傷?”難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活像見了只恐龍似的,藍精靈面對這些龐然大物就夠膽寒的了,恨不能快點平安離開就算知足的了,再看看四下那些狼羣,哪裏想到這個不要命的人族小子居然還想要幫他們療傷?萬一他們傷好了,反過來攻擊他們可怎麼辦?

“對!去給他們說,順便告訴他們,從今以後,他們的命就是我X的了,我說什麼就要聽什麼,否則,下場就跟地上躺着的那些一樣。”林柏指了指地上橫七豎八的巨人屍首,想是亞斯蘭給狼王下了指令,狼羣正三、五成羣的搶食腐肉呢。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