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那一天我把過去的我送入了時空裂縫之後,天空中真的下起了很大的雨,即便是時隔十年之久,我也還是爲當時的選擇有點遺憾,我不知道劉舒曼約我在咖啡店要講些什麼,我也不知道當時我的選擇到底是對還是錯。

Post by zhuangyuan

咖啡店裏柔和地播放着陳奕迅的《好久不見》,就在我就要推開門走進去的時候,突然我感覺到自己的身後有道目光一直在盯着我,很犀利的那種。

我急忙的回頭,卻發現街角的角落裏有個身影閃過。

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茫然不知的新手了,我可以感覺到那人的氣息和身形,因此我也判斷出了這個人就是莫少聰那種怪物體。

我心中一驚:難道莫少聰已經培育出新的怪物了嗎?

我記得我在未來看見他的時候,他那時候的身後跟着可是一整個軍團。

他有意地引着我到了鬼屋附近,最後他現身了,但是我感到很奇怪的就是這個身形和莫少聰的想去甚遠。我感覺他不是莫少聰,但是肯定和莫少聰有關係。就在我要問他話的時候,他突然撲了過來,我急忙閃了一下。

但是他的攻擊非常的伶俐,招招都是致命的。

我抽空問道:“你是莫少聰派來的?”

他沒有說話,而是發了瘋一樣地死命的攻擊我。 全世界都知道我暗戀她 ,就在一個錯身的機會,我突然亮出了鬼手,也就在同一時間我的鬼手直接洞穿了他的身體。

那個怪物好像沒想到就這麼容易被我幹掉了,他的眼睛突兀地睜開着,身體因爲生命的流逝而微微地顫抖着,最後他的身體在慢慢地萎縮着,萎縮着……

最後,我驚訝地發現躺在手裏的竟然……竟然是莫淺!!

腦子裏就好像一枚**轟的一聲炸開了。

“莫淺?”

她微微地笑着,嘴角掛着血,說道:“謝謝你,我終於可以解脫了!我、我看了光盤。我殺了好多人,我、我不想的。我控制不了我自己。現在,我終於可以安心了!”

“莫淺!!”

“妹妹!!”身後莫少聰的驚叫聲響了起來。

難道,這就是宿命? 那一刻我震驚了,這個肉球竟然是傳說中的魔靈,要知道那可是異靈的最高級別啊。

像噬靈都已經讓人很銷魂了,那這魔靈豈不是要讓人慾生欲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都什麼世界啊,魔靈竟然就隱藏在老榕樹裏,這麼強力的傢伙原來就生活在我們的身邊。

“你怎麼會來這裏? 天仙大佬莫要慌 ?”老爸似乎有點不相信我的存在似的。

我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於是說道:“我來救你們!”

“糊塗!”老爸罵了一句,沒有再多說什麼。

過了一會兒又一種不容質疑的語氣說道:“我和你媽掩護你,你趁機逃出去!你注意你的身後,一旦傳送門開啓你就第一時間進去!”

我還想說什麼,但是那個魔靈似乎沒那麼簡單,我看見有三道光環從它的身體周圍升起,周圍的靈力波動開始變得非常的劇烈。

“是靈術!”小白緊急地說道,“爸爸,是超級靈術!”

別這麼嚇人吧,超級靈術是什麼概念啊。

“封鎖時空?”小白有點狐疑地叫道,“這個靈術好像……爸爸,快走!不然就永遠都出不去了!”

此時我已經鎖定了爸爸媽媽的位置,他們似乎被囚禁在一個類似泡泡的泡沫裏,但是卻還在使用靈術反抗着。

就在這個千鈞一髮的時刻,我身後的時空突然一陣波動,然後一道傳送門慢慢地生成。

這是一個相互抵消的靈術。

魔靈的是封鎖時空,就可以防止任何人從這個單獨的一界當中逃出去。而我父母的傳送門無非就是想要破開時空的限制,從這一界中開一個可以進出的門。

就是因爲這樣,靈力的抵消消耗非常大,所以傳送門被撐開的很緩慢。

“林一,只要門夠大,你就走吧!”爸爸的聲音再次傳了過來。

爲了撐起整個傳送門,他們都從不遠處靠了過來,和我靠在了一起。

我也加入了撐起傳送門的行列,不停地講自己的靈力源源不斷地注入其中。

“行了,林一,你走!”爸爸突然說道。

但是卻突然轉身,一把抓住了媽媽的手。

我媽的實力相對於我爸的話可能比較低些,所以她專注於撐起傳送門的時候沒辦法分心說話,但是她明顯地吃了一驚,卻來不及說什麼就被我爸一把推進了傳送門。

可能他的想法就是留下自己,讓自己的老婆孩子走。

但是螳螂捕蟬黃雀永遠都是在後的,就在他拉着我媽推她進去的時候,我有點大不敬地在他的身後踹了一腳。

我爸急忙閃躲,而且也確實是讓他閃過了,但是傳送門卻一下子失去了兩股靈力的注入縮小了很多。

我知道我爸的實力絕對不是簡單一腳能解決的,於是踢完之後我整個身體就往前一撞撲了上去抱住了我爸,朝着傳送門倒去。

“不可能!傳送門太小,不可能同時通過兩個人!”我爸驚異地說道。


“可以的!”我堅定地說道,我爸在我身前,他自然先進入傳送門,在他進去的時候,傳送門就更小了,而且失去了我爸媽的靈力支持,單憑我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抗衡魔靈的時空封鎖。幾乎就是在一瞬間,傳送門消失了。


我欣慰的是,我的父母終於被我送出去了。

魔靈發動了時空封鎖,他們應該也暫時也破不開時空進來了。

現在,剩下的就是我和魔靈之間的較量了……

然而這一斗,就是十年!

其實我也不知道到底被囚禁在時空的盡頭多久了,我的每天每時每刻都在和魔靈較量,藉助着噬靈的吸收靈術,小白的時空靜止和鬼手的吸收靈力,我每天都生活在死亡的邊緣和魔靈戰鬥。

直到有一天,魔靈在我的無數次的吸收靈力的磨礪下,最後靈力枯竭而亡。

而時空封鎖的力量也終於被解除了,我吸收了魔靈的靈力之後,輕易地劃破了時空的限制從老榕樹的樹身中鑽了出來。

也就是這個時候我看見了穿着白大褂的胡萊正背對着我在牆角吹着口哨搖着屁股好像在……

他突然感覺到背後有人,慌忙地提了褲子轉了過來:“是誰?”

我微微地吃了一驚,而胡萊卻是嚇了一跳。

經過了這麼多年,胡萊怎麼一點都不顯老?

“你是誰?”胡萊吃驚地叫道,同時警戒地後退幾步。

我的心裏頓時涌起了一股親切的感覺,多長時間了,我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在是生死邊緣一個人度過,沒有親人沒有朋友。現在,居然讓我一出來就遇見了老熟人,我心裏怎麼能不激動。

我激動地說道:“我是林一,你,不記得我了?”

“林一?”胡萊很疑惑地重複着這個名字,似乎真的想不起來了,“切,什麼名字,這麼難聽?”


我一下子無語了,不過看附近的環境,發現一切好像都回到了正軌,沒有了廢墟沒有了陰霾,一切的一切好像回到了十年前的樣子。

我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爲那些建築……那些建築怎麼看怎麼都這麼眼熟?如果是在廢墟上重建,怎麼可能建出這麼一模一樣的建築出來?難道……

我突然好像反應過來了,於是我問道:“胡醫生……”

胡萊很吃驚:“你怎麼知道我姓胡?”

我心中的想法好像被證實了,我不會是回到了胡萊認識我以前的時空了吧?

於是我弱弱地問道:“今年是****年?”

胡醫生就更是吃驚了:“這不是廢話嗎?你到底是怎麼來的?”顯然他還是那個膽子大到無邊的胡萊,即便我現在的實力是在吸收魔靈之後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到了一種什麼程度連我自己都說不出來,但是他竟然沒有一點點的敬畏之心。


我還是有點不敢相信:天哪,我真是穿越了嗎?回到了我認識胡萊之前了?我明明先是穿越了十年的時候到達了時空的盡頭,然後又在那個封閉的時空裏呆了那麼長的時間,別的不說, 加起來也差不多二十年了吧。但是我現在居然回到了故事最初開始的時空,這麼說來,這個時空的我還沒有來雲海。

也難怪胡萊不認識我了。

不過胡萊很重要,我必須要忽悠他一下,於是我開始忽悠說我這棵老榕樹的化身,並且告訴他世界末日的事情,並且跟他說如果遇上一個叫林一的人,一定要幫助他之類的。

不過胡萊是什麼人,向來都是鬼神不敬的人,哪裏有什麼能制約他的。要不是我故意透露一點他父親的事情,他哪裏會相信我。

之後的事情,就不用我說了,我發現自己的容貌並沒有發生太大的改變,雖然我和魔靈的一界裏真的經過了很長的時間,但是好像我不會老似的,我依舊是當初的我,只不過可能在思想上要成熟了許多。

本來我還想回去找爸爸媽媽,但是怕嚇到他們了,於是我之後就一直都是蒙面以神祕人的身份出現。

聰明的你應該猜出來了,沒錯,我就是前面出現過很多次的神祕人。

雖然我已經知道了事情的始末,但是我發現有些事情就是命中註定了,即便就是讓你再來一次,你也無法改變什麼。

我只能看着過去的自己一次又一次的碰壁,一次又一次地犯傻,慢慢地看着他成長。這種感覺就好像在看自己的孩子成長一樣。

於是,我和過去的我一同來到了這一天。

有一件事情是我一直都很在意的,就是劉舒嫚約我在咖啡店見面的事,即便是經過了這麼長的時間我也依然介懷當時自己沒有去見它一面。

那一天我把過去的我送入了時空裂縫之後,天空中真的下起了很大的雨,即便是時隔十年之久,我也還是爲當時的選擇有點遺憾,我不知道劉舒曼約我在咖啡店要講些什麼,我也不知道當時我的選擇到底是對還是錯。

咖啡店裏柔和地播放着陳奕迅的《好久不見》,就在我就要推開門走進去的時候,突然我感覺到自己的身後有道目光一直在盯着我,很犀利的那種。

我急忙的回頭,卻發現街角的角落裏有個身影閃過。

現在的我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茫然不知的新手了,我可以感覺到那人的氣息和身形,因此我也判斷出了這個人就是莫少聰那種怪物體。

我心中一驚: 甜妻在上:總裁大人,狠狠愛

我記得我在未來看見他的時候,他那時候的身後跟着可是一整個軍團。

他有意地引着我到了鬼屋附近,最後他現身了,但是我感到很奇怪的就是這個身形和莫少聰的想去甚遠。我感覺他不是莫少聰,但是肯定和莫少聰有關係。就在我要問他話的時候,他突然撲了過來,我急忙閃了一下。

但是他的攻擊非常的伶俐,招招都是致命的。

我抽空問道:“你是莫少聰派來的?”

他沒有說話,而是發了瘋一樣地死命的攻擊我。現在的我又豈會是那麼容易打到的,就在一個錯身的機會,我突然亮出了鬼手,也就在同一時間我的鬼手直接洞穿了他的身體。

那個怪物好像沒想到就這麼容易被我幹掉了,他的眼睛突兀地睜開着,身體因爲生命的流逝而微微地顫抖着,最後他的身體在慢慢地萎縮着,萎縮着……

最後,我驚訝地發現躺在手裏的竟然……竟然是莫淺!!

腦子裏就好像一枚**轟的一聲炸開了。

“莫淺?”

她微微地笑着,嘴角掛着血,說道:“謝謝你,我終於可以解脫了!我、我看了光盤。我殺了好多人,我、我不想的。我控制不了我自己。現在,我終於可以安心了!”

“莫淺!!”

“妹妹!!”身後莫少聰的驚叫聲響了起來。

難道,這就是宿命? 那一刻我震驚了,這個肉球竟然是傳說中的魔靈,要知道那可是異靈的最高級別啊。

像噬靈都已經讓人很銷魂了,那這魔靈豈不是要讓人慾生欲死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都什麼世界啊,魔靈竟然就隱藏在老榕樹裏,這麼強力的傢伙原來就生活在我們的身邊。

“你怎麼會來這裏?不是都到避難所去了嗎?”老爸似乎有點不相信我的存在似的。

我也不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於是說道:“我來救你們!”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