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還請駙馬放尊重一點,小女子並非是你想象中那樣的人。”

Post by zhuangyuan

晚媚的臉色瞬間變得無比的難看。

這個王八蛋是什麼意思,她很清楚。

剛剛還誤以爲他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現在看來,也不過是一個俗人罷了。

“怎麼招?怕本駙馬沒有銀子麼?”

他剛剛已經在李二的耳邊說了,這個女人的來歷十分的詭異,若是一個處理不好的話,將會有無法挽回的後果。

所以他寧願不要臉,也要測試一下這個女人的底線在哪裏,能讓七大世家的接班人圍在她的身邊團團轉,顯然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大膽!王八蛋,你最好趕緊履行賭注,不然的話,我現在就弄死你。”

見到自己的女神被別人調戲了,李平的眼睛瞬間就紅了,眼中的殺機更是毫無隱瞞的釋放出來。

“臭小子,少在哪裏扯淡,你揹着的是什麼樂器,拿過來我瞧瞧。”

雖然聽到這小子的稟報,但是李二真的無法確定,這小子說的是否屬實。

他究竟是在懷疑此人的身份,還是想將這個女人據爲己有,爲了防止矛盾愈演愈烈,李二不得已轉移了話題。

“這有啥好看的,好像你懂似的。”

趙寅一臉的鄙夷之色。

連這個東西叫什麼,你這個老小子都不知道,現在還想拿過去把玩一下,這不是存心在逗自己開心嗎? “放肆!”

李二的臉色瞬間就黑了。

要是會玩的話,老子還用的着管你要嗎?要是沒有好奇心的話,你以爲老子閒的?

“岳父大人息怒,小婿這就給你送過來。”

對於李二的怒火,趙寅根本就沒往心裏去,不過當他將目光落在長孫無垢的身上時,卻發現她也是目光不善的望着自己。

得!自己算是惹不起這一家子了,對着他們微微一笑,趕忙在背後將吉他拿了下來,一路小跑的趕了過去。

“咦!這是什麼琴?造型爲何如此怪異?”

李二有些驚訝的望着吉他,這與他所熟悉的琴,造型完全不同,雖然說同樣是有琴絃,但是這個東西的造型的確算的上是別緻。

“岳母大人,稍後我會給您演示一番。”

見到長孫無垢一副欲言又止的神情,趙寅急忙開口,而後又轉過了身子望向了下邊的李平。


“那個誰,既然是打賭,那麼你現在可以回去了,記住了,要拿李家最好的酒,省得到時候你輸不起。”

“哼!三天後,一見分曉,我們走!”

李平狠狠的瞪着他,定下一個期限後,就要帶人離開。

“慢着!那個誰,要走你自己走,他們要留下,或者是將她留下,明白麼?”

趙寅直接開口阻攔。

他們走不走跟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他主要的目的就是不讓這個女人走。

“你這是在玩火。”

李平的胸口劇烈的起伏着。

他沒有想到,區區一個駙馬,居然會對他百般的刁難,真的將他李家當做軟柿子了。

“怎麼?萬一你們跑路了,不敢回來了,那麼賭約我找誰去履行?千萬不要跟我提什麼信譽上的話,因爲你們在我的眼中,沒有任何信譽可言。”

“現在擺在你面前的只有兩個選擇,第一,你一個人離開,回去將你李家最好的酒帶來,第二,你們七大世家的子弟一起離開,將她留下,具體選擇那條路,你們自己定奪。”

趙寅義正言辭的說着,。

擺明了就是不相信他們的信譽,這無疑又是狠狠給了七大世家一個響亮的巴掌。

“好…好的很…你們留下照顧晚媚,我自己回去。”

李平咬牙切齒的低吼着。

此等羞辱他必要百倍,千倍的收回來,從來沒有人敢對待他們七大世家。

他相信,這件事情,只要傳入七大世家的耳中,不用自己動手,那麼這個小子也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李平一個人離開了,只是在他離開的時候,誰都能在他的眼神中,感受到強烈的殺機。

“來人,安排諸位貴客好生休息。”

不等李二開口,趙寅直接對一旁的王德吩咐了下去。

“是!”

聽到趙寅的命令,王德一愣,隨即將目光望向李二,見到他點頭後,這才恭敬的領命。

“駙馬,如此樂器,我等也是從未見過,不知道是否有幸留下一觀?”

對於音樂,盧清音有着很深的執着,尤其還是在音樂一道上強過自己之人,他的演奏,絕對是夢寐以求的。

“當然可以,音樂就是大家一起欣賞的,一個人演奏的就算在好,也是無趣。”

這樣的要求趙寅當然不會拒絕,他巴不得人越多越好呢!他堅信自己弄出來的東西,必然會讓這裏的人震驚,那樣的話,自己的成就值將會更多,他現在嚴重缺少成就值。

“嗡!嗡!”

刺耳的聲音在李二那裏傳來。

此時的他正一臉尷尬,萬萬沒有想到,只是略微的碰觸了一下琴絃,居然會有這麼大的響聲。

“這…這…這個怎麼用?”

對於自己弄出來的聲音,李二沒有一點不好的意思,而是將目光落在趙寅的身上。

“它叫吉他,與古琴的使用方法不同,它是要靠在懷中使用的,你看向這樣。”

趙寅的嘴角不斷的抽搐着,直接將吉他拿了過來,放入了懷中,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撥弄了幾下,頓時,優美的旋律不斷迴盪在衆人的耳邊。

“哦?居然如此的神奇,拿來我試試。”

這個東西發出的聲音居然如此悅耳,頓時讓李二來了濃厚的興趣。

這絕對是與古琴、琵琶之類的樂器完全不同的感受。

長樂公主的眼睛也是錚亮的望着趙寅。

真的不知道,他一天天哪裏來這麼多稀奇古怪的東西,總能情不自禁的勾住她的心神。

“還是不要了吧!岳父大人,這個東西沒有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趙寅有些爲難的拒絕。

一個絲毫不懂吉他的人,你說演奏出來的東西會是什麼樣子,估計死人都能氣活過來吧!


“駙馬,這個東西居然可以彈奏出如此優美的曲子?”


藥仙追夫︰大神,慢點逃!

“曲子?不!不!不!剛剛那個可不是什麼曲子,而是用來檢測琴絃是否調試到恰到好處而已。”

李二那**裸的目光直接被趙寅給無視掉,而是雲淡風輕的回答了晚媚的話。

若是有一個現代人在這裏的話,必然會鄙視趙寅,因爲他又無聲無息的裝了個逼。

“趙寅,可否爲本公主彈奏一曲?”

見到這個口口聲聲稱呼自己是駙馬的傢伙,居然又和那個女人交談,長樂公主的心中極度不爽,所幸直接提起了要求。

“既然是娘子的要求,我自當不會拒絕。”

見到小姑娘生氣的樣子,趙寅的心底都快樂出花來了,急忙用真摯的笑容望着她,而後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坐姿,緩緩撥弄起了琴絃。

柔美的旋律不斷在吉他上傳出,在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被吸引了過來,就連一旁嫉妒心異常濃烈的學子們也亦是如此。

一首《因爲愛,所以愛》在他的口中緩緩唱了出來,如此露骨的歌詞,不斷縈繞在長樂公主的腦海中,頓時讓他那張絕美的容顏佈滿了赤霞。

“好美的曲子,好甜的歌聲……”

晚媚那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滿是春色的望着趙寅。

她真的希望這首歌是送給自己的,這一刻,她看待長樂公主的目光中,充滿了嫉妒。 “荒唐!”

李二昧着良心大聲的訓斥着。

這是能算歌嗎?還能起到陶冶情操的作用嗎?

這個小王八蛋,居然當着自己的面,用這樣的方式,向自己的女兒示愛,簡直是豈有此理。

而在看看女兒的神情,顯然是被這小子給折服了,恨不得將那一顆心全部系在他的身上,這絕對不行,也不是一個好兆頭。

“駙馬,我服了,沒有想到,世間居然有如此詞曲俱佳的作品,敢問此曲可是駙馬所創?”

盧清音雙目中隱隱有着一絲的淚花。

駙馬現在的境界,就是他一直以來想要追求的。

即便現在他們屬於敵對關係,可是音樂這個信仰是無法被阻隔的。

千金易得,知己難求。

這一直都是他心目中的一個遺憾,現在他終於找到知音了,可惜他是一個男人,不然的話,他盧清音必會主動去追求。

“嗯!”

趙寅微微點頭。


不過他的心中卻是在回想,自己到底哪裏出問題了,怎麼會讓李二動怒?

如此美麗的詞曲,衆人應該震驚纔是,怎麼可能會訓斥自己?

等等!腦海中不斷回想着歌詞,他終於明白自己錯在哪裏了,錯就錯在時代的不同,現在的保守派怎麼可能接受的了這樣的詞,這樣的歌詞在唐朝,簡直與現代社會中那些小黃本差不多了,也難怪李二會生氣。

“妙,實在是太妙了,小生在此恭賀駙馬了。”

盧清音的識海中還在迴盪着,剛剛那奪人心魄的歌聲,久久不能自拔,至於旁人對此歌曲的點評,他根本就不屑一顧。

因爲不是同道中人,根本就無法理解其中的含義。

“叮!”

“叮!”

“叮!”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