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遠處.吳家和趙家的人看著樂天.他們也聽說了一些消息.他們知道.只要有樂天在.楚家已經成為了神魔大陸的第一家族了.和他們之間的恩怨.只能化解.

Post by zhuangyuan

「大哥哥.」杜樂兒沖著樂天擺了擺手.樂天看著他.驚訝的發現.杜樂兒居然隱隱約約要突破了神境.樂天知道.這都是她體內的那股力量發揮作用了.樂天更驚訝的發現.歐陽辰居然離杜樂兒越來越近了.

「你沒事吧.」杜樂兒看著歐陽辰.

歐陽辰望了樂天一眼.低下了頭.

「沒事.」歐陽辰小聲說道.

「謝謝.你救了我.」杜樂兒說道.

樂天錯愕.這是什麼情況.樂天現在是真的佩服歐陽天南這個老狐狸.要是這麼發展.真被他說中了.歐陽辰和杜樂兒體內都有封印的神性力量.一旦結合.那後代.將是天生的至尊.樂天看著杜樂兒泛著神色的眼神.在生死之中.是最容易產生感情的時候.樂天已經有些看不下去.

凌九天.皇子羽兩人看著五大皇族的人.皇子羽和其都屬於皇族.只不過他們沒有隱世而居.而凌九天身邊.晴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依然高冷.帶著已經染血的面紗.

沐仙兒盤地而坐.修復著身上的傷口.旁邊.秦澤在那裡佇立.

隨後.眾人前往追趕.和失落的部眾匯合.還有一些殘存的敵人在偷掘資源.他們要分散而行.樂天四處張望火靈兒的身影.但是.火靈兒一直躲著他.不肯相見.

樂天切開虛空.來到火靈兒的面前.

「你怎麼了.」

「沒怎麼.」火靈兒止語欲走.但是卻發現怎麼也邁不開步伐.

「為什麼躲著我.」樂天道.

「沒什麼.」火靈兒道.

「保護好自己.」 魔帝狂寵妻:神醫紈絝妃 .然後就離開了.

火靈兒看著手中的東西.是一塊冰晶雕刻的物體.一個女子一手揚起天空.秀裙飄蕩.翩翩起舞.那模樣.那神情.和火靈兒一模一樣.火靈兒笑了.將其放在了胸口.

「夠了.只要你心裡有我就夠了.」火靈兒雙眼淚流.不斷哽咽.

(未完待續) 樂天帶著眾人開始了大清洗,鄰星雖然破壞的很嚴重,但是資源流失不算嚴重,幸虧眾人及時救援,要不然再過幾個月鄰星恐怕就真的變成廢星一顆了,樂天不得不感嘆大地之星的人開採資源的速度,

鄰星的人受到了啟發,不斷地改善資源挖掘的方法,當他們能夠坐吃金山的時候,那也就是他們崛起的時候,

樂天和眾人無往而不利,短時間之內將鄰星挽救了回來,就愛那個強敵趕出了鄰星,不過,樂天的心中卻沒有絲毫的高興之意,因為,血玫瑰未曾出現,這個星際狩獵者一直都是站在和樂天對立的角度,樂天有些擔心,

「敵再暗,我在明,實在是不好對付啊,」樂天心中有點焦急,樂天擔心他們會趁機去攻破神魔星,

「不會,那裡有星曜一族的老化石坐鎮,而且神魔星有空間壁壘,老化石坐鎮星空之路,一夫當關,樂天搖了搖頭,不知道他們在耍什麼詭計,

樂天現在並不擔心,和眾人一起作戰,自從樂天和眾人分離以後,樂天也很想念當初眾人一起在學院訓練的日子,那時候大家雖然相互有些敵意,但是在共同的敵人面前,隔閡很快就消除了,連杜樂兒都會對歐陽辰這樣的仇人相救,樂天感嘆世事無常啊,

一日,樂天和凌九天論法,兩人正說到法極同歸之處,萬法皆同源,走到極致會演變歸一,所以在本質上說來,樂天修鍊十九種法則,身懷二十種本源並不衝突,

樂天煉化了玉石人,從他的記憶中,樂天又知曉了一些符道法門,樂天在鎮魂塔中修身,煉解鎮魂塔中的符文,樂天驚訝的發現,這些符文都是法則道文,樂天將其銘刻在本源之上,一瞬間,十九種本院狂躁起來,瘋狂的吸納天地靈氣,

樂天大驚,一頭扎入了海底,樂天現在的境界,在深海之中吸納靈氣是隨心所欲,本源上傳來陣陣強烈的氣息,渴望,渴望能量,樂天在海底開啟吞噬法則,將一切煉化為最純凈的力量補給本源,

樂天沒想到本源上刻畫道文會有這樣的結果,連樂天先前從蜘蛛那裡刻畫的「暗」字道文都被鎮魂塔上發出的符文掩蓋了,樂天看清了,蜘蛛刻畫的「暗」字道文是殘缺的,並沒有鎮魂塔那樣完整,

樂天將道文模糊的刻畫在了本源上,就迫不及待的查看起了玉石人的記憶,結果,樂天大驚,什麼也沒有,玉石人是大地之星的至尊,但是卻算不上最厲害的人,不過,樂天窺探了一道驚天之密,就是,玉石人受命之人,就是劍魂口中那個天道執法者,是真正的「天道執法者」的最心腹的爪牙,他也是大地之星人,

「天道」看重了大地之星族人這個奇特的能力,可以像吞噬法則一般,煉化五行之力,那個大地之星的天道執法者被人收服后,接二連三的吞噬了數顆星球的能量,將其變成了死星,最後將目光瞄準了吞噬之星,

不過,樂天沒敢告訴劍魂,樂天知道劍魂,一道告訴他,那麼劍魂一定會抓狂了一樣,前去大地之星報仇,樂天可不想劍魂送死,那個人在數萬年前就已經是天神之境了,到了現在,沒准已經是逆天級別的人物了,

而且,玉石人接到指示,和別人並不相同,樂天知道了,他們不止一隊人馬,一定還有人去了別的地方,樂天實在是想不出,

「到底去了哪裡,」樂天左思右想,而後震驚,

「天吶,不好,」

樂天突然想到,血玫瑰的狩獵者船艦曾經憑空出現過,似乎可以隱藏虛空,而是還是出現在了天空之城的後方,越過了天空之城的地界,樂天猜想,他們可能可以穿越空間壁壘,要是這樣的話,那還得了,

樂天將猜想告訴了院長和眾人,血玫瑰的團長不知道是什麼級別的,但是,一定是地神之上無疑,要是這樣的話,星曜老祖就有危險了,守不住星空之路,那就是四面皆敵啊,

而後,樂天在這裡留下了一道吞噬分身,陪伴在洛依依左右,院長等人的開啟了陣法,連接神魔星,向那邊詢問狀況,

令樂天放心的是,並沒有什麼事情發生,但是樂天還不放心,順著這個陣法,鎖定了目標,藉助「時空」進行空間傳送,回到了神魔星,樂天留在鄰星的分身,可以確保鄰星有戰端后,樂天可以憑藉這道分身,將遠在億萬里只要本體召喚回來,

回到了神魔星,第一瞬間就感覺到了事情不好,樂天來到了天空之城,現在,整個天空之城誰不認識樂天,先前大戰總院長,覆滅其陰謀,而後大戰銀衣人,早就成為了眾人口中的救星了,,

「天東大陸的傳送陣在哪,」樂天問向天無涯,

「怎麼了,」

「出事了,」

樂天僅僅說了三個字,隨後,天無涯便將其帶到了天東大陸的傳送陣,樂天想也沒想就踏了進去,

「咚咚咚,」

樂天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就出現在了天東大陸,

「怎麼會這樣,」

樂天看這面前的場景,山林崩斷,大地塌陷,河流阻斷,滿地的死屍,血流成河,

樂天不是擔心別的,楚夢楊和楊林回到了家中探親,樂天擔心的事情終於發生了,但是沒想到,他們居然將手伸到了這裡,

天東大陸很大,幾乎有三個神魔大陸大小,樂天時間無法尋到楊家的足跡,樂天想要找人詢問都找不到,全部都是屍體,太過於慘烈,

「可惡,」

樂天攥著拳頭,手指嘎嘣嘎嘣作響,滅門,滅族就已經很可惡了,但是他們,連一草一木都不放過,樂天有些小看這些星空狩獵者的狠毒之心了,

樂天散開神識搜尋生命跡象,果然不負所望,樂天發現了一隻受傷的金錢豹,

這豹子在靈獸中已經少有了,快有了通天境的實力,但是身軀之上布滿了條條狀狀大大小小的傷口,觸目驚心,

「你,不要殺我,」金錢豹很是害怕,畢竟,前幾天的那一幕讓它太過心驚,

樂天從其口中知道了,一條百丈長的船艦來到這裡后大肆掠奪,只殺不傷,金錢豹憑藉靈敏的嗅覺和超快的速度才躲過了一劫,

樂天問出了楊家的所在地,楊家是天東大陸第一家族,而且,金錢豹可以幻化人形,在人間走動,自然聽說過楊家的名號,

(未完待續) 樂天朝著東方一直前行,楊家號稱是東方的不落之陽,楊家雖然不是上古皇族,但是其祖先卻是一位功參造化,震古爍今之輩,樂天還知道了一個消息,當年的魂無涯就是楊家之人,

因為其樹敵太多,隱姓埋名遠走他方,在神魔星中等數片星域中留下了自己的名號,而且,魂無涯流傳下來了一些修魂的功法,被楊家人發揚光大,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夠修鍊成「死神的目光」,但是,卻出現了像楊鴻那樣的金色神魂,也要強於平輩中人,

樂天切列空間,不斷穿梭,先前,樂天吞噬了「破空錐」,能夠鎖定空間兩點進行穿越,現在,樂天的空間法則融匯貫通,可以隨意穿梭而行,


半個時辰以後,樂天出現在一片群山之中,

這裡有萬片大山,彼此林立,樂天深吸了一口氣,金錢豹說楊家居住在萬山之中,樂天以為有座山名叫「萬山」,卻沒想到,這是一片山林,


高山相互連接,橫看成林,側看成群,樂天離得老遠就聞到了一股血腥之氣,

樂天順著血腥之氣而過,看到了一隻蒼鷹,在展翅翱翔,這是附近千里唯一生存的活物,

樂天看著蒼鷹,心頭大驚,這不是天東大陸的物種,這個蒼鷹的境界居然在地神之境,

這個蒼鷹長長的脖頸沒有絲毫羽毛,碩大的腦袋堅硬的喙,伸展雙翅揮動的有氣無力,看著年歲,似乎有個幾百年了,

蒼鷹看到樂天後,精神大震,一掃萎靡之氣飛沖而來,樂天毫不猶豫,動用空間法則直接將其禁錮,

「嗷嗷,」

蒼鷹被樂天禁錮后,好似瘋了一般,不斷的掙扎,兩隻鷹眼泛紅,身軀不斷變化,伸展,最後竟然冒出了一段長長的無色尾,

「竟然有凶獸孔雀的血脈,」樂天看著露出來的尾羽,手中吞噬法則直接打出,一個吞噬黑洞將其吞噬,

「嘎嘎,」蒼鷹發出尖利的叫聲,震得人耳朵發疼,

千里之外,一艘巨大的狩獵者船艦,一個男子臉色陰沉,他是蒼鷹的主人,清楚的感覺到了和蒼鷹失去了聯繫,一個地神境界的神獸,有著上古凶獸血脈的珍惜靈獸,男子的臉上竟然沒有任何喪痛之意,

「終於來了,」男子嘟囔著,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樂天望著前方,感應到了一股強烈的波動,樂天騰空而起,化作一道流光遠去,

楊家的守護大陣中,楚夢楊和楊琳站在一個滿頭白髮的男子身邊,

而他們的身下,是一座城池,城池之中滿是不懂修鍊的普通人,數千年的積累,除卻一些境界超群的武者,還有千萬的凡人在這裡生活,

數千年的積累和發展,已經讓楊家發展到了一個極其強大的地步,但是現在,楊家卻陷入了危機,

「轟轟轟,」

楊家的守護大陣中,被外力轟擊,陣法內的群山被強烈的震擊轟塌,但是滾落的山石都被下方早已經安排好的人收拾掉了,並沒有造成傷亡,但是,按照這個程度下去,守護大陣遲早會被打碎的,

「爹,要不我們衝出去,」白髮男子身邊,一個身穿黑衣的人說道,

「哥,不行的,他們衝進來,我們損失會很大的,」楊琳說道,

下方,眾人已經開始轉移,楊家不是懼戰,只是這裡不能自保的人太多,一旦那些星空狩獵者衝進來,除了一些超級高手以外,一定血流成河,所以他們現在只能盡量爭取時間,讓他們撤離,然後形成戰線,進行反擊,

「哼,還真是頑固,」守護大陣外,船艦上黑衣男子冷哼,

「加大攻擊力度,」一個腦袋后留有小辮子的小胖子說道,隨後,轟擊大陣的能量彈威力一波強過一波,守護大陣開出裂痕,

「太慢了,」

船艦前的男子手中一道黑光聚集,直接轟擊在了守護大陣之上,

「轟隆,」

守護大陣轟然崩塌,支離破碎,

「殺,」男子一聲令下,船艦撞入了楊家的群山之中,

楚夢楊率先出手,手中錦扇化作一片群山,擋在了船艦之上,

「你們快走,你們留在這裡,只會增加無謂的傷亡,」白髮男子沖著身後大叫,那是楊家的武者,雖然楊家有難,但是他們卻沒有絲毫後退之意,因為這裡,是他們的家,

最後,在白髮男子的驅逐下,只剩下了寥寥十數人,都是神級修為,連許久不見的楊琳也踏入了神級,

「我倒要看看,號稱神魔星第一家族,究竟有什麼本領,」男子的臉上,一顆血玫瑰盛開,佔據了半行臉龐,男子臉上的血玫瑰綻放出一朵絢麗的紅光,瞬間照耀了天際,紅光化成紅色的玫瑰花瓣向周圍飛去,

男子身後的人,被紅色的玫瑰花瓣鑽入體內,瞬間雙眼通紅,目露凶光,男子的功法極其詭異,似乎是可以影響人的心智,將人發狂,大大增加了其戰鬥力,

隨後,男子手臂一展,帶著眾人衝殺而去,男子臉上的血玫瑰不斷的綻放,男子渾身上下,都長滿了帶著尖刺的玫瑰,

男子手掌一伸,無數根長滿劍尖刺的花藤飛來,將楚夢楊化出的群山籠罩,很快,群山布滿了花藤,不在不斷生長的花藤之下,楚夢楊化出的群山被掩蓋的毫無蹤影,

楚夢楊雙手一震,將飛來的花藤彈飛,但是,一朵血玫瑰卻開在了楚夢楊的頭頂,


「夢楊,小心,」楊琳出手,一道至寒冰息打在盛開在血玫瑰中的男子,男子的身軀瞬間被冰凍,

「琳兒好樣的,」楚夢楊道,

「夢楊不可大意,」白髮男子吼道,說完又和其他人戰在了一起,

「咔咔,」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