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道歉。”

Post by zhuangyuan

“啊?”

“戰王……”

周濤欲哭無淚,這叫什麼事啊。

凌雲濤臉色難看,但又不好意思出面阻止,不斷的對周濤使眼色。

“葉先生對不起,是我嘴賤,不該找你麻煩,還請您原諒我。”周濤彎腰道歉,心裏卻很不甘心,但不敢有絲毫的不滿。

他的小情婦李妍,此刻不知道躲到哪去了。

“周總,還要把我扔出去麼?”葉寧笑了笑,哪壺不開提哪壺。

“不。”

“葉先生說笑了,我再也不敢了。”周濤態度很真誠,腦袋跟撥浪鼓似的。

之後,戰王楚風被邀請上了二樓,由東海王族淩氏坐陪,喬振海都搭不上話。

婚禮即將開始,所有人都登上了二樓,諾大的婚宴現場人山人海。

江陵市有頭有臉的人物都到齊了,尤其戰王楚風現身更是引起一陣轟動。

葉寧和林淺雪沒上去,一家人都留在廳。

很快婚宴開始,青宮莊園都坐滿了賓客。

“爸媽你們先坐,我陪着淺雪去上衛生間。”葉寧找了個位置,先安排林凡夫婦坐下。

“老公,你說葉寧以後娶淺雪會不會比這排場還大呢?”落座後,李雪梅露出一抹希冀的眼神。

“兒孫自有兒孫福,只要他們倆開心就好,婚禮只是一個形式嘛。”林凡笑道。

“哎呦!嘖嘖,這不是當年的校花嗎?”忽然,一陣尖酸刻薄的聲音響起。

“哎。”

“真的是曾經的女神啊,如今怎麼變成這樣了,我差點都沒認出來呢。”

聞言,李雪梅蹙眉緊皺,扭頭看向來人。

“展萍?”

“孫環?”

李雪梅驚異,沒想到會在這種場合見面,不由得臉色一陣尷尬。

“真是可惜啊,當年風靡學院的校花女神,風光無限,如今淪落至此,跟個大媽一樣憔悴。”展萍諷刺的說道,坐在了李雪梅旁邊。

“是啊。”

“李雪梅不是我說你,愛情有啥用,你看看林凡現在成了殘廢,以後誰養着你們孤兒寡母啊!”孫環尖酸刻薄,一臉看不起人的樣子。

當年,李雪梅和展萍等幾個女人號稱江陵市學院的校花女神。

後來,李雪梅癡情的嫁給了林凡,而其她人則嫁給了八大家族的當代家主。

“展萍,你倆別太過份!”林凡惱怒,手指節攥的發白。

“哼!”

“林凡咋了,你心疼了啊,曾經的籃球少年,如今卻變成了殘廢,咯咯,真是笑死我了。”展萍撇撇嘴,從包包裏拿出一個粉底盒,開始補妝。

“爸媽,這倆老阿姨是誰啊?”這時葉寧和林淺雪回來了。

“噗。”

一旁的林淺雪忍俊不禁,差點笑出來。

不得不說,葉寧的嘴巴狠毒,懟人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哼!小子怎麼說話呢?你叫誰阿姨?有沒有眼光!”展萍瞪眼,惱羞成怒,身子都在哆嗦。

她最恨別人叫她阿姨,這個還不如大媽年輕好聽呢。

“嘖嘖,這麼年輕就喜歡吃軟飯,真丟人啊!”孫環諷刺一句,雙臂抱着膀子。

“呵呵。”

“我樂意吃軟飯,你管得着嗎?”葉寧冷淡一笑,拉着林淺雪和林凡夫婦準備來開,反諷刺,道;“ 不像有些女人,貪慕虛榮,爲了名利出賣自己,和小三也沒區別啊!”

“小王八蛋,你敢侮辱老孃?”展萍怒斥,臉色鐵青,但是葉寧一家已經走遠了。

“展萍,這上門女婿牙尖嘴利,一看就是個不好惹的主,聽說你家女兒展菲都被他抽了一嘴巴?”孫環笑呵呵的說道,沒把展萍氣死。

此時不少賓客落座,葉寧他們直接來到了另一片區域。

碰巧,林笑等人就坐在這片區域,看到葉寧等人,立刻開啓了瘋狂嘲諷模式。

同時,葉寧還看到,八大家族的青年才俊一桌,金羽也來了。 “呦!葉寧你們來這幹什麼?”林峯諷刺一句,心裏窩火,看着葉寧。


“自然來吃席,怎麼你們一家人跟蒼蠅似的,怎麼哪都有?”葉寧譏諷一句,安排林凡夫婦坐下。

“哼。”

“葉寧你就猖狂吧,現在先讓你得意一陣。”林峯桀桀冷笑,眼神陰森。

“趕緊滾開,這裏也是你們能坐的,在場之人那位不是身價上千萬,就你們一窮二白也配坐在這裏吃席?”旁邊嶽衝喝道,一副自己是主人的樣子,指手畫腳。

“就是,趕緊走吧,別在這丟人了。”錢軍笑的令人厭惡。

關虎眼神凜冽,盯着葉寧沉默不語,上次的教訓讓他記恨在心,很想挑戰葉寧。

“諾,哪有位置,適合你們一家人。”金羽指了指不遠處角落,那裏趴着一條狗正在啃骨頭。

“一羣小丑,欺人太甚。”林淺雪美眸寒冷,貝齒咬着嘴脣,胸膛彼此起伏,打心底裏更厭惡大伯一家人了。

“林氏欠我的!總有一天我會加倍討回來,葉寧我們走,這席不吃也罷!”林凡神色冰冷,怒火沖天,雙拳緊握。

“放肆!”

“逆子!你想造反嗎?”林蒼淵麪皮抽搐,拍案而起。

“呵呵,各位要按身價來區分座位是嗎?”葉寧眯着眼。

“對。”

“只要你資產達到上千萬,也可以坐在這裏。”嶽衝等人冷笑,金羽更是把葉寧踩的一無是處。

他們相信,葉寧拿不出上千萬。

青宮莊園就是如此,不是什麼人都能進來,但凡能進來的無不是江陵市有頭有臉的人物,想在這裏吃席要有讓人足夠閉嘴的資格。

“來吃席都這麼窩囊,早知道就不來了,處處被人羞辱嘲諷,葉寧咱們回家。” 林淺雪氣憤,但還是拉着葉寧往回走,林凡夫婦也很委屈。

這時,聽到爭吵聲的青宮莊園的管家走了過來。

“先生,你們還是選擇別的吃席區域吧,青宮莊園的確按照身價來排位的。”

“是嗎?”

話落,葉寧自然的從褲兜裏掏出一張黑色銀行卡,冷淡一笑,道;“這個東西,有資格讓我們一家人在這吃席嗎?”

嘶!

“這是……至尊黑卡?”

青宮莊園管家震驚,眼珠子都快瞪出來,心頭猛跳。

作爲青宮莊園管家,他那裏會不清楚,全球黑卡的重要性。

這可是全球銀行聯盟總裁親自發的卡。

須知,全球頂級黑卡,整個世界只有三張,即便一些家世顯赫的王族都沒資格擁有。

而且,全球黑卡的最高存儲額度達到百億米金!

“原來先生是貴賓,老頭子眼拙,還請多多包涵,我立刻給您一家安排至尊賓客區域。”看到葉寧手中的至尊黑卡,青宮莊園管家態度立極度大轉變。

“不需要,我們就在吃,沒你的是,走吧。”

葉寧帶着林淺雪以及林凡夫婦返回。

老管家驚恐,不敢繼續留在這,這件事必須要通報主人。

能擁有全球頂級黑卡的人絕對不是一般人。

“葉寧,這到底什麼卡,真厲害呀?”林淺雪一陣驚訝,拿過黑卡仔細的看了看。


葉寧拿出黑卡,那老管家臉色都變了!

黑卡上什麼都沒有,甚至連卡號都沒,看上去就像一張普通的卡片。

“葉寧,是不是有事瞞着我們啊?”林凡亦追問,皺着眉頭。

“爸媽,不是我瞞你們,這黑卡是我撿的,上次不是給了媽一張麼?”

“撿的?真的假的!”李雪梅吃驚,想到了葉寧上次送給自己的那張黑卡。

很快,葉寧一家又回到了之前吃席的區域。

“嘿!”

“葉寧,你們還沒滾嗎?”

看到葉寧一家回來,金羽忍不住了。

“真不要臉啊,爲了吃席絞盡腦汁,你們一家沒吃過飯嗎?”嶽衝嘴角噙着諷刺的笑意。

“林凡,真是夠了,不就吃席嘛,你們一家當真這般不要臉嗎?”林笑看了過來,搖了搖頭。

“大伯你別太過份,凌煙是我同學,是她邀請我來參加她的婚禮,我們憑什麼不能吃席?”林淺雪反駁道,很想看到一會這些人吃癟的嘴臉!

“妹妹,做人要知道羞恥,要點臉好嗎?”蕭真也來了,淡淡的掃了一眼林淺雪。


“滾出去。”

金羽上前,腦袋還纏着厚厚的繃帶,想要在林真面前表現自己,指着葉寧的鼻子罵道。

“金羽不得不說你真的很煩,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我,像一隻茅坑的蒼蠅嗡嗡叫個沒完,你是不是以爲我不敢殺你?”葉寧冷漠,一腳踹在金羽肚子上。

啊!

金羽眼珠子快瞪出,張着嘴慘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臉都白了。


“放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