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這讓王浩然極其的鬱悶,感覺自己跟唐宋不在一個等級之上。

Post by zhuangyuan

「好吧,我敗給你了,那你說,我們現在去做什麼?」王浩然無奈的語氣道。

唐宋道:「當然是去找秦少煌那個王八蛋,他作為清乾劍宗的二世祖,我們應該充分的利用他這點優勢。」

王浩然瞪大了眼睛,看著唐宋的背影,只有無語。

秦少煌得知唐宋和王浩然來找,還以為是因為季嫣然的事情。作為一個有頭有臉的二世祖,秦少煌也有自己的自尊,他絕對不容許任何人三番四次的看扁自己,更不允許別人污辱自己。

在秦少煌看來,唐宋現在來找自己,就是來污辱自己的,所以秦少煌的臉色很難看,語氣很沖。

「你們兩個混蛋還想幹什麼?」

唐宋笑道:「秦少爺,何必這樣呢?再怎麼說,我們都是同門師兄弟,應該互相友愛不是?」

王浩然心裡只剩下佩服了。

秦少煌一愣,這不像唐宋啊!這傢伙不是看到自己就喊打喊殺的嗎?今天怎麼這麼好說話了,難不成是自己想錯了?

「唐宋,你腦子不是被門擠了吧?」秦少煌只能想到這麼一個理由了。

「靠,好好跟你說話你不領情,非要逼我惡言相向,秦少煌,你說你是不是犯賤?」唐宋決定不跟秦少煌好好談了,他覺得這個傢伙就是欠扁型的。

雖然很難聽,可是好歹秦少煌也鬆了口氣,這樣就說明這個傢伙來找自己,不是有什麼陰謀詭計等著自己。

「好了,有屁就放,沒事就趕緊滾蛋,本少爺忙得很,沒時間搭理你們。尤其是你們兩個,總有一天,我會把你們加諸在我身上的恥辱都還給你們。」

唐宋道:「秦少煌,別說這樣的場面話,就憑你自己,永遠都找不回這個面子。你也就可以仗著你秦家的勢力欺負欺負沒有靠山的弟子而已,真要憑你自己的實力,早就被人打成豬頭了。」

「你!」秦少煌覺得自己錯了,不應該這樣撩撥唐宋,自己就算是長了十張嘴,也不是這個傢伙的對手。很乾脆的道:「說吧,找我什麼事,如果是想跟我打架,那就免開尊口。」

唐宋道:「當然不是找你打架,就憑你這身板,當我們的沙包都不夠格。」

「唐宋,你太過分了。」秦少煌很委屈,作為一個惡少,讓人這樣評價,實在是太傷自尊了。

唐宋卻好像沒有聽到似的,繼續道:「秦少煌,你自己說說,你除了仗著家裡的勢力欺負人之外,你還會做什麼?你對宗門毫無貢獻,卻享受著頂級的修鍊資源,如果我是你,早就已經羞愧得沒臉見人了。你的存在除了給宗門抹黑之外,毫無亮點可言,哦,也不能這麼說,最起碼你讓清乾劍宗的惡名遠播啊!」


秦少煌氣得吐血,尼瑪今天是專門來挑我的毛病的嗎?「唐宋,你別給臉不要臉,我秦少煌不是好惹的,要是我豁出去,你們也討不了便宜。」

唐宋聳了聳肩,道:「那好吧,這件事情就不說了,這一頁翻過去,現在我表明我們的來意。」

秦少煌差點暈過去,這個混蛋,太可惡了。

「秦少爺,作為一個堅持不懈做了十幾年惡少的人,現在有一個機會讓你做一件好事,你要不要把握機會?」

王浩然對唐宋已經從佩服上升到崇拜了,這尼瑪太會說了。

秦少煌身體一陣搖晃,唐宋的話太傷人了,什麼叫堅持不懈做了十幾年惡少,老子當年也是個三好兒童的好不好?

「唐宋,你就算在這裡說的天花亂墜,我也不會相信你。就你們兩個這個組合,加起來就兩個字,坑我!」 經過考慮,唐宋覺得還是由秦少煌出面處理無情谷的事情比較好,至於他跟無情谷少谷主的舊賬,可以另算。

畢竟秦少煌是清乾劍宗出名的紈絝,由他出面,可以震懾無情谷,像他這樣的二世祖,可是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的,在他的腦子裡,根本就沒有什麼規矩可言。

像這樣的人,才讓別人更忌憚。

畢竟明面上,唐宋只是清乾劍宗的內門弟子,無情谷的人未必會賣他面子。從這一點上看,季嫣然的師父眼光很毒的,一下子就看出了秦少煌的隱性作用。

這也是為什麼唐宋會跟秦少煌說這麼多廢話的原因,想讓這位二世祖出面,就得用點手段。請將不如激將,唐宋得一步一步的讓秦少煌自願的攬下這件事情。

可是沒想到秦少煌這個傢伙雖然混賬,可是卻不是個容易上當的主。

「秦少煌,看來你就是一灘爛泥,一個扶不起來的阿斗。一輩子的成就也就這樣了,等什麼時候你爺爺死了,你就等著被人分屍吧。」唐宋語不驚人死不休。

秦少煌瞪大了眼睛,唐宋居然敢說他爺爺死了,這也太大膽了吧!「唐宋,別以為有人給你撐腰就肆無忌憚,你敢咒我爺爺,信不信老子現在就劈了你?」

唐宋嗤笑道:「秦少煌,就憑你,十個一起上都不是我的對手。所以你還是省省吧,或者向告狀啊,你不是最喜歡的就是告狀嗎?我看你就是個還沒有斷奶的嬰兒,腦殘,二貨!」

啊!

秦少煌一聲怒喝,雙手揮舞,就在大家都以為他要對唐宋動手之時。他卻突然停了下來,道:「說吧,你到底想怎麼樣?」

頓時下巴掉了一地,橫行無忌的秦少煌,居然也有抓狂的時候。

唐宋點頭道:「算你還有救,你不是喜歡季嫣然嗎?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一個正常追求她的機會。」

秦少煌意外的道:「真的?」

唐宋道:「當然,我說話算話,但是你要記住,是正常追求,你要是動用不軌的手段,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再怎麼說,季嫣然和我也是同一個地方出來的,怎麼說也有一份鄉火之情。而且現在她有麻煩,你只要幫她把這個麻煩解決掉,相信她對你的看法肯定能夠改觀不少。」

秦少煌張大了嘴巴,不相信的道:「你說的都是真的?不是蒙我?」

唐宋不屑的道:「你覺得我有必要蒙你嗎?說實話,就你這全身上下,有值得人家騙的地方嗎?」

秦少煌不悅的道:「什麼叫沒值得騙的,你這說的什麼話?想我堂堂秦大少爺,到了你嘴裡怎麼就不值半點錢了?」

唐宋很老實的道:「在我眼裡,你跟一坨大便沒有什麼區別。」

「你,唐宋,我跟你勢不兩立。」太傷自尊了,秦少煌出身不凡,成長過程一帆風順,從來都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沒有人敢忤逆。可是碰上唐宋,他卻不斷的吃鱉,最讓他鬱悶的是又不能動唐宋,真是太鬱悶了。

唐宋聳聳肩,道:「兩不兩立無所謂,你自己決定就好,我隨時恭候你的大駕。單挑也好,群毆也罷,隨便你選。記住,美女是用來追的,不是用來褻瀆的。看你樣子就不知道愛情為何物,跟你說這些,簡直就是對牛彈琴,浪費表情了。」

「誰說我不懂愛情?」秦少煌梗著脖子,他很不服氣,想他秦大少爺上過的女人沒有十個也有八個了,這個毛孩子居然說自己不懂愛情,簡直豈有此理!

唐宋道:「那你說什麼是愛情?」

「我,我,我。」秦少煌說不出來,最後只得道:「難不成你這個小屁孩懂得愛情不成?」

唐宋倒背著雙手,淡淡的道:「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愛情就是浪漫,浪漫你懂嗎?」

「大哥,我實在是太崇拜你了。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真是太感動了。」王浩然就差給唐宋跪下了。這個世界的人,哪裡懂什麼愛情,從來都是強權。武者之中,女性占的比例很少,而世俗之中,女人更是男人的附庸而已。

跟地球的愛情發展觀比起來,這裡簡直就是還未開發的蠻荒之地。

秦少煌懵了,這個傢伙,年紀比自己還小,居然說出了這麼深奧的愛情道理,到底是哪裡來的妖孽。修鍊變態也就罷了,怎麼什麼都懂?

「你說是就是啊,你憑什麼說是啊?還生死相許,簡直是一派胡言。」這種背離常理的話,在秦少煌看來,確實是一派胡言,完全無法理解。

王浩然施施然的道:「這麼經典的句子你居然說是一派胡言,從這裡就可以看得出來,你就是一個不學無術之人。像你這種和禽獸一樣,只知道強上的人,根本就不配談愛情。」

秦少煌氣得吐血,道:「你們兩個混蛋,給我滾!」再不讓他們滾蛋,秦少煌敢肯定,自己一定會氣得吐血。如果可以的話,他很想宰了這兩個傢伙。

唐宋淡淡的道:「該說的我都已經說完了,你覺得呢?」

秦少煌大怒道:「老子覺得狗屁不通,想讓我當出頭鳥,沒門!」

唐宋也不著急,只是淡淡的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多說廢話了,據我所知,無情谷的少谷主吳強也很喜歡季嫣然,如果我跟他聊聊,相信他會做出選擇的。」

王浩然也會意的道:「是啊,聽說無情谷的少谷主是一個非常通情達理的人,這樣的謙謙君子肯定不是你這樣的人可以比擬的。」

「混賬!」秦少煌怒了,立即道:「這件事情我接下了,不就是一個無情谷嗎?我讓他們滾出清乾劍宗!」

唐宋拍著手掌道:「秦大少果然不凡,你要是真的能把無情谷趕出清乾劍宗,我就承認我很崇拜你。」

「崇拜有個鳥用,你敢來點實際的嗎?」秦少煌差點一巴掌拍在唐宋的臉上。

唐宋嚴肅的道:「當然,如果你能把無情谷的人趕出清乾劍宗,我就讓你打一頓。」 唐宋很淡定,可是王浩然卻不淡定了,驚道:「大哥,你不會是說真的吧?」

唐宋道:「當然,如果秦大少爺真的敢把無情谷的人趕出清乾劍宗,我讓他打一頓又何妨?」

秦少煌遲疑的道:「你跟無情谷的人有仇?」

唐宋搖頭道:「我今天才第一次聽說無情谷,怎麼可能跟他們有仇,再說了,我出身那地方,距離無情谷天差地遠,也不可能跟他們接觸啊!」

秦少煌道:「那我就不懂了,你憑什麼作出這樣的承諾,你不會是騙我吧?」

唐宋嘲笑道:「我有必要騙你嗎?我只是斷定你根本就不可能把無情谷的人趕出清乾劍宗。就憑你秦大少欺軟怕硬的性格,怎麼可能辦成這麼硬實的事情?」

秦少煌臉漲得通紅,揮手道:「你們兩個,馬上給我滾,唐宋我還就告訴你了,這件事情我管定了,你就等著兌現諾言吧。」

唐宋走了,王浩然跟在後邊,不解的道:「大哥,我們都已經激得他答應出面了,你為什麼還要刺激他呢?要是他真的把無情谷的人趕出去了,你真讓他打一頓啊?」

唐宋眯著眼睛道:「讓他出面擺平飄渺仙宗的事情,他可以做到。可是把無情谷的人趕出去,他沒那個膽子。」

「既然如此,你還要這樣刺激他,你就不怕他犯糊塗,到時候反而把事情辦砸了?」王浩然不解的道。

唐宋道:「激一激他,有好處的。最起碼在飄渺仙宗的事情上,他會儘力。而且我也想看看,這個傢伙與無情谷的人碰上,會有什麼樣的化學效應。」

王浩然無語道:「你不會是想指望他給你報仇吧?」

唐宋搖頭道:「當然不是,指望他,還不如指望一頭豬呢。我只是想給無情谷多拉些仇恨而已,無情谷不是有武尊高手嗎?那就給他們找個對手。」

王浩然眼前一亮,道:「秦少煌這個二百五目中無人,肯定不會將無情谷的人放在眼裡,等他吃了虧之後,我們再出現。大哥,好計謀。」

唐宋淡淡的道:「我只是讓他幫我們分擔一點仇恨而已,那個吳強也是一個好勝的主,真希望他與秦少煌干一架,要是他把秦少煌給幹掉了,那就再好不過了。」

王浩然道:「這樣不好吧,秦少煌要真的被幹掉了,秦忠那個老東西指定饒不了我們。所以讓他吃頓苦頭就好,別讓他把小命丟了。」

唐宋道:「好吧,現在我們回去好好的休息,讓趙明峰派人盯著秦少煌,等他有行動了立即告訴我們。」

王浩然道:「不去找季嫣然了,你不要把事情告訴她嗎?」

唐宋搖頭道:「不用了,等秦少煌行動的時候,她自然就知道了。反正她們也沒那麼快離開清乾劍宗,不必著急。」

王浩然道:「那隨便你,得了,我也不去了,被你打擊了,我也回去努力修鍊去。」

回到住處,唐宋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間。兩大化身早就已經晉陞到武靈大圓滿,本體反而是最後才突破的。實在是這段時間,唐宋遇到的事情很多,沒有時間靜下來修鍊。反而兩大化身,有足夠的時間修鍊,自身修鍊到瓶頸之後,便反過來反哺本體。

畢竟三位一體,只要有一位沒有提升到大圓滿,就不可能突破大境界。

能夠在進入秘境之前作出突破,唐宋很滿意,這樣一來,進入秘境之後,就有可能在裡面突破到武宗之境。畢竟秘境之中機緣很多,說不定就能夠在裡面獲得有助突破的寶物。當然,就算是沒有,唐宋也有信心在裡面作出突破。

因為秘境之中有一個最容易讓人作出突破的機會,那就是殺靈獸。秘境之中的靈獸都是由秘境內的元氣凝聚而成,這些都是最純凈的元氣,不需要煉化就能夠收為己用。所以進入秘境的武者,都會尋找與自身功法屬性相匹配的靈獸來殺。

只要斬殺足夠的靈獸,吸收足夠多的純凈元氣,突破境界完全沒有問題,所以進入秘境,是每一個武者都夢寐以求的機會。

當然,前提是你要尋找到足夠多的同屬性靈獸,然後有足夠的實力斬殺他們。為此,很多武者都獻出了自己的生命。

清乾劍宗的秘境可以允許武王境界以下的武者進入其中,也就是說,只要修為沒有超過武宗大圓滿,都可以進入其中。

所以唐宋倒是不擔心進去之後會遇到什麼危險,他現在擔心的是,怎麼找到盤龍皇室的人。到現在為止,他都不清楚,盤龍皇室的人進去之後,到底會有什麼樣的行動,他們到底會用什麼樣的手段,來收取秘境的本源能量,然後轉移到盤龍皇室秘境之中去。


這種手段聽起來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別說唐宋,就連李光年他們都沒有聽說過。所以他們對唐宋的要求就是進去之後,用最快的速度找到盤龍皇室的人。

以李光年他們的估計,盤龍皇室的人想要收取秘境的本源能量,最大的可能是去秘境最高一層。

不過現在清乾秘境到底已經晉陞到哪一層,他們也不清楚,畢竟進去的弟子之中,實力最強的也只是武宗大圓滿而已。只能到秘境的第四層,第五層的危險太大。當然,據李光年所說,秘境第五層已經非常完善,至於第六層有沒有發展成型,現在還不可知。


畢竟第五層對於武宗大圓滿的武者來說,已經是極度非常之地了,想要進入第六層,隨時都得做好隕落的準備。所以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人能夠帶出第六層的資料。

不過據他們的猜測,盤龍皇室的人最有可能是去第五層收取本源能量,畢竟越往上本源能量越容易收取。

唐宋倒是很希望能夠儘快的完成這個任務,好進入清乾劍宗的藏書閣。他現在已經形成了雷霆領域,如果能夠修鍊到清乾劍宗的驚雷劍法,配合雷霆領域,絕對能發揮出意想不到的威能。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待唐宋再次感覺到王浩然過來的時候,睜開了眼睛,剛好門被推開,露出王浩然的那張笑臉。「大哥,剛剛接到趙明峰讓人傳回來的消息,秦少煌那傢伙果然去找無情谷的麻煩了。」

唐宋笑道:「哦是嗎?這樣的好事我們肯定不能錯過,走,我們去瞧瞧秦大少爺的威風。」

王浩然撇撇嘴,道:「可惜啊,本來這威風應該是我們兩個的,現在卻是便宜秦少煌這坨大便了。」

唐宋愕然,道:「兄弟,說話要文明,不要動不動就說粗話,這樣會降低你的素質的,要有素質,懂嗎?」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