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這話直接讓白經略氣的說不出話來。

Post by zhuangyuan

葉天臉色平淡的看著躺在地上的白經略,一腳往著他的臉上踏去。

「啊!」白經略頓時感覺臉上一痛,忍不住痛呼道,葉天在他的臉上碾了一腳,說道:「白經略,沒想到你還是死心不改啊,還敢對付我?」

白經略的鼻子直接被碾歪了,鼻血不住的流出來,痛的他呼天叫地,壓根沒有精力來回複葉天的話。

「你不是很能忍嗎?現在再忍啊!」

葉天腳依舊在他臉上踏著,嘴上諷刺道,要不是自己精明,提前來到了此處,那這時他已經中計了。不過這毒藥對於他的效果微乎其微,靈氣和真氣還是有著本質區別的。

不過哪怕是這樣,葉天也不願意被人算計,凡是敢算計他的人都得不到好下場。


「呼,呼!」

白經略不停的喘著粗氣,都快被葉天踩的窒息了,周圍那些食客看到這一幕,早就已經跑開了,這種家族恩怨不是他們可以參與的,而且還是巴魯城最大的兩家,傳奇青年葉天也在此列。

他們全都聚攏在門外,在那看著熱鬧,還討論了起來。

「葉天和白家的白經略打起來了,這簡直太精彩了!」

一個送水的小廝在門口說道。

「哼,我看那白經略簡直是找死,葉天這種逆天青年他還敢去招惹,簡直是不想活了!」一個食客冷言道。

周圍大多食客都是聞言點頭,心中贊同,他們很想看看這白經略到底有著什麼底牌,竟然敢和名聲大起的葉天叫板。

「聽說他好似搞了一種什麼毒藥,想要毒害葉天,現在反倒自己中計了!」一個之前坐在葉天身旁的人說道,他完完全全的聽到了兩位當事人的對話。

「我看這白經略沒有這麼簡單,光靠一毒藥誰敢對付葉天啊,也許還留著什麼底牌!」

一個有些年紀的老者分析道,他也是一個六階高手,目光如炬。

「這怎麼可能,現在他都被葉天踩成這樣了,怕是他老娘也快認不出來了吧,有什麼底牌也該使出來了吧!」那個小廝不相信的道。

老者聽了皺了皺眉,小廝說的沒有錯,現在都這副模樣了,有底牌的話早就亮了吧。

「好了,你們不要爭了,看下去不就知道了,葉天這架勢今天好像是要殺了白經略啊,真是心狠手辣!」一個食客打斷兩人的對話,說道。

此刻葉天還在場中央猛踏著白經略,看的一旁都是心驚肉跳,這也太殘忍了吧,踩兩下也算了,還踩了這麼長時間。

地下的白經略嘴巴已經完全歪了,正嗚嗚的不知說些什麼,他的心中可謂是苦到了極點,暗暗將那使者罵了千萬遍,恨意都快趕上葉天了。

這傢伙這兒鬧出了這麼大的動靜,卻不下來看看,這是個屁的八階高手啊。

他知道假如再不喚來使者,他就要被葉天活活的虐死了。

「等等,等……一下!」

白經略乘葉天抬腳的空隙,使出了吃奶的勁喊道。

聽到了他那虛弱的聲音,葉天一愣,這傢伙莫非還有什麼伎倆不成?於是冷冷的問道:「你還有什麼遺言嗎?」

這話使白經略心中更為著急,抹了一把滿是鮮血的臉頰說道:「大,大哥,這事不是我啊,是有人要殺你啊!」

他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只得將仇恨拉給使者,否則小命就要沒了。

「還有人?莫非你們白家一家都來了?」

葉天好笑的說道,不過他的心中卻想起了那個黑衣人,莫非是他?

「大,大哥,那人就在樓上,不信你可以去叫他下來。」白經略慌忙的解釋道。

「好吧,我知道了!」葉天點了點頭答道,不過繼續補了一句道:「在此之前我還是先將你殺了吧!」

說罷就重重的一腳朝著白經略的臉頰落去,像是要踩爆他的頭顱。

白經略之前還欣喜的心情頓時蕩然不存,心中只剩下了深深的恐懼,還有慢慢的絕望。

就在這時,從樓上卻傳來一聲暴喝,同時一道鞭子攜天地之威抽向了葉天。

「砰!」

猝不及防之下的葉天直接被抽了個正著,身軀頓時倒飛而出,他只覺五臟六腑都快移位了,這一鞭是他迄今為止遇到的最強攻擊了。

「八階實力?」葉天大驚,抹去了嘴角的鮮血,厲聲說道:「你是何人?我壓根不認識你,為何與我作對?」

那人自然就是黑衣人使者了,使者詫異的看了一眼葉天,自己的這一鞭威力可是很大的,幾乎可以秒殺所以的七階高手,而面前這位卻只是受了些輕傷。

不過這引不起他絲毫的敬佩,傲然道:「你不配知道我的身份,是自殺還是我親自動手,你自己選擇吧!」

說罷,他就在中央傲然站立,彷彿是在給葉天時間思考。

眾人見到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忙都後退了好幾步,李掌柜也終於跑出了門外,退的比那些食客更遠,他之前可是投向葉天的,現在跑出個傳說中的八階高手,只希望不要和他一般計較才好。

葉天滿臉肅穆的站在那裡,心中複雜至極,八階高手不是好惹的,自己現在不過是七階中期的實力,對上八階初期都是夠嗆,但是面前這位剛剛那一下明顯已經到了幾近九階的威力,想要對付實在是有些艱難。

見到葉天臉色複雜,沒有說話,使者不由的有些生氣,道:「小子,你以為你還有機會逃命嗎?在我的手下,能活過的人不多!」

不過聽了這話,葉天還是沒有絲毫的動作,之前他是想要逃來著,他不是傻蛋,如此巨大的實力差距,打了也是白打,逃到葉家,到時候葉文老爺子一出馬,什麼解決不了。

只是使者好像是看破了他的想法,直接封了他的後路。

見到葉天的臉色浮現驚訝,使者傲然一笑道:「怎麼,被我看破了嗎?既然你不願意自己動手,那我就幫幫你!」

說罷,他的那條鞭子就再次飛了起來,狠狠的朝著葉天揮去。

見狀,葉天忙往一旁閃躲,誰知那鞭子彷彿會跟蹤一般不住的跟在他的身後,竟沒有絲毫的偏差。

「砰!」

葉天應該一個小小的失誤,再次被打飛了,只是這次只不過差到了些邊,並沒有受傷!



使者像看白痴一般的看著他,大笑道:「小子,你難道不知道我這九重鞭是躲不掉的嗎?」

「九重鞭?」葉天微微沉吟,這黑衣人的氣兵還真有兩下子。

既然躲不掉,又跑不了,葉天也打算拼了,凡是都有希望,哪怕打不過這黑衣人,也得保命才行。

隨即,他一聲暴喝道:「天降神兵,現!」

「轟隆隆」

天上天雷再次滾動起來,無數的閃電從中湧現,擁簇著一柄巨劍從天而降,竟直接穿破望江樓的樓頂,朝著葉天而去。

待葉天手握巨劍時,天地異象才就此消失。

「你這是什麼怪招,不像是凝氣成兵?」黑衣人滿臉疑惑的說道,之前的天地異象也是令他震驚,自己從來沒有看到過如此華麗的招式前奏,哪怕是自己的師傅能量境強者也不可能引動天地異象。

想到這,他的心中不由的生出惻隱之心,道:「小子,將你的功法交與我研究一下,興許我可以繞過你的性命!」

葉天聽了心中有些驚訝,終於有人看出他功法的不凡了,也證明了此人定然不會是巴魯城中人,巴魯城之人與外界比起來就是一群鄉巴佬,根本體會不到這麼多東西。

「不管你是誰,想要我的功法,那先問過我的劍再說!」

葉天冷冷的道,想要《無所不為》?那根本就不可能。

見葉天不願意,使者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直接道:「既然你不需要這個機會,那我只好送你上路了!」

說罷,又是一鞭子抽向葉天,這一鞭彷彿是活的一般,龍飛鳳舞的朝著葉天擊去。

這一刻的葉天也不再躲閃,而是要反擊了,巨劍在手,他還是有些信心的,自己可是靈氣修鍊者,潛力是真氣修鍊者壓根不能比較的。

「喝!」

他大喝一聲,舉劍朝著那鞭子劈去。

「砰」的一聲,他倒退了幾步,鞭子也被劈的彈了回去,可以說是堪堪擋住了這一擊。

使者心中一驚,沒想到這位年紀輕輕的青年可以抵消他的攻擊。

看向了鞭子,赫然發現上頭竟出現了一道小小的印痕,顯然是那剛剛那一下被巨劍劈出來的。

使者臉色一變,暫時收手問道:「小子,你這是什麼氣兵,為何如此的鋒利,竟能給我的九重鞭留下印記,還是那句話,只要你交出修鍊此物的功法,我保證不殺你!」

葉天冷冷的看著他,沉默起來,心中在想能不能用假功法暫且騙他。 見到葉天這副猶豫的模樣,使者的覬覦之心更甚,巨劍的鋒利擺明了功法比之他高的不是一點半點。

他所修鍊的《九重決》只不過是玄階心法,在天地玄黃四階中只能排在中下,這也算他位於玄丹門這種大門派的緣故。

葉天的功法他保守估計也在地階,而且是屬於地階比較頂尖的,所以他不顧一切的想要得到。

「別,別啊使者,到時候我們可以將白家的心法獻給你,只求你殺了葉天。」

一旁的白經略見到兩人陷入膠著,頓時著急了,他在服用了兩顆化淤丹后臉部創傷頓時好了許多,於是大喊道。

畢竟一旦被葉天逃脫,那倒霉的將是他們白家,使者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他白經略卻是死定了。

「哼,給我閉嘴,你們白家的那些個爛功法送給我都不要!」

使者略帶怒意的道,白經略所說的功法連玄階都算不上,怎麼可能入得他的法眼。

「葉天小子,你考慮的怎麼樣了?要不要交換?」

片刻后,使者沒了耐心,看向葉天問道。

葉天思來想去,最後還是打消了交換的念頭,葉家的功法再差,也是家族先輩流傳下來的,不可外傳,否則就是叛祖。


「算了,我們還是一戰吧,我倒要看看八階強者到底有多厲害!」葉天搖了搖頭拒絕道,就這會功夫,他體內的傷勢已經被天地靈珠全部治好,這也讓他意識到了一點,有天地靈珠在,他壓根就不用怕,實在不行就向其求助。

「你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這次我不會再留手了!」

使者怒火中燒的說道,感情這麼長時間還是被這小子刷了。

見到兩人再次要大戰,白經略終於鬆了一口氣,在他心目中葉天這次是徹底死定了。

「刷!」

九重鞭被使者快速的揮舞起來,竟化為了白道鞭影,讓人看不出真假,分不清位置。

「哈哈,小子,這百鞭可是我專門練就的絕技,抽上一下就等於百鞭其抽,好好享受吧!」使者快速的揮舞著手臂,叫囂道。

看著面前這鞭影,葉天慎之又慎,這威力可比之前的一鞭強的太多了。

「巨劍,靠你了!」

為了不被鞭影擊中,他沒有辦法,只得選擇御劍攻擊,這樣會些許降低巨劍的威力。

「還想御劍?你想的倒美!」

見狀,使者反倒一笑,無數鞭影直接朝著葉天襲來。

「劈劈啪啪!」

無數的撞擊聲音襲來,這是巨劍在與鞭影相碰,火花不住的閃現,霸道的真氣蔓延了整個飯館,許許多多的酒碗都紛紛的爆裂開來,李掌柜在外頭心痛的看著這一切,卻不敢插手,錢可以再掙,命卻不可以不要。

終於,巨劍還是沒能勝過那些鞭影,被一道虛影抽中,飛到了一旁,而身後的葉天瞬間就被拉入了鞭影中。

剎那間,葉天就覺無數的鐵拳同時擊中自己,還不住的抽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