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這時旁邊的人開始議論起來。

Post by zhuangyuan

指指點點,花有缺感覺面子有些過不去,這鬧起了也不好,好歹也是自己洞房花燭,只要這次拿下這女人,媽的老子家的事業又他媽的高了一節啊。


“各位,請入席就坐。”花有缺不管花有文,轉身挽住新娘就要走。

“哎呀,這誰啊,太浪費了,怎麼搞的,這大陽丹好東西啊,我最近又些腎虧,買了好多藥都不管用,說不定這次就特麼管用了呢。”一個看起來精廋的男子很猥瑣的撿起了那顆藥丸,放進了口袋裏,當成寶貝一樣。

“兄弟,要是有效,記得來我們夜夜爽藥業公司哦。”張不凡看了看那個猥瑣的男人。

“喂,我說這個傢伙,什麼地方缺了一塊來着啊,這是待客之道嗎?好歹我兄弟也是你們家親戚,居然將禮物扔在地上,怎麼說也得給個解釋吧。”張不凡叫道,故意將聲音弄得很大聲就是要讓所有人都聽見。

“靠,你是不是存心的,算我錯了行吧,請入席,有什麼事情之後在說不行嗎?”花有缺這下有些憤怒,這人怎麼這麼討厭呢,不過別人更加討厭他這副臉蛋。

張不凡也同樣是冷冷的眼神,將花有文一推,“走跟你這個喝酒去啊,新娘可寂寞了,新郎都不給講話,你去陪陪去,這個你懂的。”。

花有文有些莫名,這老大是在說什麼呢,這個貌似不是那麼回事吧,居然這樣講有些不明白,不過看了看張不凡堅定眼神,覺得這是一吐揚眉的機會。

“我嘞過去啊,你這是意思啊,不能好好在着,搗亂婚禮,那你就走人,不然我可叫保安啦。”花有缺這下很無語,這說得很明顯不是。

“額,我張不凡好怕怕啊,來啊,今天還就是來爲難你的了,順便問一下,你們花家是不是好人威脅過我兄弟家,既然沒和你們搶飯碗了,這麼做不太合適吧,做人不要做得太絕,不然生孩子沒**,拉不出來。”張不凡拍了拍自己胸口說道。

“很吊啊,我看你能有多吊。”花有缺說着拿出了電話。

這時走過來好幾個男人,年紀四十歲左右,一臉笑意。

“不好意思啊,堵車,這來晚了,缺啊,你可要好好待我們家的露露啊。”在最前邊的男人說道。

原本花有缺正要打電話叫人的,見這自己的大舅子來了,放進了電話。

“我嘞個去,這新娘是不是啞巴啊,一句話沒說,只會用眼神看。”張不凡有些懷疑。

“呵呵,你們好啊,請問叫什麼啊,我和新娘有一腿,準備今天說出來的,你看新娘一直看我,她不好意思啊。”張不凡呵呵一笑上前搶了花有缺的風頭。

“什麼,有一腿,真的嗎?”那個男人驚訝,更多的是詫異,因爲要是和這個有一腿,那說明頭腦有問題啊。

在看新娘呆若木雞,很懷疑上牀都不會啊,走路還不會嗎?還有人攙扶。

張不凡說出這個都有些覺得荒誕啊,好歹自己也是個正常的啊。

“老大,你這是搞什麼啊。”花有文有些疑惑,老大這個舉動是要做什麼啊,這新娘見都沒見過,哪裏來的一腿之說啊。

“額,我這不給你找回面子啊。”張不凡說道:“是男人就得找回來,不然我看不起你。”。

“其實我是開玩笑的,呵呵,怎麼樣,被嚇了一跳吧,要的就是這個感覺。”張不凡呵呵一笑,衝花有缺看了看。

“操,你牛逼啊。好歹我也是學校裏混過,你這簡直就是惡意的開玩笑,快走吧,我們花家不歡迎你。”花有缺這下是徹底的發怒了。

“額,那我們還真不走了,我說我好歹也算是你弟弟吧,怎麼這麼絕情啊,要是一個絕情的人不是真心的娶,那不是一種悲劇是什麼。”花有文看了看一旁的新娘,只是四處亂看,根本就不高興,還一句不說,殊不知人家是啞巴。

“好啊,看在有這層關係的份上請不要污衊我行不。”花有缺這下不敢對方張不凡等,不過想着等下叫上自己的兄弟一起敬酒,那傢伙,情況就不一樣了,不出洋相纔怪。

“不不,我兄弟不會認你做哥哥的,他已經有我這樣模範的哥哥了,你就一邊涼快去吧,既然有飯吃,哪有不吃了才走的,你剛纔趕我們走,不會是嫌我們太能吃了吧。”張不凡偷笑道。

這傢伙一看就是一個一肚子壞水的人,說不定又在打什麼主意。

“老大,這花有缺可是我們學校的第一惡霸啊,現在哈留着這個位置呢。”花有文在張不凡耳邊說道。

“是嗎?那我更加的想見識見識了。”張不凡看着花有缺笑道:“我可以去那上邊講幾句嗎?”。

不過還沒等花有缺同意,張不凡和花有文已經衝了上去,那裏是主持人主持的地方,有話筒。

張不凡拿起話筒說道,“各位來賓,各位親戚大家好,我這是要宣佈一件事情,我旁邊這位名字叫花有文的,和這新郎啊是兄弟,他有話說,大家歡迎啊。”。

張不凡然後將話筒交給了正在驚慌中的花有文,張不凡的舉動一次又一次的出乎他的意料,這更是恐怖。

“老大,我說什麼啊。”花有文驚訝道。

“做個男人。”張不凡撇了他一眼,然後將話筒給了他。

“這個,大家好,我是花有文,我來參加婚禮,可這個哥哥啊,真會做人啊,將我給他的大陽丹給丟了。我這不是關心他身體啊,想要他夜夜不倒,沒想到居然這樣做,你們說這應該嗎?好歹我們是兄弟啊,我真替他高興,結婚嘛。”花有文裝作張不凡的口音說道,因爲他不知道說什麼,這很鬱悶。


“切,你污衊我。”花有缺冷冷的衝花有缺看了看,心想這肯定是故意來搗亂的。

打電話叫了保安,看着那親家那鐵青的臉色,還有那自己父親都氣得氣喘的樣子,真想一刀砍了花有文。

花有文講完然後看了看張不凡,“老大,怎麼樣,我狠man吧。”。 這時臺下一片混亂,雖然說現在的小年輕都很瘋狂,在學校的小樹林就能來個喘息不斷,不過這說出來那也太不好了吧,傳統觀念的老古板些,自然憤怒。

尤其是女方家,知道這樣的事情,還曝光,那麼多的親戚朋友知道,這是何等的尷尬啊,臉面上無光啊。

“吳老爺,你沒事吧。”其中一個年紀較大的,頭髮還有些蒼白的人差點暈倒,旁邊的人說道。

“沒事,沒事。”老人一臉無奈,這是他最怕的,雖然自己的女兒吧是個啞巴,還懷疑嫁不出去了,不過來求婚的人還是很多,一直不敢託付是擔心是向着自己的家產而來的,這原本以爲花有缺是一個值得信賴的傢伙,見他對自己女兒那般死心還以爲是真的喜歡,沒想到的是,居然這麼輕浮,那怎麼能託付,可是對方也是個有頭又臉的人,這婚禮都舉行到了這個地步,不由有些爲難。

“額,這位老大爺沒事吧。”張不凡見這年紀大的人,臉上還有些紅潤,說明平時鍛鍊的緣故,身體還算健朗,可是現在卻額頭有些汗珠,不由問道。

“多謝關心,沒事的。”老人微笑道,可是微笑及其的難看。

“呵呵,別擔心,你女兒那麼漂亮,怎麼可能找不到真愛呢。”張不凡呵呵一笑關切的問道。

“呵呵,是嗎?可是她天生就是啞巴啊。”老人見張不凡不是那種特別有心計的人,這才和張不凡說了句實話。

張不凡見對方說實話,心裏也是很高興,這一高興,那就說不定做出什麼事情來。

“呵呵,這個或許我治得好,要不要試試,我說你看這噶花有缺很缺德的,前幾天還給誰搞懷孕了來着,我不是詆譭他,真的是很討厭的一個人,居然派人殺自己兄弟,這樣的人,不能嫁,反正還沒承認,現在還來得及啊。”張不凡說道,很是認真。

“你,能治好,真的嗎?不過你好像還狠小的樣子啊。”老人這下眼睛一亮,不過見張不凡年紀不大,估計只是好意。

“額,不相信我噶,過一段時間我們的夜夜高升就要開業了,你可以來啊,我們會免費一段時間的,不過我是高中生啦,你不相信也是對的。”張不凡說道,對方不相信這也不奇怪

“好的,真的是年少有爲啊。”老人讚歎道,見張不凡一臉正氣,頗有些欣賞。

這時花有缺走了過來,臉色相當的難看,對張不凡狠狠的瞪了一眼,想要將張不凡吃了一般。

“哎呀,新郎來了,我說你就別禍害人家了,不喜歡就不要娶人家,這樣對你對別人都有好處。”張不凡裝作很驚訝的樣子。

“額,吳老爺,你別聽這兩個瘋子瞎說,他們是精神病院跑出來的。”花有缺一臉笑容,對老人說道。

“額,是嗎?他說的挺對啊,這個真算了,我怕女兒不嫁你了你不幸福啊。”老人笑道。


見花有缺這副嘴臉一臉厭惡,假惺惺的一樣。

“這。”花有缺這下臉色很難看,不過心裏卻是很高興:“心想,你還真是說對了,嫁給我後,我還真的不幸福,對着一個傻女人,這什麼情況啊。”。

不過這下自己的父親走了過來。

“怎麼回事啊,親家。”這人有些惱怒的看了看花有缺,心想:“這都是辦的什麼事情啊。”。

“老花啊,別這麼叫,我看就算了吧。”吳老爺看了看這人一眼。

“怎麼行啊,這不能讓這麼多人看笑話啊。”這時很多人都很失望的走了,對於這樣的親戚顯然他們也不想要,不過還留下不少,有的是因爲花家的名氣,想要尋一點藥。

“啊哈哈,你就是二叔吧。”花有文說道。

“你是?”這下這個花無缺臉色更加的難看,剛纔的一幕自己是看見了啊,眼前這個人不就是臺上講話的那個人嗎?

“呵呵,真的是貴人多忘事啊,我花有文。”花有文呵呵一笑道。

“額,你媽怎麼沒來嗎?”這下花無缺臉色一變問道。

“我媽根本就不想來參加這樣的婚禮,老大我們走吧,還有很多事情呢,以後還望二叔多多關照我們的夜夜不倒藥業啊。”花有文衝張不凡點了點頭。

“嗯,拜拜啊,我是張不凡啊,有空找我玩啊。”張不凡很高調的揮了揮手說道。

“額,老大你太高調了,生怕別人吧知道你的樣子。”出了教堂,花有文說道。

“我這不是提高我們的知名度嘛,這下你我的身價又漲了不少。”張不凡嘿嘿一笑道。

“這個還確實啊,因爲這樣必定有不少殺手又要光顧了。”花有文一陣感嘆:“老大,那我不是很危險嗎?我又沒有你的身手。”。

“怕啥啊。”剛回到學校,準備看一下籃球賽的事情,因爲一件一天沒有來上課了,昨天是沒有籃球賽的,不過這次可不一樣啊。

剛到學校門口,就看見一大羣人。

張不凡有些鬱悶,“靠,這麼快就找人來湊我們了,還真是身價暴漲啊。”。


“額,怎麼辦啊。”花有文有些害怕。

“不是有我啊,怕個毛,我說你是不是該鍛鍊鍛鍊了。”張不凡嘿嘿一笑,搖了搖手腕走了過去。

“老大,不凡老大,歡迎歡迎。”

“我嘞過去,這什麼情況啊。”張不凡驚詫的看了看爲首的。

“你叫什麼啊。”張不凡問道。

“老大,我帶領了二中所有混的兄弟前來拜見新的大哥,我叫李不二。”那人說道。

“額,不錯,不錯啊。”花有文說道:“啊,老大,這麼多小弟啊,我還以爲是來打我們的。”。

“額,文哥好,這些都是二中混的,這下要想和你們混,你們就收下我們吧。”李不二說道。

“額,老花,你說怎麼辦吧,我可不是混混啊,這江湖的事情也不懂啊。”張不凡其實這心裏在發生着變化,這麼多混混要是帶走正途,那多吊啊,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了啊。

“老大,我聽你的。”花有文說道。


“收下我們吧。”李不二帶頭,那些人說道。

“好吧,那可得聽我的,我必須定一條規矩,那就是不準不問青紅咋白,自己錯了還去打別人,我們要有理,否則,不凡幫規矩處罰,處罰就由花有文暫時帶領。”張不凡說道。

“擁護不凡幫。”那羣人叫了起來,這聲勢浩大,就連那些幫派都有所驚動。

這意爲着又有腥風血雨,江湖又要波動了。 張不凡懷着激動的心情,去教室找了江思容,這妞正在寫作業,很是認真。

“小妞過來爺親一個。”張不凡裝作很輕浮的說道。

“額,班長你不是消失一天了嘛,怎麼和校花一起消失的啊,真的是奇怪了。”江思容一副你是不是去找小三了,讓張不凡好無語。

“額,她病了,作爲保鏢這個是義務知道吧,怎麼樣啥時候有球賽嗎?通知我一下,我還有事,不給親,那我就走了哦。”張不凡裝作有點遺憾。

“額,滾遠點,看見你就煩。”江思容又繼續做起了作業。

不過這期間,易晨默默的看着張不凡發呆。

“老大,這次我們人多了,你說該怎麼管理啊,我看還有誰敢欺負我們。”花有文見張不凡出門,就跑了上去。

“額,我說你擔心這個做什麼,現在人多不好管理,你就讓李不二去管理吧,估計比較聽他的話。”張不凡撇了一眼花有文說道:“怎麼,你不上課了。”。

“額,老大,這我不上課了,我得去照顧我爸,順便給我媽買點東西,他們還不知道我要和你開公司的事情,你說我該怎麼說啊。”花有文這下有些擔心,恐怕這家裏面的人不給自己去經商啊。

“該怎麼說就怎麼說唄。”張不凡說道:“難道你還要去騙兩位老人家啊,你忍心嗎?”。

“對哦,我還是按照你的說吧。”花有文很沒有主見,這點讓張不凡有些看不上,這男人要是沒有主見,那還不是被別人牽着鼻子走的料啊。

“我說你現在可不能沒主見吧,這個你將管理一個公司啊,我又幫不了你,媛媛姐是大股東,管理不過來啊,這個你得多學,不能沒有自己的主見吧。”張不凡說得沒錯。

“嗯,我懂,老大,我這不習慣聽你的號令了嘛,不能確定的事情我找你,你又不會坑我。”花有文摸了摸頭笑道。

“額,真拿你沒辦法,走吧。”張不凡笑道:“走去買點東西去。”。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