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這時候,就算是最勇猛的傭兵也會想要逃跑了!

Post by zhuangyuan

可是就在大家心裡打鼓只想腳底抹油的時候,那頭巨龍的眼睛又閉上了!

「他在幹什麼?」

維爾斯實在忍不住了,這頭巨龍的賣相雖然不佳,但是實力高強是肯定的了,可是它怎麼會如此奇怪!

「唉!」

輕輕的嘆了一口氣,老船長亘古不動的眼神也終於露出了一點泄氣的樣子!

「他根本就沒把我們放在眼裡!在它的面前我們就像是一隻蚊子一樣,不對!我們連蚊子都不如,蚊子也會讓我們稍微的疼那麼一下,可是我們的攻擊可能連癢都不會讓它癢一下!我們在它的面前頂多就是一個張牙舞爪了小螞蟻!」

維爾斯突然就明白了,這就是實力高強的原因!

就像那高高在上的神一樣,大地上的人在他們看來只不過就是一堆螞蟻!

你會去救一隻螞蟻嗎?你會去懲罰一隻螞蟻嗎?

不!它們根本就不配!

連看它們一眼都不配!

這種被忽視的感覺傭兵們沒什麼感覺,畢竟在人類社會中,傭兵們的身份本來就是被忽視的一群人。可是維爾斯突然無名火起,他討厭這種高高在上的存在,遇到這種東西,他都是想打破他們的高傲的!

「我讓你Tmd高高在上!」

維爾斯火之箭一個一個的飛了出去,碰撞到那個巨龍的身體連一點點火星四濺的感覺都沒有,撞在它的身上突然就變得影蹤全無。

「媽的!你怎麼不醒過來,你再看我啊!你起來攻擊我啊!我還就不信了,你憑什麼就高高在上?」

維爾斯的魔法不起作用,他乾脆衝上去拳打腳踢,只是這拳頭打一打混混什麼的自然是擋者披糜!打巨龍嘛……還是有些不夠看!

巨龍的眼睛本來一直是閉著的,可是陡然之間就瞪大了眼睛!

那眼睛中突然就精光暴射,龍威猛的四面散出!

傭兵們突然就被龍佣壓得身體失去了力量,一個一個的栽倒在地上!

身子一軟,維爾斯又站直的起來,他警惕的問:「你要幹什麼?我可是很厲害的!」

話說的還算不錯,可是維爾斯的身子一直在慢慢的後退!

不過他馬上就知道了,巨龍的眼神根本就是從自己的肩膀上方望了出來——它看的根本就不是自己,而是另有其人!

山頂狂風怒號,突然就送來了一聲微弱的聲音。

「克洛德,你這頭小龍就不要再睡了,姑奶奶我來了!」

那聲音雖然微弱,但是卻清晰無比的響徹在每個人的腦海———— 這條叫做克洛德的巨龍聽到這個女人的聲音后,面色大變!他理也不理這些傭兵們,突然就青光大做,身子漸漸縮小,最後竟然變成了一個三十餘歲的英挺男子。


這男子身材健壯,身上隨意的披著一件長袍,只是……

見鬼的!

這個傢伙做龍的時候也臟,現在變成了人穿的衣服也破破爛爛,簡直就是一個乞丐。

可是不管怎麼說,這是一個威風的乞丐,一看便知是乞丐中的王者,乞丐之王!雖然仍然是一個乞丐!

傭兵們東倒西歪,維爾斯雖然兩腿軟,但是還是站直了。

與維爾斯同樣沒有跌倒的還有格魯和莎。

克洛德大步邁出了山洞,不過在臨走之前他回了一下頭,眼光所望正是強忍著沒有跌倒的維爾斯,讓維爾斯吃驚的是這頭又懶又髒的巨龍竟然還衝著維爾斯笑了一下。

那笑容——彷彿包含著一些特別的東西。

「喲!克洛德,你不是挺能跑的嗎?這次怎麼不跑了?」外面的那個女人的聲音傳到維爾斯的耳朵中,他猛地一個激靈——

這聲音嬌媚綿軟,傳到維爾斯耳朵中怪舒服的,那聲音圍繞著人轉了一圈。維爾斯突然就感覺身上彷彿被一雙柔軟小巧的手從身體指過,愜意的皮膚都起了雞皮疙瘩,他身上的疲勞頓時就消了大半。

這個女人的聲音天生就有那麼一種讓人安神鎮定的效果!


有很多女人長得很漂亮,聲音卻沙啞難聽,也有女人聲音柔媚入骨,但是卻長相平凡。可是這個女人不一樣,聲音一入耳,維爾斯就在心中勾勒出一個絕世美女的形象。

只是這個女人對著這條危險的風系巨龍,不但有恃無恐,甚至還不把克洛德當做一回事!

維爾斯回頭看了看手酸腳軟的傭兵們,又看了看格魯和莎!

莎還算正常,格魯的臉色還算正常,只是他拚命的在咬著嘴唇,手指用力的握緊了劍柄。格魯眼中的神色很是耐人尋味,彷彿是激動,彷彿是仇恨,又帶著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

維爾斯擺了擺手,從洞口出去,他實在想看看那個聲音的主人到底是個什麼樣子!

躡手躡腳的來到洞,他悄悄的控出頭去。只那麼一望,他頓時就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樣,一動不動的愣在那裡——

外面不知何時已經飄起了鵝毛般的雪花,一陣寒風吹來,維爾斯縮了縮脖子。他現在還穿著夏日裡的衣衫!

雪花飛舞中,一道曼妙身影一身白袍赤著雙足站在雪中!

雪花很白,她身上的白袍更白,彼此掩映之下,她雪白的肌膚更是白得刺目。

她白嫩的小臂和小腿都是露在外面,維爾斯只看了的眼便再也挪不開那痴痴的目光了……

在刺骨的寒風中,她的身子似乎甚是嬌弱,風吹起她黑色的長。那遮天蓋地的雪花再飛到她面前的時候卻都繞了過去。此時她就彷彿一個幽靈在一般,輕輕的飄蕩在空中!

維爾斯心中突然就冒出一個字來,「妖!」

這女子彷彿本就不應該屬於人間一樣,當然她那幽靈的氣質當然也不應該算是神界了,只有一個妖字才能把她那股神秘莫測的氣質形容出三分來!

櫻唇微張,那女子突然就出一陣格格的笑聲!

她伸出白玉般的手指,撩動了一下那飛舞的几絲亂,那一舉一動之間就散出難解的風情!

維爾斯心中就把所見的女子與她做了一番比較——

若說維爾斯曾經所見的女人中在相貌上能和她相比的也就卡洛琳、綺麗兒、維多利亞、伊莎貝爾勉強可以了!不過這些女子還都及不上面前的這個,這個女人不但有著動人心魄的相貌,還有那股迷人的風韻!

「絲卡維拉,這幾年你為什麼總是緊緊的追著我?我們可是一點仇怨都沒有啊?」

克洛德的聲音十分的平和,還帶著一分慷懶。聲音雖然好聽,但是只聽到這個聲音,維爾斯幾乎就可以斷定了這克洛德果然是一個懶惰的傢伙!

「嗯!原來這個女人叫做絲卡維拉!」維爾斯生怕會忘記這個美麗的名字,從心中反覆的念叨了幾遍,直到確定這輩子也不會忘記的時候才停止了!

絲卡維拉笑得花枝亂顫,這個女人似乎總是喜歡不停的笑著。可是維爾斯聽見了她的笑聲,不知為何突然就從心底冒出一股寒意,「這個女人一定是一個外表艷麗,卻心狠手辣,性格古怪的人!」

不知道為什麼!維爾斯在心裡就下了這麼一個冒失了定論,與絲卡維拉一點也不熟悉,可是維爾斯就是敢肯定他的這個定論百分之百是正確的。

絲卡維拉的笑容漸漸的斂去了,她伸出雙手,用左手撥著右手的手指!那夢幻般美麗的臉龐微微側著,咬著艷紅的嘴唇,皺著眉頭:「嗯!我記得好像上次跟你說過,我其實也沒有什麼別的意思!嗯……這個大6上單獨的巨龍太少了,偏偏你是一個,我想要你的龍角,你的龍筋,你的龍血,你的龍鱗,你的龍肉,嗯……反正就是所有的東西吧,不過除了你的命而已!」

每說一次她那細小的手指就縮回一個,話說她的這個樣子實在是成熟美麗。那白色的長袍下的身體曲線根本就遮蓋不住,偏偏她的神態又天真無邪,簡直就是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女孩,幾乎就把維爾斯的魂勾了出來!

克德洛聽到這些話,險些氣得就此吐血,他的臉色突然就冒出了一股青氣。但是瞬間就又回復了本來的顏色!

「絲卡維拉,你是在開玩笑吧!要了這些東西,我沒能有命嗎?就算我勉強保持了靈魂不滅,我也不會答應的!龍族的驕傲不允許我這麼做的!」

絲卡維拉突然指著克洛德的臉笑得彎下了腰去,她彷彿看到了一個最好笑的笑話一新,「你們龍族的驕傲……哈哈……」

維爾斯的眼神霍然一亮,絲卡維拉的身體好像就只有那麼一件白袍!

在她彎下腰去的時候,以維爾斯所在的角度,他的目光突然就從絲卡維拉的雪白的脖子下面溜了進去……

兩顆渾圓飽的肉球隱約可見其形,隨著絲卡維拉的運作微微顫動,只此一點便可知那彈性與柔軟一定不輸於天下的所有……維爾斯見到的美女也已經不少了。光著身子的見得也不少了,可是就這麼的驚鴻一瞥,他突然就感覺喉嚨干,咕的咽下了一口唾沫!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維爾斯的心大力的跳了幾下,又突然變得急促起來,一股熱血直衝入腦。他突然就面色通紅,面前一片白茫茫的顏色,他搖晃了幾下,手用力的扶住了石壁,才沒有摔倒。

他晃了晃腦袋再看絲卡維拉時,突然現絲卡維拉的眼睛雖然在笑,但是眼光似有意若無意的向維爾斯這時瞟了一眼!


「她現我了!」

維爾斯突然一驚,突然出了一身白毛汗!

維爾斯怕的女人有很多,比如維多利亞,比如桃樂絲,比如凱瑟琳!

可是這是不一樣的,他對於維多利亞的怕,除了有維多利亞確實比他的身手好得多之外,有那天在競技場上維多利亞割掉那個獸人的腦袋時給他帶來的刺激!說實話,因為他怕維多利亞,所以他就維多利亞特別的有興趣,看到維多利亞時也就更有那種想把她推倒的感覺!


對於桃樂絲的怕,是因為桃樂絲對他的要求嚴格,他生怕不能達到桃樂絲的要求!而桃樂絲有時候不滿意的時候經常會給維爾斯來上兩尺,維爾斯被打得雖然有點疼,但是心裡只有暗暗的感激。他知道桃樂絲是對自己好的!

至於凱瑟琳嘛!維爾斯把她當成一個可以依賴的姐姐,可是凱瑟琳實在美貌,兩人又沒有血緣關係。所以維爾斯也就時不時的對凱瑟琳抱著一些幻想!他怕凱瑟琳並不是因為他怕凱瑟琳,只是因為他怕自己做得不夠好,凱瑟琳會因此而傷心!

這三個女人的怕是不相同的,但是維爾斯有一個感覺!包括維多利亞在內,這三個女人可能都會對他很兇,但是她們充其量會教訓自己一頓!

可是絲卡維拉不一樣——她是會要自己的命的!

絲拉維拉笑得前仰後合,胸前兩團顫動,克洛德卻怒目盯著她:「這沒什麼好笑的!每一個龍族都會捍衛自己的尊嚴,哪怕是死!」

「克洛德!若是別的龍族來跟我說這句話,我也不會覺得有甚麼好笑?可是你么……你見過一個在人類的飯館中吃東西不給錢的龍族嗎?你見到一個搶一個小女孩糖吃的龍族嗎?」

「呃!」克洛德剛才還是一幅大義凜然的模樣,卻突然好像霜打了的茄子一樣焉了!

「胡說!」克活德雖然還在昂挺胸,只是那聲音就突然小了下去,顯得不是那麼的理直氣壯了。

「我沒給錢是因為我那時根本就不知道錢是什麼東西,還有那個小女孩的糖我也都給他足夠的好處了。我幫她打通了精神力之海,也就是說她可以修鍊魔法的時候事半功倍了! k1絲卡維拉的嘴角帶著一點戲謔的笑意,好嘴角一撇,不屑的說:「請問你幫她打通精神之海的精神力多少錢?」

「呃!」克洛德實在被她問得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那個……精神力似乎不應該用錢來計算吧!」

「好吧!精神力確實不應該按錢來計算,那麼也就是說你的精神力不值錢對吧?」絲拉維卡的笑意更濃了,她接著問道!

「呃……也不……」

絲卡維拉不等克洛德說完,就搶過了話頭:「而那個小女孩的糖是花了十個銅板買的,你以一點錢不值的精神力去換取一個小女孩的的值十個銅板的糖果,你就當我今日是為那個小女孩討債吧!」

絲卡維拉伸了白生生的右手,一柄漆黑如墨的魔杖在她的手裡漸漸的成了形狀!

克洛德立刻就畏懼的看著那柄黑色的魔杖!

維爾斯的眼睛則死死的盯住了這柄魔杖,整個魔杖從頭到尾都是漆黑的顏色。它一出現,那漫天的飛雪立刻就停止了。可是天氣沒有變得晴朗,卻漸漸的黑了起來!

那個魔杖與莎的魔杖一樣,只不過在材質上這柄魔杖要好得多了。

厚實的雲層在絲卡維拉的頭頂聚集起來!

「你山洞中有九個同伴吧!有三個人的氣息很奇怪,其中竟然有一個人有龍族的氣息,不過人要找幫手的話怎麼還找這麼弱的啊?」

絲卡維拉的笑容依舊不減,魔杖在手,她的氣勢立刻就攀升了上來!

那魔杖顫抖著,突然出一聲尖銳的聲音,好像厲鬼在哭泣一樣!這聲音讓維爾斯面容煞白,他立刻回到山洞中,小聲道:「巨龍和那個女人打起來了,那個女人可能是一個魔導師,我們快閃吧!」

傭兵們立刻就爬了起來,經過那龍威的洗禮,每個人都是腰膝酸軟,四肢無力的。不過大家強打著精神都踉蹌著起來,從洞口奔了出來!

龍威與魔導師的氣勢正在逐漸攀升,狂風颳了起來,可是兩人的體周十米之內卻靜得異常可怕!

傭兵們可不敢從兩人跟前走,他們向兩人相反的地方跑去,絲卡維拉和克洛德已經無睱顧得上他們了。眾人人從山崖上翻了下去!

「要是跑了可能再也看不到這個女人了,她真是太美了!」維爾斯心裡想著,戀戀不捨的回頭看了看那手拿魔杖的倩影,可是他一回頭的時候卻現絲卡維拉雖然在戰局這中,可是那眼神似乎卻在看著自己。

兩人目光相接時,維爾斯好像幻覺般的,絲卡維拉的嘴角上翹,突然就多了一個若有若無的笑意。可是,那笑容美麗得猶如山頂的雪蓮,維爾斯卻突然感到到寒風襲,不自覺的哆嗦了一下。

絲卡維拉的三根手指微微動了一下,魔杖上立刻就有三團若有若無的黑色氣體朝著傭兵們過來了,讓維爾斯大驚失色的是三團淡淡的黑色氣體中的一團沖著他過來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