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這是林慶整裝待發,坐在沙發上,在看了一集電視劇之後,纔看到原本應該等待自己的孫傲雲從房間內出來。

Post by zhuangyuan

令林慶感到奇怪的是,孫傲雲一改近來裝扮,竟然罕有的穿了一身普通的黑色衣褲。這與她展現在林慶面前的形象,粉紅控、性感裝完全不在一個層次。而且,雖然是在晚上出門,孫傲雲還是戴了一頂黑色的鴨舌帽。

總體看來,除了身材凹凸有致還是充滿了誘惑之外,其他的倒是與普通人沒有一絲一毫的區別。

“走吧。”

孫傲雲神色不動,對於自己纔是真正的浪費時間的兇手絲毫不當一回事,快步自林慶身邊走過。

林慶心底一陣無語,反正不講道理一向是女性的專利,順手關了電視機,緊跟着孫傲雲出門。

孫傲雲並沒有選擇開車,而是直接了當的出門。林慶自也不問,心知可能是吃飯的地方比較近。

一路上,孫傲雲都一直保持沉默,辨別了一下方向,輕車熟路的向前走去。

見孫傲雲不說話,林慶也只好掏出手機一邊走,一邊玩起了手機遊戲。

用他自己的話就是,反正無聊嘛。

不過,很顯然,路程沒有林慶想象中的那麼近,反倒是很遠!

遠到,近半小時後,兩人才到了一處比較熱鬧的小吃街。

一看是那種很普通的小吃街,林慶又不由翻了個白眼,心底暗道:“靠,感情這晚上的人哥是白丟了,早知道是這種地方,哥就直接大方點。兜裏錢雖然不多,可也夠吃上幾天的。”

這也難怪林慶會有這個心裏,早上那頓飯他可是心有餘悸。在刷卡付費的時候,他清晰的看到那上邊的數字,一頓早餐,看起來簡單的早餐,竟然消費了近一千元。

當時林慶就懵了,所以纔有了晚上孫傲雲吃飯,故意刁難讓對方付錢,預防自己到時候出糗。

現在看來……

“一切算計在現實面前都是浮雲……”

林慶低聲感嘆一下,並順手將手機塞在兜裏。

孫傲雲在街頭站立了一會,回頭看了林慶一眼,然後尋了一個烤肉的攤位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待林慶坐定,則叫了一些啤酒與油炸食物等等。

“嘿,真的讓我很意外呢你。”

林慶輕笑一聲,歪頭看向孫傲雲。

孫傲雲不滿的看了林慶一眼,“是不是在你的眼中,我就應該天天吃那些所謂的高檔的?”

林慶聳了聳肩膀,笑道:“那是當然,我想,幾乎所有的人都會那麼想吧。”

剛好這個時間攤主端上來一盤羊肉串、炸雞翅等物還有啤酒。

孫傲雲打開一罐啤酒,邊吃邊道:“其實吃飯嘛,吃的飽,吃的高興就行。其實那些所謂的好東西,也不過就是商業手段而已。店鋪裝修的華麗一點,飯菜的樣式好看些,然後價錢就呈幾何倍的往上翻。說白了,原料還不是一樣?”

聞言,林慶雙眼微眯,再次的打量了孫傲雲一番,他也確實沒想到這些言論會從孫傲雲的口中說出,一般說這些話的人都應該是那些‘吃不着葡萄說葡萄酸’的人才是。很顯然,孫傲雲是一個能夠吃的到葡萄的人。

“發什麼愣啊?趕快吃。”

孫傲雲輕斥一聲,同時很是豪放的喝着啤酒、吃着羊肉串。

林慶輕笑一聲,敞開胃口大吃了起來。像這種小吃街,一到了晚上的這個時段,總是人聲沸鼎,很是熱鬧。在這種環境下,林慶更覺的自己是胃口大好,吃的是不亦樂乎。

過不多時,兩人吃飽喝足,孫傲雲再次讓林慶感到意外的是,竟然直接擡起衣袖擦拭去嘴角的油跡。

“呃……”

林慶微微發愣,心底卻在想着:“怪不得你不穿平時的衣服,而是選擇了這一套。感情早就把一切想好了。”越想越覺的在理,畢竟,孫傲雲平時的裝扮在這裏絕對能夠引起騷動。

還有一點就是,現在的衣服是屬於耐髒型的。

“看什麼看,趕快付錢走人,一會還有事呢。”

孫傲雲瞪了林慶一眼,只是眼底深處卻有着一道精芒一閃而過。

“啊?哦,好的。”

林慶答應一聲,起身付錢。這邊剛付完,一轉身就看到孫傲雲已經快步的向街外走去,而方向竟然不是來時的路。心底不由一陣疑惑,隨後想到孫傲雲之前所說的要辦一些事情,張了張嘴,最終還是沒有開口,而是直接跟了上去。

又走了約有二十來分鐘,林慶意外的發現,兩人的方向竟然是杭州西湖的方向。而事實也在幾分鐘後揭曉,又走了一會之後,兩人轉過幾個路口,夜空下的杭州西湖映入林慶的眼簾。

此時,還只是晚上八九點鐘的時間,附近的公路上還有着不少人閒逛着。

“利用你的能力,讓任何人都不會在意到我們。”

孫傲雲忽地停下腳步,並轉身向林慶低聲道。

“嗯?怎麼了?”

林慶一愣,不解的道。

燈光照射下的孫傲雲,神色稍顯有些嚴肅,低聲道:“現在先不要問那麼多,一會你就知道了。”頓了一頓,又問道:“對了,我記的你能力中有一個‘感知錯覺’,能不能直接讓湖邊的人都產生一種時間錯覺?就是覺的現在很晚了,該回去了。”

林慶想了想,點頭道:“沒問題,我可以讓他們自熱而然的回去。並且不會感覺到有任何一點不對勁。”

聞言,孫傲雲神色頓時輕鬆起來,點頭道:“好,那就趕快吧。”

林慶點了點頭,右手輕輕的向前方虛按了一下,一股淡淡的波動悄然籠罩向前方二十米範圍的所有人與物,同時腦海裏悄然的在這股能量中加入了一個‘錯覺’意念,那就是,時間不早了,該回去了……

隨着這股能量的覆蓋,一些遊人眼神一陣迷離,隨後都各自辨明瞭一個方向紛紛離去…… “哼!”

林慶眉頭一皺,輕哼一聲。事情看起來簡單,看是做起來就不是那麼回事。雖然他在感知錯覺中植入了‘時間’的感知,可如果面對一個兩個普通人倒是輕而易舉。而湖邊這看似稀落的遊人,少數也有上百之多。

宛如閒庭散步的林慶,卻承受着別人無法想象的壓力。畢竟,利用自己的能力把這百十人遣散,的確不是一個簡單的事情。

待一切做完,林慶再也忍不住的跌坐在湖邊的長椅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見狀,孫傲雲這纔不遠處的角落裏快步走到了林慶的身邊,並低聲道:“快走,先別急着休息。”

“還走?”

林慶一愣,有氣無力的道:“大小姐,咱又不是鐵打的,經不起你這樣折騰。感情剛纔幹活的不是你。”

孫傲雲當下二話不說,一把抓住林慶,直接拖了起來,腳下飛快的向前走着:“現在遣散的只是之前在湖邊遊玩的人而已,鬼才知道一會還來不來人。所以,這裏我們絕對不能夠多待。”

林慶掙脫開孫傲雲的右手,無奈的緊跟着孫傲雲向前方走去,眼睛一掃,已經看出兩人的方向卻是走向裏西湖,又走了百十米,一座長橋赫然入目,而橋頭則有着一個石碑,上刻‘斷橋殘雪’。

林慶心底頓時明白,這就是西湖赫赫有名的斷橋,只是實在想不通孫傲云爲什麼非要這個點來西湖,而且還是裏西湖。

“不好,裏邊怎麼還有人。”

孫傲雲腳下忽地一頓,聲音微顯焦急。林慶連忙擡頭看去,只見橋的另一端,有着數對親密的男女款款而來。

雖然孫傲雲沒有把這次來西湖的事情說清楚,可林慶卻也知道,兩人的行蹤絕對不能被任何人知曉。心念一動,右手輕輕的握住孫傲雲的玉手,低聲道:“別急,儘管向前走。”

孫傲雲秀眉一挑,剛想要把手拿開,忽地感覺到一股輕微的能量波動悄然自林慶手中傳來,並將自己整個人覆蓋在其中。雖然不明白林慶想要做什麼,可卻也不再掙扎。

林慶嘿嘿一笑,握住孫傲雲的手故意的揉捏了幾下,心底一邊感嘆着對方皮膚的細膩,一邊又佩服自己,走到哪裏都是豔福啊。

雖然,只是捏捏小手……

然而另孫傲雲意外的事情再次發生了,當兩人與前方的幾對情侶擦肩而過的時候,幾對情侶根本就沒有一絲反應,好像自己兩人根本不存在一般。幾人過了橋之後,也都感到很是奇怪,那就是湖邊竟然沒有人了。當下,幾人也沒有多想,相繼選擇了離去。

見那些人離開,林慶兩人也剛好走到橋的中心。

“摸夠了沒?”

孫傲雲撇了林慶一眼,戲謔的道。

“咳咳,夠了,夠了。”

林慶在鬆開對方小手的同時又用力的揉捏了一下,同時借住摸鼻頭的工夫又放在鼻下用力的呼吸了一下。

只不過,非常遺憾的是,林慶晚上吃的是烤肉、喝的是啤酒……

本想聞到那一絲芬芳,可到了最後也唯有烤肉的油味……

感嘆,遺憾啊!

林慶搖頭晃腦一會,心底不住的惋惜着。


孫傲雲一改這一會的嚴肅,笑嘻嘻的看向林慶,好奇的問道:“對了,你剛好到底是怎麼做到的?他們好像根本就看不到我們一樣?”

“嘿嘿,如果你考慮親我一下,我會告訴你的哦。”

林慶眼睛一轉,忽地玩味的笑道。這個能力自然是他把視覺錯覺用在自己的身上,從而達到‘隱身’的效果。此時孫傲雲一問,卻又有些不太想說,因此便想讓對方打退堂鼓。

“真的?”

孫傲雲歪歪頭打量着林慶,美眸中精光閃爍不斷,好像在思量着林慶話的真假。

林慶嘿嘿笑道:“那是當然,你敢親,我就敢說。”心底卻暗道:小樣,我就不信你會因爲自己的好奇心而親哥一下。心念忽地一轉,又暗道:他奶奶的,如果真親的話,哥到底說還是不說呢?

“你確定?”

孫傲雲再次的問道。

“確定,”

林慶臉上已經滿是猥瑣的笑意,心底暗暗確定,孫傲雲已經打了退堂鼓。


“你真的很確定?”



“……真的確定。”

“說話算話?”

“算話。”

“真的算話?”

“真的算話。”

“你真的確定你說的話會算話?”

“靠!愛信不信,不信一邊玩去。”

林慶翻了翻白眼,略顯不耐煩的道。

話音剛落,孫傲雲嬌軀快速的向林慶靠了過來,不等林慶反應,紅脣如蜻蜓點水一般在林慶的臉龐上吻了一記。

做完這一些的孫傲雲顯的很是淡定,嘴角的笑意也顯的非常自然。美眸中充滿了狡黠之色,彷彿是在說,‘我已經做了,你倒是說啊。’

林慶呆了一呆,右手下意識的撫摸了一下被吻過的地方,過了半天才如夢驚醒,“靠,你真親啊?”

“你想賴皮?”

孫傲雲兩隻玉手重重的握在一起,嘴角處的笑意有些詭異。

“服了。”

林慶嘟囔了一句,就把‘隱身’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什麼?!隱身?”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