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這幾個軍人根本不理他,帶頭那人看到趴在牆邊的趙成雙,不由面色一變,急道:「成雙,你……你怎麼在這裡?」

Post by zhuangyuan

這幾個軍人很早就跟著趙建軍,是趙建軍的親信,自然認識趙成雙。可以說,他們與趙成雙關係還挺好呢。見到趙成雙傷成這樣,幾人面色皆變。

趙建軍站在外面,年宏才正結結巴巴地說好話,但趙建軍根本甩都不甩他,只詢問葉青有沒有受傷有沒有被打。

突然,過去找黑熊的一個士兵跑了過來,急道:「政委,出事了!」

陳天耀心裡咯噔一下,難不成那三個警察把那個黑熊打死了?

「出什麼事?」趙建軍也是一愣,急道:「是不是人……人死了?」

葉青面色大變,他比任何人都著急。

「不是,不是,是成雙……」士兵滿臉焦急,道:「政委,您還是親自來看看吧!」

「跟成雙又有什麼關係?」趙建軍嘟囔著,還是跟了過去。

走進審訊室,趙建軍第一眼便看到趴在牆角,渾身是血,傷口多處破裂的兒子趙成雙。

輪椅被砸碎摔在一邊,趙成雙口鼻出血,看起來傷得極重,身上繃帶都破碎了不少。

看到這一幕,年宏才陳天耀之流認識趙成雙的差點暈了過去。

趙建軍深吸一口氣,緩緩走到兒子面前,一字一句沉聲道:「誰做的!」

趙成雙竭力抬起手,指了指那三個警察,道:「他們!」

趙建軍點頭,接道:「你有錯嗎?」

「沒有!」趙成雙看著趙建軍,道:「我敢保證,我絕對沒錯!」

「那就好!」趙建軍轉頭看向那三個警察,雙目赤紅,緊緊咬牙,沉聲道:「為什麼打他?」

三個警察面面相覷,這種事,他們能說出什麼原因嗎?

一個膽小的都嚇尿了,他們不認識趙建軍,但看到這麼多軍人,看到正副局長陪同,他們就知道情況不對了。

「不說就是沒有原因了!」趙建軍看著三人,沉聲道:「沒有原因,把一個警察打成這樣。沒有原因,把一個坐輪椅的傷者打成這樣。沒有原因,把我兒子打成這樣。你們說,這件事怎麼處理!」

三個警察渾身哆嗦,不約而同地看向陳天耀。

趙建軍也順著他們的目光看向陳天耀,面色更是冷得嚇人。

陳天耀差點叫罵出聲,這三個王八蛋看向自己是什麼意思,搞得好像是自己指使他們毆打趙成雙似的。

「你們三個到底幹什麼!」陳天耀暴怒大喝:「你們知不知道他是誰?他是市軍區趙政委的親兒子,你們竟然打他,你們三個是怎麼做事的?」

陳天耀想通過罵這三個人擺脫自己的關係,但說完又覺得還不夠,匆忙看向趙建軍,急道:「趙政委,這件事我真的不知道。我是認識成雙的,要是我知道,我絕對不會讓他們彈成雙一根手指頭的啊!」

趙建軍冷冷掃了他一眼,再次轉頭看向那三個警察,一擺手,道:「打!」

若是一般人,肯定要投訴或者走程序什麼的。但是,趙建軍是個軍人,他才不管那什麼程序不程序的,他的解決方法只有一個。簡單粗暴,但也很實在!

五六個身體強壯的士兵沖了過去,直接把那三個警察撂倒在地。

「幹什麼?幹什麼?我們是警察啊!」

「陳局長,陳局長,救我們……」

「別打,別打,再打我投訴你們了啊!」

沒人理會他們,幾個士兵出手可比他們猛的多,屋內那幾根凳子腿都得打得粉碎,三個警察不到片刻便渾身是血,站也站不住了。

陳天耀在旁邊看得背心發涼,這些士兵出手也真他媽狠啊,比他那些警察狠多了。這三個是他的手下,可是他現在連個屁都不敢放。

年宏才雖然是局長,但在旁邊也是一句話都說不上。見那三個警察被打得口鼻出血,他終於忍不住,低聲道:「趙政委,別……別弄出人命了,不……不好交代……」

「交代個屁!」趙建軍怒喝:「我趙家的人沒犯錯,那誰都別想踩著我趙家的人。接著打,要讓他們傷得比成雙還重!」

那三個警察差點吐血,趙成雙本來就有傷啊。說實話,他們沒怎麼打趙成雙,趙成雙那大部分都是舊傷。現在趙建軍反而要把他們打得比趙成雙受傷還重,他們三個只感覺冤枉至極啊。

年宏才被趙建軍喝罵一聲,也牢牢閉上了嘴,一句話都不敢再說了。屋內只聽著那五六個士兵毆打那三個警察,三個警察哭爹喊娘的慘叫,卻沒人理會。

當然,這幾個士兵下手雖狠,卻也有分寸。打得這三個警察受傷不輕,但不是致命處,三個警察受傷比趙成雙還重,但都沒有生命危險。

葉青將黑熊攙扶起來,看到黑熊傷的這樣子,對這三個警察他也沒有絲毫的憐憫。

打了足足半小時,這三個警察從最開始慘叫震天,到後面奄奄一息,趙建軍方才擺手示意幾個士兵停下。

趙建軍冷眼看著年宏才,道:「把他們三個給我看好,我要投訴他們嚴重毆打公職人員,企圖殺害重要證人!」

(推薦朋友的書《超級強兵》,直接搜索書名就能找到。)

… 年宏才頓時無語,三個警察都被打成這樣了,趙建軍還不解氣。接著要投訴他們,這完全是要把他們三個趕盡殺絕啊。

這種投訴可大可小,以趙建軍的影響力,足夠讓這三個人入獄個二十年左右了。也就是說,這三個人的一輩子,也徹底完蛋了。

陳天耀看著三個警察滿身是血的模樣,嚇得渾身哆嗦,此刻連半句話都說不出來了。這一次,他總算見識到了趙建軍的強勢,也知道了趙家人到底有多不好惹了!

趙建軍轉過頭,冷冷看著陳天耀。陳天耀就好像一頭被老獵手盯上的獵物,只感覺全身發冷,不由自主地便哭喪著臉,顫聲道:「趙……趙政委,我……我知道錯了……」

「你錯不錯,不用跟我說,小鄧以後會慢慢跟你聊。」趙建軍瞥了年宏才一眼,道:「年局長,這次事情鬧這麼大,我懷疑局裡內部有人收人錢財,想要徇私枉法。所以,我希望你能夠看好自己的人。這件事肯定要調查清楚,如果在調查結果出來之前,你局裡要是少幾個人什麼的,恐怕就不好交代了!」


年宏才知道趙建軍說的是什麼意思,這擺明就是暗示他要看好陳天耀,不要讓他跑路了。看來,趙建軍真的要對付的,還是陳天耀啊。

不過想來,陳天耀也是自己作死。跟楊世濤聯繫,連鄧黎陽的面子都不給,做了這麼多事情,他這次真的是難逃罪責了。

「趙政委,您放心,我一定會看好我的人!」年宏才向趙建軍保證,陳天耀這次是必須倒了,他也不用再給陳天耀留什麼後路了。

聽著這話,陳天耀身體一軟,差點坐在地上。

「很好!」趙建軍點頭,擺手道:「好,收隊!」

「等一下!」趙成雙在兩個士兵的攙扶下,一瘸一拐地走到那三個警察面前,緩緩彎下身子,道:「我說過,你們走不出深川市的。現在,你們該相信我了吧!」

三個警察在地上不斷抽搐,三人現在後悔的要死。早知道趙成雙有這個背景,打死他們也不敢彈趙成雙一根手指頭啊。可是,這世界上哪有後悔葯可賣呢?

「做人,還是不要太昧良心了。人在做,天在看,壞事做多了,最終還是要付出代價的!」趙成雙站起身,道:「三百萬,你們有命花嗎?」

趙成雙鄙夷地瞥了三人一眼,這才在幾個士兵的攙扶下跟趙建軍一起離開了。

年宏才點頭哈腰把這隊煞神送走,一直到幾輛軍車走遠,他面上表情方才恢復冰寒。不過,待轉頭看到陳天耀的時候,他面上表情又恢復淡笑,道:「老陳,不要太放在心上,趙政委就是這麼個脾氣。好了,你今天忙的時間也夠長了,先回去休息吧。」

陳天耀點了點頭,猶如行屍走肉一般交了槍和手銬,晃晃蕩盪地離開了分局。

目送陳天耀走遠,年宏才專門找來兩個親信警察,讓他們看好陳天耀,防止他跑路。這件事,必須有人出來背黑鍋,陳天耀可不能跑路啊。一旦陳天耀跑了,那這個黑鍋就得他親自背了。

陳天耀漫步走在街上,他的心裡很亂。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今晚的事情竟然會這樣收場。周廷軍親自打電話過來讓放了葉青和黑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趙建軍的影響力應該不足以影響從省里空降下來的周廷軍啊。這件事背後,肯定有什麼問題啊。

走了一會,看四周無人,陳天耀拿出手機,給楊世濤打了個電話,把發生的事情給楊世濤說了一遍。

聽完陳天耀的話,楊世濤也陷入了沉默之中。過了好一會,他方才輕輕嘆了口氣,道:「我知道了!」

陳天耀頓時傻眼了,什麼叫你知道了?你至少也得說說我該怎麼辦吧,發生這麼大的事,你不給我兜著那能行嗎?

「楊老闆,這……這次的事情鬧得有點大,周局長親自開口,我怕他是跟趙家的人站在一夥了。現在趙建軍要追究這件事,就是要找我的麻煩,楊老闆,您……您得幫我啊……」陳天耀顫聲道。

楊世濤道:「你放心,我肯定會幫你的。你先回去,誰問你什麼話都不要說,我會想辦法的。」

陳天耀大喜,連聲道:「那就好,那就好。楊老闆,您可得快點想辦法啊,趙家的人逼得很急呢!」


「知道了。」楊世濤放下電話,面上表情漸漸轉寒。今晚事情的變化,讓他始料未及,他根本想不明白,周廷軍怎麼會突然幫葉青了。

坐在楊世濤旁邊一男子分析道:「周廷軍是從省里空降下來的,跟深川市各方勢力都沒有牽扯,應該不會跟趙家站在一起吧。今晚發生這麼大的事,那個葉青是唯一的嫌疑人,他竟然敢開口放了葉青,這裡面肯定有問題的。我看,這件事只有問大老闆了。」

楊世濤緩緩點頭,他也是這個想法。其實,他也試圖跟周廷軍聯繫,但周廷軍根本不給他絲毫機會。而現在周廷軍突然一面倒地幫葉青,這裡面要是沒問題,那才真的出鬼了呢。

楊世濤沉默了一會,拿出手機給自己的大靠山打了個電話,將這件事說了一遍。

「我剛收到消息,是省廳打過來的電話,親自點名讓周廷軍放了那兩個人。」電話那端的人沉吟了一會,道:「小楊,這幾天你不要做太出格的事情。這件事鬧這麼大,省里也在注意這件事,不要讓人盯上你了。」

楊世濤急道:「我兒子的仇,不能就這樣算了啊!」

「小不忍,則亂大謀!」電話那端的人扔出這七個字,便直接掛了電話,沒再跟楊世濤多說。

楊世濤拿著電話沉默了半晌,憤憤地將手機扔在一邊,怒道:「忍忍忍,忍什麼忍。我兒子都死了,我還忍得住嗎?死的又不是你兒子,要是你兒子這麼死了,你能忍?」

旁邊男子小心翼翼地看著楊世濤,雖然不知道那邊大靠山說了什麼,但基本也猜了個**不離十了。

男子低聲道:「老闆,我覺得現在當務之急,應該是先把陳天耀這件事解決了。這件事市裡要徹查,咱們不能因為這件事而受牽連啊!」

楊世濤皺眉沉默了一會,道:「跟陳天耀聯繫的是誰?」

「小何。」男子看了楊世濤一眼,道:「我現在就讓小何離開深川市!」

楊世濤沒有說話,只是緩緩閉上了眼睛。

男子面色微變,他知道楊世濤的意思,這是要殺了小何滅口啊。

楊世濤並沒有跟陳天耀那些人親自接觸過,這件事都是小何去聯繫的。而且,錢也都沒打過去。現在只要殺了小何,這件事就查不到楊世濤身上。看來,今晚楊威的死,讓楊世濤接近瘋狂了。

慕青榮幾人接到葉青電話的時候,已是凌晨三點多了。幾女匆忙趕到醫院,這邊霍萍萍和黑熊都已經包紮好了,連趙成雙也重新包紮了一遍,三個人躺在一個病房裡。

見葉青和黑熊沒什麼事,眾女也終於長舒了一口氣。方亭韻眼眶微紅,今晚她是最擔心最著急的一個人。

唯妻獨尊:大神總裁的獨家寵愛 ,她受的傷比較輕,睡了一覺之後情況好多了。見眾女過來,立刻恢復樂天派的態度,把自己被抓的事情好好跟眾女講了一遍。其實也很普通,但她說的很有煽動力,幾女被她說話的語氣調動起氣氛,聽幾句話便是一聲驚呼,搞得好像今晚她參加了什麼大冒險似的。

葉青坐在黑熊和趙成雙的病床中間,黑熊已經昏昏睡去,趙成雙倒還好一些。

葉青看著趙成雙,真誠地道:「謝謝你了!」

「你別跟我說這三個字,我聽不了這麼肉麻的!」趙成雙晃動著唯一能動的腦袋,道:「我是個爺們,今晚沒有幫你們救人,我自己都覺得沒面子。我要是再不幫你們,那我還好意思說是你的朋友嗎?」

葉青道:「從你那天進北華小區救人開始,你就是我的朋友了!」

趙成雙沒說話,只朝葉青重重點了點頭。

此時,病房門突然被人推開,大富豪老闆李連山出現在門口。

看到李連山,趙成雙立時皺起眉頭,不等葉青開口便搶先道:「李連山,你好歹也是在市裡有名的老大,總不至於乾落井下石的事情吧。我給你說,葉青的事情,我全擔了。你想怎麼樣,找我就可以。想道歉,我替他道歉,想打人,我替他挨,怎麼樣?」

李連山看了趙成雙一眼,並沒有說話,而是轉向葉青,道:「能不能借一步說話?」

「不要去!」趙成雙道:「就在這裡,我不信他敢在醫院鬧事。」

葉青朝趙成雙擺了擺手,起身跟著李連山走了出去。

趙成雙在後面大聲嚷嚷:「喂,喂,有什麼事大聲叫啊,我爸的人就在這裡!」

王老八背抄著手走過來,看了看葉青和李連山,道:「我打賭,他們兩個打不起來!」

「是嗎?你怎麼知道?」趙成雙奇道。

「算的!」王老八看向趙成雙,突然道:「哎呀,小夥子,你烏雲蓋頂,最近運氣不太好啊!」

趙成雙:「……」

… 李連山帶著葉青走到走廊盡頭無人的樓梯口,突然轉頭看著葉青,道:「葉兄弟,我實話告訴你。讓人抓走霍萍萍的事,是我給楊威出的主意。今晚的事,也是我激他這麼做的。說來說去,這些事都是我挑起來的。你有什麼不爽,儘管沖我來,要殺要剮隨你便,我絕不還手!」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