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十二月 2020

這小子黑色長袍已經被撕爛,胳膊上盡是劍傷。但精氣神卻飽滿。

Post by zhuangyuan

此時,皮大仙站在豎立的黑木棺材後,狼妖獸兵護在腳下。一隻巨大的鴨子嘴怪鳥護在身前。

是鬼車!

見此,我不由往皮大仙跟塗山俊我之前爭鬥的地方瞧,嚯,那塗山俊我已經昏死過去。

皮大仙拉住梅七,說道:“梅前輩,你還有救,別幹傻事!”

“呃——”

梅七疼地厲害,艱難地點了點頭。

我暗忖,這時候,就算梅七想玩命兒,恐怕都沒那個氣力了。

皮大仙把梅七放在狼妖獸兵的背上,拍了狼妖的腦袋一下。狼妖飛快竄去,幾個縱躍,差不多高時,被城頭上的狐仙小妞接上去。

說時遲那時快,這些不過發生在彈指之間。江充並未阻攔,似乎只瞟一眼昏在遠處的塗山俊我,便收回了目光,衝皮大仙說道:“鳥不錯,我要了!”

“呸!”皮大仙眼睛一眯,不廢話,說道:“來戰!”

話落,皮大仙抄起黑木棺材掄出去。

江充見狀,怒道:“螻蟻耳,竟敢挑戰於本校尉!一隻手碾死你!”

“吹牛、逼!”皮大仙毫不客氣。

我緊跟着,一步衝出。

飛魚臂彎曲,隨即轟出。一道金光閃爍,那化龍之後的巨大龍爪後發先至,抓向桐木人的脖頸兒。

這時,黑木棺材已經開始打臉。

砰砰之聲不絕。

大約十幾下,那桐木人突然一掙,竟然崩開我的龍爪,更把黑木棺材連同皮大仙撞飛。

呼!

鬼車及至。

重生之少將萌妻 巨大的翅膀繼續抽向桐木人。

轟轟轟!

那桐木人眼看要被扇爛。裏面的江充發出一聲怒吼,“啊!”

這一聲之後,只見桐木人終於碎裂。噼裏啪啦地碎了一天一地。

隨即,一團陰氣森然,鬼氣沉沉的黑色氣團浮在半空。

這纔是那個江充!

我前探的龍爪不曾收回,直接一龍爪下去,就要擒它。

桀桀!

黑氣中發出瘮人的聲響,不等龍爪抓住,那團黑氣趕緊滾了兩圈離開。隨後,如同蛋殼裂開,從裏頭滾出一個肉呼呼的黑蠶蠱蟲。這黑蠶蠱一拃長短,渾身腥臭無比。

這是江充的本命蠱?!

“我的驅殼已壞,你要賠我一個!”那黑蠶蠱語氣陰冷。

“賠個屁!”皮大仙怒罵,指使鬼車,打了個呼哨。

鬼車呱叫一聲,張開那鴨子似的扁嘴巴,就要吸走江充的魂魄。

黑蠶蠱趕緊躲閃,一仰頭,吐出一隻比它還大的蟲子。

這一口不算完,接着,更多的蠱蟲從黑蠶蠱的嘴裏迸出,紛紛被鬼車吸進嘴。

一夜危情:豪門天價前妻 “桀桀,小子,你這鬼車的本事,本校尉一清二楚。但你卻不知道本校尉的厲害,今兒,就叫你長長眼!”

呱!

鬼車一聲慘唳,失去平衡一頭栽下去。

“老鬼!”皮大仙急呼,接着打出一連串急促的口哨。

“嘎嘎,這就是本校尉在兩千年的墓室之內,育蠱出來的變異種,噬陰蠱蟲!”

“專門對付鬼物!”江充補充道。

此時,鬼車已經縮小不少,並且還在繼續縮小。它那一身黑漆漆的鬼氣,明顯已經不穩。

“我跟你拼了!”皮大仙急紅了眼,手中黑木棺材再舉。

“三皮!”城頭上的狐仙小妞驚呼。

突然,那前撲的皮大仙忽地扭捏了一下,丟了黑木棺材,接着,奔跑的姿勢變了。雖然速度更快,但,好像兩條腿夾得緊了。

我不由看向城頭,哪裏還有狐仙小妞的影子。

心道,這狐仙小妞一定是擔心皮大仙安危,再次上了身。

果然,半途中,皮大仙雙手叉在身前,各執幾張已經畫好的黃表紙。“六丁六甲,出!”

話一落。那十二道黃表紙往前頭一打,倏然間,化成六黑六白,十二神將,打着翻朝黑蠶蠱圍攏去。

甲寅見到前方的黑蠶蠱,怪叫一聲,啥他麼東西!

甲辰眼一翻,說,一隻黑蠶。

丁巳罵一句,還他麼以爲是小蚯蚓呢。

到底丁未肚子裏有點兒貨,說道,這是蠱蟲!

話音落,甲寅罵,噁心玩意。

“夠了,六丁六甲啥時候這麼碎嘴子了?”那黑蠶蠱哼道,“你們會因爲自己的愚蠢而付出代價!”

“大言不慚!”丁丑甕聲甕氣道,“六丁結陣!”

“六甲結陣!”甲辰喊道。

嗡——

一時間,一白一黑兩團星光相映成輝,六丁六甲大陣成,星光之劍立馬劈向黑蠶蠱。

與那巨大的星光之劍比起來,這陰森飄忽的黑蠶蠱簡直渺小不堪。

但接觸下來,那星光之劍,竟然有一絲搖晃。

“嘎嘎!”黑蠶蠱狂笑,道,“賣相不孬,但比較鬼車,還是差了不少!”

六丁六甲大陣一合,堪比一般的惡鬼。可放在江充面前,卻有些分量不足了。

“趙子,極海冰窟那兒,”大牙跳上城頭,喊我,“九尾幾乎全滅!”

啥!

皮大仙一聽,或者說,那上了皮大仙身的狐仙小妞一聽,頓時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嘴裏喃喃說着,怎麼會,怎麼會!

不多時,皮大仙發出一聲女人的嘶吼,“江充,我發誓要讓你魂飛魄散!”

我思忖皮大仙和狐仙小妞怕也堅持不久,畢竟鬼車的陰氣被蠱蟲吞噬,六丁六甲大陣只能阻擋一二,卻傷不動江充。

該想個法子——猛地,我想到了什麼。 逃命吧作者君 衝皮大仙喊道:“皮大仙,你倆扛住,我去去就來!”

嗯!

嗖!

我不管其他,飛魚臂直接抓住城頭,帶着我直接越過城牆,往城裏跳時,我喊大牙,“快,帶我去極海冰窟!”

大牙不敢遲疑,連忙也竄下城頭,前面帶路。

一路,遇到王修、陰語兒、寒涵和張墓童。

“少仲公——”

“我去極海冰窟,你們幾個去外頭阻攔一下!”

“是!”

“好!”

衆人也知道事情刻不容緩,不再廢話,紛紛奔走。

我一路不停,直奔極海冰窟而去。

“皮大仙、狐仙小妞、梅七前輩,你們可得挺住啊!” 狐仙小妞說過,極海冰窟,本來只是一處海拔極低,且空間頗大的天然地下洞穴。三千年前,被九尾一族的祖先發現後,搬來極寒之地的冰川,倒灌其中,並用符咒困住寒氣。久而久之,形成一處溫度極寒的冰窟。至於當初建造這冰窟的原因,狐仙小妞就不知道了。

當我和大牙跳進極海冰窟時,只見遍地狐屍。

就連腥臭之氣都彷彿凝固了下來,充斥在冰窟之中。

太他孃的慘了,幾乎全死!我不禁感慨。又被那刺骨的寒氣一激,不由打了個哆嗦。

咳咳——

突然,一連串輕咳隱隱響起,就在那屍山之中。

大牙辨認一下方向,立馬衝過去。

“小白?”大牙驚呼一聲,速度更快。

我則掃視冰窟。空間確實不小,大約四個足球場那麼大。

原本冰晶的四壁,此時幾乎沾滿黑紫與鮮紅的血,可想而知,這裏剛纔發生了多慘烈的事情。

收回目光,再看眼前,依然是如麻的死屍,其中缺胳膊斷腿少腦袋、面目全非內臟炸開的,死狀悽慘,血腥且惡臭,令人作嘔。

咕嘰咕嘰——突然發出異響。

嗯?

我連忙找到傳出聲音的地方,踩踏着一層九尾屍體過去,在一具肚皮朝天,撐爆而亡的九尾屍體裏,十幾只黑色蠱蟲在啃咬亂動。

“該死的江充老鬼!”我惡狠狠罵道。立馬放出魔家五鬼,叫他們處理蠱蟲。

五鬼稱是,四散而去。

艾魚容也被我解除鬼融,俏生生立在我身旁,眼看那遍地屍體與殘存的黑蠱蟲,青黛微蹙。

“魚容,情況緊急,先不解釋,護着我!”說完,我便閉上眼睛。

艾魚容善解人意,輕輕嗯了一聲,便一句也不多問多說。

我放開心思,左手飛快結出堪鬼印,叨唸起咒語,運行大五行堪鬼術!

“出來!”

斷喝之後,整個極海冰窟,溫度彷彿又降低幾度,一時間鬼哭狼嚎,甚至伴有咯咯的慘笑聲。接着,在那些狐屍之上,影影焯焯地飄出數百隻鬼魂,悽悽慘慘!

呼!

我深吸一口氣。左手一揮,拘來一隻狐小鬼。

“爺爺饒命!”被抓來的狐小鬼搗蒜一樣磕頭,渾身戰戰兢兢。

我冷眼凝視,說道:“借你力量一用,保衛青丘城!勿怪!”唸叨一句,便不看小鬼,左手一翻,直接把它塞進我的右臂。

如法炮製,短短几個彈指,已經有三十多隻小鬼,被我塞進右臂。力量隨之提升!

又兩三分鐘過去,我右臂已經裝下上百隻鬼物,一股腦發出狐悲鬼泣之音。力量節節攀升,但也越來越難控制!這在以前,已經是我的極限!

呼!

我長吁一口氣,穩住漸漸搖晃的身子,以及這條已經蠢蠢欲動的手臂。

不行,不行,不行!

力量還不夠!

我眼神一凜,牙一咬,左手動作不減,反而加速。

噗噗、噗噗——

我彷彿魔怔了一般,機械似的一隻小鬼,一隻小鬼地往右臂裏塞,嘴上不停唸叨:“勿怪,勿怪!”

終於,我的手臂因爲瘋狂舉動,而猛烈地顫慄。

這一刻,我彷彿把自己推到了崩潰的邊緣,但是——必須忍住!

我不斷跟自己的極限較勁兒,手速更快!

幾分鐘過後,右臂塞進了一百五十隻鬼物。這一次的力量,終於跨過了惡鬼這道坎兒!

右臂如同篩子般,抖得瘋狂——

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強大,卻也感受到深入骨髓的恐懼。

“嘿嘿,厲害,但是,還不夠啊!”我一邊繼續壓抑右臂裏衆鬼的掙扎。一邊玩命地拘來小鬼。

噗!

一隻厲鬼湊上前,被我用堪鬼印壓住,而後直接塞進右臂。

轟!

右臂劇烈抽搐一下,彷彿要吐之人,那臨門一噴前的返酸。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