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這叫江帆和柳小岩如何繼續,柳小岩兇巴巴地望著木香姑娘,「木香,你給我滾出去!我們這裡有正事要辦,你不要妨礙我們!」

Post by zhuangyuan

「咯咯,柳小岩,你們辦什麼正事啊,我要看看!」木香姑娘咯咯笑道。

「木香,你太過分了,我和你沒完!」柳小岩雙手結印,嘴裡念著咒語就要釋放符咒。

「哼,你來吧,我還會怕你不成!」木香姑娘冷笑道。

眼看著兩人針鋒相對了,江帆急忙阻攔,他可不想柳小岩和木香姑娘打起來,「呃,你們不要鬧了!我看我們大家還是上街轉轉去!」江帆急忙打開門,一手拉著柳小岩,另一手拉著木香姑娘就要出去。

此時馮家姐妹也出來了,她們是聽到了柳小岩和木香姑娘吵鬧聲出來的,她們看到柳小岩和木香姑娘兩人撅著嘴巴,一臉不高興,就知道她們鬧彆扭了。

「小岩、木香,是誰惹你們生氣了?」馮玉蘭故作不知道。

「哼,還能有誰,就是她故意搗亂!氣死了!」柳小岩滿臉不悅道。

「哼,是誰先搗亂的,是誰跑到我房裡去搗亂的!」木香姑娘冷笑道。

兩人立即互相譏諷起來,引來不少客人觀看,江帆頓時急了,這樣下去可不行,這不是讓人看笑話么!他正著急的時候。

突然納甲土屍道:「主人,有人來了!」

江帆扭頭望著納甲土屍,「傻蛋,來了多少人?」江帆驚訝道,他首先想到是盛旺宏的人來了。

「主人,一共來了六人,都是男人,他們朝著客棧走來。」納甲土屍道。


「很可能是盛旺宏的人追蹤來了,我們馬上進入客房!」江帆拉著柳小岩和木香姑娘進入客房,馮家姐妹也跟著進入客房。

隨後江帆悄悄地打開窗戶,露出一指多寬,從窗戶縫隙里監視著客棧門口。片刻之後,六名男人出現在江帆眼前,江帆頓時吃了一驚,因為那六個男人竟然是六胞胎的孿生兄弟。

江帆扭頭望著柳小岩、馮家姐妹,「呃,盛旺宏府里有沒有六胞胎的護衛?」江帆驚訝道。

「六胞胎的護衛?好像沒有吧!」柳小岩搖頭道。

「是的,從來沒有聽說過六胞胎的護衛!」馮玉蘭搖頭道。


「哦,這樣看來這六胞胎不是盛旺宏的人嘍!」江帆望著柳小岩、馮家姐妹道。

「嗯,應該不是,如果盛家有六胞胎的護衛,這可是一件很新鮮的事情,我們肯定知道的。」柳小岩點頭道。

「哦,那這個六人就是來住宿的客人了。」江帆點頭道。

只見那六胞胎進入客棧,六人一起喊道:「我們要住客棧!給我們來六間房!」

聽到這麼齊的聲音,江帆差點沒笑了,「我靠,這六人聲音很齊呢!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呢?」江帆不由好奇了,他打稍微打開點窗戶望著那六個人。

店夥計急忙迎上去滿臉笑容,「六位爺,客房基本都住滿了沒有六間房了,只剩下兩間,你們六人就將就一下吧。」店夥計笑呵呵道。

「放屁!我們就要六間房!你給我們兩間房,你這是欺負我們老實人啊!」其中一人罵道。

另外五人一起罵道:「對啊,別欺負我們老實人!」

「呃,六位爺,我們客棧沒有多餘的房間了,只剩下兩間,如果你們不滿意的話,就去其他客棧看看吧。」店夥計急忙賠笑道。

其中一個人望著店夥計,搖頭道:「我們不走,我們就要住在這客棧!你必須給我們六間房,否則我們就拆掉這客棧!」

店夥計頓時急了,「呃,爺,你們要講道理啊,我們客棧真的無法空出六間房來,我們總不能把其他客人趕走吧?」店夥計一臉無奈道。

「嗯,你說得有道理,你就把客人趕走,就騰出六間房來了!這方法不錯,你快去辦吧!」其中一人對著店夥計揮手道。

店夥計急忙搖頭道:「呃,這怎麼能行,小的肯不敢這麼做!」

「你不敢,那就讓我們蠻牛六兄弟來把他們趕出去!」其中一人走進客棧,他扭頭看到江帆的客房,「這間客房不錯,就把這裡面人趕走!」走過去就敲房門。

江帆打開房門,望著六胞胎,「你們有什麼事情嗎?」江帆故意問道。

「這房間我們蠻牛六兄弟看中了,你們給我滾出去!」其中一位六胞胎望著江帆大咧咧道,他是蠻牛六兄弟的老大蠻大。

江帆笑了,這蠻牛六人一看就是傻蛋類型的缺心眼的人,這種人最沒有心機的,很好對付,江帆就喜歡這種人,他想著把這蠻牛六人收在身邊,可是不知道他們本是如何,要試試才行。

「哦,你們蠻牛六兄弟看中了這房間是吧,沒問題啊!可是你們憑什麼要我滾出去呢?」江帆微笑地望著蠻牛六兄弟。

「嘿嘿,就憑我的拳頭比你的拳頭大!我可以一拳揍扁你!」六兄弟之中的老大蠻大撇著嘴巴道。

江帆望著蠻牛六兄弟之中老大蠻大,「哦,你的拳頭真的這麼厲害嗎?我看不怎麼樣呢!恐怕連我僕人都打不過呢!」江帆搖頭笑道。

「什麼!我打不過你的僕人,你叫你僕人出來,我把他揍扁了!」蠻大冷笑道,他舉著大拳頭,對著江帆示威。

「我來了!看你如何揍扁我!」納甲土屍站雙手叉腰在蠻牛六兄弟之中蠻大面前。

蠻牛六兄弟一起看著納甲土屍,他們都笑了,因為納甲土屍身材沒有他們高大,「哈哈,就你這個樣子還經受住我一拳!」六兄弟之中老大蠻大不屑笑道。

「哼,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傻蛋的拳頭可厲害呢,只要我一拳下去,就是岩石也砸開!」納甲土屍舉著拳頭示威道。

「哼,砸碎岩石算什麼!我們蠻牛六兄弟個個都可以做到,我們六人可以把地面都砸開呢!」蠻牛六兄弟的蠻大冷哼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最近加群人特別多,要進群的必須是正版讀者,回答問題才可以進入,否則拒絕。 「很好,只要你們蠻牛六兄弟打敗了我的僕人傻蛋,這間房就讓給你們!」江帆微笑道。

「好,我們到院子里去比試!」蠻牛六兄弟蠻大立即大搖大擺地走到院子當中對著納甲土屍招手。

納甲土屍不慌不忙地走到蠻大面前,微笑道:「你想怎麼比試?」

「我們就這樣比試,你打我三拳,我打你三拳,誰倒下了誰就輸了!」蠻大舉著拳頭對著納甲土屍道。

納甲土屍點頭道:「好,就這樣比試!那誰先打三拳呢?」

「我是客人,當然是我先打你三拳!」蠻大急忙道,這點他還不傻呢,知道先下手為強的道理,他覺得自己一拳就可以把納甲土屍打倒了。

「等等!」江帆走到納甲土屍和蠻大中間。

蠻大翻著眼睛望著江帆,「你想說什麼?」蠻大驚訝道。

「你們蠻牛六兄弟看起來挺老實的,但是你們比試條件不合理呢!你們這是佔便宜了!」江帆搖頭道。

蠻大望著江帆,不解道:「我們蠻牛六兄弟怎麼佔便宜了?」

「你和僕人傻蛋比試,他輸了,我就讓出房間,可是你輸了呢?」江帆望著蠻大微笑道。

「我輸了就輸了唄!」蠻大望著江帆道。

江帆差點沒氣暈了,「我靠,我們這邊輸了就把客房讓給你,你輸了,什麼事情都沒有!你們也太會佔便宜了吧!」江帆搖頭道。


「那你想怎樣?」蠻大望著江帆道。

「呵呵,如果你輸了,你們蠻牛六兄弟就做我的僕人,以後就跟著我混,怎麼樣?敢不敢打賭?」江帆笑道,他想收下這蠻牛六兄弟,到黑蠻谷可以派上用場了。

蠻大搖頭道:「那可不行,我們才不給你做僕人呢!我們蠻牛六兄弟可是頂天立地的漢子,怎麼能給別人做僕人呢!」

「呵呵,看來你們蠻牛六兄弟也是浪得虛名啊!原來你們怕輸啊!那就算了!」江帆搖頭笑道,露出鄙視之色。

一旁的其他蠻牛兄弟立即拉著蠻大,蠻三悄聲道:「大哥,我們這樣也太沒面子了,大哥你肯定會贏的,就答應他的條件也無妨!」

蠻大點頭道:「對哦,我肯定可以打敗那小子的,何況是我先打他三拳,我一拳就打他吐血了!」


「大哥,我看要慎重點,萬一你三拳沒有打倒這小子呢?被這小子三拳打倒了,那我們不是要給人家做僕人了!」蠻四搖頭道,別看,蠻牛六兄弟都傻乎乎的,可是蠻四稍微要機靈一點點。

蠻大瞪著蠻四,「老四,瞧你這張臭嘴,我怎麼會被這下子打倒呢,就算他抗住了我三拳,但是他三拳別想打倒我!」蠻大滿不在乎道,這傢伙也是皮糙肉厚的,關鍵他還有蠻牛的防禦呢。

「是啊,老四,大哥說得沒錯,大哥的防禦那也是不差的,抗住那小子三拳根本沒問題的。」蠻三望著蠻四不屑搖頭道。

蠻四抓了抓頭皮,「呃,三哥, 混在非洲當歐皇 。」蠻四急忙點頭道。

江帆看著蠻牛六兄弟在一旁嘀咕著,他笑道:「你們蠻牛六兄弟商量好了沒有,如果害怕就趁早走吧!」

蠻大扭頭望著江帆,「我們已經商量好了,只要你的僕人打敗了我,我們蠻牛六兄弟就做你的僕人!」蠻大點頭道。

江帆露出喜悅之色,「好,我們一言為定了!誰也不許反悔哦!」江帆喜悅道。

「哼,我們蠻牛六兄弟是絕對不會反悔的!」蠻大冷哼一聲。他對著納甲土屍道:「小子,你準備好了嗎?我可要動手了!」

納甲土屍滿不在乎地望著蠻大,「我隨時都準備好了,你可以動手了!」納甲土屍隨著一站,望著蠻大。

「那我就不客氣了!」蠻大腿了幾步,然後猛地沖向納甲土屍,大吼一聲:「蠻牛之橫衝直撞!」

只見蠻大渾身泛起白色的氣芒,他的胳膊上被白氣包裹,空氣發出嘶嘶的聲音。江帆看到這種情景,他暗自吃驚:「我靠,這蠻牛六兄弟竟然會內勁爆發,符元界竟然還有這種高手?」

這種內勁爆發江帆也只在人界的時候才可以看到那些內家拳的高手,也就相當於戰氣的爆發,但是符元界是以符咒為主的世界,沒想到也出現了內勁爆發的近戰武技。

江帆饒有興趣地望著蠻大的拳頭落在納甲土屍肚子上,砰的一聲,納甲土屍一連退了好幾步,他感覺肚子微微有點疼,「我靠,力氣不小啊!你小子竟然還會戰氣啊!」納甲土屍還以為是戰氣呢。

蠻大吃驚地望著納甲土屍,他本以為這一拳就把納甲土屍打倒了,沒想到納甲土屍根本一點事都沒有,這令他十分震驚。

他身後的蠻牛五兄弟都十分鐘震驚,他們可知道蠻大拳頭的威力,那一拳下去可以砸碎岩石呢!就算一棵直徑半米大樹,蠻牛也可以一拳打斷呢。

「你小子皮挺厚的啊!竟然抗住我一拳,那我就打第二拳了!」蠻大一連退後了十幾步,他助跑加長了。

只見蠻大大吼一聲:「蠻牛之驚濤駭浪!」

蠻大的雙手抱拳放置頭頂上,腰彎曲,快速奔跑,就像一頭髮怒的牛一樣,朝著納甲土屍撞擊過去。

砰的一聲,納甲土屍被撞得一連退出十幾步,才站穩,他揉著肚子,「我靠,你小子真是蠻牛啊,我肚子都撞疼了!」納甲土屍皺眉道。

江帆望著蠻大表現他十分滿意,「這蠻牛的戰技還是不錯的,如果加以訓練,他們兄弟六人不亞於傻蛋呢!」江帆暗自道。

看到納甲土屍還沒有倒下,只是肚子有點痛而已,蠻大震驚了,「我靠,你小子是鐵打的啊!就算是一棵大樹,我也能夠撞斷了,你怎麼就沒事呢?」蠻大不解地望著納甲土屍道。

「嘿嘿,因為我皮厚唄! 農女當家:撿個將軍來種田 ,來吧!等你攻擊完我,就輪到我攻擊你了!」納甲土屍對著蠻大招手道。

「大哥,你這次就用絕招吧,要不然你就輸了!」蠻四對著蠻大道。

「是大,大哥,用蠻牛絕招打他!」蠻牛五兄弟一起點頭道。

蠻大點頭道:「好吧,我就用我們蠻牛絕招了!就怕他承受不住被打死了!」

納甲土屍笑了,「你儘管使用絕招,我絕對可以承受的!」納甲土屍笑道。


蠻大一咬牙,「好,既然你說可以承受,那我就不客氣了!」蠻大這次只後退了九步,然後停下,雙手交叉手掌交叉合在一起。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蠻大嘴裡念著咒語,渾身泛起紅色光芒,接著蠻大狂吼一聲,他的眼睛都發紅了,「蠻牛之狂暴霹靂!」蠻大就像發狂的牛一樣朝著納甲土屍奔跑過去,那速度極快,只看到一道紅影一閃就到納甲土屍身上。

砰的一聲巨響,納甲土屍被撞得飛了起來,飛到了大街上。他身體撞擊在牆壁上,身子陷入了牆壁之中。

納甲土屍感覺身體受了上,元神空間的黑色墓碑立即釋放氣芒治療身體的傷,頃刻之間,他的傷痊癒了。

蠻大望著納甲土屍陷入牆壁之中,他哈哈大笑起來,「嘿嘿,這小子被我撞暈了吧,沒有幾天恐怕是爬不起來了!」蠻大喜悅道。

隨即蠻大望著江帆,「嘿嘿,小子,你輸了,快讓出房間來!」蠻大得意道。

江帆望著蠻大,「呵呵,你高興太早了吧!」江帆笑道。

江帆話音剛落,只見納甲土屍從牆裡面掙扎出來,「我靠,你小子這撞擊好厲害啊!差點就被你撞死了呢!不過老子防禦強悍,沒事了!」納甲土屍笑呵呵地走了過來。

蠻大頓時目瞪口呆,「你,你怎麼沒事啊?」蠻大吃驚道。

「嘿嘿,老子當然沒事!就你那幾下想把我傻蛋打趴下,還差得遠呢!現在該我打你三拳了!你可要做好準備哦!如果你害怕,那就是服輸吧!」納甲土屍望著蠻大笑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