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這一記尾抽如果放在沙場是名副其實的橫掃千軍,在轟隆隆大響聲中,亂石激射,沙塵蔽天,巨蛇這記‘橫掃千軍’在山上留下一條巨大的痕跡。

Post by zhuangyuan

煙塵漸漸散,男子已立於火山之巔,身上散發着強大的氣勢。

一旁的樑翔暗自心驚,原來修法期是這麼恐怖,連傳說中的神獸都能夠戰鬥!


巨蛇再次直立而起,吐着硃紅色的信子,猙獰的巨口向男子吞咬而去。

男子不避不閃,一往無前,舞出神祕詭異的詭異動作,打出了一大片白色光芒出現在拳頭前方,白色光芒似有形之物撞上了巨蛇的血口。

“轟”

一聲震天徹底的大響聲響徹,大地狠狠的顫抖了一下。

巨蛇的腦袋倒飛而出,撞的山石四處激射。男子也被那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從火山口的一側撞飛到了另一側,狼狽的跌倒在地。

樑翔心中暗暗驚歎:幸虧當初自己撞見他的時候,他似乎正是重傷,不然肯定早已經死去了。

男子和巨蛇又纏鬥在了一起,男子依仗快如閃電般的速度和超絕的功力專攻巨蛇眼睛這點弱處!

而那巨蛇則憑藉身體的優勢對男子橫掃蠻撞,一人一蛇在火山上跳躍翻騰,巨大的石塊不斷的從山上向下滾落。

最奇異的一點是,這巨蛇竟然從未從那石洞裏完全鑽出,一直都是被動的攻擊。

巨蛇的破壞力比那男子更大,它每噴吐一次烈焰,巨石就會被生生融化,甚至被蒸化爲氣體,,每一記‘橫掃千軍’都會讓附近的一片大山變成廢墟。

不到盞茶時間,除了火山之外,其餘的一切都變成了一片廢墟。

不知道因爲什麼,那巨蛇始終保護着身邊的火山,而且也不肯出來,像是在顧忌着些什麼。

男子高高躍起,打一道神光閃過,巨蛇那堅如精鋼的鱗甲被四處紛飛,天空中血雨飄灑。巨蛇瘋狂怒吼,整個蛇軀瘋狂扭動,巨大的尾巴橫抽豎劈,大地都爲之震動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巨蛇停了下來,直立在空中的蛇身開始發出淡淡的金光,巨蛇身上發生了驚人的變化,蛇身上的紅色鱗甲化成了金鱗,腹部出現四個突起,頭部長出了一對金光閃閃的鹿角。

一聲龍吟自巨蛇口中發出,聲震九天。一股強大的龍氣自巨蛇身上發出,方圓百里的動物全都匍匐在地

“啊哈哈哈……果然是龍……果然有機會化爲龍……可惜,你的道果要被我吞噬而盡的!”那男子興奮的狂吼了起來。

這時巨蛇身上的金鱗開始脫落,無鱗之處血肉模糊,巨蛇發出一聲悲壯的龍嘯,從口中吐出一顆金光閃爍的內丹。

內丹在空中突然爆碎,化作點點金雨消失在空中,化龍失敗的巨蛇化作一道金光向火山衝去,眨眼之間沒入了火山口內。

一股氤氳仙氣閃爍,中年男子興奮的往山谷衝去。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巨大的聲響響徹,而後一股霸絕天地的強大力量陡然爆發,原本興奮不已的那個男子現在確實臉色大變。

“我想殺死你,只不過是輕而易舉的,不過爲了化龍成功,我忍了!現在失敗了,我要你付出代價……”

只見一個巨大的蛇形虛影自天空中浮現,一股強大的氣勢陡然爆發。

轟……

一道巨大的閃電自那巨蛇的嘴裏吐出,這閃電猶如天雷一樣,狠狠的呼嘯而下,狠狠的闢在這男子的身上。

“啊……”

這男子痛苦的狂吼一聲,剎那間身軀一片血肉模糊。

他震驚的看了一眼那虛影,竟然丟下樑翔,掉頭就跑。

但是他怎麼也想不到,他剛剛逃跑了幾步路,那巨蛇嘴裏卻又吐出一道強大的力量,狠狠的轟擊在這個男子的身上。

轟……

這男子身軀玩卻碎裂,完全靠實力拖住了最後那一口氣,奄奄一息。

就在這個時候,樑翔忽然挺身而出,怒吼道;“蛇大哥,請停手!”

地上奄奄一息的這個男子一愣,隨即那已經焦黑的眼睛瞪得滾圓,想不到這科多獸也是一隻神獸……

那巨大的蛇虛影聲音轟隆,說道;“我以爲我是這島內唯一超脫魔獸,成爲神獸!想不到你這個小傢伙才幼獸就成爲神獸,以後肯定比我強大!

說吧,你想幹什麼?如果你要叫我繞過這傢伙,那是不可能的,因爲我馬上就要死了……我臨死前要爲自己報仇!”

樑翔點了點頭,說道;“蛇大哥,當初他追殺我,害我差點死去,又把我父母給殺了,只剩我一個人漂泊在外,求求你讓我親手把他殺了!”

“嗯?”那虛影一愣,隨即哈哈大笑,聲音轟隆;“好!既然你要殺,你就殺吧!反正只要這傢伙死了,我就滿足了……”

樑翔點了點頭,轉過身來,大嘴露出了一排排尖銳的牙齒;“當初你追殺我很爽是嗎?現在你該付出代價了!”

地上奄奄一息的男子迷惑的暗道;“我什麼時候追殺過一隻魔獸了?”

隨即他忽然像是想起了什麼,急忙說道;“你……你是……”

樑翔還不待他說完,尾巴狠狠的一抽,把面前的這個男子給抽成了兩截,而後又費力吐出了一團碗口大的火焰,給已經死亡了的男子更是加了一把火。

火焰觸及那個男子身上的衣服,立即就引起了火勢,沒有多久整個人就被燒成了焦炭。

“小傢伙,我送你一場大造化,但也擁有無數危險,危險與造化,得看你自己了!”聲音轟隆滾滾猶如天音,自四面八方擴散而來。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龍吟響徹天地,天地狠狠的震動了一下。

依然我心深處

進入岩漿,眼前一片通紅,但是樑翔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熱能。

就在這個時候,腦海裏忽然響徹了一句極具威嚴的話;“此火山被我煉化多年,裏面暗藏着我攢積千萬年來的無數真元,並且在我成龍的那一刻,化爲了龍元!

並且,我把我的凝聚出的龍珠交給你,也許你會變成一種新奇的物種,龍與科多獸的結合!

但是是九死一生的結果,希望你能夠成功!”

他話音剛落,四周的岩漿忽然沸騰了起來,萬丈金光陡然爆發,照亮了世界。

樑翔的腦海深處,忽然傳來一個簡直快要撕裂神經一般的疼痛。

轟隆……

火山狠狠的震動了一下,而後冒出滾滾煙霧,沖霄而起,遮蔽住了整片高天。

大地狠狠的顫動,火山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小島內的一切生靈都感覺到了一股極爲恐怖的氣息,陡然在爆發。

“火山爆發了?

火山噴發?

天啊……什麼情況?”

轟……

一股極爲詭異的事情出現了,那火山內爆發出一股璀璨的明光,而後那岩漿竟然沖霄而起,衝上了蒼穹。

一股極爲詭異的熱能覆蓋大地,大地的溫度急劇上升,竟然變得猶如一個烈日下午一般。

而且,讓人們幾乎驚掉了眼睛的事件就是,那熔漿呈柱形衝上高天,但是並沒有擴散,也沒有落下。

這是一個極爲詭異的事件,讓大地上的所有人都百思不得其解。

而有一些人則是神神叨叨的暗道,難道傳說中的預言要開始了嗎?萬年來走出這片天地的大門將要打開了嗎?

當所有人隱約知道消息了之後,都極爲沸騰了起來,彷彿一道能量風暴,在大地上擴散,蔓延開來。

但是人們並不知道,造成這一切的原主人,卻在那空中的園柱中間靜靜的盤坐着。

一股神祕的力量不斷的在樑翔的身體內,不斷吸收,轉化,吸收轉化,吸收轉化……

樑翔並沒有發現,他身體內的一股股黑色的魔氣,現在卻漸漸變成了金黑相間的烏金色。

他的身體的氣勢漸漸壯大,但是道一個至高的頂點之後,他的氣勢又開始弱小,直到最後聲明氣息簡直快要湮滅。

但是就在湮滅的一瞬間,他的生命氣息又開始壯大,周而復始,一直循環不斷。

樑翔原本那三米左右長的科多獸身軀,現在竟然漸漸變形,往着一個神話中才出現的生物變化。

(額……大大們,訂閱把,訂閱免費的!我以後會努力讓自己有質量的,我不會少更了,不會那個了……我愛你) 不知道過了多久,樑翔才轉化完全。

那噴發出的岩漿內,一具長達十幾米,有着四肢泛着金光的五爪,更值得一提的事,那龐大的腦袋上,卻是詭異的有三隻角。

一條長長的尾巴微微彎曲着,上面鱗甲金光璀璨,蘊含着強大的力量。

一對巨眼緊緊閉着,但是那眼皮卻微微顫動着,像是在忍受着什麼極大的痛楚。

就在這個時候,那巨大的身軀忽然一震,一股強大的力量自其透發而出,而後那沖霄的岩漿柱,竟然以眼見的速度下,急速縮小。


直到最後,空中再無一點岩漿。

那龐大的身軀裸露在了空氣中,島上的所有人都震驚的看着那處火山,心中都震撼無比,愕然無比的失聲道;“龍?”

就在這一瞬間,島內的各種大人物都立即下令,排除大量人羣往那火山趕去。


但是,就在剛剛下令的剎那,火山忽然一震,而後在無數人的目光下,竟然陡然消失,而那龐大的神龍,竟然突然化爲一道白光,消失了。

……

“真源期嗎?”樑翔看着自己的手臂,忍不住露出了一絲微笑。

並且,他還有一道隱藏的殺招!那就是變身……

以前實力太弱小,不敢在外面溜達,現在有了那個變身,自己就由媲美修法期的人物,在這世界上,絕對一算得上一號人物了。

不過,看樣子這身份不能暴露,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如果讓那些強大的大人物知道一個小傢伙,竟然是那傳說中的神龍,肯定會趁樑翔還弱小的時候,殺死樑翔,奪取樑翔腦袋裏的龍晶。

甚至控制樑翔,把樑翔煉製成了一個傀儡。

樑翔深深呼吸了幾口氣,而後自屠戮之戒裏拿出一套衣服,快速換上了之後,樑翔才慢慢的往城內走去。

在行走了一天,樑翔終於到達了城池裏。

由於樑翔的裝扮與這裏的人們都非常不同!這裏的人們幾乎都是用獸皮來做衣服,那些布料的,只有遠古時期流傳下來的人們隱隱約約掌握了製作方法,並且還是粗略的,像樑翔這樣絲綢的……

一看就是遠古流傳下來的衣服。

也正是這樣,表現了樑翔的身份。

要麼樑翔擁有逆天的機遇,找到了一個遠古強者的墓穴!

或者樑翔就是什麼強大的大家族。

不過人們相對偏向於後者。一個獲得逆天寶貝的,如果不是傻子都不會出來招搖,更不會像樑翔那種輕鬆自如。

樑翔吸引了街上所有人的注意力,同時樑翔也得到了那個被自己親手殺死的男子身上的財產,還算富裕,聽說這裏的什麼拍賣會將要開啓了,樑翔想要拍賣一點靈藥來增加實力。

這村子人流耶是不錯的,裏面有很多隊伍,一起組隊出去獵殺魔獸。

而在這村子門口,已有不少的人員在吆喝着,招呼這一些想要進山的單獨人員。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