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這一消息立刻讓整個大陸都沸騰起來,天下人紛紛涌向了尊武堡,朝見新任的天尊。

Post by zhuangyuan

現在一切都百廢待興,蕭然無心顧及自身,一心要重建人類社會,將御道八門召集起來,命令他們將家族中保留下來學識全部記錄成冊,上繳副本給尊武堡。

緊接着,蕭然立刻召來了阮裴,也不管他是否退休,也不管他已是百歲老人,只知道他還精神着的,立刻讓他根據典籍,着手發展印刷技術。


然後打開天英御道殿,將裏面的學識全部印刷成冊,大肆印刷,在大陸廣泛傳播。

撫苑之都的阮凌風與蕭然關係不一般,又是當年保存了精神文明的世家。

在阮明月的帶領下,一時間,撫苑之都的酒樓妓院,全部拆除,開辦起了學堂私塾,專門負責將封存的各種學識用作傳播教育。

由此,立刻引起了御道八門的極力反對。

蕭然也懶得與他們這些世家多說,他們根深蒂固的思想是不能靠說來解決的。凡是不服者,統統以武力鎮壓。

而“武力”則是先祖留下的五百個複製體,由於與蕭然血脈相通,自然收歸了他們的統治權。這五百個複製體,每個人的修爲都在耀武品級巔峯,

如此一來,世襲了五百年的御道八門,不出一個月的時間,就統統瓦解,所有的能工巧匠全部被分散到了民間,不再呈現壟斷,而是以市場爲基準,出現了前所未有的良性競爭,一切都開始飛速發展。

全大陸都嗅到了這個新上任的天尊翻天覆地改革背後的意思,稍有驚醒的人,都趁着這個百廢待興的時期,開始將手中的資源集中,大肆投入資金,開辦屬於自己的行當。

半年的時間,整個大陸都處在沸騰得快要蒸發的迅猛建設期。

蕭然雖然大刀闊斧地改革,自身也是悟性極高,但他畢竟是一人,就是徹夜不睡覺也難以兼顧全大陸所有的東西。


得知梵閱並未死去,而是當日被阮明月囚禁到現在,立刻放了他出來,卻是身體大不如前,再也不能勝任丞相之職。

但值得慶幸的是,雲芸在他的指導下,雖然也才十八歲,儼然已具備了丞相的才能。

從來深切感受到被世家壓迫人才的蕭然,此刻成爲了新天尊,自然推行唯纔是舉政策,絕不以身份論高低,毅然讓一個十八歲的小女孩成爲了天下的右丞相,暫設梵閱爲左丞相。

雲芸果然得了梵閱的真傳,第一天上任就將前來朝見的新御道八門的掌門人來了一個下馬威,都乖乖地承認了這個十八歲的女孩爲當今的新任丞相

至於當中用了什麼計策,衆人至今都只是猜測,成爲了茶餘飯後的美談。

一年的時間,蕭然就像一個機器,不斷來往於世界各地,尤其是他作爲天尊,又具備了遠超人類的智慧,要學習全天下的所有學識,從而讓自己的智慧能將這些學識歸納、創新,從而傳播給人類。

阮明月不明白蕭然爲什麼會這樣,自從他回來以後,再也不是以前的那個人了,自己時常伴在他身邊,竟然也難得與他說上一回話。

更讓她難以理解的是,這一年來,他竟然從未問過靈兒,難道他已將未婚妻忘記了。

直到有一天,蕭然打坐消除了一天的疲倦,將阮明月召到了自己的寢宮。

蕭然似乎許久沒有見過阮明月那處變不驚的淡然神色了,此時他已是天尊,還是如同當年那樣的少年,饒有興趣地呆望着阮明月款款而來。

“現在一切都走上了正軌,我也該休息了。”他看得一陣,見阮明月臉上有了紅暈,也知道一切都不復當年了,阮明月再也不那麼淡雅超脫了。

阮明月與他關係不菲,算是亦師亦友,更是心屬於他,徑自坐在了他身旁,疼惜地握住了他的手,道:“你是該休息了,一年來你就沒有片刻的休息時間。”

蕭然知道她沒明白自己的意思,也是握住了她的手,感受着她手中的溫暖,柔聲道:“我說的休息,不是指暫時的,而是永遠的。”

“什麼意思?”阮明月睜大了眼睛,問道。

“我打算辭去天尊,迴歸田園。”蕭然放開了她,將她端坐在天尊的金椅上,然後在她詫異的眼光中,跪拜了下去,正色道:“天尊在上,草民蕭然拜謝天尊。”

“你……”阮明月聰慧過人,到此刻已然知道他是想退位讓賢,並且是讓自己接任天尊之位,驚異得說不出話來。


蕭然自顧自地道:“你曾告訴我,常有事於人,而人莫能先,先事而至,此最難爲。天下之事,豈是一個人就能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

他說這話的時候,心中卻苦笑,不由得想起了先祖們竟然妄圖以個人來改造世界,真是癡人說夢。

他這一年來,將生命與靈魂都融入了發展當中,越是深入越是清楚地感受到,人類的發展根本就是一個不可測的變量,沒有一個人能將其握在手中。

在他勵精圖治之下,雖然並未有所成就,但卻已經打開了一個新的開端,剩下的一切就要看全人類的努力了,並不是自己所能左右的。

對於天尊這個位置,蕭然絲毫提不起興趣來。更是覺得自己這二十年來,從未體驗過真正的人生,是該回歸田園,陪伴心愛的人白頭到老的時候了。

阮明月不似蕭然,她一心想發展人類社會,本以爲能與他一同並肩攜手,卻見他急流勇退,本想勸阻他,卻根本不待她開口,就已消失了身影。

偌大的寢宮中,只剩下阮明月黯然神傷,喃喃地道:“你怎麼能這樣……”

蕭然騰空而去,落在了極遠的一處農家院中,於是大喊道:“靈兒,我回來了。”

房門忽然開了,一個身穿了農家衣飾的美貌婦人,懷中抱了一個嬰孩,欣喜地迎了上來。

“哈哈,浮生,想爸爸沒有?”

蕭然將靈兒懷中的嬰孩溫柔地抱在了懷中,親了又親,也不顧那嬰兒不住用手拍打着頗有些陌生的男子。

靈兒自從蕭然離開,就懷了他的兒子,這一年期間,便被阮凌風安排,躲在了農家之中,直到蕭然成爲了天尊,天下皆知,才通知了蕭然。


而蕭然沒有多餘的時間來照顧靈兒,只告訴她,一年後定然回來與她陪伴終老。

此刻兩人相見,自然有許多話兒要說,蕭然更是知道自己當了父親,歡喜莫名,一手抱了兒子,一手摟了靈兒,左親一下右親一下。

靈兒則俏臉緋紅,輕輕掙脫了他,道:“你都已經當父親了,怎麼還不知收斂,這大白天的……”

蕭然嘻嘻笑道:“怕什麼,你是我老婆,又沒有旁人,難道還不能親熱嗎?”

靈兒似有深意地笑了笑,道:“誰說沒旁人了。”

蕭然先是一愣,就見到虛掩的房門再次被打開,從裏面走出了一個早已忘卻,卻熟悉無比的倩影。

“霜兒……怎麼……你,你還活着,怎麼會……”

蕭然此刻已經手足無措,心頭翻江倒海,不知眼前的人到底是真是假。

南宮凝霜眼中浸滿了淚水,撲進了蕭然懷中。

到了這個時候,蕭然才感受到懷中人是的的確確,真真實實存在的。也顧不得許多了,立刻將她緊緊摟住,再也不願意放開。

原來,死去的南宮凝霜根本不是本人,而是薛志清拜託了薛佩兒用她的領域絕學僞裝出來的,目的就是爲了在天英武道大會上霍亂蕭然的心智。

而僞裝的人薛志清並不知道她是誰,只是覺得她欣然願意接受這樣的任務,她名字叫秦樂……

靈兒在旁看着,並未覺得哪裏不妥。這幾日兩人一直住在一起。

尤其是靈兒懷了蕭然的兒子,南宮凝霜小姐之尊,反過來對靈兒多有照顧,可見多年的姐妹情誼都得到了進一步的昇華。

待得兩人抱了許久,蕭然再看靈兒,一切都明白了,幸福感油然而生,又把靈兒摟了過來,正待要說一些激動人心的貼心話時。

院中的另外一間房門又開了,阮馨如也從當中走了出來。

蕭然徹底地傻了,呆望一陣,再看看懷中兩人臉上都看戲的表情,輕輕掙脫了他,笑道:“好了,該你們倆說說話了。”

南宮凝霜與靈兒也不去理他,徑自牽了手離開,留下了蕭然與阮馨如望着對方不知所措。

“你……”

“我……”

此時的阮馨如也一改往日潑辣的形象,溫柔得快要滴出水來,就好像現在的阮明月一樣,讓人只是看了就像將她摟在懷中。


兩人都不知道說什麼的好,似乎之間的關係變得很微妙了,到底是朋友還是更好的朋友,又或者是親密的朋友……

南宮凝霜在一旁看得着急,偷偷走到阮馨如身後,將她推了一把,一個趔趄,就站到了蕭然跟前。

“這兩人倒好,以前不是經常打鬧嗎,許久不見了,反而生分了。”靈兒抱着懷中的兒子道。

蕭然沒好氣地瞧了瞧靈兒,正說的時候,阮馨如主動貼了上來,悠悠地道:“我以後不與你吵了,聽你的話,你……你還要我嗎?”

“不行。”蕭然毅然地道。

阮馨如臉色一下白了,身子微微發抖。

蕭然一把將她摟了過來,輕捏了一下她的鼻尖,道:“要是你都不與我吵了,豈不是很無趣?”

在摟着阮馨如的那一刻,與此同時,蕭然清晰的感受到了她身上熟悉的味道,分明不是阮馨如的。

再看一旁的兩個女子,都似笑非笑地看向了院子的另一頭,與懷中女子容貌一模一樣的倩影,款款而來。

“好了,猜猜你懷中的是姐姐還是妹妹,嘻嘻……” 遠遠望着大海,彷彿一塊藍寶石,無邊無際。近處看大海,大海卻不像剛纔那種深藍色,是一種灰褐色中夾着一點白白的,實在說不出是什麼顏色。

一陣風狂嘯而來,大海捲起浪花,這浪花是雪白雪白的。

大海真是變幻莫測,一會兒是藍色,一會兒是灰白色,一會兒又變成了白色。

迎着海風的吹拂,張三風感覺自己滿滿的都是幸福,爲了籌備這次海邊的求婚,張三風幾近花掉了自己所有的積蓄。

當他興高彩烈地想要將這個消息告訴李柔的時候,剛到一外房外的時候便有聲音從面前的房子裏飄出來。

“第一次?”

“嗯”

“以後就好了,劈開腿”

“輕點,疼……”

“那我輕點……?”

“別……還疼”

“我都沒動……”

從開始的輕喘嬌吟提升至人嚎獸吼,聲音跌宕起伏。

“這娘姑真厲害呀!”張三風聽着女子的嬌吟有些豔羨的小聲嘀咕着,“不過肯定比不上我的李柔美麗。”

“李柔,你說張三風那小子是不是傻,放着這麼好的女人不上,你說他是不是性無能呀!”男生氣喘着說道。

“肯定的!”

李柔不會的,肯定只是重名罷,可張三風也是重名麼。

於是張三風做了一個決定,要一探究竟,雖然可能會被痛揍一頓,不也能讓自己心安不是。

張三風深深吸了一口氣,用肩膀用力的撞去。

門開了,張三風卻如同雷擊一般呆站在那裏。

李柔?那個曾經跟自己山誓海盟的女友,那個溫文而雅的女子,竟然揹着自己劈腿了,多麼諷刺,自己還一直努力賺錢準備給對方買“蘋果八”呢

看看時間已經深夜十二點了。腦袋昏沉的,現在深一腳淺一腳的往自己租住在城區邊上的小窩走去。

張三風是個孤兒,好在他也不笨,在希望工程的救濟下,讀到大學。

這一年是他剛離開學校的日子。離別了昔日的老師同學,踏出了校門。他曾想也許,以後很長時間都不會再回到那裏。

畢業了,也就學習生涯宣告結束。以前按部就班的學習考試,然後上小學,初中,高中,大學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沒有了按部就班的安排,未來的生活會是怎樣,誰都說不清楚。

不過他卻喜歡上了比他低一級的她李柔。而她也成了他的女朋友。

張三風飛奔着朝海邊跑去。

“啊……”張三風一邊跑一邊嘶吼着。話語剛落,他眼前一個黑影帶着一聲呼嘯奔襲而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