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軒轅劍魔淡淡的解釋道:“跟楚山不同,這易水川各大鬼城都是正大光明通過實力來爭取的,現任虞水城城主是孟家,但是孟家衰敗,所以這趙家很有可能登上虞水城城主的位置。”

Post by zhuangyuan

華炎釋然:“看來這趙家勢力倒是不小。”

“我們可以出手相助。”軒轅劍魔傳音道,“趙家跟黑水氏都是下一任城主的候選人,而這黑水氏,就是東方劍傲的老巢!” “東方劍傲跟黑水氏有關聯?”華炎吃驚道,這黑水氏他可不陌生,洪都鬼城軒轅昊的曾孫軒轅少府的前世就是黑水氏的子弟,還曾在仙府內擊殺軒轅劍魔,可惜失敗身死。

軒轅劍魔點頭道:“東方劍傲本是一個孤兒,後來被黑水氏收養,經過多年的努力才登上鬼域第一劍仙的位置。”


“倒是挺勵志。”華炎笑道,“不過這黑水氏跟你軒轅氏聽說有很大的仇怨,你這次幫趙家,不會還有這樣的一層深含意吧?”

“自然有。”軒轅劍魔很是灑脫的承認,“黑水氏和我軒轅氏自古以來就是勢同水火,這次幫助趙家對抗黑水氏也算是爲了我家族考慮。”

華炎嘿嘿一笑:“既然事已至此,看來不幫也不行了。”

見華炎和軒轅劍魔“眉來眼去”的,那黑臉壯漢也是看出來這兩人在傳音交流,只聽黑臉壯漢喝道:“你們兩個,究竟是要與我們爲敵,還是就此離開?”

“當然英雄救美了!”華炎一笑,而後猛地踹出一腳,直接將那黑臉壯漢給踢飛出去百餘丈。

見到這一幕,對面所有人都懵了,他們老大可是極道境後期的高手,就這麼一腳就給廢了?這也太誇張了!

不過這黑臉壯漢還是有幾個死忠,見老大被打,這幾人當場就是衝了出來。

沒等華炎出手,軒轅劍魔就是一步邁了出來。相比較華炎的直接,軒轅劍魔更加狠辣,一劍出,血光現,那幾人當場被削掉了腦袋,身死當場。

這一下再也沒有人膽敢反抗,一瞬間所有人都是竄了,整個劍林很快就是清靜下來,像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華炎一揮手,將身後那困龍鎖天陣的陣基給摧毀,迷霧終於散去,劍林再次恢復原樣。

“多謝兩位壯士。”商隊裏那渾身染血的漢子恭敬道,“這次兩位救了我趙家,我趙家定當……”

說到這,漢子不由得停下來,因爲他畢竟還算不上趙家的核心人物,現在空口無憑,也不敢隨意的許諾給華炎二人什麼。

不過這個時候那趙小姐卻是走了過來,盈盈一笑:“多謝兩位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謝。不知二位可有時間,跟我去虞水城一趟?”

趙小姐很明顯是想拉上華炎二人,不管是報恩也好,讓華炎二人繼續保護也好,總歸一起上路總是好的。

華炎也沒有拒絕的道理,當即點頭,於是乎商隊又開始起程了,除了死了幾個僱傭兵還有幾個僕從意外,商隊並沒有太大的損失。

“趙家難道還有商隊嗎?”華炎坐在車上,忍不住的問道。一旁軒轅劍魔卻是正襟危坐,閉着眼睛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那趙家小姐微笑道:“不,這只是掩人耳目而已。”

華炎點頭:“也就是說你們實際上在押運着什麼寶貝,不知道可否一看?”

“這個……”趙小姐猶豫了起來,好不容易護到了現在,總不成臨了再被搶走吧?

不過看到華炎那真誠的表情,趙小姐終於是點點頭。若不是華炎出手相助,只怕這寶貝早就守不住了,如今華炎想看,給他看看又何妨,即便被搶了,也就當了了這人情。

趙小姐從貼身的包裹中拿出了一盞燈,這燈朦朦發光,散發着一股隱晦的力量,像是在敘說着什麼一樣,但是仔細查看,卻又沒有任何感應。

將這盞燈拿在手心,華炎仔仔細細的觀摩起來,一旁的軒轅劍魔似乎是也感應到了什麼,忍不住睜開眼睛看向這盞燈,半天都沒有說話。

“怎麼了,看出來什麼了?”華炎問道。

軒轅劍魔皺起眉頭,道:“我在師傅那裏曾經見過跟這類似的東西,不過那東西像是沒有這珍貴,我師傅那裏的應該是仿品。”

“仿品?”華炎微微一怔,以輪迴之主的地位,哪能使用什麼仿品。

華炎看向趙小姐,忍不住問道:“請問這是什麼東西,讓你們死死守護的就是這盞燈?”

“是!”趙小姐點頭道,“這燈是我們家傳之寶。”

“哦?有意思。”華炎微微一笑,而後追問道,“敢問這東西有何用途?”

軒轅劍魔也是湊過來細聽,顯然他也是很關心這東西,他曾經問過輪迴之主,但是輪迴之主並沒有告訴他在自己那裏的那兩盞燈有什麼作用。

趙小姐顯得有些尷尬,明顯是不想告訴二人,但最後猶豫了一下,還是鄭重道:“這關乎我趙家的機密,所以請二位不要泄露出去,可以嗎?”

華炎和軒轅劍魔同時點頭:“可以。”

“實際上,這是鴻蒙至寶!”趙小姐壓低聲音嚴肅的說道。

“鴻蒙至寶?”華炎和軒轅劍魔吃驚道,天下間的鴻蒙至寶都是有數的,所謂鴻蒙至寶,就是誕生於鴻蒙混沌中的法寶,也可以稱之爲先天靈寶,可若是至寶,那就是先天靈寶中的極品法寶了。

像之前華炎在洪都鬼城見過的那鴻蒙寶鏡,就是誕生於鴻蒙混沌中的法器,雖然只是下品,但也足以讓所有修士發狂了。


鴻蒙法器啊,那可是比仙器還要強大的異寶。

趙小姐忙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這東西在我趙家都是機密,知道的人不過五指之數。”

“奇怪啊奇怪。”華炎忍不住道,“這麼珍貴的東西怎麼會讓你一個小丫頭帶出來,難道趙家無人了嗎?”

“實際上這次運送這鴻蒙至寶的消息已經泄露了,如果我們不將它帶回趙家祖地,只怕會被人搶奪,所以必須儘快送回虞水城趙家祖地,讓那些老祖守護。”趙小姐解釋道,“爲了以防萬一,所以我們兵分五路,本以爲可以躲過去,但還是被他們劫住了。”


華炎點點頭,不再多說,而是將那盞燈還給了趙小姐。

軒轅劍魔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雖說師傅那裏的兩盞燈不及趙家的鴻蒙至寶,但也相差不多,肯定是位列鴻蒙法寶之中。

“好傢伙!”華炎心中涌起一團巨浪,不是因爲趙小姐拿出來了一件鴻蒙至寶,而是他從那盞燈中感受到了紫金燈的氣息,同脈之源!

之前華炎在九州的時候曾從焚音谷手中搶奪了一盞紫金燈。那紫金燈無比強大,幫了華炎不少忙,但是華炎一直看不透那紫金燈的奧祕,直到現在才確認,紫金燈也是鴻蒙法寶!

“賺大發了!”華炎忍不住道,萬沒有想到自己居然還能得到一件鴻蒙至寶,這可是逆天的造化,難怪之前在那黑暗空間中連混沌魔尊都說自己有大造化。

“真是的,早知道我身上有寶貝,也不告訴我!”華炎忍不住道,以混沌魔尊的眼力, 總裁前妻不下堂

看到華炎一臉幸福的模樣,趙小姐不由得皺了皺眉頭,雖然華炎沒有搶奪她趙家的寶貝,怎麼看華炎那表情,就像是已經得到了這鴻蒙至寶一樣呢?

幾個時辰以後,商隊終於是到達了虞水城。

相比較洪都鬼城的浩大,虞水城的風景更好,依山傍水,一條河流橫穿虞水城,而這虞水城之名就是取自這條虞水。

“終於到了。”趙小姐忍不住長舒一口氣,“抱歉,還沒有自我介紹呢,我叫趙瑩。”

“華炎。”

“軒轅劍魔。”

華炎一呆,側頭看了軒轅劍魔一眼,這傢伙還是第一次自報家門,難道喜歡上趙瑩這丫頭了?

“馬上就要進城了,兩位請下車吧。”趙瑩心情很好,帶頭走向了虞水鬼城城門。 虞水橫穿虞水城,而虞水在城內的支脈也較多,所以整個虞水城的交通還是以水路比較便利。

虞水城大概佔地有兩萬平方公里,浩大無邊,而且城內各勢力分雄割據,像趙家這樣一個勢力就足以跟洪都鬼城的風池氏相抗衡了,而在虞水城,像趙家這樣的勢力足有十個之多。

之前虞水城的城主是孟氏,這孟氏在整個鬼域都算是一個龐大的氏族,而這虞水城孟家只是孟氏的一個分支罷了,即便如此,虞水城孟家也是佔據了虞水城城主之位足有百萬年。


說到這孟氏宗族,那可不是一股小勢力,除了這孟氏的底蘊讓華炎震驚外,孟氏一族還有一個無人不知的人物——孟婆!

當軒轅劍魔提出這孟婆的時候,華炎着實嚇了一跳,沒想到鬼域也有孟婆,如此看來,當年天帝不僅僅是借鑑了鬼域的輪迴之法,甚至還將許多人物都照搬到了地球一脈的地府中。

僅憑一個孟婆,華炎也完全可以想象出在虞水城孟家一脈有多麼強大的後臺坐鎮。

雖說現在虞水城孟家有些勢弱,但也不是其他勢力可以對抗的,只是有了可以爭奪城主之位的可能了而已。

像趙瑩所在的趙家,以及和軒轅氏有仇的黑水氏,都是下一任城主的有力爭奪者。

根據軒轅劍魔所說,這虞水城,乃至整個易水川的所有大型城池的城主爭奪都是要經過層層選拔才行的,這選拔考驗的就是家世、背景、資歷以及人才等等各個方面,哪怕有一點不夠,都會在最後的積分考覈上失敗。

其中最有意思也是最有可能決定城主之位的考覈是家族內部年輕一代的實力。

由於每一任城主的在位週期爲一萬年,所以城主一脈的後輩必須要有足夠的表現纔可以,若是這個家族只有幾個人,或者一代人比較出色,那麼也是不夠資格成爲城主的。

而這項考覈說簡單點,就是進行比試,勝者爲王,從各個家族中決出一二三名來,按照排名計算積分,而後再跟家族其他各項的考覈進行相加,得分最高的家族族長就可以成爲新一任城主。

“不錯,我喜歡。”華炎笑道,“雖然不是民主的選擇,但是這種方法倒是別出心裁。”

軒轅劍魔沒有發表意見,而是隨着隊伍一起進了城,剛剛通過城門檢查,前面就是有一大隊人馬迎了上來,很明顯是趙家的人來了。

“三爺爺。”趙瑩看到前面領隊的人以後興奮的衝了過去。

對面一名老者跳下馬,沒等趙瑩臨近就是衝她使個眼色,在問那鎮族之寶帶沒帶來。

趙瑩微微點頭,示意東西還在。

這下那老者才露出笑顏,道:“很好,瑩兒,辛苦了。”

“三爺爺,我們路上遭到了劫殺,幸好有這兩位出手相救才躲過一劫。”趙瑩忙介紹道,她也看得出來華炎跟軒轅劍魔都不是等閒之輩,居然能在鴻蒙至寶的吸引下還保持本色,肯定不是宵小之輩。

老者瞥了華炎和軒轅劍魔一眼,聽聞趙瑩他們半路上差點被人劫走家族寶貝,他心中也是不由得一顫,好在東西已經運到。

“多謝兩位出手相助瑩兒,兩位一路辛苦,隨我一起去趙家如何?”老者盛情道。

華炎和軒轅劍魔也不客氣,當即點點頭。車隊自有人打理,老者爲華炎和軒轅劍魔準備了快馬,一行人當即朝着城內趙家奔去。

小半個時辰以後,衆人才趕到了內城的趙家,趙家的莊園也着實不小,絕對要比洪都鬼城的風池府要大。

那被趙瑩稱爲三爺爺的老者名爲趙啓深,人稱趙老三,是趙家數一數二的人物,不僅僅因爲他本人實力高深,還有就是本身雷厲風行,敢作敢爲,身爲家族執法長老,更是讓家族所有人都畏懼。

給華炎和軒轅劍魔首先安排了一下住處,而後趙老三就是帶着趙瑩離開了。

趙瑩身上揣着家族重寶,自然得好好安排一下,順便查一下那劫道的都是什麼人。雖說肯定是這次虞水城城主的爭奪者派去的,但至少得查清楚到底是哪方勢力。

大約過了小半天以後,終於是有一個侍女來到了華炎和軒轅劍魔的房間,邀請他們二人去正堂大廳,說是趙家族長已經在等他們了。

而後華炎和軒轅劍魔跟隨侍女來到了大廳,果見這裏早就坐滿了人。

“兩位請坐。”正首坐着一名中年男子,據軒轅劍魔之前給華炎介紹,此人正是現在趙家族長,趙新成,也就是趙瑩的伯父。

“這次多謝兩位壯士出手相助,只怕我這侄女可就危險了。”趙新成笑道。

華炎笑道:“路見不平拔刀相助,舉手之勞何足掛齒。”

“呵呵,不知兩位來自何處?”趙新成笑問道,“聽瑩兒說兩位本就是要來虞水城,也不知道有沒有什麼能幫得上忙的,若是有所需要,儘管開口,只要我趙家能辦到的,自當盡力。”

軒轅劍魔搶先說道:“我叫軒轅劍魔,想來趙小姐應該把我的名字告訴趙族長了吧?”

一旁的華炎卻是一愣,這軒轅劍魔該不會是要求親了吧,怎麼這麼積極起來了?

趙新成並沒有介意,而是點頭道:“不錯,瑩兒確實說過了,只是不知道,軒轅小兄弟,跟楚山軒轅氏,有何關係?”

趙啓深趙老三緊跟着接了一句:“聽說楚山軒轅氏近年來出現了一個劍道天才,也叫軒轅劍魔,不知道,這位可是……”

軒轅劍魔道:“天才不敢當,正是在下。”

“原來如此。”趙新成微微一笑,“那麼我就明白了,你可知道我趙家跟軒轅氏也有所往來?”

“不太清楚,但是還是知道的。”軒轅劍魔道。

華炎摸摸鼻子,好嘛,合着這軒轅氏跟趙家有來往,難怪軒轅劍魔要通過趙家來打擊黑水氏,同時來對付那東方劍傲。

“這位兄弟是……”趙新成繼而看向華炎。

“他是我師傅的朋友,也是我的朋友。”軒轅劍魔回答道。

華炎當場僵住了,若是軒轅劍魔說自己是他的朋友倒也無事,但是怎麼他在這句話前面又加上了“我師傅的朋友”?

殊不知在來易水川之前,輪迴之主曾經專門將軒轅劍魔拉走指點了一番,而後軒轅劍魔纔是知道華炎的身份特殊,貴爲天帝之徒,而且年紀上又遠超軒轅劍魔,所以軒轅劍魔纔會把華炎跟輪迴之主扯到一起。

“哦?”此言一出,趙新成以及趙家各長老級人物都驚了,他們雖然位處易水川虞水城,但是對於臨近的楚山還是比較瞭解的,更是知道軒轅劍魔拜師於輪迴之主。誰料這華炎竟可以和輪迴之主以朋友論交,來歷必然不簡單。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