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0 一月 2021

身形自動的恢復到了那人類的摸樣,斗鬼神的意識也是漸漸的有些模糊起來。收回那紫陽神劍。這斗鬼神似乎都沒有力氣抬起頭看那衝來的廣山霸天一眼。感受著那不斷下墜的身體,和那耳邊傳來的呼嘯的風聲,斗鬼神也是憑藉著那最後的一絲意識,傳遞在那黑色城堡之中!

Post by zhuangyuan

「步驚雲前輩,許公子和納蘭星,你們三。。人。。。出來。。。吧!」

此刻。那步驚雲三人在感受到這意識之後,臉上都不由的露出了狂喜之色,他們也是清晰的感受到了那天地元氣的存在、而此刻,一股能量也是直接的感受在他們的身上,彷彿是為他們敞開了一扇通往外界的大門似得。

「陳戰有危險!」

此刻。那步驚雲三人自然是從那斗鬼神的語氣之中,聽出了那斗鬼神的氣息十分的微弱,所以他們的心中,也是不由的著急起來。

「一定要趕上啊!」

納蘭星此刻心中也是充滿了期望,期望著那斗鬼神能夠化險為夷,能夠平平安安!

這道意識傳遞完之後,那斗鬼神也是直接的昏迷了過去,而就在那斗鬼神昏迷的一瞬間,那黑色城堡之上也是光華一閃,隨即那空中也是直接的出現了三道身影,正是那步驚雲三人!

而就在這時,那廣山霸天的攻擊也是已經來到,三道無比凝聚的充滿刺穿一切的恐怖力量的能量刀刃,也是直接的向斗鬼神激射而來,速度極快,轉眼便是已經到達那斗鬼神的不遠處,再要一秒的時間,就會直接的刺穿那斗鬼神的心臟!

「哼!找死!」

一道冷哼之聲突然傳出,那四周的空間都不由的為之一顫。空氣也是直接的震動起來,只見那步驚雲雙眼之中爆射出一道半米長的精光,一指伸出,隨即便直接的點在了那三道能量之上!

沒有爆炸之聲傳出,也沒有傳出那劇烈的能量波動,在那步驚雲點出那一指之後,那三道風之能量,也是瞬間的消散在空氣之中,彷彿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似得!

「陳戰!」

此刻,在那步驚雲抵消了那一擊之後,那納蘭星和那許未寒也是直接的看到了那不斷下墜的斗鬼神的身體,眼眸一顫,這二人也是都不由的向下追去,很快,那斗鬼神下墜的軀體,也是直接的被那許未寒抱在了懷中!身形一動,那許未寒也是直接的飛到那步驚雲的身邊,雙眼也是不善的看著那廣山霸天。那納蘭星此刻也是慌忙的來到那斗鬼神的身邊不遠處,在得知那斗鬼神只是昏迷,並無大礙之後,那納蘭星的臉上的擔憂之色,也是隨即的消退了下去。但是在那眼睛的深處,依然是潛藏著一種莫名的意味!

「不。。。好!是。。。步驚雲!」

「步。。驚。。。雲!步驚雲出現了!」

此刻,那眾人再見到那步驚雲竟然只用一指,就抵消了那廣山霸天強大的一擊,心頭也是不由的魂飛天外!他們最不想看到的事情終於是發生了,傾盡了一族之力,到最後沒想到還是被一個青年破壞。而那步驚雲也是直接的再次出現,但是這一次的出現和之前的一次也是截然不同的,前一次,那步驚雲只是為那廣山狐而來,然而這一次,就是為了他們全族而出現的!

「步驚。。。雲!你果然還是出現了!」

此刻。那廣山霸天在見到那步驚雲傲然的站在那空中的時候,這廣山霸天的臉上也是瞬間的蒼白了下來,那戰意也是直接的消失!而此刻,這廣山霸天的臉上,也滿是那痛恨和後悔之色。他痛恨斗鬼神攪亂了這一切,他後悔,應該早將那斗鬼神擊殺。不過他那時也是根本就不知道,那破壞他計劃的,竟然只是一個超人五階之人罷了!就算是現在。這廣山霸天想起來,還是有些難以相信!


「陳戰,謝謝你!」

此刻,那步驚雲也是沒有先搭理那廣山霸天,而是轉過頭來,看了那斗鬼神一眼,眼中也滿是那感激之色。伸出手掌,那步驚雲直接的將手掌貼在了斗鬼神的胸前。一絲絲強大的能量也是直接的向那斗鬼神的體內灌輸而去,令那斗鬼神原本已經空曠的能量之地也是瞬間的充盈起來。

「沒想到他已經是到達了那超人五階的瓶頸!既然如此。我就祝你一臂之力吧。」此刻,那步驚雲在向那斗鬼神的體內傳輸能量之時,也是自然的感覺到了那斗鬼神就快要突破了,就算是他不相助,最多不過一個月,那斗鬼神也是要突破到那超人六階的境界。不過既然他都出手了。也不在乎多浪費那一點的能量,再說了,如今有了天地元氣的補給,那浪費的能量也是可以在恢復過來的!

片刻的功夫之後,那斗鬼神的體內也是響起了一聲如同雞蛋殼破碎的聲音。而那斗鬼神的境界,也是從那超人五階,達到了那超人六階的境界!而就在此刻,那斗鬼神原本緊閉的雙眼也是直接的睜開,望著那三道緊緊注視著他的目光,這斗鬼神也是有些不好意思。隨即身形一動,也是直接的從那許未寒的懷中掙脫而出。心神一動,那血魂玉也是直接的出現在那斗鬼神的腳下!

「步驚雲前輩,許公子和納蘭星。你們體內的能量恢復了嗎!」此刻,那斗鬼神雖然感覺到自己彷彿在說著廢話,但是還是客套了問了一句。

「托你的福,已經恢復了!」此刻,那許未寒也是哈哈一笑,望著那斗鬼神的眼中,也滿是那善意。這許未寒其實在之前,見到那斗鬼神勇往無前的搭救他們之時,就生出了要和斗鬼神結為兄弟的心情。如今他們也是完全的脫離了危機,那兄弟也是結定了。

而此刻,那納蘭星在見到那斗鬼神的目光掃視過來,納蘭星的心也是隨之猛的一陣跳動,隨即那帶著輕紗的頭顱竟然向下微微的低去,竟然不敢直視那斗鬼神的雙眼。一抹緋紅也是直接的出現在這納蘭星的臉龐之上,但是由於被那輕紗遮蓋,所以眾人也是根本就看不到那令萬物為之自卑的絕世容顏!

那納蘭星的異常舉動,自然是令那斗鬼神心中不解。但是那步驚雲的心中卻是已經隱隱的猜到了什麼,那看向斗鬼神的眼中,也是充滿了一股莫名的笑意。回過頭來,那步驚雲也是直接的向那四周不斷慌亂逃竄的眾人看去,眼中也是不由的閃過一道冷光,這步驚雲知道,現在,是該算賬的時候了!

「哈哈。。。。沒想到我步驚雲今日竟然險些載到你們廣山家族的手中,你們真是好膽!看來我的名聲也是沒有絲毫的影響力啊!如此也好,既然你們這麼的自信,那麼今天,我就讓你們見識見識,七劍真正的實力!」

一道霸道無比,充滿了無盡殺意的聲音,也是直接的響徹整個天空!(未完待續。。) 此刻,在那廣山家族的上空之中,那步驚雲也是終於的恢復了一點能量,雖然這些能量對於那步驚雲來說,還不到那總體的一層,但是對於那整個廣山家族來說,也是足夠了!

「天啊,步驚雲發怒了!」

「我們今天死定了!」

此刻,那正在慌亂逃竄的眾人,聽到那步驚雲充滿了殺意的話語,心頭也是充滿了恐懼之色。他們知道,那七劍之一的步驚雲怒了!

人群此刻,在也是控制不住的慌亂起來,那眾人也是想盡一切的辦法想要逃離而去。臉上都是那恐懼之色,而那剛剛飛到那空中的大長老眾人,也是面色一變。他們也知道,恐怕今日就是那廣山家族的災難之日了!


「都給我安靜下來!」

步驚雲見到那慌亂的人群,和那吵雜的聲音,也是不由的大喝一聲。那空氣也是不由的為之一震,那原本慌亂逃竄的眾人也是感覺到耳中一震轟鳴,那氣血也是不由的翻滾起來。隨即那些人也是全部的停在了原地,沒有敢在一動半分。

不僅是在半空之中,就連那地上的廣漢家族之內,也是都安靜了下來,但是一些哭聲還是止不住的傳遞而出,令這繁榮無比的廣山家族都透露著一股的蕭殺之意。

「完了,一切都完了!」

此時,那家族之中的眾人,心頭都是認同了一個結論,那就是他們廣山家族今日過後,恐怕將會不復存在。此時,那不少人的心中,也是直接的想到了一個身影,赫然正是那令整個廣山家族感到無比榮耀的六大公子之一的廣山狐!

「都是那廣山狐。要不是那廣山狐的話,我們也不會淪落到此等境地!」

「沒錯,這一切都是那廣山狐挑起的事端,而我們家族的災難,也是由那廣山狐所帶來的!」

此時,議論之聲也是直接的傳遍了整個廣山家族之內。那語氣之中也是充滿了憎恨之意。並且那以往的令他們整個家族都感到無比榮耀的六大公子之一的廣山狐,此刻也渾然成為了整個家族的罪人,成為了令家族最憎恨的存在!

此時,在那廣山家族的一間廂房之中,那廣山狐正坐在床上,滿臉的陰沉之色。他之前由於和那陸公子變身成為的黑風鷹一戰,那雙臂也是直接的失去。所以他也是直接的來此養傷,之前,這廣山狐自然也是得到了消息。說那步驚雲三人已經是完全的被困住,這個消息對這廣山狐來說,那可是天大的好消息。所以這廣山狐的心中也是不由的放鬆了下來,準備安心的療傷,早日恢復那全盛的狀態,並且在想辦法將那陸公子給解決掉!然而就在這廣山狐坐做著美夢的時候,卻是被那步驚雲的一聲大喝給直接的驚醒,那步驚雲接下來的話語。和那城內的慌亂,也是令這廣山狐的臉色瞬間的蒼白了下來!他也是沒有想到。那失去了能量的步驚雲,竟然還能夠恢復那能量!

「完了,一切都完了!如今那步驚雲恢復了能量,這整個家族也不是他的對手,那麼接下來,他們要對付的。絕對就是我!」此時,那廣山狐的眼中也是充滿了恐懼之色。他此刻的心中也是十分的悔恨,他後悔不該招惹那納蘭星的。不該對那納蘭星的美貌動心,更不應該打那納蘭星火靈之軀的主意。但是此刻,在說什麼也已經晚了!

「我不能死。我還很年輕。並且我也是那人中之龍鳳,後面還有更加美好的時光在等著我!」

那廣山狐此刻的眼中也是不由的露出了瘋狂之色,那雙眼竟然都通紅起來!並且那氣息也是直接的劇烈的波動起來。那廣山狐此刻的腦海之中,也是瞬間的想到了那家族地下的一條秘密通道!那條秘密通道,隱蔽無比,只有那歷代的族長才能夠知曉。並且那通道之內,也是布著大陣,這大陣能夠隔絕那外界的靈識探查,所以就算是那帝王強者,前來,也是不可能感覺到那通道之內的存在!而這廣山狐也是由於那廣山霸天對他太過於寵愛,所以提前的告知了那廣山狐!

「看來只有從那密道之內逃離了!」廣山狐此刻也是瞬間的做出了決定,畢竟他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沒有了性命,那可就什麼都沒有了!身形站立而起,那廣山狐也是直接的向那道密道而去。很快,便消失在那人群之中!

此時,在那天空之中。步驚雲臉上冷漠的看著那周圍的眾人,隨即那目光便直接的鎖定了廣山霸天!這廣山霸天乃是那廣山家族的族長,也更是這一次的主謀,所以這步驚雲自然是不會放過這廣山霸天的。但是在此之前,他還是有一件事情需要去做。那就是將那廣山狐繩之以法!

「廣山霸天,我也不和你說廢話,趕緊將那廣山狐交出來!」

一道充滿了威嚴的語氣,從那步驚雲的口中發出。那周圍的眾人聽后,臉上也是不由的一變,那心中也是升起了一絲的希望。這步驚雲實力強大,自然也不會和他們這些螻蟻太過於計較,那樣的話,真的是有**份!只要那廣山狐被殺,說不定他們就能夠得到那保命的機會!此時,那眾人的目光也是全部的彙集到那廣山霸天的身上,希望那廣山霸天能夠將那廣山狐給交出來,一面在惹得這步驚雲不悅!

「步驚雲前輩,如果將那廣山狐交出來,你是不是會放過我們廣山家族一次?」此刻,那大長老在那廣山霸天沒有說話之前,也是率先的向那步驚雲躬身道,語氣之中也是充滿了恭敬之意,那臉上也是充滿了獻媚,和之前完全不同!

「哼!你以為你還有和我討價還價的機會?真是不知廉恥!」

只見那步驚雲一聲冷哼傳出,隨即一指點出,一道細微的灰色光華也是直接的從那步驚雲的手指之上飄蕩而出,雖然看似速度緩慢。其實奇快無比,瞬間便是已經穿透了那大長老的腦袋,那大長老的靈魂也是被直接的泯滅,隨即那大長老也是根本就沒有發出一點的聲音,那變涼了的軀體也是直接的向那下方墜去!

「咕嘟!」

此刻,那眾人見到那步驚雲只是一指點出。那實力強大的堪比那廣山霸天的大長老,便是直接的身死,甚至都沒有反應過來,一丁點的聲音也是沒有發出!震撼的場面震驚了所有的人,其中也是包括那斗鬼神。此刻,這些人的目光在看向那步驚雲的時候,也是變的不一樣,他們也是終於知道,這七劍的實力!


「真是太強了!雖然只是一指點出。竟然直接的殺死了一位人皇七階強者!並且看起來還是那樣的輕鬆,彷彿是捏死一隻螞蟻似得!」此刻,那斗鬼神的心中也是不由的狂顫,雙眼在望著那步驚雲的時候,也是露出了尊敬之意,那是對強者的尊敬。強者為尊,這也是這個世界上的不變的法則!

「步驚雲前輩,你放心!這件事情原本就是那不孝之子狐兒作為。我自然是要將那孽子交給你來處理!」此刻,那廣山霸天在見到那步驚雲的手段之後。心中也是瞬間的冰涼了下來。他也是知道,就算是他們全族面對這步驚雲,也是沒有絲毫的勝算,隨即那廣山霸天的目光也是直接的看向那一邊的二長老,隨即便冷聲道:「二長老,你去派幾個人。將那孽子給我擒來!」

「是!」

此刻,那二長老也是立刻的帶著幾人向那下方的家族之內而去,這二長老的心中,此刻也是迫不及待的希望那廣山狐被那步驚雲所殺,那樣的話。說不定那步驚雲也是不會將他們給滅族!

此時,望著那二長老離去,那廣山霸天的心中也是不由的滿是期盼之色:「狐兒,你還記得我告訴你的那條密道嗎,一定要提前進入密道。今後我也是不能在陪著你走下去了,並且失去了家族的庇護,你也是會經歷很多。不過你一定要記住今日之事,希望有朝一日,你能夠擁有那絕強的力量,到時候在替父親報仇!」

廣山霸天此刻心中也是早就做好了死的準備,不過令他唯一擔心的是,那廣山狐到底有沒有進入那密道之中。如果沒有來得及進入的話,恐怕他們父子二人今日都得身死!因為這廣山霸天知道,除了他之外,那所有人都希望那廣山狐去死,能夠抵消一些那步驚雲的憤怒!

此刻,在那廣山家族的一個低矮的灌木叢之中,一道身影也是微微而來,並且也是四處張望著!這個地方本來就是屬於那人跡罕至的地區,所以就算是平時,也是根本就沒有人前來,別說此刻這家族大難了,自然是不會有一個人來到這個地方的。

「應該就是這裡了!」

此刻,那人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的笑意,一雙細長的雙眼之中,也是露出了一絲的猙獰。此人身穿那破爛的長袍,雙臂也是消失的無影無蹤,正是那逃竄而來的廣山狐!

只見那廣山狐走到那灌木叢的旁邊,一隻腳也是在那地上來回的踢著,隨即,那廣山狐的雙眼之中,也是露出了一絲的興奮之色!只見,此刻那廣山狐的腳下的泥土也是被踢出,一個黑色的凸起也是顯露了出來。


「就是這裡了!」此刻,那廣山狐的眼中也是閃過一喜興奮之色,隨即那廣山狐的那隻腳便直接的子啊那凸起的地方猛的一踏,絲絲的能量也是直接的傳遞而出,瞬間的湧進那黑色的凸起之中。而就在這時,那廣山狐的身形也是直接的圍著那凸起的地方來回的走動著,細看之下的話,一定會發現,這廣山狐也並不是胡亂的走,而是在踏著一重奇特的步法,甚至還有著一種奇特的節奏。

隨著那廣山狐的每一次塌下,那凸起也是微微的一顫,隨即便直接的裂開了一條細小的裂縫,並且隨著那廣山狐的不斷下踏,那裂縫也是越來越大,隨即。便是直接的出現了一個能夠通過一人的通道來!

「納蘭星,步驚雲!只要有朝一日我得到那強大的力量,絕對會讓你們生不如死!」此刻,那廣山狐臉上滿是猙獰之色,隨即便直接的鑽進了那通道之內,只見那黑色的凸起微微一顫。隨即那道裂縫也是直接的閉合,和之前也是沒有任何區別。

就在那廣山狐的身形離開之後,那二長老也是帶著眾人衝進了那家族之內。隨即那二長老的神識也是直接的展開。但是令這二長老疑惑的是,他竟然沒有感覺到那廣山狐的氣息!

「哼,這個懦夫!自己挑起來的事情,如今見到無法收場了,竟然連氣息都不敢散出!」此刻,那二長老也是直接的認為那廣山狐隱蔽了自己的氣息,做縮頭烏龜去了!這二長老自然也不會認為那廣山狐已經離開了這廣山家族的範圍。因為那步驚雲既然那麼放心的讓他們前來將那廣山狐抓去。自然是有他的手段。這二長老也是知曉,那達到帝王之境的強者,那神識甚至能夠達到方圓百里的範圍!只要有任何一人離開那家族的範圍之內,都會被那步驚雲所察覺到。並且由於那實力的差距,就算是那廣山狐隱蔽氣息,也是根本都無法逃脫那步驚雲的追蹤!

「給我搜,一定要將那個孽障給我找出來!」那二長老一聲令下,隨即那身後之人也是全部的向四周散去。去尋找那廣山狐的身影!

此刻,在那高空之中。那步驚雲也是在和那納蘭星說著什麼。雖然他們的聲音很小,但是確實被那站在身邊的斗鬼神和那許公子聽得一清二楚。這二人在聽到這步驚雲和那納蘭星的談話之後,眼中也是不由的露出了震驚之色。

「星兒,你說的可是真的?你爺爺出關了?」

此刻,那步驚雲聽到那納蘭星的話語之後,臉上也是閃過了一絲的喜色。不過隨即也是充滿了擔憂之色!他本來和那納蘭星商量好了,這件事情也是不打算告知那納蘭隕!以那納蘭隕的脾氣來說,如果被那納蘭隕得知了這件事情,恐怕整個南陽郡都會震動起來。並且那納蘭星,可能也會遭到禁足。這也是那步驚雲所不希望看到的!

「嗯,我這裡有爺爺所留下的異寶,這件異寶很特殊,是能夠和爺爺關聯的寶貝。就在剛才,我也是感受到了這異寶之上傳來的一絲的波動,想必正是那爺爺出關,想要感應我的存在!」此刻,那納蘭星也是不由的亮出了自己手腕之上的一個精緻的刻著龍鳳的玉鐲,這件玉鐲雖然看似古樸,但是卻令人一眼看過之後,就無法忘記!

「嗯,如此看來的話,應該就是你爺爺出關了。不過你能不能關掉這一感應。如果真被你爺爺知曉的話,恐怕直接的會鬧出個天翻地覆吧!」

「不行,我爺爺的實力太強了,並且之前他還說這一次閉關,說不定能夠在上一層樓,所以我也是根本就阻止不了那其中所蘊含的強大的能量!」此刻,那納蘭星的眼中也是露出了一絲的焦急,如果真的被爺爺發現她出來這麼遠的地方,並且還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一定會被禁足一年的!

「什麼!你爺爺竟然還要再上一層樓!那豈不是。。。」

此刻,那步驚雲在聽到那納蘭星說那納蘭隕似乎又進階的消息之後,那臉上也是不由的露出了震驚之色。這裡的眾人,也只有他最了解那納蘭隕的真正實力,如果那納蘭隕真的在成功進階的話,那無疑是可怕的!

「管不了那麼多了,既然如此,我就相助你一次,看看能不能暫且的隔絕你爺爺的探查!」此刻,那步驚雲臉上也是露出了鄭重之色,隨即那一隻手,也是點在了那納蘭星的玉鐲之上,隨即一股澎湃無比的能量,也是瞬間的向那玉鐲之內涌去!

「嗯?」

此刻,遠在那萬里之外的天火宗內的一處秘密洞府的洞口,一位鬍鬚皆白的老者,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的疑惑之色!只見這位老者身穿金紅色長袍,一頭白髮無風自舞。渾身之上散發著令大地都顫抖的強大氣息。一雙渾濁的雙眼之中,也是微微的爆發出一道道震人心魂的光芒,彷彿那一雙眼睛能夠洞穿天地似得!此人正是那納蘭星的爺爺,納蘭隕。也是這天火宗的最強守護者,人稱隕老的納蘭隕!

「剛才在感受那星兒的位置之時。竟然遭到了一絲的抗拒!」此刻,那納蘭隕的眼中也是直接的爆發出一道精光,那眼前的空氣也是直接的炸裂。一股恐怖無比的神識,也是瞬間的向那天火宗之內掃去!

「是納蘭隕前輩!」

「納蘭隕前輩出關了!」

此刻,那宗內的眾多強者也是都感受到了這一股強大無比的神識,心中也是不由的一驚!這些人幾乎也是沒有絲毫的猶豫。便是直接的想到了一道身影,正是那納蘭隕。要說在這整個宗內,誰有這麼強大的神識,那無疑就是納蘭隕的了。

「看來納蘭隕前輩又進階了!」

此刻,在一間大廳之內,那天火宗的宗主也是一臉的喜色,他自然也是感受到了那納蘭隕的神識更加的強大了,只見那宗主一聲令下,隨即那兩邊的眾多長老和執事也是跟隨在那宗主之後。向一處地方而去。納蘭隕出關,他們自然是要去迎接一番!

此刻,那納蘭隕的神識在掃過那宗內的一切之後,也是不由的露出了一絲的疑惑之色。而在那疑惑之色之內,也是參雜著一絲的惱怒!

「這星兒果然是出了天火宗!看來上一次的禁足還沒有讓她受到教訓。那些看守星兒的守衛也是該死,竟然讓星兒逃跑了!」此刻,那納蘭隕的臉上也是不由的露出一絲憤怒之色,隨即那納蘭隕身邊的空氣也是沸騰起來!

「既然你膽敢阻止我的探查。那就讓我看看你有幾分本事!」此刻,那納蘭隕也是不由的露出一絲冷笑。隨即雙眼緊閉。渾身的能量也是直接的翻滾起來,如同一條狂暴的龍王,在天地中肆虐似得!

而就在此時,那遠在萬里之外的廣山家族之上,步驚雲的臉色也是突然一變,隨即那點在那玉鐲之上的雙手。也是直接的被震開!並且那其中所蘊含的強大力量,也是令那步驚雲直接的後退三步。那步驚雲的每一步都是踏在那虛空之中,發出一聲聲巨大的悶響之聲,那步驚雲腳下的空氣也是直接的被壓縮成了真空地帶,由此可以看出那道衝擊力是多麼的強大!

「不好。隕老的實力更強了!我根本就阻止不了!」此刻,那步驚雲的臉上也是露出了一絲的鄭重,只見那步驚雲雙眼直接的向那納蘭星看了一眼,隨即便向那納蘭星點了點頭。

「陳戰,許未寒。如今事情又有另外的發展,所以我希望你們二人和那納蘭星一起離開此地,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那天火酒樓之內!」此刻,那步驚雲的臉上也是不由的露出鄭重之色,看向那斗鬼神的眼神之中,也是透露著一絲柔和。雖然平時這步驚雲霸道無比,但是只有少數人知道,他對那納蘭星是非常的好的。如今對待這斗鬼神,自然是因為那斗鬼神之前的表現,而令這步驚雲刮目相看起來!

「好,既然步驚雲前輩都這樣說了,那我們就先離去了。」此刻額,那斗鬼神感受著那身邊納蘭星和那許未寒的不光都在看向自己,心中也是不由的苦笑了起來。不知道從何時起,這二人竟然以他為主起來。

「嗯,那你們趕緊走吧。我把這裡的事情處理完之後,就會去找你們的。」

「好,前輩珍重!」那斗鬼神也是猜到了剛才他二人話中的意思,隨即點了點頭,便直接的和那納蘭星還有那許未寒飛速離去,只留下你步驚雲面對那整個廣山家族!

望著那斗鬼神三人離去,這步驚雲的臉上的柔和也是瞬間的消失,隨即布滿了冷漠之色,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也是直接的從那步驚雲的口中發出!

「還不將那廣山狐交出來,難道是想被滅族嗎!」

步驚雲的一句話,立馬令那周圍眾人的臉色瞬間的沒有了一絲的血色!(未完待續。。) 此刻,那步驚雲再見到那斗鬼神三人離去之後,也是直接的向那廣山霸天看去!雖然如今那納蘭星已經離開了這個地方嗎,但是他也是要快速的將那廣山狐解決掉!

「嗯?」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