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趙信聞言呵呵一笑,反問道:“誰看見了?”

Post by zhuangyuan

“那些番子不是彙報說之前有人出行轅之後,離開了大荒城……”

孔宣說到一半忽然頓住,似乎也意識到什麼。

倒是南珞瓔此時已經完全明白了趙信的意思,不由凝眉道:“陛下是認爲趙賀明着說退走,然後也做出了退出的樣子,但事實上卻暗暗留在了城中。

想要騙過趙當?”

“不僅僅是趙當和我們,這大荒城裏還有好幾方勢力呢。”趙信道。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這位世子殿下好一個將計就計,以退爲進!”

此時衆人也明白趙信的猜測,仔細一想確實有這種可能。

“不過,趙賀走沒走沒人看見,但是他的人馬確實已經出城了,他孤家寡人留在城中有用嗎?”

左前峯下意識的提出疑問道。

隨即立刻意識到自己身份低微,根本沒有資格發言,連忙躬身請罪。

趙信卻擺擺手笑道:“無妨,這又不是什麼金殿議事,在場就有資格討論,而且前鋒你現在可是朕的前鋒將軍,你沒資格誰有資格?”

左前峯聞言不由郝然一笑,心中卻微微有些悸動。

趙信這一句前鋒將軍雖然有戲言的成分,但是天子的話,就算是戲言,那也是一種認可。

而且今日能夠追隨天子,誰敢說有朝一日,我左某人不會真的成爲一名前鋒將軍呢?

不提他心中憧憬。

卻聽趙信隨即又道:“不過他可不是孤家寡人,他明面上的人雖然離開了,但是這些天他不是還拉攏了那些郡中望族嗎?

而且只要趙當一敗,那行轅中剩下的人也一樣會變成他的人,到時候他力挽狂瀾,就算是齊王也說不出什麼?”

衆人聞言不由下意識的點頭。

確實,如此一來,如果事情真如預料的發展,那麼最後不但那禹帝之寶依然會落在他手裏。

而且他還能趁機吞併趙當的勢力,而之後攜大功迴歸,怕是齊王也要忌憚三分。

之前就沒能廢黜他,之後怕是更加不能廢黜了。

“如此說來,這位齊王世子真是好手段!”

張原不由得沉聲道,說着卻又看了一眼趙信,心中暗道:“不過這位陛下更加不簡單啊,居然僅憑着那林東元的一番口供,一眼就把那位齊王世子看了個通透。”

“那麼現在怎麼辦,還要去打那世子的行轅嗎?

對了,林遠東有沒有說過行轅那邊知不知道我們這邊的事?”

南珞瓔問道。

旁邊曹雄答道:“回稟貴女,根據那林東元的招供,行轅那邊確實已經得到了這邊的消息,知道有人闖了郡守府。

不過暫時還只知道咱家,不知道陛下在,所以沒當一回事,只是讓那林東元過來打探情況。

另外那趙當此時也一樣不在行轅,而是跑去驛站去找那些土人討要禹帝之寶了。”

曹雄說着忍不住呵呵一笑。

衆人則是一愣,忍不住詫異的問道:“討要,他難道就打算直接上門硬要?”

曹雄笑着點了點頭道:“看起來是這樣打算的。”

衆人聞言不由失笑。

“我去,這位七王子倒是直接,和那位世子殿下還真完全不同!”

那位一直沒開口的寧先生卻忍不住擔憂的問道:“陛下,諸位,你們難道不擔心,那些土人真的會把東西交給他嗎?”

“如果土人那麼容易交出來,早就已經交了。”

衆人搖頭失笑道。

寧濁卻還是忍不住擔憂的道:“萬一呢?”

“不會有什麼萬一的,那些土人只要不傻,就不會把東西帶在身邊,所以就算是土人真被那位七王子壓服了,交出來也需要時間!”

曹子爍譏諷的嗤笑道。

此人說話好像語氣中總帶着譏諷的味道,感覺誰都是傻子。

寧濁聞言有些訕訕。

曹雄卻一笑道:“曹將軍說的有道理,不過寧先生的擔憂也不無隱憂。

陛下,不如安排人把這筆錄的消息傳遞給唐思如,讓他們盯着點以防萬一。”

他這一說,寧濁立刻跟着點頭。

南珞瓔等人也不由微微點頭。

然後趙信也點點頭道:“嗯,就這麼辦吧。”

“喏。”

曹雄答應一聲,隨即立刻找來兩名南家的護衛,讓他們前去傳遞消息。

沒辦法,可信的人手都已經安排出去了,只能再動用南家的護衛了。

就連趙信都不由慶幸,當初還好南家安排了一隊護衛,不然這一路還真無人可用。


這就是準備不足的鍋。

當初他以爲來到這邊,直接就能憑着李存孝的勢力搶到手。

卻沒想到這裏面居然如此複雜,牽扯到這麼多人和勢力。

這邊做出安排。

曹子爍卻不由微微皺眉。

因爲他說根本沒有萬一,結果衆人卻都同意那個糟老頭子的話,雖然不是有意打他臉,卻讓他很不舒服。

卻也不好說什麼,不由再次提起了剛纔南珞瓔的問題,“那麼現在既然趙賀不在行轅,趙當也不在行轅,我們現在還要繼續打嗎?”

趙信也不由微微失笑,卻沒有立刻說話,而是把那份筆錄遞給了南珞瓔,這才道:“打,爲什麼不打?他做他的黃雀,咱們繼續做咱們的螳螂。

不過怎麼打卻要改一改,你有什麼想法嗎?


還有你們,有什麼想法都可以提。”

之前是情況緊急他才乾綱獨斷,現在危機不說解除,至少段時間內沒人會打過來。

該聽取的意見,還是要聽取的。

南珞瓔卻沒有立刻說話,接過來仔細看了一遍,又依次傳給其他人,衆人都看完之後,都禁不住鬆了一口氣。

曹子爍也跟着看了一邊,隨即忍不住失笑道:“這個趙當真是幫了我們大忙了,現在趙賀的人怕是已經打上門了。”

衆人也都跟着一笑,心裏顯然也都跟着暗暗慶幸,只有少數人微微皺眉。

這少數人就包括趙信、南珞瓔、李存孝,還有孔氏兄妹。


不過趙信和南珞瓔沒有說話,前者懶得說,後者有些顧忌,畢竟曹子爍說起來也是她長輩。

李存孝卻不在意,緩緩開口道:“打上門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現在的情況也不是什麼好事!”

曹子爍一看居然又有人和自己唱反調,不由皺眉。

隨即一聲冷哼,“不知李衛尉有什麼高見?”

李存孝看了他一眼,不在意的道:“也不是什麼高見,就是之前是我們在暗,敵人在明,目標是明確的。

但現在那趙賀有沒有留在城中尚且是猜測,他手中究竟掌握着怎樣規模的力量,也在未知。

而我們的消息,只怕要不了多久就會完全被對方知曉,這算什麼好事。” 衆人聞言不由神色一動,意識到他們現在雖然暫時好像危機緩解了,但只是緩解卻沒有解除。

反而是趙賀不在明面上了,讓他們變得顯眼了。不但要防備有可能藏在暗處的趙賀,還要防備被其他人羣起而攻之。

要是趙信的身份暴露只怕立刻就要成爲衆矢之的。

這樣一想,衆人忍不住又緊張了起來。

而趙信的身份到此刻已經基本不太可能長時間隱瞞了。

郡守府這邊這麼多人都知道了,還能瞞得了多久。

“衆矢之的……那也不一定。”

趙信卻忽然呵呵一笑,不在意的道。

“不一定……”

衆人不由一愣。

趙信微微一笑,掃視了一眼衆人半真半假的道:“朕這個皇帝應該還沒有到人盡得而誅之的地步吧?

就算是那僞齊王不也只是說要起兵勤王嗎?”

衆人聞言這才反應過來……事實好像還確實如此,到現在爲止還沒有哪一家反王真的是擺明車馬炮造反,說的依然還是勤王而已。

如果趙信的身份暴露了,那麼確實會引起一些的人異心,但同時怕也會讓人心存忌憚吧。

誰又敢真的明目張膽的動手?

畢竟誰肯背上弒君的罪名呢?

當然前提是趙信必須要有一定的保護力量,讓對方沒有可能輕易拿下。


否則隨便製造一個意外就能輕鬆解決。

比如先讓人假扮強盜攻擊,然後再以救駕的名義把皇帝“保護”起來,不就名正言順嗎?

總之理由多的是。

但前提是要能夠有足夠的魄力,和足夠的實力能在其他人反應過來之前,就完成這一點。

如果不能,那反而怕是會心生忌憚。

等一下……

“陛下,你不是打算公開身份吧?”

張原忽然意識到什麼,禁不住緊張的問道。

他這一問,衆人也不由吃驚的擡頭看向趙信,就連曹雄和李存孝都是一怔。


甚至忍不住就要出言勸阻。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