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十二月 2020

賈小樹眯了眯眼,這傢伙還真的是一個癮君子,居然當著自己的面就吃上了。

Post by zhuangyuan

樂天吧嗒吧嗒嘴,滿意的點點頭,然後他就眯上了眼睛,好一會都一動不動……

賈小樹看著樂天的反應,一言不發的站在旁邊。

這個東西的威力自己清楚得很,一旦碰上了,想要戒掉是絕不可能的,這個傢伙雖然看起來有的是錢,但是有再多的錢也沒用……早晚也會被敗光。

「好!好貨啊……」

樂天突然出聲,他慢慢地睜開眼。

「要多少?」賈小樹問。

「一百袋!」樂天說道。

「什麼?」

賈小樹嚇了一跳,一百袋?開什麼玩笑……

「怎麼了?太少?那就要五百袋!老子有的是錢……」樂天哼了一聲。

賈小樹咽了口口水,五百袋……那就是五千萬!

這個東西的成本連一萬塊也用不上啊!

「不好意思了,帥哥先生……這個東西的製作過程非常的複雜,別說五百袋了,就連一百袋都沒有……」賈小樹無不惋惜的說道。

樂天「蹭」的一下站起身,他瞪著賈小樹。

「你特么和我開玩笑?搞了半天你和我說沒貨!」他看起來像是要吃人。

「的確是沒有貨……不過我可以答應你,一旦有了貨,我優先供應給你。」賈小樹說道。

樂天皺眉,沉默了很久。

「你媽了個巴子,要不是你特么是個平板電腦,老子非乾死你!敢特么涮老子?」他罵罵咧咧的說道。

賈小樹現在對樂天的罵聲完全免疫了,這傢伙可是一個超級金主啊!她甚至還露出了一絲討好的笑容……

「帥哥……你稍等我一會。」她輕聲說道。

樂天毫不在意的點點頭,看都沒去看賈小樹,賈小樹去到了房間的裡面。

等了一會,一個女人從裡面走了出來,樂天抬頭看了一眼,愣了一下。

「卧槽……」

他馬上站起身。

面前的這個女人毫無疑問就是賈小樹,只不過現在這女人換了一身極其嫵媚的衣服,臉上的妝也稍微的畫了一下,整個人馬上完全變了樣。

「你特么是誰!」 無情卻道有情痴 樂天吼道。

「帥哥……我是賈小樹!您有必要這麼驚訝的嘛?」賈小樹看著樂天。

看起來這個傢伙還是個好色之徒,自己稍微打扮一下,這傢伙就忍不住了。

樂天突然伸出手,一把將這個女人拉到了自己的懷裡,手也毫不客氣地從賈小樹的V領中伸了進去。

「唔……我的眼真的是瞎了,你居然這麼有料?」他嘟囔著。

賈小樹吸了口氣,她雖然是個賣毒的,但是一向潔身自好,除了那個男人……還從來沒有別的男人碰過稱自己,樂天毫不客氣的動作讓她極度的屈辱。

「我們現在可以好好的談談合作了吧?」賈小樹看著樂天,強忍著噁心感。

「合作?你沒貨還談什麼合作?要不我們談談床上的合作?」

樂天突然抱起了賈小樹!

這個女人的眼底都是對自己的厭惡,樂天篤定這女人是絕不可能答應和自己上床的。

「不要!」賈小樹突然喊道。

樂天看了看她。

「怎麼?害怕本帥哥伺候不了你?放心……保證你能爽到看見天上的星星!」他哼了一聲。

他直接將賈小樹抱進了裡面的卧室,將這個女人扔到了床上。 下一刻,樂天就壓在了這個女人的身上。

「別……我不想!今天不方便……」賈小樹極力的抵抗著樂天。

「什麼?不方便?」

樂天皺眉,他毫不客氣的將手伸進賈小樹的裙子里,賈小樹渾身一僵,牙齒咬得緊緊的……

「艹!你特么在和老子搞笑是不是?要貨你特么沒有,要人你特么也不方便!你以為老子是好說話的嗎?」樂天勃然大怒。

賈小樹一看,急忙換了一副笑臉,她拉住了樂天的手。

「帥哥……稍安勿躁!我只是這幾天不方便罷了……我們來日方長嘛!至於貨……我們現在雖然沒有那麼多,但是四五十袋還是有的,你先拿應應急……我們又不是一鎚子的買賣嘛!」 萌妻摟入懷:強娶高冷boss 她嬌聲說道。

樂天一聽,臉色慢慢的好看了一些。

「這些貨不許給別人!我全要了……」他哼了一聲。

「是是是……都聽你的!我回去準備一下,那一袋就當做是我們的見面禮,明天我們約個地點,一手交錢一手交貨!」賈小樹在樂天的耳邊輕聲說道。

樂天終於滿意的離開了這個房間……

賈小樹長舒了一口氣,她慢慢的從床上爬下來,看了看自己的身體,這個王八蛋……那麼大力氣的捏自己!

她脫下衣服看了看,身上都有烏青的印記了,賈小樹咬了咬牙。

她從裙子中抽出了一塊衛生巾,衛生巾上面什麼都沒有……

「呼……還好我準備的充分!」

她嘟囔了一句,重新穿上了衣服。

樂天返回了下面的包間,推開門就看到蘇紫萱居然已經喝的臉色通紅。

「走了!」他哼了一聲。

蘇紫萱看了看樂天,站起身跟在樂天的屁股後面。

兩個人來到一樓,那個焦急的啤酒妹正在下面等著消息呢……十萬塊可不是一筆小數目啊,她一天賣啤酒也賺不了幾個錢。

「給她十萬!」樂天像是打發一個要飯的。

蘇紫萱看了看這個啤酒妹。

「直接給我手機轉賬就可以了,和上次那個號一樣!」啤酒妹狂喜。

蘇紫萱給這個啤酒妹轉了十萬,然後挎著樂天離開了酒吧。

啤酒妹看著手機,看了看裡面的數字,這一下可是賺翻了!

上了樂天的車子,蘇紫萱的酒勁也上來了,樂天看了看時間,算了……回家!

車子緩緩的離開了酒吧。

賈小樹也來到了二樓包間,她看了看裡面在喝酒的手下。

「那個女人你們看出什麼來了?」她問。

「老闆……那個女人應該就是一個保鏢,她看到你和那個暴發戶上去之後,居然招呼我們喝酒,豪爽的很!還說所有的帳都記在她老闆的身上!」一個手下說道。

賈小樹點了點頭,對樂天的懷疑再次減輕了許多。

她看了看一旁的黃毛。

「死了沒?」她問了一句。

一個手下去看了看,搖搖頭。

「還有氣,不過脖子好像斷了!」他說道。

其實蘇紫萱的手法非常精確,這個黃毛只是閃了脖子而已,他的脖子根本沒斷,只是因為那一扭太疼了,他疼暈過去了而已。

「不用管他……死了正好!」賈小樹哼了一聲。

幾個手下都站在她身邊。

「剛剛我和那個男人上去的事情誰都不許多嘴。」賈小樹淡淡的吩咐了一句。

幾個手下都沒說話,他們知道這個女人的身後還站著別的男人!

「走了。」

賈小樹看到這些人非常識時務,就率先走了出去。

她們下了樓,遇到了那個啤酒妹。

賈小樹眯了眯眼,對一個手下使了個眼色。

這個手下馬上走過去。

賈小樹徑直走出了酒吧,上了一輛黑色的寶馬轎車。

啤酒妹被她的手下帶了出來,強行塞進了車裡,啤酒妹嚇的夠嗆,不知道自己到底惹上了哪位大哥。

「那一男一女你是怎麼認識的?」賈小樹點燃了一支煙。

啤酒妹看了看整個女人,沒說話。

「啪!」

一個手下毫不客氣的給了啤酒妹一巴掌,啤酒妹驚叫一聲,捂著臉更不敢說話了。

賈小樹看了這個手下一眼。

「這麼好看的小臉……打花了就不好了! 天價寵妻:霍總請接招 你說是不是?」她伸出自己的手,緩緩的撫摸啤酒妹的臉。

啤酒妹看了看這個女人的手,這個女人居然將手伸進了自己的衣服裡面,手上的力道很足,她疼的直吸冷氣。

一旁的手下看到這一幕,馬上扭過頭。

這個賈小樹有個怪癖,她喜歡女人……但是同時她又和那個男人在一起!

「舒服嗎?」賈小樹看著啤酒妹。

「嗯……舒服……」啤酒妹害怕的說道。

「既然你舒服了,那麼我也要舒服一下!」

賈小樹抽出了手,她強行將啤酒妹的腦袋壓到自己的身下,用自己的裙子蓋住了啤酒妹的腦袋。

她裙子裡面是真空的,至於啤酒妹在裡面做什麼……

看賈小樹微微眯起的眼睛就能猜得出來了。

追夫36計:老公,來戰! 「呼……好!」

賈小樹突然劇烈的抖了幾下,她長長的舒了口氣,整個人像是疲憊了許多。

啤酒妹慢慢的從賈小樹的裙子里抬起頭,她擦了擦嘴巴,看了看賈小樹。

「很不錯!我很滿意……現在你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賈小樹伸出手指,勾起了啤酒妹的下巴。

「那兩個人……他們一開始來就是找黃毛哥的,好像說……是甜甜介紹他們來的,我幫他們介紹黃毛哥,那個男人給我十萬塊的介紹費!」啤酒妹馬上說道。

她剛剛在這個女人的裙子里忙活的時候,不經意的看到這個女人的大腿根外側居然有一隻槍……

賈小樹滿意的點點頭。

「你可以走了。」她說道。

啤酒妹急急忙忙的道謝,然後快速的離開這輛豪車。

看著寶馬快速的離開,啤酒妹狠狠的吐了口口水,媽的……男人自己倒是沒少伺候過,女人……這還真的是第一次!

她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急急忙忙地跑回了酒吧,來到了二樓她才看到黃毛躺在一個包間的地上。

「黃毛哥……」

她急忙上去看了看。 我有些無奈的擡起頭來,用乞求的眼神看向了楊老爺子。

現在只有兩種辦法可以擺脫,一種就是讓小洛徹底的死去。這種辦法。誰都不想用。另外一種辦法,就是現在我們要做的這件事情,讓小洛活過來。

“行了。你說服我了。”楊老爺子深深的嘆了一口氣。側過身子對楊叔叔說道,“你可以跟葉子去。但是隻準你一個人去。他們兩個得留下。到時候你必須得回來。”

楊老爺子不想再讓十年前的事情發生了。所以直接開口朝着楊叔叔說道。聽到這話之後,楊叔叔愣了一下,然後立刻保證,這是最後一次出去了。只要把這件事兒解決了,就安安心心的繼續去教書。

本來羊駝子也是想要一起去的,還沒等楊老爺子發話,他的頭上就被他媽給敲了幾下。扯着耳朵讓他進房裏去念書。可憐的羊駝子,在他和父母關係緩和了之後。就硬是被逼着唸書,據說今年還要讓他去參加成.人高考。

從楊老爺子家裏出來之後,我和楊叔叔同時長出了一口氣。

“葉子,剛纔謝謝你啊,如果不是你,我估計這次真的出不來了。放心吧,你的事兒我一定幫辦好。”楊叔叔拍了拍我的肩膀說道。

出來之後我們倆先去了一趟我那邊拿東西,然後直接去火車站買票前往那列火車可能出現的地方。

“楊叔叔,火車真的會在那邊出現嗎?”我看着手中的火車票,有些好奇的朝着他問道。

之前我們見過幾次火車,可都是在內地,這回卻出現在了大西北那邊,和前幾次的跨度可不是一般的大。

“放心吧,我計算了好幾次,結果都沒有錯。而且,剛纔你也驗證過了你見到那列火車的幾次,都和我的推算吻合。”楊叔叔很有自信的說道。之前我還害怕他的推斷錯誤,所以把幾次見到火車的情況以及這次鬼婆他們見到火車時候的座標都告訴了他。

可是楊叔叔的推斷結果,讓我也有些咋舌,每次推算的結果和我們遇見火車的時間地點都十分的吻合。這也讓我對他增加了信心,但是聽說這回要去大西北,心裏還是有些不太踏實。

“給他們打過電話了沒?”楊叔叔收起了自己面前的演算草稿,擡頭看着我問道。

“打過了,他們那邊比我們這邊近一些,估計會比我們早到半天。”

這裏說的他們,是指冷叔和方大師鬼婆他們。之前方大師應該是在這邊等着我一起去找鬼婆和小洛的,但是鬼婆和小洛那邊出現突發狀況,所以讓方大師過去幫忙。只不過,方大師他們過去之後,火車已經消失了,所以他們也是一無所獲。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