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十二月 2020

謝婷婷掛了電話,嘆了一口氣,喃喃道:“林羽對不起,家族之命,不敢不從。”

Post by zhuangyuan

一旁的小姐妹謝佳穎說:“婷婷姐,給你打電話的人,不會就是之前你說過的那個仙人吧?”

“是啊,本想在他那裏學習法術,從此以後我自己的婚事自己做主,沒想到……”謝婷婷眼神落寞的說。

“其實吧,那些所謂的仙人就是修真者啦,你看我們謝家大少,不是跟了一位修真者師父修習功法了嗎?而且你這話可不能對外亂說啊,最近白家勢大,你和白家少主白文天公子如今有婚約在身,萬一這種消息傳出去,他會殺了那個林羽的。”

謝婷婷苦澀說:“我剛剛掛他電話,何嘗不是爲了保護他?”

此次謝婷婷在東海市突然被家族召回,本來她是不想回去的,可是家族派出了保鏢硬是把她帶了回去。

謝婷婷父母沒習武的天分,經商能力也不行,只能在家族的公司中做一個普普通通的職位,所以謝婷婷從小到大沒接觸到家族祕密。

可是沒想到謝婷婷長得漂亮,當了大明星,這纔在家族中有點地位。

可是像她這種沒什麼武力的女子,最終的歸屬都是作爲聯姻嫁出去。

這一次,最近勢頭很大的白家家主親自上門說親。

事實上,以前的時候那個白文天就一直追求着謝婷婷,不過這白文天在外的名聲不太好,一些娛樂八卦經常爆出白文天帶着嫩模,三四線的小明星開房。

不過白文天仗着有錢有勢,對此非但沒有收斂,反而肆無忌憚,之後更是被娛樂雜誌調侃他是“國民老公”。

對於這樣的一個人,謝婷婷自然看不上。

可是這一次,也不知道白文天使出了什麼招式,竟然讓家族人士親自出面命令她嫁給白文天,就是連自己的父母也勸說自己。

“哎婷婷姐,我真爲你不值,你說現在怎麼辦?難道真的嫁給那個白文天麼?”謝佳穎說。

“不嫁又能怎麼辦?家族已經跟我講了有關於修真者的祕密,那個白家家主最近晉升到了通仙境巔峯,只差一步就能進入仙品之境,到時候,他就是真正的仙人了。”

“而我認識的那個小夥子林羽,估計也就是個小小的散修,會一些低級法術罷了,如何與他們鬥?”

謝婷婷說完嘆了一口氣,此次若不是她要嫁給白文天,家族也不會把這些祕密說給她聽。

可是當得知了這些消息之後,她才明白自己面對的是什麼?

白家實在是……太強大了!

…………

一天後。

林羽在東海市汽車站攔了一輛前往紅島市的長途客車。

由於紅島市要舉辦交易會,所以最近前往紅島市的人頗多,飛機票動車票基本上售完,無奈之下林羽只能選擇了客車。

沈靜這一次沒跟來,如今沈萬強一夜之間勢力擴大,她和沈洋洋得給他幫忙。

上了車交了錢,林羽給秦嬌嬌打去了電話。

這麼多天一直沒和秦嬌嬌通電話,林羽怪想念她的。

通了電話,林羽說:“BOSS……”

“噗嗤……小羽,現在還叫我BOSS呢,你這可得改改。”

秦嬌嬌雖然說這俏皮的話,但是林羽發現兩人之間沒有以前的那種味道了。

時間啊,真的能改變一切。

林羽心中感慨,嘴上說:“最近怎麼樣?”

“還好吧,公司一切運轉正常,業務蒸蒸日上……”

“我說的是你。”

“哦,我更好啦,好多男生追我呢。”

“嗯,那你脾氣得改改,美人豹這暴脾氣要是不改,沒人敢要。”林羽揶揄的說。

“林羽,幾天不見,你皮又癢了。”

“別啊BOSS,我是說實話呢。”

“好吧,對了林羽,你和沈靜,謝婷婷大美女怎麼樣了啊?想沒想好和誰在一起?”秦嬌嬌突然問道。

“想和你在一起。”林羽突然調侃說。

“呵呵,林羽啊林羽,你越來越會開玩笑了,人真是變了,變壞了,以前多老實啊,住我家都不敢對我怎麼樣呢。”

說起這個林羽就無語的不行,然後說:“早知道我就對你那個了。”

“切,對了,說真的,最近有好多人追我呢,你說我該選擇哪一個呢?哎,他們一個個可都是富家子弟呢,如今我已經是郭氏的掌門人,爺爺也都把公司交給我管理,我覺得好累,好想有個依靠。”秦嬌嬌突然說道。

“這……”

“爺爺前不久還問你呢,不過我說和你分手了。”秦嬌嬌說道。

“是嘛。”

“是啊,不過我也說了,和你還是好朋友,爺爺也接受了,說有空讓你回家坐坐,嗯,再給他看看身體。”

“好的,我一定去。”

“嗯,我還有事,先掛了。”

秦嬌嬌說完掛了電話,林羽暗呼了一口氣,他心中還是挺想秦嬌嬌的。

這時候胸口處的小白狐鑽了出來,這一次林羽特意戴上了它,畢竟小白對那種交易會還是比較熟悉的。

“好可愛的小花貓。”這時候鄰座的一個小女生驚訝說。

林羽事實上一早就注意到了鄰座坐着兩個小女生,一個容貌俏麗,穿着黑色T恤,帶着黑色墨鏡,儼然一個青春美少女。

另一個則要古靈精怪一點,兩女一看就是學生妹,這種年紀的小女生很容易被寵物吸引。

“我能摸一下嗎?”古靈精怪的小女生再說道。

“可以,不過要溫柔點。”林羽說,沒辦法啊,美女的要求很難拒絕啊。

見林羽很好說話,古靈精怪女生笑着說:“我叫陳虹,這是我朋友謝巧巧。”

陳虹說完就伸手摸了一下小白,惹來小白一對大白眼。

“嘻嘻,這隻小花貓還會翻白眼呢,好可愛啊。”陳虹高興地說。

一旁的謝巧巧也驚訝說:“我怎麼覺得不像小花貓啊?”

“嗯,這是外國配種來的,當然和普通的花貓有那麼一點點不一樣。”林羽胡謅說。

“這樣啊,怪不得呢,長得那麼像狐狸。”謝巧巧說。

謝巧巧似乎比較冷傲,說完就繼續玩着自己的手機。

陳虹歉意說:“巧巧她最近有點煩心事,不好意思啊。”

林羽聳聳肩表示木有什麼問題,事實上他也清楚,像這兩位這種大美女,歷來追求者肯定衆多,性子難免也會冷傲。 兩人這一路聊得也頗爲投緣,特別是聊了自己目的地之後,發現都是前往紅島市,那就聊得更開了。

“沒想到你也是去紅島市啊,你是那裏本地的嗎?”陳虹問道。

“不是,去辦點事。”

“嗯,我也不是,不過巧巧她是呢,到時候有機會我讓她帶你遊玩。”

說完她大眼睛看着林羽很是期待,林羽心中驚訝,暗道難不成這個小女孩被自己的王八之氣給征服了,讓後想要泡自己?嗯,很有可能哈!

哎,有時候人帥也煩。

林羽心中感慨着,殊不知這個小女生心中想着:這隻小花貓真可愛,等下了車和他搞好關係了,問他肯不肯賣……

一旁的謝巧巧推了推陳虹,輕語說:“這小子賊眉鼠眼的,萬一是大壞蛋怎麼辦?怎麼能和他一起呢。”

聲音自然被林羽聽了去了,心中那個氣啊,我賊眉鼠眼,呵呵,我這帥的一比的還賊眉鼠眼的話,那這個世界上沒帥哥了!

哎,罷了罷了,看在她是小女生的份上,姑且放過她一馬。

陳虹說:“應該不會吧,看他瘦成這樣,黑社會也不收這種人啊,而且我看書上說過,一般來說,愛小動物的人,心腸都比較好。”

“好吧,我也就是說說,主要是現在這世道壞人太多了,我們得小心點。”

林羽心頭好笑,倒是沒看出來,這個小女生警惕心還是挺強的。

這時候客車停了下來,然後走進來三個紋身小青年,這三個小青年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走起路來吊兒郎當的,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是混混。

“你滴,給我坐後面去的幹活。”

爲首一個青年指着林羽鼻子說道。

霍,跟我整島文。

關鍵是這個人說話的時候就一直朝着謝巧巧陳虹那邊看着,居心不良啊。

陳虹很明顯發覺了,嘟着嘴看着窗外,不想招惹這種人。

林羽現在可不是什麼善茬,輕笑說:“你和我說話呢?”

“喲呵,你看我手指指誰啊。”

“就是,馬上讓道,尼瑪的真沒眼色。”後面的人罵罵咧咧。

一車的人沒人敢說話,這年頭,最怕的就是惹事上身。

林羽無奈的搖搖頭,站了起來。

車裏的人見到這一幕都嘲諷不已,又是個孬種。

事實上他們在想別人的時候也不想想自己。

此刻就是連陳虹和謝巧巧對林羽也是失望不已,沒想到他這麼慫,連一句話都沒說就要讓座。

三個小青年眼中閃過得意,說話的人拍拍林羽肩膀,笑眯眯說:“算你小子聰明,滾到後面去吧。”

林羽說:“我想你誤會了,我並沒有讓座的意思,我站起來只是想告訴你們,你們哪裏來滾哪裏去。”

霍,好囂張啊,羽哥這是要搞事情啊。

果然,對方三人神色一冷,爲首之人罵道:“馬勒個的,敢耍我們……”

話還沒說完,林羽反手就是一巴掌甩了過去。

一車人直接懵逼。

然後林羽拎小雞似的一隻手抓着他的衣襟把他舉起,說道:“怎麼?你們想打架?”

“大大……大哥,誤會,我們馬上下車。”被打的青年果斷認慫。

林羽不屑輕哼一聲,然後推着三人把三人趕下了車。

一車的人都看愣了,高手啊。

車子開出去一會之後司機大叔才提醒說:“小夥子,那幾個人是本地的小混混,你對付他們就怕那些人找你麻煩。”

“無所謂了。”林羽說。

一車子的人都微微搖頭,認爲林羽可能是練過的,不過爲了在那兩個美女面前裝比,故意耍帥呢。

倒是陳虹驚訝的看着林羽,她和謝巧巧之前還認爲林羽會認慫,沒想到轉眼間把那三個小混混打下了車。

很快車子進入了紅島市,剛剛要進入汽車站,沒想到兩輛麪包車突然攔在了客車面前。

司機大叔一看車裏出來的人,頓時震驚道:“是之前那兩個小混混。”

之前被林羽甩巴掌的那人拿着木棍,惡狠狠的對着窗外喊道:“給我熄火,停車!”

在那混混身邊還站着十幾個混混,一見這架勢,車裏的人緊張壞了,頓時亂做了一團。

一些乘客憐憫的看着林羽,有幾個老大媽勸慰說:“小夥子,趕緊爬窗戶跑吧。”

“實在不行跪下。”

“投降吧,哎,要不然你被打。”

車裏的你一言我一語說着,司機大叔無奈說:“這些人要對付的人是你,小夥子,對不住了,這些人我們可惹不起啊。”

林羽對此沒說什麼,而是淡定的說道:“不用急,這些人我來對付。”

什麼叫淡定,這就叫。

旁邊兩個女生眼睛都看癡了,只覺得好帥好帥。

陳虹偷偷說:“巧巧,你不是謝家的人嗎?如今我們進入了紅島市,你託誰幫忙說說啊。”

“這……”謝巧巧露出猶豫之色,無奈說:“我雖然是謝家的,可是在家中地位並不是很高,一般來說,謝家不會管我的事……”

說完謝巧巧很是尷尬,平時她仗着謝家之人的身份,身邊朋友對她很是擁護,可誰能想到,她在謝家只是一個可有可無的旁支罷了。

“啊,那這麼多人打他,還不出事啊,他可是爲我們出頭纔出事的,我們不能見死不救。”陳虹焦急說。

“實在不行,我待會拜託一下家中長輩吧。”謝巧巧最終無奈的說道。

這時候林羽已經要下車了,謝巧巧焦急說:“等一下。”

“嗯?什麼事?”

“你還是不要下去了,待會我幫你打個電話擺平。”謝巧巧無奈說,事實上,她也不想拜託家中長輩,因爲一旦引起長輩不滿,像她這種旁支很容易受到排擠,到時候隨意的將她嫁給一個有錢有勢的老頭,她根本不能反抗。

但是如今,就是她也不得不打這個電話。

林羽詫異說:“你能擺平?”

“不錯,放心吧,再說了,你下車就算是道歉也沒用,以那些人的性格,一定會打你的。”

“呵呵,你以爲我下車是要道歉?”林羽啞然失笑。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