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說完之後,虛影便消散了,傲天聖帝就這樣消失了,只留下了一節傲骨和一塊拳頭大的五彩骨晶。

Post by zhuangyuan

宇文天此時卻有些難過,剛剛拜師不到一炷香,師尊卻消逝了,這一切如戲劇一般,又彷彿是在做夢。

他跪在地上,沉默了,一直過來一個多時辰,他才幡然醒悟,收起權杖,朝著傲天聖帝的座椅,叩拜了三下,然後便撿起來那一階傲骨和那塊五彩的骨晶。

傲天聖帝臨終之前說過,要宇文天將這兩樣東西煉化,宇文天自然遵從。畢竟,他此時已經不是之前的宇文天了,而是骨族之主。

他身上多了一份重擔,或許在別人看來,這是榮譽,這是權力,這是地位,可是,在宇文天看來,這是責任,不可推卸的責任。

這一切都是上天註定的。

他盤坐在地上,將傲骨置於雙手之間,調動了神秘黑珠,開始煉化。

……

遠在百萬里之外的骨界,一處巨大的石殿之中,一個九尺來高的淡紫色骨族武者,此時卻佝僂著,不停地翻動著手中的骨塊,推算著什麼,其身周圍繞這許多氣息強大的骨族武者,齊齊盯著這個佝僂的骨族。

「老祖駕崩!」

突然, 雙城計中計 ,大叫一聲。

「什麼?怎麼會?」

周圍吵雜的聲音響起,對於這骨族武者的話,它們顯然不信。

這淡紫色的骨族強者放下手中的碎骨,看向了聖山方向,哀嘆道:「聖主駕崩啊!」

「老族長,你不會算錯吧!」一個眼睛里閃著藍光的骨族武者看向這佝僂的骨族強者,道。

「沒錯!聖主卻是走了,看來新的聖主出現了,爾等準備聖駕,隨我去迎接新的聖主!」骨族族長突然直起身來,聲傳百里,道。

「什麼?新的聖主真的來了?我骨族有救了!我骨族有救了!」大殿之中的骨族強者再也沒有了之前的威嚴,彷彿旱地里祈禱的災民遇到甘霖一般,情緒激動萬分,一時間都慌亂起來。

「老聖主曾經說過,我骨族的救星不來,他便不死!」骨族族長站在大殿之上,對著眾強說道,「今聖主駕崩,便說明有緣之人已到,我骨族大興,指日可待!」

「稟族長,聖駕已備,是否即刻出發?」一眼中泛著青色光芒的骨族武者走進大殿,躬身道。

「出發!」骨族族長聲如雷霆,喝道。


「出發!」

「出發!」

……

一時間,以骨族族長為首,上萬骨族武者組成的隊伍,向著禁地而去。

此時的宇文天正在煉化傲骨,全然不知道外界發生的一切。

以他自身的修為,想要將這節傲骨煉化,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即便是化神境的武者,也無法將傲天聖帝的傲骨煉化,要知道,那可是傲天聖帝的骨體精華,豈是一般武者可以煉化的。

幸虧宇文天有神秘黑珠,傲骨被混沌之力包裹著,漸漸化為金色的液體,上面符文躍動,晦澀玄奧。

忽然,神秘黑珠再次釋放出一陣鴻蒙之光,將液化的傲骨拉扯進了宇文天的身體之中。

漸漸的,宇文天感覺到自己是的脊樑有些異動,神識掃過,發現傲骨慢慢地滲入自己的脊椎,進行融合。

宇文天的身後顯出了金蓮佛影,但是那股氣息卻截然不同,與以往的莊嚴宏大相比,這次卻多了一分傲然之氣,雖是虛影,但眉宇間的睥睨之勢,有一種讓蒼穹俯首的感覺。

這便是傲骨的真意,傲骨的氣勢,與天地大勢一樣,傲氣也是一種強大的勢。

宇文天此時才剛剛融合傲骨,自然無法掌控傲氣,致使其散發出來。

而這傲骨選擇融合在宇文天的脊椎上,也是有原因的。常言道,孤傲不折,一個人的傲氣便是從其脊樑處顯現主來,挺起腰桿做人,這是對傲骨的一種描述。

宇文天的脊椎了融合了阿修羅聖皇的脊椎,融合了一些神獸的骨骼,在加上傲天聖帝的傲骨,他的骨骼便強大到比肩化神之上的存在了。

一盞茶后,宇文天身上的氣勢再變,像是一隻巨大的紫色雷霆巨獸的虛影伏坐身後,慢慢起身,瞬間變得如巍峨山嶽一般,仰天長嘯。

「那是什麼?」

聖山外面的骨族眾人看著天空中忽然出現的龐然大物,驚駭萬分,匍匐在地,被其強大無匹的氣勢震懾得頂禮膜拜。

「妖族!」

「神族!」


……

骨族族長看著渾身紫色雷霆閃耀的巨獸,驚駭欲絕,身體禁不住顫慄起來,彷彿他們見過一般,兩者之間還有過一些摩擦。

確實,骨族族長認出來這隻巨獸的身份,不過他們之間並沒有交集。

「雷霆聖獸!」

輕聲念出這隻巨獸的名字,骨族族長的身體依然顫抖不已,似乎這隻龐然大物比荒天帝還要恐怖。

「傳說中的雷霆聖獸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雖然他僅僅是一個虛相!」

身旁的骨族強者早就覺察到族長的異常,驚訝不已,馬上按住其顫慄的骨體,疑惑道:「族長,你怎麼了?莫非你認識他?」

「雷霆聖獸啊!老聖主曾經說過,神話時代的最後一隻聖獸!」骨族族長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天空中傲然挺立的那恐怖存在身上,感嘆道,言語中的凝重,讓身旁的眾強者都震驚不已。

「神話時代?」一骨族強者疑惑道。

「是啊!那是很久遠的傳說了,那時候還沒有骨族呢!」

「那麼久?那他怎麼會在骨界出現?」眼睛中青光閃動,另一樣骨族強者問道。

「或許他與我們的新聖主有關吧!」骨族族長低聲道,「我擔心的是另外一件事!」

「什麼事?」

「你們知道這雷霆聖獸的身份嗎?」骨族族長看了看身旁的幾位骨族強者,沉聲道。

眾強疑惑,相互之間看了一眼,齊齊盯著骨族族長,道:「什麼身份?」

「雷霆聖獸是一種古老的神獸,其地位比肩玄武老祖,比荒天帝還要崇高!」

「什麼?」眾強驚呼。

玄武老祖!

那是玄武大陸的創建者,實力強大無比,雖然是神族,卻也是眾多人族敬拜的對象,僅次於佛陀。

而玄武大陸,則是他的部分內世界所化,大陸上最初的人類,則是他內世界中的最先誕生的生靈。

這雷霆聖獸的地位如此特殊,他們怎能不震驚。這樣一想,荒天帝卻是無法與這等恐怖存在相比。

「最主要的是,他是虛霆聖尊的坐騎!」

眾強又開始疑惑了,虛霆聖尊是誰?

族長看著眾強的表情,表知道他們沒有聽說過虛霆聖尊。

「這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傳說了,即便是老聖主剛剛誕生之時,也只是聽說過,即便是骨尊,也是聽著他的傳說長大的!」骨族族長看著半空中睥睨蒼穹的巨大身影,眼神中流露出崇敬之意。

「虛霆聖尊是神話時代的最後一個聖尊,據說是當時諸天萬界最強者,沒有之一,比大自在王佛尊還要強,他已經成就永恆不死之身,永恆不亡之魂,永恆不消之念,永恆不滅之意,永恆不朽之業!」

「什麼意思?聽起來似乎很厲害,但還是不懂!」一骨族強者疑惑道,其餘眾強也是茫然不解。

「我知道你們不明白,其實我也不明白,只不過這是老聖主的原話,反正就是很強大的意思!」骨族族長將眾強的疑惑看在眼裡,並未責怪。

!! 「哦!」眾強點點頭,不過觀其神色,就知道他們在做樣子,在他們看來,這諸天萬界最強者應該是大自在王佛尊,至於族長說了一大堆的虛霆聖尊,他們卻是沒有什麼感覺。

「那為什麼虛霆聖尊是最後一個聖尊?」一骨族強者疑惑道,「聖尊是怎樣的境界?」

骨族族長看來他一眼,道:「我亦不知,我曾經問過老聖主,他沒有說!」

他沉默了一會兒,道:「傳說虛霆聖尊莫名失蹤了,神話時代才結束,荒古時代便拉開了序幕!」

莫名失蹤?

眾強一頭霧水,對這些強者的行事作風深為不解,如此實力,應當守護諸天萬界,防禦魔族的入侵才是正道。

「我現在擔心,這雷霆聖獸的出現,與新聖主有關,希望是好事!」骨族族長擔憂道。

「應該沒什麼事情的!」一骨族強者看著半空中的巨獸虛影,道:「或許是好事也說不定!」

「但願吧!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骨族族長聲音低沉,憂心忡忡。

……

宇文天完全進入了忘我的狀態,全然不知身後的巨獸虛影,一個時辰之後,雷霆聖獸的虛影漸漸消散,一切都恢復正常。

不過,這種平靜只持續了十息時間,便見到宇文天身後又出現了一道高大的身影,百丈之軀,面相兇殘,殺氣騰騰。

這赫然是羅侯阿修羅聖皇的虛相,氣勢無匹,鬥爭之心不滅。


觀宇文天體內,之前的雷霆巨獸的骨骼徹底融合,此時正是阿修羅聖皇脊椎的徹底融合。

果然,一炷香之後,宇文天身後的虛影消失,四種骨骼融合成功,合而為一。

而宇文天身上散發出來一股霸道無比的氣勢,嗜殺,嗜戰,不屈,睥睨,狂傲,唯我獨尊。

周圍十丈的範圍皆被這種氣息籠罩,空氣中的微塵和法則碎片,則是被禁錮住了,停止了原先的運行規律。

這是禁域!

與之前在那青石巨門之前成魔是的氣勢有些相似,不過,那時候的禁域是嗜殺,無畏。

而此時的禁域,便如天地意志一般,不可違逆。

十息之後,這種氣勢散去,他身上有開始閃耀著一種鴻蒙之光,漸漸歸於平靜,完全是一個普通人的感覺,但卻隱隱有一種奇異的氣息,難以捕捉。

傲骨融合成功,宇文天身上的波動自行散去,他從三昧之境中醒轉,呼出一口濁氣,然後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滿意地點點頭。

傲骨融合之後,他的實力自然是有所長進,但是,仍然不明顯,因為他此時只是化真十重天之境的中期,傲骨之中的能量,幾乎都被神秘黑珠給貪污了。

不過宇文天卻無所謂,他越來越覺得神秘黑珠的強大,連聖帝都折服的奇物,貪污一些能量,沒什麼大不了的,以後他還有許多地方要仰仗神秘黑珠。

而且,這次融合雖然成功,但是丹田中卻有一股怪異的能量,吸收起來很慢,調動起來也有些吃力。但是一動用神秘黑珠,能量便狂涌而去。

宇文天索性不管不顧,慢慢吸收,總有一天,他會將這團能量吸收的,到時候,他的實力會再進一步。

宇文天拿起了五彩骨晶,仔細地感受起來。

這五彩骨晶,不同於其他顏色的骨晶,因為它不僅含有磅礴的能量,還有一種奇異的波動,這讓宇文天好奇不已。

試想一個聖帝,參悟透了天地大道的存在,那他的骨晶也鐵定與眾不同。

宇文天盤坐在地,雙手抱腹,五彩骨晶置於手心,便開始煉化吸收起來。

磅礴的能量入體,宇文天的經脈似乎難以承受,被不停地衝擊著,疼的宇文天皺起了眉頭。

幸虧他心性堅韌,完全忍受下來。一個時辰后,宇文天的丹田之中發生了巨變,真元被反覆壓縮,反覆錘鍊,幾乎都要成晶體了。

「轟!」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