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話落之時,一個身上帶著幽蘭光輝的黑色身影從煙塵彌散爆炸為止的洞口沖了出來,定眼一看,此人正是以魂能強化速度的劉峰!

Post by zhuangyuan

三倍極速讓劉峰猶如閃電般一閃而出,並在出來的同時舉起手槍,而他的手中還不止一把手槍,正是又花了五十點魂能開啟副魂器!

呯呯呯呯!

迅猛的子彈射擊聲響起,兩把槍交替設計,形成密集的子彈雨,將大片山賊擊殺,而直至死了二十幾人後,狼蒼天等人才行動起來。

「雜種,給老子住手!」

狼蒼天發出憤怒咆哮,一馬當先沖向劉峰,其魂器乃血色雙刀,充滿邪惡與血腥氣息,並在衝到一半的時候就放出了魂技。

魂技-血腥狂吼!

只見狼蒼天魂力爆發后,便揮舞血色雙刀,兩個紅色的骷髏便帶著咆哮呼嘯而出,正是魂技爆發后的效果。

劉峰見狀,立刻舉槍射擊紅色骷髏,可子彈打在骷髏上沒有任何效果,一相撞便被衝散了。

對抗同等級的魂技,必須得用魂技對抗嗎?

劉峰心中念出了這個公認的真理,隨後突然眼中寒芒一閃,在心中加了一句——只可惜,這不適合用在我身上!

嗖!

劉峰身上爆發藍光,以迅若雷電的速度避開魂技並衝到狼蒼天身側,而他的槍口已經對準狼蒼天的頭顱。

面對這一幕, 美女的妖孽兵王 ,只可惜除了這樣外,他就做不到其他事了。

呯!呯!

兩顆子彈接連呼嘯而出,一顆為黑色手槍射出,另一顆為白色手槍射出,黑色手槍為普通子彈,而白色手槍則是魂技-烈焰彈!

只見黑槍子彈以無與倫比的衝擊力將狼蒼天的護體魂力衝破后,便撕裂狼蒼天的皮膚,擊碎狼蒼天的太陽穴頭骨,只是子彈的餘威到此為止,瞬間徹底消散。

但另一個烈焰彈緊隨而至,不差分毫的正中前一顆子彈打中的地方,直接穿過碎裂的頭骨進入大腦,並直接引爆。


熾熱的烈焰頓時將狼蒼天的大腦燒成焦炭,並擴散至狼蒼天全身,讓狼蒼天的七孔全部噴火,最後毛孔燃燒,徹底化為火人。

開戰五秒,狼蒼天,死!

與此同時,狼蒼天濃郁的惡魂伴隨著一道血紅色的能量一起飛出並融入劉峰體內,其中惡魂化為五十多點魂能,而血色能量則是狼蒼天的魂器本源!

果然,劉峰除了吸收惡魂之外,還能吸收其他聖魂者的魂器本源,只是聖魂者必須要到了三星級別才能讓劉峰吸收,修為達到三星中期的狼蒼天符合這個條件,所以死時才會爆出魂器本源。

對劉峰來說,這絕對是天大的好事,但對在場其他人來說,這就是名副其實的噩夢了。

誰也不會想到己方最強者竟然會被敵人在短短几秒內幹掉,更想不到本來被魂技壓著後退的劉峰竟然能在轉瞬間秒殺狼蒼天,巨大的實力差距讓所有山賊都驚惶了,原本因劉峰輕易殺掉二十幾人而有些不穩的士氣頓時崩潰。

「逃,快逃,這傢伙是怪物!」

「逃啊!不逃就死定啦!」

「該死的,不準跑,你們……」

一時間,山賊們開始玩命逃跑了,蒼狼五絕中僅存的魯克驚怒交加的試圖阻止手下逃跑,然他剛喊一般,一顆子彈便擊穿他的頭顱,並連竄幾個山賊才消散。

定眼一看,正是劉峰以魂能強化子彈直接秒殺了魯克。

蒼狼五絕,全滅!

這一下,山賊們最後的戰鬥意志也失去了,幾乎是連滾帶爬的逃命,然劉峰不給這些人機會,子彈一顆一顆射出,將山賊們一一擊殺,沒有留下任何活口的意圖。

唯一能夠對劉峰造成威脅的羅極怒、羅極恨與羅極仇三人卻是被劉峰輕易幹掉狼蒼天和魯克的手段給鎮住了,他們三人的本事雖高,卻不會比狼蒼天和魯克強多少,更加不可能在轉瞬間將兩大高手幹掉。

面對強勢無比的劉峰,一直被當成死士培養的三人都不免產生了驚恐與駭然。

劉峰則無視沒有動作的羅極怒三人,用雙槍將逃命的山賊一個個擊殺,令山賊們完全崩潰,最後有一批山賊甚至想絕地反擊,只可惜實力差距太大,他們根本就沒法對劉峰造成威脅。

轉瞬間,除了綠人的山賊外,其他山賊全部被擊殺,而綠人山賊也是全部崩潰,癱坐在地連逃跑的勇氣都沒了。

蒼狼山寨,自此除名!

; 看著將山賊一一擊殺的劉峰,羅極怒三人不禁駭然對視,皆不敢相信劉峰居然怎麼強。

注意到劉峰那標誌姓的武器與一身黑衣后,他們幾乎可以肯定眼前的人就是羅家的死敵劉峰。

「不行,我們必須逃,和他打沒有任何勝算,我們必須把這裡的事告訴主人!」羅極怒低聲向羅極恨與羅極仇道,兩人聽罷不禁點頭認可,這種時候,留下來沒有任何價值。

雖然三人都是死士,可死士不代表明知道會死得毫無價值也要去送死,所以三人當下就欲逃命。

然劉峰雖然沒有打三人,卻一直盯著三人,當三人準備逃跑的時候,劉峰就擋住了三人的去路。

見到劉峰,三人面色一變,羅極怒沉聲道:「閣下,我們並不是山賊,只是他們請來……該死!」

說到一半,羅極怒的話就變了,因為劉峰二話不說便舉槍射擊,三人立刻喚出魂器,竟然是一個武器系,一個輔助系,一個魂獸系。

武器系的是羅極怒,魂器為一把綠色長弓,有點像是用某種木材製成,但光輝閃耀,顯然不是木材那麼簡單。

魂獸系的是羅極恨,他的魂獸是一隻像狼人的怪物,一出現便張牙舞爪的向劉峰襲來,實力可比之前的紅獅強大多了。

最後就是羅極仇的輔助系魂器了,他的魂器為一面騎士盾,竟然擁有讓己方三人全部披上一層防護罩的效果,子彈打中防護罩后,雖然會對防護罩造成傷害,卻無法輕易擊破防護罩,而且防護罩還能不斷修復,讓劉峰的攻擊效果大打折扣。

劉峰見狀不由眯起了眼睛,繼而注入魂力,用烈焰彈攻擊,然一直未動的羅極怒看準時機,以魂技予以抵擋。

魂技-落曰弓!

一道散發落曰光輝的魂力箭飛襲而出,其速度雖然不比子彈,但威力和準度卻不容小窺!

轟!

子彈與箭矢在空中相撞,形成強力爆破,令半空中形成濃郁烈焰與黑煙。

「嗷~~~」

狼人魂獸在下一刻就越過烈焰,帶著惡狼怒吼揮舞利爪,依然是魂技攻擊!

魂技-餓狼銳爪!

八道爪勁破空而出,籠罩大片區域襲向劉峰,劉峰見狀,立刻以魂技神風步躲避,在千鈞一髮之際躲過攻擊。

然劉峰並沒有完全躲開,爪勁還是在他臉上留下了一道疤痕。

冷冷拭去鮮血,劉峰舉目望向羅極怒三人,而後者雖然沒有追擊,卻全神戒備的盯著他,只要他有所異動,就會再次攻擊。

看了看劉峰,羅極怒又道:「劉峰閣下,請住手吧,我們不想和你為敵,這樣打下去,對大家都沒有好處。你雖然很強,但之前的戰鬥肯定讓你消耗了不少魂力吧?」

說罷,羅極怒就死死盯著劉峰,希望劉峰能停戰,然他還是對劉峰看走眼了。

既然決定要殺,劉峰就一定會將敵人幹掉,哪怕拼著兩敗俱傷,他也不會放過敵人,因為他深信一個真理——打虎不死,後患無窮!

當下,劉峰就再次舉起手槍,魂力隨之激發,並形成了烈焰彈。

羅極怒見狀一驚,連忙拉滿弓弦,羅極恨與羅極仇也做好戰鬥準備。

呯!

伴隨一聲槍響,烈焰彈呼嘯而出。

可與以前不同的是這顆烈焰彈還伴有幽藍色的光輝,並且蘊含更加可怕的力量——這是附帶魂能的烈焰彈!

僅僅這一發子彈,就用掉了劉峰二十點魂能!

羅極怒敏銳察覺到這顆烈焰彈的不同尋常,但他沒有選擇,只能以魂技落曰弓還擊,而這一次落曰弓與子彈相撞后,竟然被自己衝散,而子彈則威力不減的襲向了羅極仇。

轟!

下一刻,子彈與盾牌相撞,頓時激發熾烈爆炸,接近三千攝氏度的高溫烈焰呼嘯而出,將羅極恨和羅極仇直接吞噬,唯有羅極怒在本能驅使下進行躲避,沒有被烈焰吞噬。

可饒是如此,羅極怒還是半邊身體被燒傷,目測絕對是三級燒傷的水平,而羅極怒落地后,頓時發出痛苦慘叫。

連躲開的羅極怒都這樣了,更謬說羅極恨和羅極仇了,兩人直接被超高的溫度燒得灰飛煙滅,只剩下一些骨骸能夠證明他們存在過。

面對兄弟慘死和自己的重傷,羅極怒睚呲欲裂,用驚怒惶恐的目光等著劉峰道:「你、你、你怎麼會這麼強?四星初期,不,是四星中期!這、 總裁老公,太撩人! ,你、你難道是四星聖魂者嗎?」

劉峰沒有回答,很乾脆的舉起雙槍連續扣動扳機,已經重傷的羅極怒根本沒有抵抗之力,在一輪子彈打過去后,終於被衝破護體魂力並咽下了最後一口氣。


自此,大戰終結,劉峰以壓倒姓的優勢勝利!

當羅極怒死後,三道惡魂與三個魂器本源全部飛了過來,轉瞬間融入劉峰體內,讓劉峰的魂能一下子飆升到了562。

至於三道魂器本源則與狼蒼天的魂器本源融合併沉睡在劉峰的右手,就如同之前那個魂器本源一樣。

冷冷看了一眼死的不能再死的羅極怒,劉峰的目光投向那些已經被嚇尿的山賊,而山賊們見他看過來,很多都嚇得尿崩,並鼻涕眼淚糊一臉的不斷磕頭求饒。

「大人,求求您放過我們吧!我再也不敢作惡了,求求您放過我們吧!」

「大人,我願意為您做牛做馬,求求您不要殺我,求求您了。」

「大人,我……」

「閉嘴。」劉峰冷冷開口,打斷了這群山賊。

眾山賊大氣都不管喘一下,幾乎全都崩潰得屎尿併流,臉上又糊一臉,噁心到極點,連讓劉峰殺的價值都沒有。

掃視了一眼這十幾個『倖存』卻崩潰掉的山賊,劉峰冷聲說道:「滾吧,將這裡發生的事傳出去,告訴其他人,我叫劉峰,當我要殺某人的時候,就會提前發給那個死亡黑函。」

聽完劉峰的話,眾山賊都是一愣,強烈的不真實感湧上心頭,讓他們不禁錯愕的對視了一眼。

劉峰見狀用更冷的聲音問道:「還要我再說一遍嗎?」

山賊們頓時一個激靈,腦袋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隨後就連滾帶爬的跑路了。

待山賊們全部跑路后,劉峰便找了個乾淨的地方盤膝坐下調息恢復,這一戰他雖然從頭到尾都保持著壓倒姓的優勢與接近無敵的姿態,但消耗也不小,魂力接近枯竭,若是不快點恢復的話,即便是他估計也要倒下了。

好在恢復魂力對劉峰來說從來都不是問題,僅僅二十分鐘時間,劉峰就恢復到全盛狀態,並整理了一下收貨。

魂能自不用說,關鍵是四個魂器本源讓劉峰驚喜不小,這些魂器本源有強有弱,雖然擠在一起,但並未融合,看上去十分奇怪。

同時,劉峰發現羅極怒三人的魂器本源是可以通過魂能融合,從而產生新武器的,就和黑色手槍一樣,只是消耗的魂能高達四百點,是黑色手槍的四倍。

略作考慮后,劉峰決定先不製造新的魂器槍,而是來到崩塌的洞穴口,將岩石挖開並再次進入蒼狼山寨的洞窟,並找到了一名還活著的山賊。


不過,劉峰並沒有殺掉此人,而是沉聲問道:「告訴我,你們的藏寶庫在哪?」

山賊早就嚇破了膽,哪敢隱瞞?趕緊將藏寶庫的情況如數稟報,並在末了又舔上一句:「大人,寨主他們似乎在為誰服務,每個月都會將寶庫中的東西大量搬出去,所以寶庫中留下的東西並不多……」

劉峰聽罷不置可否,當即又問:「那麼你知道洞窟深處的那個壁畫是什麼嗎?」

「壁畫?」山賊一愣,隨即想起了那副壁畫,連忙答道:「大人,那個壁畫在寨主他們入駐之前就存在了,寨主說那是古代人留下的東西,沒有價值,也沒必要破壞,所以就留下來做山寨的古董了——那到底是什麼東西連寨主都不知道。」

劉峰聽罷眯起了眼睛,隨後又問了幾個問題,待確定問不出什麼有用的東西后,就放掉了這個山賊。而山賊如蒙大赦,立刻連滾帶爬的跑路了。

當下,劉峰就一路來到洞窟深處的壁畫處,他盯著壁畫看了半晌,當即將右手放在壁畫上,而其體內的魂能頓時與壁畫產生共鳴。


劉峰感覺得到,只要注入五百點魂能,就能開啟壁畫的機關。

然機關開啟后究竟會發生什麼事則誰也不知道,有可能是寶藏,也有可能是十死無生的陷阱。

「如果連這點風險都不敢冒的話,以後遇到更危險的事,是不是要一直迴避?哼,富貴險中求,拼了!」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