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 二月 2021

見珈藍是真的走了,蘇珊珊才回到椅子上面,嘆息一口氣,拿出了一塊只有半塊的白玉玉佩。

Post by zhuangyuan

「也許,真的該出去走走了……!」

夜黑風高,正是殺人的好天氣。

珈藍一進入沐府,就感覺到了黑暗裡面監視的人。

冷笑一聲,珈藍悄悄的去了沈悅的房間。

進去之前,珈藍把自己的臉易容成了之前的樣子。

沈悅的房間裡面,沐天啟和沐天雪都在。

沐天啟打了打哈欠,看著自己的娘問道,「娘,你大晚上不睡覺把我們叫來幹嘛?」

「就是。」沐天雪也附和道,「明天我還要和陸小姐她們去逛街。」

「你們兩個給我清醒一點。」杜悅憤怒一拍椅子的扶手,將兩人嚇了一跳,頓時睡意全無。

「是。」沐天啟和沐天雪同時應道。

「你們最近不要出府,我這心裡最近不安。」杜悅徑直說道。

沐天雪聞言,第一個不答應,說道,「娘,你不安什麼,還不准我們出府。」

「你們難道忘了沐珈藍他們了嗎?」杜悅臉色不善的說道,「我最近沒到她了。」

一提到沐珈藍,沐天啟和沐天雪都有些驚訝,當初的事情他們是知道的,但是都快一年了,說不定她早就死了,不然為什麼這麼久不回來。

想到這,沐天啟開口說道,「娘,沐珈藍說不定早就死了,你別瞎操心了。」

「是嗎?」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珈藍從屏風後面走了出來。

再看到珈藍的樣子時,杜悅三人嚇了一跳,,沐…沐…沐珈藍,真的是你。」

珈藍微笑著點了點頭,「我最近也夢到夫人在挂念我,所以特意回來看看你們。」

挂念……

杜悅臉色一白,厲聲說道,「沐珈藍,你別忘了這裡是沐府,你一個廢物能幹什麼?」

珈藍聞言,並不生氣,而是身形一個快速移動,就到了沐天雪和沐天啟的背後,隨即抬手,將兩人打暈了。

珈藍的動作很利落,杜悅反應過來之後,沐天啟和沐天雪已經暈了過去。

「你……你想幹什麼?」杜悅的臉色已經不能用蒼白來形容。

因為沐珈藍剛才的動作清楚的告訴了她,沐珈藍不是廢物,還直接打暈了身為綠階三級靈力師的天啟和黃階五級的天雪。

「我能幹什麼。」珈藍慢條斯理的走過去,將杜悅用布綁了起來。

杜悅本來想逃,只是她怎麼可能逃得掉。

先堵住了杜悅的嘴巴,珈藍從空間儲物戒裡面拿出了一瓶葯。

「我這裡沒有離僵那麼好的毒藥,只有讓人慢慢潰爛的毒藥,希望你不要介意。」珈藍說完,就打開了瓶子。

嘴被堵住,杜悅沒有辦法說話,只是使勁的搖頭。

珈藍見此,眼神陡然一變,寒冷無比,「你當初給我下毒的時候怎麼沒有搖頭不下?」 聽到這句話,杜悅的臉色猛的蒼白起來。

她就是害怕沐珈藍知道是她下毒害了她,沒想到現在她居然真的知道了。

拿開杜悅嘴巴裡面的布,珈藍伸手捏住了她的下顎,將那些毒藥讓她吃了下去。

當葯通過咽喉進入身體裡面的時候,珈藍才放開了杜悅。

「杜悅,你,你的女兒,對我所做的一切我都會討回來。」


話落,珈藍轉身,走到了沐天雪的身邊,一道紫色的光芒出現在手中,紫光進入沐天雪的身體,沒一會,一道咔嚓聲響起,杜悅瞪大了眼睛。

沐珈藍,居然……居然廢了雪兒的丹田,讓她再也不能修鍊……

「沐珈藍,你不得好死。」杜悅痛苦的說道。

「我好不好死你是看不到了。」珈藍冷笑一聲,直接殺了沐天啟,隨即往沐蕭的房間而去。

不光是為了她自己報仇,而是包括飄渺峰的人。

當時的飄渺峰是被滿門血洗,而她,不會對那些無辜的下人出手,但是沐蕭這些人她絕對不會放過。

房間裡面,杜悅沒一會就開始全身發癢,不停的抓,撓,就算是皮膚都被抓爛,她也停不下手。

珈藍很清楚沐蕭這個時候在什麼地方,便朝著書房而去。

在悄無聲息打暈外面的守衛之後,珈藍就進入到了房間裡面。

看見有人不經他同意就進來了,沐蕭有些生氣的說道,「誰這麼不懂規矩?」

珈藍面無表情的走過去,說道,「是我。」

看著眼前的人,沐蕭一驚,瞬間就站了起來,抬手,一道靈力就朝著珈藍打去。

只是身為藍階一級靈力師的他怎麼可能會是紫階三級靈力師珈藍的對手。

偌大的書房裡面,兩人只過了五招,珈藍一腳將沐蕭踹到了書桌前面,一步步走過去。

等到了沐蕭的面前,珈藍冷笑一聲,「沐蕭,你當初血洗飄渺峰的時候可想到了今天?」

「沐珈藍,我當初就應該殺了你。」沐蕭惡狠狠的說道。

他不後悔血洗飄渺峰,他後悔沒有殺了這個女人,讓她活到了現在。

珈藍只是笑笑,並沒有說話。

沐蕭,你又怎麼會知道她早已經死掉。

「沐蕭,我發誓,當初參與的人,我一個都不會放過。」珈藍冷漠的說道。

看著珈藍眼裡的寒光,沐蕭一怔,似乎真的看到了那些人的死亡。

「沐珈藍,或許其他的人你殺的了,但是有一股勢力卻是來自血城,哪裡是你根本就不可能去到的地方。」沐蕭說完,狂笑了起來。

「是嗎?」珈藍挑眉,從空間裡面拿出一把匕首,手氣刀落,沐蕭便再也沒有了氣息。

雙眼不甘心的睜著。

殺了沐蕭,珈藍便朝著皇宮而去。

沐府其他人都是無辜的,至於那個沐語嫣,她便放過她好了。

當沐天雪醒來的時候,看著滿地的鮮血和已經看不出來人樣的杜悅,立刻尖叫了一聲,發現自己被廢,狂笑了起來,禁不住打擊,瘋了……

整個沐府也熱鬧了起來,黑暗中隱藏的人見此,也離開了沐府。 等到了皇宮,珈藍很容易就找到了皇后的宮殿。


鳳華宮外面,有一些高手在把守,門口還守著一些宮女。

珈藍見此,繞到宮殿的後面,從後面進入了宮殿。

一進入宮殿,還沒有入睡的林婉就發現了珈藍,

當看到珈藍的時候,手裡的茶杯一下子就掉到了地上。

「你……你……。」

珈藍看了她一眼,沒有和她廢話,一道紫色的靈力直接讓林婉倒在了地上,隨即離開了這裡。

於此同時,外面的宮女也走了進來,在看到倒在地上的皇後娘娘時,幾位宮女尖叫一聲跑出了宮殿。

沒一會,大批的侍衛就趕了過來,同時還有龍耀天和龍陵玉。

離開皇宮,珈藍沒有管身後跟著的人,而是回到了沐府,她都忘了,還有一個沐正沒有解決。

回到沐府之後,珈藍果然看見沐府燈火通明。

從大門進入沐府,珈藍立刻就朝著大廳而去。

當初的事情發生在皇宮,又有那麼多人在,皇宮發生的事情自然是被傳了出來。

所以這些人也知道珈藍不是沐府的小姐,當下看到珈藍回來,有些不敢相信。

但是那張標誌性的醜臉,明確的告訴他們,他們沒有看錯人。

當下就有一些人去通知沐正了。

等到了大廳,珈藍就看到沐正憤怒的看著她。

「是你殺了蕭兒?」

珈藍聞言,冷笑一聲,她自然知道沐正口中的蕭兒是誰,那就是他的獨子,沐蕭。

「是我殺的。」躲在角落裡面的沐語嫣聞言,全身一怔。

爹爹是她殺的,那麼沐天雪沐天啟都是她了?

這麼說,她豈不是要變的和沐天雪他們一樣。


想到這,沐語嫣驚恐的後退一步,離開了這裡。

「哼。」沐正冷哼一聲,「既然如此,血債血償。」

珈藍微微一笑,「這也是我想說的,飄渺峰的債。」

聽到珈藍說道飄渺峰,沐正臉色一變,也不再和珈藍多說,身形一動,就到了珈藍的面前。

沐正一年前突破紫階,到現在都還停留在紫階一級,根本不是珈藍的對手。

而力量每隔一級的差距就很大,階段就更不用說了。

沐正冷笑一聲,抬手一道紫色的靈力就朝著珈藍打去。

就在沐正以為沐珈藍必死無疑的時候,珈藍輕輕勾起了嘴角,身子一個移動,就到了另外一邊,而沐正的攻擊也落空了,打在了一旁的石頭上面。

不……不可能…

沐正有些不敢相信,他沒有看出來這個女人身上有靈力的波動,按理說還是廢物一個,怎麼會躲過他的攻擊。

巧合,對,一定是巧合……

「這不是巧合哦。」站在另外一邊的珈藍看著沐正的神色淡淡的說道。

一聽這話,沐正厲喝一聲,「你一年前還是廢物,我不相信你一年時間裡面就到了紫階。」

只有紫階一級或者高於一級的人才會這麼輕鬆的躲過他的攻擊。

一年的時間,根本就不可能從廢物到紫階,所以她剛才一定是靠運氣躲過的。 對於這一點,沐證是深信不疑的。

「不見棺材不落淚。」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