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9 一月 2021

見狀,黃丐手中法訣立即運轉,一道龍捲風隨之出現,然後帶起小紫的紫火鋪天蓋地地向前方的夜孤席捲過去。在紫火出現處,空間立即被燒成一片斑駁,出現了大片的空間裂縫。

Post by zhuangyuan

“靠,這是傳說之中的古獸魔焰呀,只有上古神獸纔會擁有,難道眼前這小孩本體是神獸?”對於玩火出生的元通,一眼就看出了小紫那紫火的不一般,心中一陣驚歎道。旋即,其精神一振,手中立即將能量提升,再次向那夜孤攻擊過去,因爲他相信這還處於幼年期的古獸魔焰雖然還不能完全困住那夜孤,但至少也能讓其分心來對付,這正是自己的機會所在。

就在那鋪天蓋地地紫火接近身體之時,夜孤立即幻化出一道能量屏障直接阻擋在身體之前,在不停地釋放出身體能量來維持能量屏障的同時,夜孤還要應付元通那狂風暴雨般地攻擊,於此同時他還要抵禦着腳底下成空發射上來的能量冰錐的攻擊。一時,其也變得手忙腳亂起來。

見狀,元通認爲機會來了,所以他決定動用殺招了。只見其手中手印翻飛,緊接着其頭髮和衣袍無風自動起來,然後其雙眼之中閃現出兩團銀色的火焰來。

“焚天銀焰斬。”

只見元通身形陡然升高,然後雙手一合一道幾百丈寬銀色火焰能量出現在其手中,那能量火焰形成一把火焰之刀,然後對着夜孤頭頂直接劈去,頓時虛空在那一劈之力下竟然被分裂成兩半。

見元通動用終極殺招了,夜孤也顧不得身後的紫火了,立即收回能量屏障,然後身形一閃手中一柄與黑夜一樣黑的偃月刀出現在其手中,那偃月刀在空中舞出一道複雜的軌跡後也帶着一道幾百丈寬的黑色能量匹練向前迎了過去,於此同時夜孤嘴中喊道:“噬空夜旋斬”。

緊接着兩股巨大的能量在空中相遇,但並沒有發出任何聲響,只見兩股能量猶如兩條巨龍一般在空中相互撕咬起來,似乎誰也不能輕易勝過誰。

在夜孤全力施展出那“噬空夜旋斬”後,身體內消耗掉的能量一時也難完全恢復。見有機可乘,小紫也孤注一擲了。只見其頭上隱沒了的金角突然冒了出來,然後其將全身的能量聚集在自己的金角之上,接着身形一閃,就如一枚出膛的炮彈般向夜孤射去。

在空中那兩股相互撕咬的能量消失了之時,元通和夜孤兩人的臉色明顯也都變得蒼白了起來。正在此時,一道金光伴隨着紫影向夜孤急射而來。

“哼,就憑你一個武靈巔峯者也想來偷襲本皇,真是不自量力。”說着,夜孤再次運用體內剩下能量的三層,幻化成一道能量盾牌擋在身前,然後便準備安心的恢復起體內的能量來。

就在此時,小紫金角攻擊已經到達,作爲上古神獸,小紫全身最堅硬的地方就是頭上的金角了,而此時其已經將全身的能量都聚集在了金角之上,可見其威力是多麼可怕。可是那夜孤卻敢如此蔑視,活該他自己倒黴。

小紫的金角接觸到夜孤的能量盾牌後,不到片刻便將其能量盾牌攻得粉碎,然後小紫速度不減直接插進了夜孤的腹部丹田之位。雖然沒有直接洞穿夜孤的身體,但直接在其丹田之上開了一個大窟窿。

在小紫這一擊之下,夜孤身形立即被撞得倒飛出去上百丈之遠,可見小紫這一角之力是多麼的強悍。不過在施展完這一擊之後,小紫體內能量已經耗盡,身體一時穩不住竟然搖搖晃晃地向下落去。見狀,黃丐趕緊將其接住,並把他帶回地面去。

那被小紫冒死一擊的夜孤此時也好不到哪去,其身體在空中搖晃了片刻後,便向地面逃逸而去。見痛打落水狗的機會來了,元通顧不上繼續恢復體內能量,身形一閃就向那夜孤狂追了下去。黃丐在放下小紫後,也向夜孤落下的地方狂追過去。

就這樣,那夜孤重傷之後落入了成空、黃丐和元通的圍毆之中,不到一個時辰,其終於在元通的一殺招之下結束了他梟雄的一身,而幾人或多或少也受到了不同的傷害。 在元通等人將夜孤解決完回來時,楊凡已經恢復三成能量了,行動基本已恢復自如,一旁的小紫也能晃晃悠悠地站起來了。

“怎麼樣?解決了嗎?”見衆人傷痕累累地趕了回來,楊凡強行站起身來,然後向衆人問道。

“解決了,想不到這夜孤竟然如此強硬,身受重傷後被我們衆人圍攻了近三個時辰纔將他幹掉,他可算得上我這麼多年來最難纏的對手了。”見楊凡問起,元通擦了擦臉上的血,然後感慨道。

“老頭我也是第一次和武皇強者正面戰鬥呀,想不到還和自己的敵人合作了,真是難以相信。是不是呀?成老頭”黃丐咧了咧嘴,然後對身旁的成空擠了擠眉,故意道。

“呵呵,黃老怪,剛纔我和你合作,現在你要是敢惹我的話,我照樣還可以揍你,你相信不?”說着成空對黃丐揚了揚拳頭。

聞言,黃丐立即躲到了元通的身後,然後露出半個頭來。見狀,衆人忍不住爆發出一陣愉快地笑聲。

“我們這次得勝的最大功臣應該是楊凡小友和小紫小友,聽說你們曾經可都是我白易城的通緝對象呀,好像是楊凡你在比試中將那夏侯純給劈死了。現在看來楊凡小友果然非池中之物呀,看來那夏侯純死得不冤呀。”見識過楊凡和小紫的雷霆手段後,成空在心裏已經逐漸喜歡上這兩名曾經被白府追殺之人了,想不到在關鍵時刻救了他們的卻是被他們追殺過的人,這種胸懷讓成空立刻爲以前他們不分青紅皁白地對二人追殺感到愧疚起來。

但成空並不知道,楊凡之所以這樣幫助他們並不是想體現自己寬大的胸懷,而是爲了彌補他對白夕的愧疚,即使他所救的人是曾經要追殺他的人,但他並不在乎,只要能讓他心裏好受點也就行了。

“成前輩過獎了,我們這次的出力就當是對你們白府的損失給點補償吧,只要你們白府以後不要再追殺我們了,那我們也就感激不盡了。”聞成空之言,楊凡平復了下心中的情緒,然後對成空道。

“楊凡小友好手段呀,如果老夫猜得不錯的話,上次給老夫治療的人也是你吧。”就在楊凡說話之際,那白易已經帶領着白府之人趕了過來,然後對楊凡道。

“白城主眼睛還是那麼毒辣,上次正是本人。還望白城主能放過我們一馬,畢竟那夏侯純是死在我手裏的。”見白易趕到,楊凡對其抱了抱拳,然後道。

“算了,那小子學藝不精還到處生事,再說也是在正常比試下死在你手裏的,這也不能怪你。當時我們也是一時氣急纔對你們發佈追殺令的,現在就讓我們一笑泯恩仇吧。可惜我夕兒死了,要不老夫還真想收你小子爲女婿呢。哎,看來老夫是沒這個命了。”聞楊凡所言,白易望向空中幽幽地道。

聽了白易的話,公孫雨瞪大着眼睛望着楊凡,因爲當初她父親也提出過這種要求,但卻被楊凡給拒絕了,此時她想看看在別人再提出這種要求時楊凡是什麼表情。

見公孫雨以那種意味深長的眼神看着自己,楊凡尷尬地道:“我楊凡也沒什麼能耐,怎麼會配得上白大小姐呢,不過以後白城主有什麼事情需要吩咐我去做的,儘管吩咐我就是了。”

“好,小小年紀竟然有此等本事和此等胸懷,將來想不成爲寰武大陸的巔峯強者都不可能了。只要小友能將老夫體內疾患盡數除去,那老夫就感激不盡了,至於老夫以前提到的滿足你的兩個要求,現在一樣還算數,你看怎麼樣?”見楊凡所說並非是一時敷衍,而是發自內心之言時,白易強忍住失女之痛,然後強裝輕鬆道。

“好,容楊凡休息三日,三天後我必定登門爲白城主驅除身體裏的所有疾患。”見白易並無爲難自己的意思,楊凡也爽快地答應了,畢竟多一名武皇朋友,以後在找到自己家族的真正敵人後,也可以助自己一臂之力。

“那就這樣說定了,楊凡老弟,元城主,這次多謝兩位的鼎力相助了,稍後我白易定會奉送上大禮,以示感謝,那老夫就先告辭了。”說定後,白易便告別衆人,帶領着白府之人離去了。

楊凡、元通等人在白易離去後,也分別帶上自己的人回到自己的領地修養去了。

回到凡盟總部後,衆人便各自回房去進行恢復去了,直到第二天中午,衆人才一個個出現在凡盟總部的大廳之上。午時過後,楊凡的身影也出現在大廳之中了,此時的大廳之上除了小紫之外其他人都已經到達了。

“那小痞子好像傷的並不嚴重,怎麼需要那麼久的時間來恢復呀。”見小紫還沒出現,黃丐奇怪地問道。

“估計那小怪物現在正在晉級之中,這次的孤注一擲可能讓他找到了突破武靈的契機,現在極有可能在晉級窺覬期武侯之中,我們還是不要去打擾他的好。”對於一直跟隨着自己的小紫,楊凡是最瞭解不過的了,於是很肯定地對大家道。

“真不知道這小紫的本體是個什麼,實力竟然這麼恐怖。”想到小紫最後那一擊時,孫玉環感慨道。

聞言,公孫雨和令狐宇兩人眼中同時露出崇拜之情來,看來除了楊凡以外他們在心裏又多了一名偶像了。

“盟主,現在我們已經成爲夜孤城的主人了,凡盟也因爲你和小紫的一戰而成名了,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呢。”見除小紫外衆人都到齊,孫玉環便向楊凡問道。

“對,我們凡盟因爲這一戰而聲名顯赫了,以後這黑三角領域也沒人敢再來惹我們凡盟了。所以我對凡盟以後的佈置也適當地安排一下,青一風執掌天龍幫,孫大娘繼續執掌地獄門,凡盟總部就交給我徒弟來管理,令狐宇就留在總部幫忙吧。而我就直接當一個甩手掌櫃了。”見孫玉環問道,楊凡將自己的打算說了出來道。

“楊凡哥哥要離開?”敏感的公孫雨聽了楊凡之言後,立即問道。

“恩,前面還有非常可怕的敵人在等着我,所以我得快速地強大起來,因爲我家人的性命還控制在他們的手裏。而你們作爲我以後對敵的根本力量,你們自己也得不斷地強大才行,我希望下次我回來時你們都已經升爲武皇強者了。”見公孫雨問道,楊凡望向遠處的天空,淡淡地道。

“那楊凡哥哥能帶我一起去嗎?”見楊凡真的要離開,公孫雨依依不捨地道。

“你還是留在你父親的身邊吧,因爲現在楊凡哥哥連自保的能力都還沒有,怎麼能確保你的絕對安全呢,等以後我有足夠的強大了,再回來帶你出去闖蕩吧。”見公孫雨的不捨,楊凡安慰道。

“那楊凡哥哥說話一定要算數,以後一定回來找雨兒。”

“恩”

“師父你就放心去歷練吧,這裏就交給我們了,到時候我一定給你培養出一批武皇來呵呵。你在外面遇到什麼問題解決不了就放信給我們,我們會及時趕去支援你的。”見楊凡去意已決,黃丐也不再挽留,朗聲道。 一聲承諾,幾許溫柔,叫人一生難忘;

浴血共戰,親如手足,讓人感動至深;

特別的關愛,一生的恩情,必以一身相報。

時間很快又翻過去了一頁,對於以往的一幕幕,楊凡只能在回憶之中才能找得回,但是有些東西卻一直種在了他心裏,從來都沒有離開過,那就是嫣兒的柔情和對她的承諾,那就是楊戈的兄弟情深及楊天無微不至的呵護。

眼前的一切也即將成爲美好的回憶,在離開前,楊凡多少還是有一些感傷,畢竟他再次回來已經不知爲何時去了。

在楊凡他們大戰歸來的第二天下午,楊凡在夜孤城內舉辦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凡盟掛牌儀式,他們已經將凡盟總部搬入了夜府內,並在此正式掛牌成立。儀式上黑三角領域的所有幫派頭領都來參加了,他們並不是楊凡邀請而來的,而全都是聽到風聲趕過來的,連白易、元通都分別派元空和冷莫寒來參加了。對此,凡盟所有人都預想不到,但每個人臉上都洋溢着一種自豪地笑容。

在送走所有的賓客後,凡盟的大廳之上除了楊凡外只剩下黃丐和令狐宇了,青一風帶着手下回天龍幫去了,孫玉環帶着手下回地獄門去了,公孫雨也隨着趕來慶賀的公孫炎回家去了,而小紫處於晉級狀態之中還沒清醒過來。

“師父,我怎麼突然感覺得一下空蕩蕩的了,你有這種感覺沒?”大廳上,黃丐對坐着一直髮呆的楊凡問道。

“是呀,衆人離去後我這心裏多少也有些空虛。不過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有散纔會有聚,讓我們期待着下一次的相聚吧。”聞言,楊凡淡淡地道。

“老大,我也想和你一起去歷練,要不帶上我吧?”看了看楊凡,令狐宇忍不住開口道。

“你小子也想走,沒門,連窗都沒有。你走了我老頭一個人多無聊呀,連個給捶背的都沒有了,所以我是覺不會放你小子走的嘿嘿,你還是別想了。”見令狐宇也想走,黃丐立即反對道。

“你雖然身具異能,但是你本身的實力還太弱,等你實力稍強一點,我也還能活着回來時,我再帶你出去,因爲現在我連自己的安全都還無法保證。因爲我潛在的敵人過於強大,萬一被他們認出了我,那麼我的生命就岌岌可危了。”看了看令狐宇,楊凡有一種強烈的感覺,那就是眼前的人以後肯定會給予自己很大的幫助的,忍不住爲其的安全考慮道。

“老大,你那麼妖孽,誰能把你掛了呀?所以我相信你在不久的將來就會回來的,而那時我也必定會有了自保的能力了。”見楊凡平時豪氣沖天,現在提到自己潛在的敵人時卻顯得那麼低調,令狐宇知道楊凡的敵人確實強大的可怕,所以他也不願讓自己去拖累楊凡,所以激勵楊凡道。

“就是,令狐小子說得很對。師父你現在才冥思期武靈就能將那武皇強者給滅了,稍過時日,你說這寰武大陸上誰還能將你給掛了呀?”見楊凡萎靡之樣,黃丐立即大放闕詞道。

聞言,楊凡微微一笑,然後裝得信心足足地道:“就是,從我出生以來只有我掛別人的份,誰能把我給掛了呀?”但楊凡心裏想起先祖的殘靈之言“當你到達武聖級別時,你纔有資格和他們對話”,心中還是一陣悵然,“武聖”那是一個多麼可望不可即的級別呀。

“老大,還有我呢,只要我們兩個聯手,管他武侯還是武皇,我們通通能將他們給滅掉。”就在衆人說話之際,從晉級中甦醒過來的小紫已經來到了大廳之上。

聞言望去,衆人發現站在大廳之上的已經不再是那六歲孩童的小紫了,而是一名十來歲的小少年了,少年有一張英俊得不能再英俊了的臉,而且滿臉透露出一種王者之氣。看得楊凡三人嘖嘖稱奇起來,要不是小紫那熟悉的聲音,衆人根本認不出眼前的小少年竟然是原來那小痞子小紫。

見衆人都以一種異樣的眼光看着自己,小紫也覺得很奇怪,他還以爲是自己臉上有什麼髒污呢,於是迅速從納戒中取出一面銅鏡照了起來。

只見他看着銅鏡裏那張陌生的臉先是眉頭緊皺,看了好一會兒後才突然仰首大笑起來,緊接着道:“我竟然長大了,而且變得更帥了。美女們,你們就等着落入本帥哥溫柔的懷抱吧,哈哈哈”

見到小紫又恢復了他那痞子的習性後,楊凡幾人立即從陌生變得熟悉起來,然後同時鄙視他道:“噓唏。”

“老大,我知道你們看到我變帥了心裏有些嫉妒,你們這樣的心裏我能夠理解嘿嘿。”小紫根本無視衆人的鄙視,還自我解嘲道。

“好了,不開玩笑了。小紫,你也和他們兩個一起去將凡盟新招入的人員好好整治一下吧,對於這個你應該有些經驗了。這羣人中大部分都是以前黑三角領域的惡人,要他們服從管制還得施展些手段才行。我趁你們整治這斷時間去白府一趟,回來後我們也就該離開了。”見小紫安全從晉級之中清醒過來後,楊凡也放心了,於是對其說道。

“老大,你放心去做你的事情吧,那羣兔崽子本少爺會讓他們服服帖帖的。”聽到楊凡叫他去整治人,小紫立即樂呵起來了,揉了揉拳頭,然後對楊凡道。

楊凡告別了衆人後帶上一些準備材料便直接奔向白府去了,如今楊凡已經是黑三角領域的名人了,所以他走到哪裏都會圍着一大羣崇拜之人,特別是一些少女,追着喊着連鞋跑掉了都不顧。這場面讓楊凡一陣無語,他何時想到過曾經被人追殺得如喪家之犬自己現在竟然變得如此風光。無奈之下其只好再次戴上那黑色斗篷,在此之後他才能安然走到白府之中。

到達白府後,楊凡看到北院原來所在地變成了一個大窟窿後,其心中忍不住偷笑,那可是自己的傑作呀。


片刻後,白府大廳之上。

“想必楊凡老弟在來白府這一路上也不是那麼寂寞吧?嘿嘿”楊凡在大廳之上坐下後,白易邪笑着問道。


“讓白城主見笑了,我也沒想到我一下怎麼那麼受歡迎了,真是殺得我措手不及呀。”想必白易早知道楊凡在外面的狀況了,於是楊凡尷尬地道。

“這就是人們對力量的崇拜,當你的實力達到一定的高度後,你自然會被人崇拜,這也是前些天你拼命一戰換來的榮耀呀。”聞言,白易解釋道。

“那也是拖了白城主的福呀,要是白城主開始沒將那紅毛老怪打得重傷,我哪有機會呀哈哈。”見白易提到前幾天那一戰,楊凡立即謙虛道。

“太過於謙虛就等於是驕傲喲。”

“哪裏,哪裏”

在經過一陣寒暄後,楊凡便開始爲白易驅除身體裏的疾患了,因爲上次已經驅除了大部分,所以沒過兩個時辰楊凡便已經將白易身體裏的疾患完全驅除了。

在得知楊凡要離開黑三角領域後,白易給楊凡送上了一枚納戒,至於納戒之中是什麼,據白易說是一些路上用的盤纏而已,但楊凡知道遠遠不止,不過他也沒拒絕,而是心安理得的收下了,然後才告別白易而離去。 楊凡回到凡盟總部時,已經是晚上了。而小紫他們也剛剛整治完凡盟的人入成員回來,一個個都累得虛脫的樣。

見狀,楊凡忍不住開口問道:“怎麼樣?你們不會還被一羣新兵蛋子給難住了吧?”

“老大你別提了,想不到這幫子人的皮肉怎麼那麼結實,我們都揍得快虛脫了,這纔將他們給治服帖了。”見楊凡問起,小紫聳了聳肩答道。

“這說明什麼,說明這幫子人有成爲強者的潛力,俗話說越有脾氣的人越有本事呀。”聽小紫之言,楊凡微笑着道。

“還是師傅見解獨特,不像小痞子那樣只會用蠻力,嘿嘿。”聞言,黃丐立即欺落小紫道。

“我說黃老怪,你剛纔好像比我還野蠻點吧?還好意思說我。”見黃丐針對自己,小紫立即反攻道。

“好了,你們兩個都半斤八兩,只懂用蠻力治人,只有我才和老大是同一種人,屬於用頭腦治人的人。”見黃丐和小紫又相互槓上了,令狐宇忍不住也臭屁一回道。

“去,你那是實力弱,打不過別人,所以只能站在一旁看熱鬧,要是你實力稍強點的話,估計你比我們兩個還野蠻。”見令狐宇竟然也臭屁起來了,小紫立即將其揭穿道。


“好了,你們都是用腦的人,就我是用蠻力的人,這該行了吧呵呵。”見三人都想充當用腦的人,楊凡一陣無奈,然後阻止道。

“不,不,老大才是真正會用腦的人,我充其量也只是會點小聰明而已,嘿嘿。”

“對,老大才是我們這些人中最英明神武的人,是我小紫心中永遠的偶像。”

“對,師父的聰明才智連我這年紀一大把的老頭都佩服得五體投地呀。”

聞楊凡之言,三人都爭先拍起馬屁來,弄得楊凡哭笑不得。

聞言後,楊凡搖了搖頭道:“一羣馬屁精,我真服了你們了。說說正經的吧,你們將凡盟的人員整治得怎麼樣了?”

“師父放心吧,一切都已經就位了,想不到這羣人之中竟然還有一名武侯強者,看來很多不出世的人都慕我們凡盟之名而來了呀。”見楊凡嚴肅起來了,黃丐立即正色道。

“恩,果然不錯,是一批好苗子,以後我報仇就依仗你們了。在我離去後,你們得給我勤加磨練這幫人呀。”聞黃丐之言後,楊凡滿意道。

說完,只見楊凡從納戒之中取出了兩大袋東西來,然後交給黃丐和令狐宇道:“這是你們這段時間的費用開支,過段時間地獄門和天龍幫會準時送來下段時間的開支的,你們最好儘快將保鏢行業給我做起來,這樣你們就可以自給自足了。”

“這個師父你放心,目前我和令狐小子已經有一個完美的計劃了,等你下次回來,一定會看到用不完的幣的。”見楊凡提到保鏢業務的開展,黃丐立即回答道。

“既然一切都已經佈置妥當了,那麼今晚我們都早點休息吧。明天凌晨我便和小紫離去了,到時候我們就不驚擾任何人了。如讓黑三角領域的人知道我們離開的話,或多或少總會有幾個人來生事的,如果你們有什麼解決不了的事情,你們可以去找元通和白易兩名城主,我相信他們一定會幫助你們的。”見時間不早了,楊凡對衆人最後說道。

“那師父以後多保重,還有你,小痞子,我想我會想你的。”

“老大,小紫,我也會想你們的,我會等着你們回來的。”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