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2 二月 2021

要知道,羌人都是認錢不認命的,在這相當於後世的雇傭兵,都是生力軍。

Post by zhuangyuan

「若如先生這般說,等他集結了,那不是更不好對付,那我們還等什麼,趁著現在他們還沒整合完,就殺過去不就是了?」張飛大咧咧的說道。

「三弟不得亂說,哪有這麼容易。雖說現在羌人未至,但那修武盧也已經收降了步度根及素利余部,現在兵力也超過十五萬,這又是在草原上,我們不佔地利優勢。」關羽一撫須,說道。

趙栩略一沉思,說道:「這倒也不是關鍵……」話未說完,門口撞出一斥候。

眾人急起身,關羽問道:「何故驚慌,有什麼事?」

「報告各位將軍,西涼太守馬騰有信來。」

「哦!馬騰。」趙栩說著,上前一步取過信件。擺開觀看。


關羽問道:「伯雄,那馬騰有何事宜?」

少時,趙栩將信件遞於諸葛亮等,說道:「請看吧,馬騰說羌人北上,自己也帶著八萬大軍北上支援。」

曹操聽完長笑一聲,田豐問道:「曹公為何發笑?」


曹操說道:「馬騰北上,早在某意料之中,只是沒想到他這麼快就來了,故此發笑。」

諸葛亮瞪著曹操,若有所思。看了一陣,上前說道:「既然如此,我們下個月便可以出兵攻擊鮮卑了。」

趙栩拍著諸葛亮的肩膀,笑道:「軍師用兵一向穩重,今日為何主動要求出兵啊!」

「呵呵呵!」諸葛亮笑了笑,說道:「非也,我們此時出兵,有必勝之把握。」

「此話怎講?」

諸葛亮一搖羽扇,道:「此時正值天寒地凍,鮮卑人估計也在等羌人到來,只待下月冰雪融化,草原上也頗多冰雪融水,那時,天寒地滑,鮮卑騎兵不能發揮出最大戰力,正好出擊。」

曹操拍手叫好,說道:「妙計,妙計,此計甚妙。」

趙栩道:「嗯!此計確好,好!既如此,就依軍師所言,下月待冰雪融化便出兵。」

好不容易熬過一月寒冬,已過一月,現臨近二月,大地逐漸蘇醒,冰雪開始融化。此時羌人也已經到了,羌人由徹里吉手下元帥越吉帶隊,帶五萬羌人來,羌人一到,加上蒲頭部下,共計有二十六七萬大軍,修武盧膽氣登時壯了不少。

這日越吉為徹里吉等接風洗塵,大擺宴席款待。

「哈哈!越吉元帥,等我們破了漢人,少不了你好處!來,乾杯!」宴上,修武盧對徹里吉笑道。

越吉也敬了修武盧一杯,道:「單于大人放心,與漢軍決戰時,某願作先鋒!」

「哈哈!將軍有此心,甚好,待攻下漢人後,將他們所有錢糧分你五分之一。」

眾人正議論間,說是議論,其實不過是瞎扯,談論的正激烈。

帳外沖入一小卒,修武盧正要發火,那小卒叫道:「啟稟單于大人,漢軍已經大舉北上!」

眾將雖然自持勢大,早想和漢人決戰,但此刻聽到小卒親口說來漢軍大舉北上,仍然不由猛吃了一驚。

修武盧皺了皺眉頭,低沉著聲音問道:「漢人來了多少人馬?」

那小卒的臉上頓時露出驚恐的表情,戰戰兢兢的道:「一望無際!起碼在二十五萬以上!」

「什麼!」修武盧驚叫了出來,一把抓住小卒的衣襟,吼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小人怎敢謊報軍情,漢軍確實出動了許多軍隊。一望無際,綿延數里,這等規模,絕對在二十五萬以上。漢軍大舉出動,我們的斥候在離開時粗略數了數,漢軍極有秩序,一縱排開,絕不會錯的!」小卒被修武盧抓了一把,還有點不爽的說道。

修武盧聽到這裡,握緊拳頭,喃喃道:「漢人是要決戰了。」

修武盧回到主位上坐下,沉默不語。拓跋狼示語氣陰沉的說道:「漢人大舉來犯,我們現如今該如何應對?」

獨孤力雄不屑的道:「還能怎樣,我們也有二十六萬鐵騎,難道還怕他了,現今漢人主動挑戰,正好與他們決戰!」

其餘將領看著這兩人又杠上了,都沉默不語。兩人正爭執間,越吉起身叫道:「請單于大人分給小將五萬騎兵,我定能將漢軍阻截住!」正在爭執的拓跋狼示和獨孤力雄聽到這話,都聽了下來,用不屑一顧的眼神看著徹里吉。

修武盧當然不會相信越吉能有這樣的本事,就連柯比能、步度根、素利這三大單于去襲擊漢人都落得個大敗而回的下場,素利和步度根甚至還沒回來,他們這三大單于都做不到,更不要說不如區區一個徹里吉了!但徹里吉畢竟是客,修武盧也不好直接拒絕了他,只是褒獎了越吉勇氣可嘉后,便問向拓跋狼示和獨孤力雄,「二位不用爭了,漢人大軍殺到,我們該當齊心合力禦敵才是!」

拓跋狼示思忖一陣,說道:「漢軍兵鋒強盛,而我軍略顯疲憊,而且現在冰雪融化,草原上儘是冰雪融水,騎兵發揮不出最大實力,為今之計還是北撤為好!」

拓跋狼示這話一出,立刻引起了諸將的強烈反應,就連拓跋孤也覺得不滿。一直與拓跋狼示作對的獨孤力雄更是抽出了佩刀,口中喊著拓跋狼示與漢人勾結,定要砍了拓跋狼示。

眼看就要火併,「夠了!!」修武盧大喝一聲,看著剛剛平靜下來眾人,臉色極度陰沉。

眾將見單于發火,不禁心頭一顫,獨孤力雄則是悻悻然地收刀入鞘。

修武盧一拍桌子,沉聲喝道:「漢軍大舉北上就是要消滅我們,我們豈能一味避戰,坐以待斃!我們生在這片美麗的大草原,草原生我們養我們,我們豈能輕易就丟下這片生養我們的草原!漢人尚且寧願戰死不願失地,我們就不如漢人?我就不相信,但在這片我們熟悉的草原上,與漢人公平的大決戰,還贏得了漢人!」

眾將聽完都齊喝一聲,氣勢昂揚,連不是在這片草原上出生的徹里吉都熱血沸騰。拓跋狼示則是吃了一驚,失聲叫道:「單于!此事……」

「好了!我意已決,敢多言者斬,眾將聽令!」修武盧這麼一喝,軍令便下,拓跋狼示便不敢再言。

「在!」

「立刻焦急各處部隊,迅速集結到這來。封鎖住漢軍北上的消息,以免軍心動搖。派人通知何處的子民,讓他們向北遷移過來。這一戰,一定要打掉軍營里這恐漢症。」修武盧雖驚而不亂,有條不紊的下達命令。

隨著修武盧命令的下達,鮮卑軍營里頓時開始忙碌起來。不到兩日,近三十萬的騎兵大軍集結起來,等待命令。伴著快馬在草原上穿梭,草原各處的鮮卑牧民也開始收拾家當,舉家遷移。

加上曹操共二十五萬大軍開拔北上,離開上谷,浩浩蕩蕩的出征,出上谷不到百里便碰上了馬騰部隊,眾人喜上加喜。

在諸葛亮、賈詡、田豐的建議下,大軍分成六大軍團,第一軍團六萬大軍由趙栩、趙雪、賈詡及趙雲等率領;第二軍團六萬大軍由關羽、張飛、田豐率領;第三軍團六萬大軍由公孫贊、張燕及呼廚泉及他的匈奴騎兵組成;第四軍團由張遼、張頜、諸葛亮率領;其餘兩大軍團則是分別讓曹操和馬騰率自家人馬。六路大軍齊頭並進,向北推去。 趙栩等三十多萬大軍開拔北上,浩浩蕩蕩的離開上谷,鮮卑人也自然也無法避免的發現了。

修武盧當機立斷,令原本布置在南面的三萬大軍拖延時間,這三萬大軍其中約半數都是素利余部,早就不滿修武盧的號令,此時漢軍三十萬北上,這些素利余部心知修武盧是讓他們送死,當機立斷,立即反叛,連夜派人聯絡趙栩等。

趙栩、曹操、馬騰等自然也並不怕他是計,自己這邊三十多萬大軍,難道還怕他不成。當夜便回復了。

結果不用說,次日清晨,那些修武盧軍隊在還沒做好準備的情況之下內部素利余部便反叛,與趙栩等大隊人馬裡應外合,頃刻之間便被五萬匈奴騎兵和二十多萬聯軍給包圍了。

戰鬥結果自然也毫無懸念,在二十多萬鐵騎以及幾萬精銳步兵力劈泰山般的攻擊下,那萬餘鮮卑騎兵被內外夾攻,在頃刻間便土崩瓦解,修武盧欽派的領軍大將獨孤拓也被趙雲沖陣斬首。

一仗打完,趙栩讓人將戰死的鮮卑人就地安葬,另外讓于禁收理降兵,隨即率領大軍繼續北上。當夜眾人便湊在一塊商議下一步。

趙栩先發言道:「現下我們小勝一場,正好趁勝追擊,明日呼廚泉將軍領三萬匈奴騎兵與我北上,我做先鋒!」

趙栩此話一出,眾人都嚇了一跳,曹操兩眼微閉。關羽略皺眉頭,說道:「伯雄,你是主帥之一,怎可輕易出擊,若有閃失,我們回去怎麼向大哥交代?」

諸葛亮也道:「趙栩將軍,此計的確太過冒險。」

趙雲說道:「哥哥身為主帥,確不可輕易出動,還是讓子龍代勞做先鋒。」

「誒!不必說了,明天子龍、典韋、叔至你們與我同去,再帶兩萬大軍,加上三萬匈奴騎兵,萬無一失,而且此番只是誘敵,我們會且戰且走,你們準備埋伏,待我們一衝散他們,你們便一舉拿下,各位大可放心。」趙栩滿不在乎的說道。

張飛當即便起身嚷嚷道:「即是伯雄你要去,為何又不帶我去!是何道理。既如此,俺該做先鋒!」


趙栩一看張飛老毛病又犯了,急忙拍著張飛肩膀,讓他坐下,陪笑道:「翼德你多想了,非是不讓你做先鋒,不讓你去;是我的不對,一時忽略了你,即是這樣,我們便一同去,你做頭先鋒!」

張飛笑了笑,說道:「還是伯雄你仗義!」方才安靜下來,趙栩一抹汗,嘆了口氣。

劉備營中眾人都覺得頭疼,但趙栩的實力和脾氣他們又都知道,雖然相信趙栩定可完好無損的歸來,但都覺得不妥,又自知勸不動趙栩,也無可奈何。

這時曹操兩眼一睜,精光放出,說道:「的確,伯雄雖勇,但畢竟孤身前去略有不妥。不如讓壽成兄與你同去。」曹操說著,看向馬騰。

馬騰站起身來,說道:「若趙栩將軍執意前去,那某願與趙栩將軍同去!」

「若是太守願一同去,那是再好不過。」趙栩笑道。

馬騰也笑了笑,道:「哪裡話,抵抗外族,本是分內之事,軍營之中,不必見外。」

一日後趙栩與馬騰便出發,兩日後大軍便達到距離修武盧大軍不過六百里的地方。

此刻,密切關注漢軍動向的修武盧也是十分緊張,雖然知道趙栩孤軍深入,但還是怕有伏兵,況且趙栩與漢軍大部隊之間只相隔不到百里,修武盧也輕易不敢出動。

「趙將軍,你敢孤軍深入,勇氣可嘉啊!只是我不明白,你有如此氣魄,憑的是什麼?」大軍休整時,馬騰問趙栩道。

趙栩笑了笑,說道:「很簡單,就憑敵人不知道我的厲害!」

兩人互相看了看,哈哈大笑。

在這不遠處,馬超哥幾個最疼愛的妹妹馬雲祿,此刻正坐在石頭上,獃獃的看著前方軍營里忙碌的景象。

「妹妹,你呆著這裡做甚?」馬超自然的坐到馬雲祿身邊,問道。

「啊!三哥你一身汗臭味!難聞死了!」馬雲祿捂著鼻子,一臉嫌棄的叫道。

馬超嗅了嗅,不滿的說道:「哪兒有,哥哥我剛和那張飛比鬥了一番,正累著呢,你這做妹妹的也不幫我捶捶背,平時白疼你了。」

馬雲祿笑道:「好了,三哥,雲祿這就忙你捶背,來坐下。」

馬超坐到馬雲祿面前坐下,說道:「話說回來,妹妹你剛才在看什麼?」馬雲祿雙頰唰的一下就紅了,也不幫馬超捶背了,推了馬超一下低頭不語。馬超有點疑惑,往前面看去,卻看見趙雲正在前面與一士兵說話。

馬超疑惑道:「妹妹,你看著趙雲做什麼?」

空氣突然安靜下來,良久,馬雲祿才回答道:「三哥,你覺得那趙雲是什麼樣的人,別誤會啊!我只是聽說他血戰博望坡,奮勇救兄長,一時好奇。」

馬超看了馬雲祿一會,心神領會,笑道:「妹子你莫不是看上他了罷!」

馬雲祿頓時臉紅心跳,推了馬超一把,叫道:「討厭,誰和你說笑了,跟你說正經的呢!」

馬超笑了笑,擺擺手,說道:「好了,別生氣,不和你說笑。要說這趙雲趙子龍,的確是個人物,此人武藝高強,成熟穩重,文武雙全,和他哥哥趙栩有的一拼,忠義無雙,重情重義,端的是個好男子,我也是挺佩服他。」

馬超說完,馬雲祿獃獃的看著趙雲,不知覺看得呆了,在她這情竇初開的年齡,正是幻想著有一個心中的英雄的年紀;自古美女愛英雄,原本在馬雲祿心中,稱得上是男子漢大丈夫的人不過馬超等寥寥幾人;可是自從聽到趙栩、趙雲等人的事迹后,對這個世界開始有了新的認識,她竟開始想有如趙雪一樣,得到如意郎君,心中的蓋世英雄。而趙雲,卻很符合馬雲祿心中幻想的形象,趙栩雖說與趙雲相像,但趙栩已經成婚,馬雲祿自然不抱有幻想,反而對趙栩弟弟趙雲更為感興趣。

雖說現在可以一夫多妻,但不少女子心中還是希望丈夫只愛她一人的,不然後宮哪來這麼多為了爭寵而造成的流血事件。


馬雲祿獃獃的看了趙雲許久,直到趙雲離開,不禁笑了出來,抬頭看向天空,笑得十分甜美。

……

「單于大人,剛才接到消息,那做先鋒的十萬大軍似乎貪功冒進,現下已經與他們的主力拉開了超過二百里的距離,現在距離我們僅剩四百餘里。」拓跋孤興奮地向修武盧說道。

這對修武盧來說簡直是個天大的好消息。現在這支大軍已經同漢人其他部隊拉開了將超過兩百里,這個大好消息,對修武盧及一夥鮮卑將領來說,絕對是一個絕妙的良機,若是能夠殲滅這十萬大軍,那麼他們便有可能扭轉目前的局面。

修武盧興沖沖的問道:「可知道帶頭的大將是誰?」

拓跋孤愣了愣,說道:「呃……這個尚且不知。」

修武盧登時如同被澆一盆冷水,從頭到腳。說道:「荒唐,漢人極善用某,詭計多端,我們連敵方主將是誰都不知道,怎能貿然出擊。」

拓跋孤頓時無語,正尷尬的時候,獨孤力雄闖進帳來,叫道:「單于大人,好消息。」

「哦!快快請講。」

獨孤力雄興奮的道:「剛剛得知消息,那漢人先鋒部隊領頭的便是那趙栩。」

「什麼!」修武盧驚叫出聲,「此話當真?」

「千真萬確,小將還怕有誤,特地親自去看了,確是趙栩無疑。」

「好個趙栩,簡直目中無人現在還敢孤軍深入來送死。冤家路窄啊!」修武盧握緊拳頭,一拳砸在桌子上,怒道:「趙栩,是你自己找死,哼!……」

獨孤力雄見修武盧戰意濃濃,眼睛里快要噴出血來,立即請命叫道:「單于大人,我願為先鋒,定斬趙栩首級來獻。」

「好!我給你十萬騎兵,現在就出擊,給我迎頭痛擊,一定要把趙栩給滅了,讓漢人知道我們的厲害,趙栩勇烈,你就算殺不了他,也得把他給我牢牢地纏住,不能讓趙栩跑了。」修武盧眼光中充滿著仇恨的怒火,沉聲吩咐道。

「喏!小將定不負單于重望。」獨孤力雄激動地領命,當即便退出大帳。

「其餘各將跟在我左右,全軍都要出擊,對付趙栩,不可有半點大意,務必要在漢軍援軍趕來之前全殲他們。」修武盧喝道。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