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被他們揮出去的長鞭,猶如遊動的長蛇,一進一縮間,將頭仰起。之後,又以閃電般速度,狠狠的向血魔抽去。本還想詢問對方身份的血魔,看到對方竟然先動手,心中的火氣就不打一處來:“他、媽的,敢在在老子動手前動手,你們活膩了!”

Post by zhuangyuan

話音剛落,他那被血色風衣包裹的軀體,驟然速度大增,硬生生的朝三條長蛇而去。

見狀,身披白袍的三人,緩緩將龍氣打出,灌輸向長蛇。

刷刷!!砰砰!!

在他們龍氣灌輸下,長蛇異常躁動,每抽打空氣一下,都會在空中留下殘影。同時,他們的身體在外界龍氣作用下,還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增長着。

“媽的!”本還信心滿滿的血魔,與長蛇交手幾下後,心中不由顫抖起來。這三條長蛇,猶如心靈相惜的三弟兄,在他們跟前,自己竟然寸步難行,而更重要的一點:他們竟然能將自己手邊的龍氣,不知不覺中打散。要知道,自己存活這麼多年,還沒有誰可以辦到!

想到這的他,不由辱罵起三人:“你們三個賤人,告訴老子你們的身份,老子或許饒你們一命,要是不說的話,老子定將你們的JIBA割下來喂狗吃!”此時的他,如同流氓痞子一般,說出的話,足以讓三人立馬把他掐起來殺了。


可令他沒想到的是,這三人對於他的話,竟然沒一點反應,繼續輕鬆自如,有條不絮的揮舞着手中的長鞭。而隨着他們的揮舞,砸向血魔的長蛇,越加兇悍起來。剛纔還沒有毒牙的它們,此刻竟然都生出毒牙,毒液在上邊打着滾,好似要把這些毒液射進血魔的身體一般。

望着這樣的毒牙,血魔心中暗歎不妙。他不知這三條長鞭是何來頭,但既然能將他的龍氣輕鬆化解,而且還能幻化出如此毒蛇,它們定不簡單。爲了以防萬一,他不由脫下自己的外套,將鮮豔的血色風衣,完完全全展露在長蛇跟前。

咻咻!!

而就在他血色風衣亮出來的剎那,露出毒牙的長蛇,身體一怔,好似被他血色風衣嚇到一般。但片刻後,它們又恢復常態,惡狠狠的瞪着血魔。

“你大爺的,敢瞪老子!”被他們瞪到的剎那,血魔氣的蹦了起來。揮舞着拳頭就朝三條蛇打去。

刷刷!!

由於他將血色風衣亮在外面,此刻他揮舞着的拳頭,猶如火光柱一般,將周圍映襯的煞是好看。不過,朝他吞吐着蛇信的毒蛇,並沒被他華麗的舞動給嚇到,繼續不慌不忙向他縮進着。

與此同時,向木乃伊體內注入精神力的玉龍飛,隱隱感到了不妙。就算剛纔的木乃伊反抗的再厲害,但他依舊能將自己的精神力打入他的體內,但現在他卻不能將一絲精神力打入木乃伊體內,而且這些精神力還有種向外流的趨勢。感受到這般變化的他,不由加強自己精神力的灌注。

絲絲!!

由他體內流出的精神力,強力般來到木乃伊跟前,但卻無法打進去一點,只能匯聚在木乃伊跟前。

望見自己跟前有這麼多精神力,剛纔還可憐兮兮的木乃伊,猛的睜開了眼,兇惡的望着他:“怎麼着?還想控制我嗎?”他口氣冰冷,但還是娃娃音。

聞聲,玉龍飛懸着的心才落了下來:“這傢伙,怎麼了?不行我得強行將精神力打進去,不然就沒機會了!”話音剛落,他跟前的金毛獅子,忽然閃動起來,而隨着他的閃動,他的體型一點一點縮小起來。眨眼功夫,這隻龐大的東西,便縮小到只有一團。

“走!”

而當這隻精神獸的體型,縮小到只有一點時,玉龍飛大喝一聲。之後,這隻融爲金光的精神獸,才飛向木乃伊,在木乃伊沒反應過來前,從他鼻孔中飛了進去。

轟隆!!

精神獸進去的剎那,一聲巨響,直接撕破長空,把木乃伊震倒在地。但片刻後,這具木乃伊再次從地上翻爬起來,樣子十分難看的望着玉龍飛。

同樣的,玉龍飛也好不到哪去,精神獸凝結着他的精神力,牽一髮動全身,精神獸受挫,他本人勢必會被反噬,他精神獸進入木乃伊體內,受到木乃伊如此反抗,他多少受到了影響。

此時的他,臉色蒼白,嘴角不由往外流出鮮血。不過,他並沒搭理這些鮮血,而是冷冷的望着木乃伊:“歸順我吧!”他聲音鏗鏘有力,清清楚楚的傳到了打鬥中幾人耳中。

聞聲,揮動着長鞭的幾人,不由加快長鞭揮舞速度,狠狠朝血魔打去。

“哈哈!”已經落入下風的血魔,聽到這聲音,心中不喜。硬邦邦的手臂,連閃避都不閃,就朝長鞭迎去。

啪啪啪!!

一陣陣聲響,瞬間將大堂鬧的轟動起來。

聽着這陣聲響,玉龍飛兩眼一閉,竄入木乃伊中的精神獸光芒再次大盛,不到剎那時間,就將木乃伊的身軀,映照的鋥亮無比。

而隨着光亮向木乃伊體內的流動,木乃伊眼神不由變得溫順起來,包裹在他跟前的龍氣,隨着他眼神的變化,已經開始向他體內流動。

絲絲!!刷刷!!嘩嘩!!

幾分鐘後,圍在他跟前的龍氣,完全流到了他體內。頃刻間,反抗中的木乃伊立馬停止了反抗,雙手耷拉下,脖子向前微微低着,恭敬的望着玉龍飛:“主人!”

“哈哈!”聽到這個聲音的玉龍飛,不由大笑起來,甚是得意的望着木乃伊:“把前方那三個傢伙給我辦了!”

“是!”話音剛落,木乃伊僵硬的身軀,仰天而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來到了三人跟前。

“你們自己動手?還是我動手?”認玉龍飛做主的木乃伊,又恢復剛纔的霸氣。


聞聲,揮動着長鞭的三人,忙停下揮動,轉身就要逃跑。可這具木乃伊的速度,太過恐怖,還沒等三人竄出幾米,他具有伸縮性的長臂,猛的將他們抓了回來。之後,便將他們砸到了地上。

砰!砰!砰!

被砸在地上的剎那,三人面具上不由流出鮮血,爲他們黑色面具增添了一份色彩。

望着這般狼狽的三人,血魔甚是得意起來:“你們三個,不是很狂嗎?不是要殺老子嗎?”說着,他那紅呼呼的手,就要去抓三人手中的長鞭。

可令他沒想到的是,當他將手伸過去時,一股強大的能量忽然從長鞭上冒了出來,猛的將血魔彈了回來。

“怎麼回事?”剛纔血魔與長鞭交手時,並沒感到長鞭有如此大威力,可現在?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時,玉龍飛帶着慕容兄弟,也是從後方來到了他跟前。望見被彈開的血魔,玉龍飛得意笑道:“武光,這長鞭確實不錯,不過並不是你能觸碰的!”

玉龍飛精神力強大,一眼就看出,武光身上的血色風衣,好似和長鞭排斥。但血魔卻不知,要知道剛纔長鞭抽到自己身上,長鞭不但沒將自己彈開,反而還猶如吸鐵石一般,將自己吸在它的範圍內,對自己就是狂抽。因此血魔怎麼都不信,這三根長鞭竟排斥自己。

“走!”

可能是看到玉龍飛等人沒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其中一名身穿長袍的男子,忽然喊了一聲。之後三人同時將面具脫去,頃刻間他們速度倍增千倍,竟活生生消失在幾人跟前。

“給我把他們抓回來!”儘管這三人已經消失在玉龍飛視野中,但他依然堅信木乃伊能將他們抓回來。

話音剛落,木乃伊如同一陣風一般,消失在衆人面前。眨眼時間後,再次出現在衆人跟前:“報告主人,他們跑了!”回來後的木乃伊,沒了之前的瀟灑,滿臉不甘的望着玉龍飛。

“什麼?”這是玉龍飛沒預料到的,氣的拍了木乃伊一下:“怎麼回事?”

被他斥責的木乃伊,如同犯了錯的孩子一般,垂喪着頭低聲說道:“他們的速度,比我快百倍,我無法追上!”


“快百倍?”這消息,如同晴天霹靂一般,深深震撼住玉龍飛,剛纔三人時,可被木乃伊抓了回來,沒想到他們第二次逃跑竟然有這般速度,而且還是木乃伊速度的百倍?這得是怎樣的速度?

滿臉困惑的他,不由將目光轉向血魔:“武光,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聽到他的詢問,血魔不由將地上的面具撿了起來:“玉龍飛,你看這是他們逃跑前扔下的面具”說着,也是把面具遞給了玉龍飛。

這隻面具,和普通面具沒有差別,只是用來遮擋臉面的。實在無法看出面具倪端的玉龍飛,觀望片刻後不由搖了搖頭:“這隻面具有什麼倪端?” 被他問道的血魔,已經看出面具的倪端,但心中卻不敢確信,沉思片刻後,不由說道:“其實我只是大體猜的。幾百年前,大陸上有一個神祕的門派,叫玄星派。他們的弟子,每次離開門派外出時,都會戴上面具,顯得神祕莫測。而他們的面具,和剛纔我給你的差不多,當這些弟子生命面臨威脅時,他們就會將面具脫掉,從而使實力暴漲。而他們的實力提升,也意味着他們生命已經走到盡頭”

說道這,血魔眼中盡是驚恐:“他們實力暴漲的這招,被稱爲回家技能——脫命術。這個技能,主要將他們生命值,和畢生的龍氣,瞬間提高好幾個等級。而這種提高等級,不是一般人可比擬的。因此,他們將生命值消耗完後,他們這一生就完了!”

“那他們爲何要用這招呢?”

橫豎都是死,若是不用這招,說不定抓住機會還能跑掉,但要是使用這招的話,那他們就再也沒有希望,要是他們不傻的話,他們應該不會做這樣的選擇!但這些都是玉龍飛等人不知道的。

對於他們的疑問,血魔很是同情,因此再次解釋道:“玄星派是古老的門派,裏面有一種職業,叫做煉魂師。他們通過收集一個人的魂魄,從而實現這些人的重生,雖說重生後的人,比死之前實力要弱許多。但只要他們修煉夠刻苦,那他們將來的修爲,會比他死之前要強幾倍。而他們這種重生,也被稱爲“轉”,重生一次就是一轉。但並不是說,你出生後就可以立馬死掉,讓煉魂師幫助你再次重生。因爲煉魂師需要休息的,一般的煉魂師,他們十年才讓一個人重生。這樣的話,很多死去的靈魂,要想重生,就得等好多年!”

講完這些,血魔才停下來,好奇的望着玉龍飛:“剛纔那幾個人,速度能達到木乃伊的百倍,他們八成就使用了脫命術!”

“脫命術?”這個技能,和它的名字一般,聽到它你就明白他該有什麼威力。雖說脫命術很瀟灑,但使用後,沒有個幾十、甚至幾百年是無法復活的。

人生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儘管玉龍飛對脫命術很感興趣,但他始終沒有想去學的意念,平靜的望着血魔:“武光,那這個門派中得有多少個煉魂師?”

玄星派不像是小門派,想必它裏面的煉魂師不少。

看到他臉上露出的疑惑,血魔不由笑了笑:“當一個人九轉時,他便能成爲一名煉魂師!”

“九轉?那豈不是要等千年,甚至萬年!”聽血魔的分析,煉魂師十年才復活一個人,那不是說,一個人要想獲得一轉的話,沒有幾年下不來,那還得算是運氣好的,要是運氣不好,幾十年甚至幾百年都不能達到一轉。因爲這東西就像修煉,若是你靈魂實力差,煉魂師就不會先復活你。

“那是當然!”玉龍飛話音剛落,血魔再次點了點頭,接着說道:“當年的玄星派,估計都沒有十個煉魂師,但並不代表他們不存在,剛纔那三個傢伙敢用脫命術,說明金龍家族內,定有着煉魂師!”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到裏面去看看吧!”玉龍飛此行便是奪回黃龍引導符,現在又聽說金龍家族內有煉魂師,怎能不讓他激動?想到這的他,立馬繞過幾人,開始朝前方走去。

可當他才邁開幾步時,血魔忽然擋到了他跟前:“能夠成爲一名煉魂師,他實力至少在龍尊之上,你確信要進去?”

“龍尊?”這個詞一出,玉龍飛便怔在了原地。雖說他五品龍官的實力,在整個大陸,已經強悍無比,但要對上龍尊,那對方對自己可以說是秒殺。畢竟龍官與龍尊之間,還隔着龍皇這個境界,如今的自己連龍皇都不是,何以挑戰龍尊?

似是看出他所想,血魔不由拍打了他的胳膊一下:“雖說煉魂師很強大,但他們有一個癖好——收集寶貝。只要他們覺得你手中有趁手的寶貝,他們便會和你交易,至於你的寶貝,能否得到他們的青睞,那就得看你寶貝的質量!”

聽血魔這麼一說,玉龍飛不由對煉魂師有了興趣:“那你的意思是,他們一般情況下保持中立?”

“中立算不上,但至少不會隨意殺人!”說道這的血魔,得意的甩了甩手:“現在讓你去殺毫無縛雞之力的小孩,你忍心動手?”

聞聲,玉龍飛搖了搖頭:“不忍心,但多半是沒有興趣!”

“這就對了!煉魂師歷經千年,才達到這個境界,他們會殺沒有挑戰性的人?所以,你也不必懼怕他們,即使金龍家族內有煉魂師,那這些煉魂師也不會輕易受他們擺佈”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到金龍家族去探一下!”在血魔的勸解下,玉龍飛再次找回心中的自信心。

“恩!”話音過後,幾人都跟着他開始向前方走去。

雖說這個大堂到處都擺着棺材,但這些棺材還都算平靜,起碼沒有像剛纔那個,先是飛向玉龍飛他們,後是變出木乃伊。

在沒有外物的阻攔下,這夥人很快就穿過了大堂,進入了一條黑漆漆的通道。相比於來時小路的昏黃,這條通道可是黢黑的很,走在裏面除了腳步聲,什麼都聽不多,看不到。但好在玉龍飛和慕容兄弟,相繼將龍火打在空中,纔將前方的路照亮。

刷刷!!

就這樣,這夥人在這條通道中不知行進了多久。當他們抱怨這條通道爲何如此長時,前方的一縷光線忽然照了進來。

看到這縷光線的玉龍飛,立馬將手中的龍火熄滅,同時叮囑慕容兄弟:“這裏過於詭祕,要是遇到危險的話,儘量不要動用精神力,不然的話,驚到煉魂師就不好了!”

儘管玉龍飛對煉魂師不瞭解,但憑藉自己精神力對四周的感召,他還是隱隱看到,幾隻眼正透過他們放出的精神力,在窺探着他們。

聽到他的叮囑,慕容兄弟不由將手中龍火熄滅,同時一直在外面探路的精神力,也被他們收回了體內。

在他們做完這些後,玉龍飛才快步向前走去。

這條通道的前方,是一個峽谷。峽谷中綠綠蔥蔥,鳥語花香與外界完全一樣。此時,一縷縷光線正透過樹梢的縫隙,射進通道中。

很快,玉龍飛等人便走出了這條通道。望着跟前的峽谷,玉龍飛等人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本以爲這外面是多麼的恐怖的地方,沒想到竟是伴着蔥蔥綠綠的峽谷,這怎能不讓幾人吃驚呢?要是不出意外的話,幾人大可通過這個峽谷,跑回達斯特帝國。但他們並沒這樣做,玉龍飛此行便是拿回黃龍引導符,要是他不能拿到的話,那這趟不是白忙活了?

在地上稍坐片刻,他不由想轉會剛纔的通道。

望着他的舉動,血魔便知他想幹嘛,於是想都沒想就跟了過去。無奈之下,慕容兄弟只好跟了過去。

而就在幾人要走進通道時,陽光明媚的天氣,忽然變得狂風大作,電閃雷鳴。

“怎麼回事?”一般情況下,天氣的變化,就和女人變臉變得一般快,但天氣變化的這個速度,卻不是女人變臉速度可以媲美的。

感覺到天氣變化不正常的玉龍飛,忙停下腳步,朝着電閃雷鳴的上空望去。

此時,透過烏雲的藍色圓球,正向外散發着自己的光芒。

咣啷!!咣啷!!

圓球閃動的剎那,整個峽谷猶如要爆掉一般,驚天巨響不斷在峽谷中迴盪着。

“這是怎麼回事?”通常情況下,天上的雷電,都是從幾萬米的高空傾瀉而下,而且它上面放出的能量,都是不受控制的。沒想到這裏的閃電竟會這般特殊,它能被圓球左右?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時,放着藍光的閃電應聲而下,狠狠的在不遠處砸了一個坑。

轟隆!!

望着這十米深的坑,衆人都傻眼了。這閃電也太強大了吧!十米深那是什麼概念?而且這個坑還有五米寬,就那樣一丁點能量,竟會砸出這麼大的坑?這讓誰都不敢相信。生怕被這些能量砸到,慕容兄弟還有血魔,都不自覺的朝通道中跑去。

不過玉龍飛並沒跑過去,而是站在原地緊緊盯着上空的藍色圓球:“這東西到底是什麼?爲何能釋放出這樣強大的能量?要是能將這些能量吸收到體內的話,估計他能衝破龍官境界,邁入龍皇境界。雖說這樣的進步,比玉龍飛之前神速的進步來的要慢,但起碼能加快他的修煉。

щшш● TTκan● ¢ ○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