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 二月 2021

“行吧,行吧,你先做,辛苦你了,等下做好給首長送去就好。”這時說話的正是一開始說話的聲音。

Post by zhuangyuan

“沒得問題,等下我就送去!”

這句話說完之後帳篷中響起了一連串的腳步聲,還伴隨着掀門簾的聲音。

馮陽光聽着越來越遠的腳步聲,突然心生一計。

原本他是想靠萬物追蹤術去找紅軍的指揮官,但是這營地可不是一般的大,就這麼一遍找下來太費時間了。

不過現在有現成的機會送上門來,能節約他很長時間啊。

說幹就幹。

馮陽光壓低自己的腳步聲,然後開始繞着帳篷找門。

幾秒鐘之後,馮陽光就找到了帳篷的門。

他警惕的用槍管撩起簾子的一角朝裏面看去,入眼而來的是一名炊事兵,正好背對着他,正在臨時搭建的竈臺上忙活着,嘴裏還不停地哼着小曲兒,看起來心情不錯。

“不知道等下你的心情還好不好!”馮陽光望着對方的背影露出一個壞笑。

接着馮陽光閃身進入了帳篷內,爲了不被發現,他把自己的步伐發揮到極致,幾乎是聽不見的地步,一步步走到炊事兵的後面。

到了兩人距離只有幾公分的時候,馮陽光突然暴起,一把用左捂住對方的嘴,右手則是拿槍抵在對方腰上。

對方明顯被嚇了一跳,馮陽光都能感受到對方身體的顫抖。

老王欲哭無淚,大半夜的擱誰身上,誰都受不了啊。

“別動,我是藍軍,我要問你點事,所以你可別給我耍什麼花招!要不然我會讓你嚐嚐自己臭襪子的味道。”馮陽光用冷峻的語氣在對方耳邊說道。

炊事兵瘋狂的點頭,表示自己不會亂說話,他可不想常自己異常酸爽的襪子。

馮陽光感受到對方的表態,隨後慢慢的把捂在對方嘴上的手撤了下來。


但是他心裏還是很警惕的,只要對方敢張嘴大喊,他一定會讓對方後悔。

馮陽光看着蹲在地上的炊事員,肥頭大耳大腹便便,看來炊事班的油水不錯啊!

不過馮陽光並沒有直接詢問他,而是把他晾在了一邊,他也不怕這人跑了,以對方這種體型跑不了多遠。

隨後他瞄上了鍋裏已經做完一半的飯菜,演習也得演全套不是。

所以馮陽光打算親自操刀,繼續完成接下來的步驟,把菜給做完。

帳篷之中就發生了奇葩的一幕,一個藍軍在做菜,而紅軍的炊事兵則是蹲在一旁。

其實紅軍的炊事員也有些一臉懵逼,他腦袋現在都沒轉過彎來,他望着馮陽光的動作,腦海中浮現很多想法。

“這人是餓了?還是腦袋有毛病?”反正他是不得而知了。

不到一分鐘馮陽光就停下手,他看着鍋裏品相還不錯的菜滿意的點了點頭,至於味道的話問懂得人就知道了,你說誰是懂得人?那必須是柳師傅和鄧師傅啊,哈哈哈。

接着馮陽光把所有飯菜裝在一旁的保溫飯盒裏,接下來就是問出對方首長的位置了。

馮陽光轉頭對着蹲在地上的炊事兵,臉上還露出個笑容,只不過那笑容要多賤就有多賤。

炊事兵看到馮陽光的笑容,心裏咯噔一下,臉上露出假笑。 “有事您直說,保證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馮陽光聞言露出一副你很不錯的笑容,隨後語氣平淡的說道“哦~那感情好,好久沒遇到你這麼配合的人了,我記得上一個可沒有這麼配合,被我打斷了腿,你可知道演習都有死亡率的…”

接下來馮陽光並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留給對方腦袋的發揮空間,未知的纔是最可怕的。

果然炊事兵被馮陽光的話嚇了一跳,嚥了一下口水,乾笑兩聲,頭上的汗如雨下,“呵呵!”

“我問你,你們首長的位置在哪?”馮陽光並沒有在扯皮,而是直奔主題。

“你說這個啊,同志這個我真不知道,你看我就是一個炊事兵哪能知道這麼重要的事,你說是吧!”炊事兵一本正經道。

炊事兵的演技槓槓的,如果不是馮陽光提前知道,還真被他騙過去了。

“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是不是,老王。”馮陽光故意把老王兩字加重了語氣。

聽到這兩個字炊事兵瞪大眼睛,身上的冷汗直冒,被嚇了一跳。“嘶!他怎麼知道我名字的?”

馮陽光看着他的樣子又給他下了一劑猛藥,道“你如果再不說的話,我就把你綁起來扒光扔出去,反正我找到你們首長的位置也只是時間問題,而你到時候則是會是全旅,甚至全軍區的風雲人物!”

馮陽光使出了攻心計,而且他也緩步朝炊事兵走去,給他精神上的壓力。

一步兩步…

距離在兩人距離不到一米的時候,最終炊事兵服軟了,連忙大聲道“我說我說,我們首長就在邊上的四輛雷達車,左邊第二輛。”

他說完猶如泄氣一般癱軟在地上。

馮陽光得到信息後滿意的露出笑容,他低頭看着炊事兵,低聲道“謝謝你的回答,你還是睡一覺吧!”

炊事兵並沒有聽到馮陽光的低語,脫口而出問道“什麼…”


啪!

炊事兵話還沒完就被馮陽光一腳踢暈過去,他在昏迷之前腦海中浮現幾句話,“臥槽,你說話不算話!”

至於這條信息的真實性,馮陽光倒是不用擔心,畢竟他可是見過對方的首長,只要有大概得位置他的萬物追蹤術就能排上用場了。

馮陽光看着對方暈倒,立刻蹲下身從對方身上解下他的圍兜,甚至於各種細節他都換了,以防出問題。

而且他還在對方口袋中摸出一個白色的口罩,這對馮陽光簡直就是驚喜“嗚呼,來瞌睡就送上枕頭,不錯不錯”

這口罩可是解決了他的**煩,他外表都可以裝但是這臉就不行,畢竟這支隊伍都見過炊事兵的樣子。

有了口罩就不一樣了,既能僞裝,而且別人也不會懷疑。

畢竟炊事兵戴口罩正常,又可以防油煙,又可以保證飯菜的質量,反正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很快馮陽光穿戴好拎着食盒出了帳篷,直奔目的地而去,他這次可是下了血本,就等魚兒上鉤了。

他並沒有帶自己的步槍,只帶上了手槍,沒辦法你見過炊事兵帶步槍的嗎?太招搖而且容易被識破。

你問步槍去哪了?它正安安靜靜的在儲物空間躺着,馮陽光可不能把槍給扔了,畢竟槍就相當於他們的媳婦,鄧久光告訴他的。

不止這些,爲了以防萬一雙拳難敵四手,他還在食盒的第二層裝了個定時**,堪稱完美。

馮陽光就這麼拎着飯盒,大搖大擺的走在紅軍的營地之中,從他旁邊走過去的巡邏隊沒有十幾個也有八九個這麼多。

很多都是看他一副炊事兵的樣子,根本沒有理由起疑心。

幾分鐘之後,一道人影出現在雷達車旁邊,來人正是馮陽光。

他並沒有貿然的去敲門,而是查看了一下腦海中的萬物追蹤術。

馮陽光看着閃着光點的車子,正是老王說的那張,“喲呵,沒想到老王說的是真的!”

他還以爲老王會耍點心機呢,沒想到對方那麼誠實,爲他點個贊。

老王如果能聽到馮陽光說的,第一會掐着馮陽光的脖子,朝他怒吼道“你這逼都威脅到這份上了,我還不說實話那我名譽還要不要了?不信我幹嘛問我,有毛病!”

話說回來,馮陽光往下拉了拉帽檐,把自己的臉隱藏在黑暗之中,再加上白色的口罩,除非是拿下他的帽子不然根本看不出是他。

隨後他緩步來到左邊第二張雷達車後車門,走上前敲了敲門。

“咚咚!”

車裏,紅軍指揮官一行人正在爲埋伏了戰狼一波高興,談笑風聲。

“老石,這一招高啊!這些龍小云這小妮子沒辦法了吧!”副旅長說道。

石青松輕笑了一聲,正準備放下手中的水杯回答,突然車門響起敲門聲。

再場的所有人臉色一變,都警惕的看着門口,石青松給了旁邊處理信息的人一個眼神,那人微微點頭秒懂。

“誰啊!”

此時門外那人回答道“我是炊事兵老王啊!我來送首長滴飯,得趁熱吃,涼了就不好吃了!”

門外的馮陽光爲自己的機智點了個贊,還好他會一些川普,要不然就露餡了。

車裏的人聽到回答後全都連忙鬆了口氣,他們有點太緊張了,草木皆兵。

副旅長朝着石青松輕笑道“是老王,就是咱們旅的那個炊事員,這不怕你餓着,來送吃的了!”

“快叫他進來,在這車上做了那麼長時間早就餓了,也正好有喜事胃口好。”石青松指着門邊的人說道。

在外面等待的馮陽光,看着遲遲不開的鐵門,一時間有些焦急。

他還以爲自己露餡了,正準備強突的時候,他耳邊傳來一陣開門聲。

吱呀!

車門開了,燈光射到馮陽光身上。

“上來吧!”裏面有人向他揮手執意道。

這下讓馮陽光有些蒙,他還想把食盒給他們自己就撤了,沒想到自己也得上去。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上就上隨機應變吧!”馮陽光在心裏暗道。 他爲了不暴露只能聽後指令走了上去,幸好他的細節做的很好,肩章臂章這些東西都換了,要不然對方早就看出來了。

馮陽光假裝有些拘謹,加上彎着腰,像是普通人見到大人物的模樣,一步步向車上走去。

在他前腳上車之後,後腳車門又給關上了。

聽到關門聲馮陽光壓力有點大,“哦豁,看來得動腦筋了啊!”

他拘謹的站在門口,頭也不亂動,就那麼呆呆的站在那,等候指令,一副小人物的樣子,那演技簡直槓槓滴。

但是馮陽光在暗中,只瞧瞧轉動眼睛掃視了一圈,發現紅軍的高層全都在這,其中就有他見過的石青松,至於其他的他沒有見過,不過看星級職位肯定不低。

再者就是一些技術人員了,這些人倒是沒有多大威脅,而且他觀察到裏面的人都未帶武器,這是他的機會,也是他的主場。

坐在最裏面的石青松朝他揮手道“拿過來吧!讓我嚐嚐你的手藝!”

馮陽光如同受驚的貓一樣,朝石青松走去,當然這也是演的,演習要演全套不是。

石青松注意到了他的動作,出聲安慰道“沒事,不用怕。”

他自動的把這炊事兵的動作,歸結到是見到大人物的原因,畢竟他見過很多人都會向炊事兵這樣的。

一步兩步…

很快馮陽光走到石青松的面前,雙手有些顫抖的把飯盒放在對方的面前,就在剛落桌的時候,外面響起了爆炸聲。

“嘣!嘣!”

馮陽光聽到聲音眼神一動,第一時間反應過來,這是冷鋒他們動手了啊,這也是他的機會。

他在暗中摸向自己的藏起來的手槍。

而聽到爆炸聲的石青松臉色一變,正準備站起來說話,但是一支手槍頂着他的腦袋上,把他的話全給憋了回去。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