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31 一月 2021

衆多長老七嘴八舌,最終幾乎所有一致同意了廢除柳青兒的修爲這件事。

Post by zhuangyuan

柳青兒沒有絲毫抗拒,對她來說,只要能徹底脫離這個家族,廢除修爲根本不算什麼大事。

她空無一身出生在月神堂,最後空無一身離開月神堂,她的未來終於不再被任何人擺佈,她要開啓自己一段全新的人生,無論這段人生的命運會如何!

一家歡喜一家憂, 邪帝毒妃:神醫大小姐 ,九鳳堂的李鳳機呢?

月神堂給他安排的住宅內,李鳳機還沉浸在和柳青兒聯姻的喜悅之中。

雖然柳萬國莫名其妙的自殺,但並不能影響這件事情的進程,月神堂無論如何也必須得和他聯姻。

想到自己可以得到柳青兒如此傾國傾城的美人,李鳳機都快笑的合不攏嘴了。

在他沉浸在自我YY場面的時候,一名探子匆匆而來,在他耳旁輕聲嘀咕了幾句,然後李鳳機徹底僵在了那裏。

“你……你說什麼,柳青兒她……她……”

李鳳機先是怔住,然後就是沒來由的憤怒,怒不可遏。

他感覺自己被月神堂按在了地上狠狠的羞辱摩擦,滿心歡喜的來你月神堂提親,結果聖女卻成了別人的女人?

對他還有整個九鳳堂來說這簡直就是一樁奇恥大辱的事情。

不過他倒是還沒失去理智,他吸了口氣說道:“消息可靠嗎?”

探子說道:“月神堂內部傳來的消息,應該假不了,不過消息被徹底封鎖,對外他們只宣佈柳青兒重病無法面見任何人。”

李鳳機冷笑道:“他們當然不敢聲張了,這種事情一旦傳出去,月神堂幾乎可以直接從四大神堂除名了。”

過了半晌,李鳳機說道:“看來他和那個什麼人類陸師祖還真是關係匪淺啊。”

李鳳機雙目殺機爆閃,現在質問四大神堂已經沒有任何意義,而且人家咬死不承認也沒有辦法,反而會把九鳳堂安插在月神堂內的眼線暴露出來,但這口氣李鳳機是一定要發泄的,那麼陸揚風自然就成了他的目標。


“陸師祖,我倒想看看你是什麼來頭,敢搶我李鳳機的女人,還有你柳青兒,外面冷酷,想不到內心也是個浪梯子,等着我把你弄到手上好好玩弄玩弄才能解我心頭只恨,反正你已經不是月神堂的人了。”很少見過世面的他當然不知道陸揚風可怕,他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決定。

“柳青兒已經帶着她的娘從月神堂離開了,我們要不要跟上?”探子問道。

“既然她已經是那個陸師祖的女人了,用她把人釣出來是最好的辦法。”李鳳機冷冷的看着前方。

深思熟慮了半天,李鳳機忽然在探子耳旁輕聲嘀咕了幾句,探子得令後連連點頭,然後轉身朝門外飛奔了出去,留下李鳳機還在原地煞氣沸騰…… 柳青兒在柳夫人的攙扶下走進冰天雪地,將月神堂遠遠拋在了身後。

對她來說,這段旅程是痛苦的,卻也徹底解脫了她身上那段無法承受的枷鎖,以後的她可以全心全意爲自己而活。

但事情真的會有她想的這麼簡單嗎?

首先這四周刺骨的寒風就不是修爲盡廢的她能夠抵擋的,儘管身上穿着厚厚的棉大衣,但四周的溫度實在太低,再加上寒風凜冽地面厚厚的積雪,柳青兒和柳夫人二人幾乎寸步難行,每走一步都格外的艱難。

柳夫人幾次勸柳青兒回去,她根本連頭都沒有回過一次。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柳青兒的體力消耗巨大,每走一步也更加的艱難。

柳夫人只有默默的祈禱,祈禱奇蹟能夠出現,祈禱他們能夠儘快找到一戶人家避避風寒。

他們並沒有等到避寒的人家,四周的溫度卻忽然變得溫暖了許多,變化雖然沒有那麼明顯,但卻已不如剛剛那麼的刺骨。

可冰雪依舊,寒風如刀,這種溫暖的感覺是從哪裏來的呢?

柳夫人不知道,但她知道的是,這短暫的溫暖讓柳青兒的體力恢復了些,二人在路邊的山腳下依靠着山石以作短暫的歇息。

柳夫人微微嘆了口氣,她說道:“閨女啊,你這麼做……真的值得嗎?”

柳青兒面色凍的蒼白,身體也在瑟瑟發抖,可她的目光卻有着前所未有的堅定。

望着眼前無邊無際的風雪,她說道:“值得,只要能離開月神堂這個地方,不論讓我做什麼都值得,更何況……”

她沒有說下去,可她堅定的眼神中也出現了一抹柔情。

也許沒有誰比父母更瞭解自己,當柳青兒眼中出現這一抹柔情的時候,柳夫人便已立刻明白了這個神色意味着什麼,雖然柳青兒並沒有把剩下的話說下去。

“他……他就真的放你一個人離開不管了嗎?”

柳夫人有些憤怒,她只爲自己女兒的遭遇和命運感到憤怒和悲哀,但更悲哀的是作爲母親的她卻什麼都做不了,只能眼睜睜看着自己女兒身上發生的一切而無能爲力。

柳青兒的眼神卻很平靜,她說道:“我和他本就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我也僅僅只是利用了他而已,所以他根本沒有必要管我,因爲我本就不是他什麼人。”

柳夫人想說什麼,但最終也僅僅只是一聲嘆息作罷。

命運捉弄,造化弄人,她只恨爲什麼自己的女兒過不上正常人的生活,卻要在這冰天雪地承受着天地寒風的肆掠。

他們這一生並沒有做錯什麼啊……

“其實我現在更在乎的是我爹爲什麼會自殺,也許他根本不是自殺,可是我已經沒辦法去爲他調查真相了。”

柳青兒有些無奈,無奈的事情本就不少,所以我們能做的只有接受。

可柳青兒不甘心, 透視小民工 ,可這個人終究是她父親,父親不明不白而死,她這個當女兒的總得去做點什麼纔是。

可現在她能做什麼呢,修爲被廢的後遺症都還沒去除,所以她最終也只能再度嘆息一聲,母女二人都是黯然了低下了頭……


歇息夠了,他們便繼續起身趕路,雖然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路在哪裏。

風雪更大,雪也更厚,但刺骨的寒風卻並未來到他們身邊,他們四周就好像有一道無形的屏障將那些冰冷無情的風雪擋在了外面。

又是一個時辰過去,母女二人非但沒被四周的風雪擊倒,相反,他們的精氣神竟比從月神堂出來更加旺盛。

更令柳夫人驚奇的是,本來被三大長老聯手廢除修爲的柳青兒竟然在緩緩恢復。


不僅僅是體力的恢復,而是她身上的修爲在恢復,一個時辰的時候,她竟從一層煉氣士達到了九層煉氣士,而且隱隱還有再度凝結金丹的趨勢。

他們弄不清其中的原因爲何,也許是三大長老在廢除修爲的時候忽略了什麼,也許又是柳青兒的體質特殊,這才能讓她被廢除的修爲竟能夠重新恢復過來。

不過不管是什麼原因,他們母女二人總算是在寒風中看到了一縷曙光。

只要等柳青兒修爲恢復的差不多了,他們至少可以徹底無懼四周的風雪,更不用害怕其它危險的到來。

要知道柳青兒可是巔峯渡劫期的修爲,恢復之後,只要不遇到天人五衰的強者,整個長生族便沒有他們懼怕的事物存在。

二人並沒有看到隱藏在身後風雪中的一雙眼睛,而這雙眼睛的主人正是陸揚風。

這一路來他親力親爲在暗中保護母女二人的人身安全,短短几個時辰,他已掃除了三四波在暗中盯着柳青兒他們的眼線,月神堂雖說放他們離開,但那幾個長老根本沒有真正放過他們的打算。

又或者說,讓這些人盯着他們母女只是想試探試探陸揚風態度,明確了他的態度之後,月神堂纔會真正決定柳青兒母女的命運。

但不論如何陸揚風都不打算露面,他怕他們見面之後柳青兒會情緒失控,又或者是其它的原因,他都認爲在暗中保護這兩個人是最穩妥的辦法,至於要保護他們母女二人多長時間呢?

陸揚風打算讓柳青兒的修爲徹底恢復到巔峯狀態就離開,這個時間不會太長,最多也就是十天半個月,然後他就可以在不驚動這母女二人的情況下離開。

夜晚臨近,柳青兒他們終於找到了一個村莊,二人敲響一戶人家,開門的是一個身高接近三米的大漢,只看身高就有一股巨大的壓力傳來。

大漢冷冷的看了他們母女二人一眼似乎明白了什麼,然後說道:“進來吧。”

他的語氣比外面的冰雪還要冷,柳夫人忍不住打了個寒噤,她對柳青兒輕聲說道:“閨女,要不……我們重新再找一戶人家吧。”

柳青兒瞥了一眼身後,她忽然說道:“不,我們就在這裏借宿。”

於是母女二人走進了這戶人家,身後的大門‘砰’的一聲被關緊,柳夫人坐立不安的坐在火爐跟前。

相比於她,柳青兒很平靜,她只在靜靜的享受火焰帶來的溫暖,雖然他們在外面的冰天雪地中根本就沒怎麼受寒。

這名大漢並不是孤身一人住在這裏,屋內還有一個年邁的老婦人,她端着兩杯熱茶遞給了二人,“外面天冷,你們一定凍壞了,快喝口熱茶吧。”

柳夫人連忙露出感激的笑容,同時準備接過老婦人遞來的茶水。

可老夫人也不知道怎麼,一雙手就好像抽筋了一樣,兩杯茶水就這麼被她莫名的扔到了地上。

“娘,你怎麼回事,連杯茶都端不穩?”

坐在角落裏的大漢比普通人站着還要高一大截,他一臉不滿的看着老婦人,語氣依舊是那麼的冰冷。

老婦人一臉歉意的看着大漢,連忙拾起地上的茶杯說到再給柳夫人母女重新倒茶去。

寂靜的屋內顯得有些詭異,壯碩的大漢,對自己兒子一臉懼怕的老婦人,大漢那雙銅鈴一樣的眼睛,這種感覺讓柳夫人坐臥不安。

陸青兒自始至終都是一臉平靜,好像根本沒感知到四周這種氣氛。

老婦人終於重新倒了兩杯茶,這回她一雙手緊緊的攥緊茶杯,生怕它們會從手上蹦出去一樣。

接過茶杯的柳夫人和柳青兒並沒有太多的猶豫,感謝過後二人盡皆將茶水一股腦喝了進去。

對於幾乎一天都沒喝過水的他們,這杯茶的確比一頓飯都要香的多。

茶水的確很香,不但香,味道還有些甜,茶水怎麼會甜呢?

柳夫人想不通其中的原因,她也根本沒有時間和機會去思考原因了,因爲喝過茶後僅僅三息的時間,母女二人便閉上眼睛倒在了地上。

三米高的大漢帶着冷酷的雙眼看着倒在地上的母女二人說道,“帶他們離開這裏,一路把標記做好了。”

老婦人恭敬的衝這名大漢點頭,她屈指一彈,然後母女二人便騰空來到他身前。

大漢起身朝門外走出,老婦人帶着昏迷過去的柳夫人母女跟在了他身後,可是大漢的腳步並沒有走出屋外。

門前有一個矮小的人擋住了他的去路。

其實陸揚風並不矮,一米八的個頭雖然不出衆,但至少不會給人族的身高丟臉。


可是放在這名長生族大漢的跟前,他的確就跟個小孩子差不多,這個大漢就跟一個巨人一樣冷冷的盯着出現的陸揚風。

大漢俯視,陸揚風仰視,二人的目光在這屋內碰撞出了一道刺目的火花,老婦人駭的連連後退來到了角落。

她感受到了陸揚風的強大,至少並不比這個大漢弱。

“沒想到你這麼快就來了?”大漢盯着陸揚風冷冷的說道。

重生女配歸來 你知道我會來?!”陸揚風淡淡道。

“我家聖子專門讓我來請你,跟我走吧。”大漢冰冷的看着陸揚風,這一句話已經說明了一切,他對柳青兒下手就是爲了帶走陸揚風。

“你們聖子是李鳳機?”陸揚風問道。

“是!”大漢說道。

“我不想去。”陸揚風說。

“你不想去,我請你去。”大漢的回答乾淨而利落。

更加利落的是他的身後,那比普通人腦袋還要大的八章直接朝陸揚風的腦袋抓了下去,恐怖的氣息朝四周轟然一震。

整棟小屋瞬間受力即將塌陷。

但小屋並沒有被破壞分毫,就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力量保護了這棟小屋,不但如此,大漢那隻長着六根指頭的手掌也並沒有落到陸揚風的腦袋上。

無形的屏障將大漢身上釋放出的破壞力抵擋的乾乾淨淨。


大漢露出了一抹驚容,他感受到了陸揚風身上詭異的一面,但他沒有絲毫退縮,手掌收回雙手合十。

他周身爆發出了刺眼的金色光芒,光芒凝聚,一尊巨大的金色佛陀出現在他身後。

梵音朝聖、萬物甦醒、佛經如歌、蕩人心魄……




1 則評論

Leave a Comment